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02章 她走了,房间里留下婚戒
    第302章她走了,房间里留下婚戒

    十一点多,谁打过来的?

    顾沫漓拿起手机,发现是国际长途,顿时了然: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沫漓,妈妈没吵到你睡觉吧?我拨了电话才想起来你说你现在每天都健身,回来累,睡得早。”顾母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也打算一会儿就睡呢。”顾沫漓道。

    “我着急打过来,就是想说,我和你爸今年过年回不来了。”顾母道。

    顾沫漓似乎已经习惯,竟然没有多大的失望:“哦好,没事。”

    顾母却道:“不过今年不一样,你姥姥不在,你现在一个人,所以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过年啊!”

    顾沫漓听到这里,愣了几秒,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她坐直身子: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以?!”顾母道:“你是我们唯一的女儿,过来大使馆都会提供宿舍的!”

    顾沫漓的声音闷闷的:“好啊,那我什么时候去呢?”

    “就看你的年假了。”顾母道:“我和你爸随时都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这就找我老板请年假,再连带着过年七天,争取多休息一阵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沫漓,你没事吧?”顾母似乎听出了顾沫漓声音不对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只是有点兴奋。”顾沫漓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不聊了,你早点睡。”顾母说着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顾沫漓似乎觉得一刻也不想迟疑一般,马上就给傅御辰发了微信:“老板,睡了吗?”

    傅御辰一般睡得比较晚,于是道:“还没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今年还有4天年假,阳历新年的一天也还没休,我想问问,我过年能不能多休些天?”顾沫漓道:“我想从明天开始,休到初六。”

    那边,傅御辰看了一下日期,今年过年早些,不过,顾沫漓这么休息还是差不多提前了十来天。

    他斟酌了一下,问:“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顾沫漓回复:“嗯。不过如果耽误工作,就算了,毕竟我请假请得太仓促了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自从大学毕业后,就在傅御辰这边上班,而一直以来,她都很是敬业,工作能力也强,所以,傅御辰出去谈合作几乎都带她。

    因此,他也知道,一般来说,如果没事,她不会这么请假。

    他问:“沫漓,作为朋友,你老实说,是不是真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只好承认:“是的,不过,你也不用考虑我,毕竟我还是傅氏旗下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这样?”傅御辰道:“有几个案子,因为是你负责的,虽然已经尾声,但是可能还需要你跟进。我可以批准你休假,但是你得保持手机畅通,需要的时候,远程办公和视频会议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眼睛一亮: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回复:“你的假我批了,你上网申请,走一下人事那边的流程吧。”

    当晚,顾沫漓提交了申请,同时,也定了一张第二天上午飞往英国的机票。最后,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们,她这就过去。

    晚上,她只是小睡了一会儿,天才刚亮,便起身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那边的气温和宁城差不多,所以,她带的几乎都是冬装,还有一些卫衣,想着如果那天温暖些可以穿。

    装好了东西,她的目光不由又落到了俞天熠的那间卧室。

    房子的钥匙还在他那里,她现在似乎也没心情找他要。

    她走进去,看了一眼自己的无名指,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戒指放在了他的书桌上。

    那枚戒指,明明才戴几天,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拔下来却有些不习惯,就好像空了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顾沫漓努力让自己忽略掉这样的情绪,然后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的飞机,担心早高峰堵车,所以她走得比较早。

    安检出关到上飞机,关机前,她看了一眼手机,空空的,他没给她电话。

    她点开通讯录,拉黑了他的电话,删了他的微信,关了机。

    飞机在跑道上起飞,最后,冲入云霄。

    下面的城市逐渐成为黑色的小点,最后,被云层所取代。

    顾沫漓戴上眼罩,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昨天傍晚,俞天熠带了章清婉去父亲那边看诊,没想到章清婉的情况连父亲都觉得很棘手。

    有些药材必须要在采摘后新鲜的状态下用,而现在北方这边冰天雪地,哪里能找到刚摘下来的?

    可是,章清婉的问题刻不容缓,所以,大家很愁,最后,还是俞天熠说,他可以去南方试试。

    因为还在等南方那边药农的消息,所以,他准备第二天下午再订机票过去。

    毕竟,当初他曾深入深山,算是对那边的情况有些了解。至于能不能找到,真就是碰运气了。

    章清婉回来,二姨家自然哭得稀里哗啦,俞天熠和二姨一家生活许久,昨夜也是安慰众人到了很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南方那边便有了消息,说前些日子,似乎有人在云南那边见过这种草药,不过因为长得和草一般,药农也不清楚,所以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于是,俞天熠定了当天傍晚的飞机,准备后天早上就深入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这种草药采摘下来也要专门的容器保管,俞天熠准备好了行头,看着距离起飞还有四小时,于是,准备先去顾沫漓公司找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才一天没见,他就想她得厉害。他让家里的司机送他到了她的楼下,拿起手机给她电话。

    可是,打了几遍都没打通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忙,又等了一会儿,依旧还是打不通。

    此刻,有的早下班的公司已经开始增加了人流,俞天熠怕错过飞机,只好让司机送他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上飞机前,他又给她电话,依旧是占线,心头有些疑惑,他这才想起来拿微信给她发消息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发了一条语音后,上面出来灰色的提示:“您不是对方的好友,如果需要发消息,请先添加好友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完全搞不懂状况,于是,又试了试。

    同样的提示下,他这才意识到,她把他删了!

    上了飞机,他借了邻座的乘客手机,给顾沫漓拨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电话通了,可是提示关机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紧,有些不放心,想了想,给贺梓凝打过去。

    贺梓凝倒是很快接了,道:“俞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梓凝,你知道沫漓去哪里了吗?”俞天熠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贺梓凝道:“今天一早她发消息说要出去散散心,我问她去哪里,但是她没说。”

    俞天熠听出不对来:“她不告而别,还删了我的微信,拉黑了我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道:“你们吵架了?”

    今天,她和顾沫漓通话时候,顾沫漓根本没提啊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俞天熠道:“我刚对她求婚,她也答应了。”现在,她突然不联系了,他完全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啊!

    “啊?”贺梓凝困惑了:“那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空姐提醒俞天熠关手机。

    他没办法,只好道:“梓凝,我在飞机上,家里有点事要处理。如果沫漓联系了你,记得马上告诉我。对了,我去云南找一种药材,这些天可能信号不好,你如果打不通手机就发我微信或者短信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道:“好的。我再联系她,到时候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俞天熠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今年因为过年稍早,所以,放寒假也比往年早些。

    霍言深之前就安排了放寒假全家出行,因为带着欧阳米,再加上霍家都在美国,所以,今年过年打算去美国那边,顺带和全家去美国南部散心。

    订好了行程后,霍静染说打算带小灯回去见爷爷奶奶,所以,众人便准备和贺梓凝父母一起,坐霍氏集团的专机去美国。

    临行前,霍言深去了一趟程叔那边。

    霍言戈的房子,如今由程叔在打理,霍言深来到门口,按响门铃。

    程叔打开门,道:“霍总,快请!”

    霍言深觉得有哪里不对,直到进去后,才问道:“小高呢?”

    平常,他只要过来,那只坎高犬都会甩着尾巴来迎接。或许因为他和霍言戈是兄弟吧,现在小高和他都格外得亲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怎么没了影子?

    说到这里,程叔叹了口气:“哎,那天我带着小高去散步,又到了运河那边,本来都要回来的,可是小高却突然跑到了冰上,然后朝着一个方向一溜烟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我一把老骨头哪里跑得过它?追了几步还差点摔了,它却已经没影了。”

    霍言深听到这里,眉头一簇,眸底都是锋锐的精光:“具体哪天?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程叔被他这么一问,马上道:“前天下午两点,我吃完午饭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它当时什么反应?是看到了什么还是闻到了什么?”霍言深又问道。

    程叔这下子回过味来:“霍总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霍言深点头:“除了言戈,我想不出来还有任何让它疯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……”程叔其实经过了这么几个月,根本都已经觉得,他的卿少回不来了。所以才会自己雕刻了那个霍言戈未完成的音乐盒,快递送给贺梓凝,算是完成霍言戈的‘遗愿’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听了霍言深的话,他心中的希望,一下子又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沫漓走了,呃,俞神医要去追啦!

    小高不见了,深哥的推断对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