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299章 我不要了、不要了……
    第299章我不要了、不要了……

    她就不信这个邪!

    顾沫漓想着,她会主动?怎么可能!

    俞天熠的唇.瓣从她的耳朵上移开,继续吻她的唇,手指依旧灵活地在她的后背不断打圈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感觉,浑身酸酸麻麻的,就好像被很多电流击中一样。

    这家伙哪里学来的邪术?顾沫漓惊恐地发现,她真的好像动不了了似的。

    他也意识到她察觉了,于是,离开她的唇.瓣,冲她微笑:“沫漓,喜欢吗?”

    喜欢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她瞪他,他却觉得满心眼愉悦,于是,又凑过去,亲.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反复辗转,再慢慢深入,俞天熠似乎很有耐心,纠缠着她,不算太强势,可是,却也不给她退缩的空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温度越来越高,再加上缺氧,顾沫漓觉得大脑也开始混沌了。

    可是,心头一直绷着的弦还在提醒着她,千万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可是,她好像真不能动啊,全身酥酥麻麻的,那种感觉好致命,想要挣脱出来,似乎又不可自拔地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俞天熠开始还只吻她的唇,此刻,已经沿着唇.瓣一路往下,亲了亲她的下巴,接着,脖颈。

    她倒吸了一口气,快哭了。

    他却好像吻得很认真,从脖颈开始,到锁骨,再继续往下。

    她不由求饶,声音好像蚊子叫:“不要了、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推他,可是根本提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这家伙好坏,她为什么答应来他家?

    哦不,其实估计在谁家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顾沫漓的内心开始动摇,似乎觉得自己定力不足,还不如用这个来换录音。

    在她开始动摇的时候,俞天熠已经吻住了她粉色的花苞尖儿,他手肘撑在她的身体两侧,之前那只手已经从她的后背辗转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胸口的饱.满一边被他吻着,一边被他揉搓着,力道不大不小,刚好让她觉得身体发热。

    特别是小腹下面,竟然又热又胀。

    她浑身战栗,他却还有工夫抬起头冲她道:“沫漓,我知道你的尺码了,订婚纱的时候都不用量了。”

    她想踹他,可惜,腿也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好可恨啊,她为什么要答应求婚的,这家伙太坏了,以后结了婚还不知道要累死她多少脑细胞!

    俞天熠其实并没有自己表面上那么风轻云淡,他也想,想极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一场战争,他觉得自己不能输。

    尤其是,他打着他心中的信仰和中医的招牌,又怎么能够败给欲.望?

    他调节呼吸,尽量让自己冷静,可是,早就变化的身体却越发兴奋。

    他继续往下吻,唇.瓣落在顾沫漓平坦的小腹上,轻轻用舌尖舔了一下她的肚脐。

    她眼睛猛地睁大,几乎叫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却已然开始在她身上弹钢琴,手指灵活,就仿佛她的穴位都是琴键。

    于是乎,顾沫漓身上白皙的皮肤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粉红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快要炸开,恨得眼睛里都是水雾,他却欠抽一般冲她笑:“沫漓,如果不想继续,你可以反抗。”

    反抗个头,要是能反抗她早就动手动脚了,可是,现在她根本连说话都困难好么?!

    “那我继续了。”他得逞地笑着:“沫漓,这是针对你身体状态独家配置的套餐,外面想要都没有,独此一家。”

    能这么又坏又无赖的,恐怕还真只有这么一家!顾沫漓只能干瞪眼,可是,因为眼底都是情动的波光,反而像是撒娇。

    俞天熠似乎也挺热,他稍微抬起身子,将身上的背心也脱了。

    似乎健身效果出来了,她怎么觉得,他的身材这么吸引人呢?有种想要扑倒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吻细细密密落下,顾沫漓感觉他的吻所过之处,她的身上的火就开始一簇一簇地燃烧,身体深处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虚感,蚀骨一般,好生难受。

    他将她抱进怀里,手一剥,便将她下面的睡裤也都除掉了。

    漂亮的眼睛里,隐隐有着几分笑意:“沫漓,要不要换录音?”

    她死死咬着唇,不想让他得逞,不服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继续。”他就好像稳操胜券的棋手,步步为营,极有耐心地要吞噬掉对方最后一粒棋子。

    她被他抱在怀里亲.吻,他的手又继续在她身上点火,这次,滑到了大.腿内侧。

    她狠狠一个战栗叫出声来,他似乎也在隐忍,眸子深得好似两道无底的旋涡。

    于是,俞天熠将自己也剥光了。

    顾沫漓被他抱着,视觉上还没来得及接受什么,感官上便已经先受到了冲击。

    上次在健身房,隔着衣服,她都觉得有些硌得慌,而现在,毫无阻隔下,她觉得自己的腿都好像被烟蒂烫到一般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不是也快不行了?

    谁坚持到最后,谁就是胜者。

    顾沫漓觉得,自己在情潮之中,好似看到了曙光。

    可是,正当她稍微松口气的时候,俞天熠却已然将她放开些许,然后,重新撑在了她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继续点火,而他的身体,似有似无地擦过她。

    鼻端都是他的气息,处处散发的都是荷尔蒙的味道,她身体正空虚得厉害,便感觉到他的手指滑到了某处地方,揉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说,之前所有点的火就好像他精心布置下散落的星盘,而此刻的一下,就好像将所有散落的星火全部连接。顿时,顾沫漓觉得自己从脚跟到尾椎骨再到头顶,都闪过一道激灵,浑身着火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嘤咛出声,看着他的眼神又幽怨又渴望,勾魂夺魄。

    俞天熠喉结滚了滚,将自己坚硬凑过去,在她的腿间蹭了蹭:“小沫漓,你都流水了。”

    她又羞又恼,可是,真的很想要。

    特别是,此刻那里被他抵着,灼热的温度仿佛烙印进了灵魂里。

    她想他进去,可是,她又觉得自己这样就输了。

    这种蚀骨的感觉却突然催生了一种情绪,那就是委屈。

    俞天熠见顾沫漓原本只是弥漫着水雾的眼睛却突然聚起泪光,很快就凝成了一大滴泪水,眼睛里蓄着,她一眨眼,便滚落了一颗出来。

    一颗一颗,仿佛遗落人间的珍珠。

    他愣住,顿时低头吻她:“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,眼泪滚得欢。

    身体依旧还在着火,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两种情绪的交织让她浑身难受,崩溃到要爆炸。

    俞天熠看向顾沫漓脸颊上的红晕,心头一下子明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哭,我输了,是我先忍不住的,让我来主动,好不好?”他轻哄着,一边帮她擦眼泪,一边道:“都是我不好,一会儿我主动删录音。”

    她止了哭,泪眼朦胧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低头吻了她的唇,声音有些沙哑:“小沫漓,别怕,我会尽量轻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俞天熠扣住顾沫漓的腰,用力将自己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疼得叫了一声,他马上停住,也有些喘气:“沫漓,忍着点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没再继续往里,而是伸手轻轻给她按摩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,疼痛真的很快缓解了。

    他好似察觉到了她稍微放松,于是,用力往里,将自己完全埋进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好点了吗?”他隐忍着,额头上已然一层汗珠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被胀满,之前的空虚感终于消失,有些刻骨得舒服,可是,却又有尖锐的痛。

    那种网上描述的痛并快乐着,就是这样的感觉吗?

    俞天熠继续揉着顾沫漓的穴位,直到她彻底放松,他才继续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,谁似乎都不需要再隐忍什么。

    他一下一下,每次都抵入她最深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也紧紧包裹着他,在这样的节奏中沉迷。

    身体原本就化成了水,此刻更是快要沸腾,在咕噜咕噜的气泡里,顾沫漓觉得自己全身每个细胞、每个毛孔都在愉悦得发颤。

    他似乎也越来越烫,吻她的模样带着她从未见过的狂热,在这个寂静的夜晚,燃烧了两人所有的神经。

    俞天熠喘息着,拥紧顾沫漓,迷醉的眼睛锁住她:“沫漓,我好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低喘着,看着他情动的模样,觉得好像先前的委屈都扫了空,她在心里偷偷说,她也喜欢。

    怎么办,女孩子不是应该矜持的么?但是,感觉真的好好啊!

    激.情四射的欢爱,持续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结束的时候,顾沫漓就好像虚脱了一样,先前不能动,现在还是不能动。

    而且,做的时候不觉得,此刻,她的下面只觉得又肿又胀,好生难受。

    刚刚,好像不该这么没节制的?

    顾沫漓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俞天熠将她抱起来去了浴室,两人一起洗了澡又吹干了头发,回来时候,俞天熠换了一张床单。

    躺下,他将她抱进怀里,低头看她:“沫漓,感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困死了,可脑袋还清醒着:“你都还没删录音。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,什么都还记得呢!

    俞天熠笑笑,拿了手机过来,打开录音记录,点开了那条。

    “删之前给你听听。”他按了播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