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00章 要在下面,只能在我下面!
    第300章要在下面,只能在我下面!

    可是,即使放到了最大声,也只是听到了只言片语,再加上顾沫漓当时说话语速很快,所以,就只能听到她在说话,而具体说的内容,完全不清楚。

    顾沫漓傻眼,话说,就是因为这个,她纠结了一整晚,还把自己搭了进去?

    俞天熠低头亲了她一个:“沫漓,你也不要遗憾,因为这个去噪慢放的话,还是能听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没有白牺牲。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张嘴,要咬他。

    他却笑了她一会儿,突然认真道:“沫漓,其实之前我也只是逗逗你,觉得逗你开心,而不是真想赢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眨眼,继续听他说。

    “但是看你哭,我觉得心里也跟着难受,以后不让你生气了,都让着你,嗯?”他说着,轻轻拂去她脸颊上的碎发:“放心吧,老公不会欺负你,只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好像从来没有听他这么认真说着带着柔情的话,不由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凑到她耳边,声音低醇甘冽,如酒:“因为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不可抑制地狠狠一撞。

    这么久以来,他说过几次‘喜欢’,可是,因为一开始是她主动喜欢他的,所以,总觉得他说的那些‘喜欢’、他和她博弈时候风轻云淡的模样,都给人一种没有安全感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现在是不是……

    他吻了吻她的耳垂,将她的脸按在他的胸口道:“沫漓,我是认真的。从同一个心情出发,每个人有不同的表达方式,我习惯了这种,但是,却不代表我没认真。”

    她的耳朵贴着他的胸口,听到里面的心跳一下一下,穿过她的耳膜,和她的心跳共振。

    “有些可惜啊,应该早点和你在一起的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一直想问他的:“你大二之后,都去了什么山?真的和古代药农一样,到处去看草药、辨别药性吗?”

    他关了灯,手指拂着她的长发,声音懒洋洋的:“那个时候你要是见了我,肯定更被我迷晕,因为那时候风餐露宿,特man,古铜色皮肤、还八块腹肌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?”顾沫漓笑,手指去摸俞天熠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还想要一次?”他喉结滚动了两下:“那就满足你?”

    “谁说要了?”她推了推他的胸口:“是让你继续讲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比古代的神农氏尝百草好多了,至少我有交通工具,只是进山需要徒步。”俞天熠道:“不过有几次上山,突然下雨,遇到泥石流,还被蛇咬过,不过最后都是有惊无险。”

    他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:“不过,一般毒蛇出没的地方都会有克制它毒液的药草,所以我找到后马上敷上,感觉到身体的麻痹感不断减弱,成就感就跟着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学会了在野外生活烤东西吃,你还没见识过我这个手艺吧?改天带你去郊游。”俞天熠道:“我不是天生那么懒的,或许因为那两年走了太多路,所以后来我就宅了、也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吃惊于他的这些经历:“那为什么不早些回去?其实,如果你不去实地考察,应该也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”他似乎思考了片刻,这才道:“如果没有那两年,我能力或许也能到现在这个水平,但是,以后却很难提高了。”

    她顿时明了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,很多东西都不想表现得那么明晰,可是心中的目标却必然早就明了。

    所谓理想也好、信仰也罢,其实,不过都是心中的坚持。不必宣扬给别人看,只需要不忘初心。

    他能够走到今天,背后付出的辛苦与努力必不会少,只是,他习惯了风轻云淡的模样,给她一种他所有得来的都轻松容易罢了。

    “沫漓,嫁给我不吃亏的,以后我一定会超越我爸!”俞天熠说着,亲了顾沫漓的额头一口。

    她笑:“你还挺有野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俞天熠问她:“之前有过什么规划吗?”

    “我老板人挺好的,在他公司待遇不错,也锻炼人,我继续在那边。”顾沫漓道:“听你理想那么宏大,我觉得我要是不思上进都有些脸红,所以,那我以后争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?”

    “一人之下?你老板?”俞天熠眯了眯眼睛:“想都别想!要在下面,只能在我下面!”

    咳咳,似乎歪楼了啊!

    “你那个小白脸老板,是不是对你有意思?”俞天熠说着,就觉得心里不爽。

    “小白脸老板?”顾沫漓失笑:“我觉得你们肤色差不多啊?”

    话说,很久以前似乎听过贺梓凝提到,霍言深说她的医生是小白脸。

    “还想来一次是不是?”俞天熠的语气带着几分威胁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和他真没什么,我们只是朋友。他是深哥的发小,他们关系很好,所以经常一起玩。”顾沫漓道:“而且,他以前也有喜欢的女孩,之前出去玩我还见过,只是后来分了。”

    是这样?俞天熠挑挑眉:“所以,那你就喜欢我过我一个?”

    他又开始得意了……顾沫漓捏了一把俞天熠的肩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他却低低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?”顾沫漓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俞天熠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嘛。”她扭了扭身子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?那用你来换。”他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想知道!”她马上闭眼,装睡。

    俞天熠估摸着再来的话,顾沫漓也吃不消,于是道:“那就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俞天熠本来想再来一次的,结果两人都起晚了。

    于是,火急火燎吃了早餐上班,他送她到公司门口,亲了一口:“下午见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脸颊上飞着两片红云就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有个重要合约,傅御辰带着顾沫漓去了那边后回来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。

    似乎这会儿回公司也没多少事,所以,傅御辰道:“沫漓,要不然你直接回家吧,一会儿路过那边,我让司机停下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正要答应,突然想起来一会儿应该先路过俞天熠那里,于是,她给傅御辰说了地址。

    傅御辰不由笑了:“去找男朋友?”刚说完,马上就改了口:“我怎么又说错了?应该是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那枚亮闪闪的戒指,他可是在她一上班的时候,就见到了。

    顾沫漓在俞天熠诊所的路口下了车,走了几步,来到了小院对面。

    正要过马路,就看到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小院门口,接着,里面走出了一个年轻女孩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正面,顾沫漓看不清她的脸,不过也觉得女孩侧颜漂亮,气质也很优雅。

    这女孩是来看中医的?

    顾沫漓心头一动,想了想,等到女孩走进小院,她才过马路到了院门口。

    里面很安静,直到,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莫名地,顾沫漓觉得里面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因为,她听到从远到近的脚步似乎突然凌乱了,然后,骤然停下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加速,探出头,往里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小院中,俞天熠正穿着白大褂,似乎出来时候有些急,手里还拿着笔。

    他在那个女孩前两米站定,两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气氛诡异极了,很像是老情.人久别重逢。

    许久,顾沫漓听到俞天熠开了口:“知道回来了?!”

    然后,那个女孩低了头,声音恍若哽咽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手垂在身侧捏着她的衣服下摆:“我、我错了,我当初不该……”

    俞天熠叹了口气,那个眼神很复杂,从很生气,到原谅,最后成了无奈。

    “能安慰一下我吗?”女孩走到俞天熠面前,抬头看着他:“我以为我再也回不来了,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顾沫漓死死看着二人,眸光的焦点集中在俞天熠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她想看看,他到底会不会抱这个女孩。

    几秒后,俞天熠开口:“章清婉,你别打可怜牌——”

    可是下一秒,那个章清婉却伸出手臂,主动抱了俞天熠。

    顾沫漓看到,俞天熠没推开她,反而伸臂拍了拍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章清婉?

    她从未听过这个名字,也没听俞天熠提过。可是,两人此番的表现分明就是分手的恋人重逢的模样!

    等等!清婉?wanwan?

    顾沫漓的大脑里突然闪过一道激灵,当初,她在酒吧喝醉,俞天熠抱着她,口里不停地念着:“wanwan,我从小就那么喜欢你,我爱了你二十几年!我那么爱你,你为什么不爱我?”

    所以,他念念不忘的女孩,就是面前这个?!

    顾沫漓觉得自己心跳得太快,撞击着胸腔,麻麻的。大脑里,有激流淌过,又胀又痛,心里,还好似灌了风,飕飕得凉。

    最近他似乎很好,好到她都忘了,他还有个念念不忘的心尖宠!

    而那个心尖宠,现在回来了,显然,后悔了当初的离开。再看俞天熠的反应,就知道他根本从未忘情。

    顾沫漓低下头,便看到了他亲手戴在她无名指上的戒指,此刻在室外的阳光下,更加耀眼了。

    眼睛有些刺痛,她伸手捂住了无名指,慢慢转过身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呃,大家觉得这个婉婉和俞神医啥关系?其实我想说,墨涵,这都是你种下的因,你等着回头被俞神医报仇回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