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03章 他会回来的!
    第303章他会回来的!

    霍言深则是直接拿了手机,给沈南枫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那边很快接通:“霍总。”

    “南枫,搜寻我弟弟的目标现在加入一个重点,就是之前你见过的坎高犬,照片我马上传给你。”霍言深道:“前天下午两点,坎高犬在河堤处失踪,注意调附近监控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后,霍言深又从程叔那边要了几张照片发过去,这才收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相信言戈没事。”霍言深看向远方:“他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程叔也很是激动:“嗯,我等他回来!”

    第二天,霍言深带着贺梓凝等人坐上了飞往美国的专机。

    飞机上,他看着下方逐渐变小的城市,对贺梓凝道:“梓凝,言戈应该快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蓦然听到这句话,震惊了一下,随即,眼睛一亮:“真的,你找到他了?”

    霍言深摇头:“还没有,但是多了线索,应该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贺梓凝道:“希望能够在过年前找到他,然后全家一起团年。”

    下了飞机,贺梓凝打开手机,便收到了俞天熠发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问她,顾沫漓有没有联系她。同时,又说他已经进了山里,估计这几天都没信号,如果有什么事,发消息给他留言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瞬,贺梓凝将消息内容截图,发给了顾沫漓。

    此刻,英国那边,顾沫漓刚和父母一起吃完饭,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拿起来,就看到了贺梓凝发的截图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默了默,凝在那些对话上,没有动。

    对面,母亲好像看出来了什么,问:“沫漓,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顾沫漓回过神来,摇头微笑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啊?”顾母道:“过完年你就27了,也不小了,也该找个男朋友准备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这件事你不用操心啦——”顾沫漓撅了撅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操心?我和你爸常年在外,没空管你,你一个人在国内,万一有哪里不舒服都没人照顾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顾沫漓连忙打断母亲:“好了好了,我回国之后就认真找个男朋友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们大使馆就有很多外交官子女,我明天上班就去打听一下,正巧你在,到时候看看能不能见见面。”顾母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真不用啦!”顾沫漓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这也是我们之前让你过来过年的原因。”顾母下了结论。

    顾沫漓无奈,回到自己房间,突然想起,之前俞天熠说,家里一到过年就给他介绍对象的惨状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,习惯性要和他说她好像也遇见这样的情况了,可是,指尖碰到屏幕,才想起来,他们已经……

    她解了锁,再次看向贺梓凝发来的截屏,犹豫了几秒,给贺梓凝用微信打了个语音电话。

    那边很快接听了,还好网络还挺快,都比较清晰。

    贺梓凝道:“沫漓,你和俞大夫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沫漓叹息:“他喜欢的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贺梓凝愣住:“他哪里有喜欢的人?”

    “梓凝,你忘了,当时我在酒吧喝醉,听到的那些话了?”顾沫漓道。

    贺梓凝想起来,顿时也有些不确定起来:“但是,你看他在找你,好像还很担心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不定是找我谈分手的,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,要甩也是我甩他!”顾沫漓有些泄气:“梓凝,但是我好难过啊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连忙道:“沫漓别哭,说不定不是呢?我觉得他好像挺紧张你的,他说不定已经不喜欢那个女孩了呢!毕竟,你和他相处了也有半年多了,他还对你求婚了,肯定喜欢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还是介意。”顾沫漓道:“我也知道我这样不好,但是,你知道的,我这人眼睛揉不得沙子,想到当初他爱了一个人二十多年我就难受……而且,我看到那个女孩回来了,他们还拥抱了,我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孩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贺梓凝想了想:“要不这样,你找他问清楚吧。万一他还是放不下,你们就和平分手,如果他选择你,你就试着忘掉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快速地看了前面的霍言深一眼,小声对着手机道:“你忘了,我以前还喜欢乔南之呢,现在不也对他半点儿感觉都没了吗?那些都是过去,要珍惜现在把握将来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听她说得有道理,于是道:“好的,梓凝,我听你的,再给彼此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他最近去云南说是采药,还没信号,估计暂时联系不上,你先给他留言吧!”贺梓凝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顾沫漓点开了通讯录,深吸一口气,给俞天熠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边提示不在服务区,显然是已经进山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还要去山里采药?那天他说家里有点事,难道不是因为那个wanwan,而是因为家人生病了?

    而且,记得他之前说,山里有时候挺危险的,他遇见过几次,那么……

    顾沫漓发现,自己的心情开始紧张,替俞天熠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远在英国,似乎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了几天,俞天熠那边一直没消息,而顾母这边还真给顾沫漓安排了相亲。

    当天,顾沫漓故意穿了一身痞痞的装扮就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坐下,对方客气地打了招呼,问她想喝什么,她说茶。

    咖啡厅里根本不可能有茶,于是,小伙惊诧地看到,顾沫漓找服务生要了一杯开水,然后将自己携带的茶包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要开水之前,还专门问了服务生,是不是开水免费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奇葩的对象,年轻男人还是尽量保持了风度:“顾小姐,不知道你平时有什么爱好?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:“吃。”

    男人差点将咖啡喷出来。

    顾沫漓又补充道:“哦,还有睡。”

    于是,男人在抛出了好几个话题,每个都被顾沫漓一句话堵死之后,实在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:“顾小姐,我觉得我们可能更适合做普通朋友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马上要哭了一般:“为什么啊?我哪里不好吗?你怎么看不上我?为什么拒绝我?”

    男人快疯了,连忙摆手:“不是,顾小姐,是你太好,我、我配不上你!”

    说完,说了抱歉,结账后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顾沫漓笑笑,拍着手回家。看吧,不是她不愿意,是对方瞧不上她!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今年来英国这边看望父母的未婚单身男青年特别多,顾母在自己女儿失败一次后,再接再厉,又给她物色了几个。

    可是,自家女儿接二连三都被嫌弃,顿时,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而顾沫漓,在和第四个小伙相亲失败后,高兴地打车回家。

    可是,正抬手打出租车呢,手机响了,她看到是俞天熠打过来的,正要接,就被身后的人一推。

    手机一个不稳,无巧不巧地落入了下方的排水沟里。

    顾沫漓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是这几天捉弄人太多,遭报应了?

    郁闷的是,她的手机卡要回国才能补办,而微信登录,要手机短信验证。

    于是,第二天顾沫漓只能宅在家里,消息闭塞。

    当晚,顾母见女儿无精打采的模样,以为是屡次相亲失败被打击的,于是安慰道:“沫漓,他们不喜欢你是他们的损失!你爸有个国内的朋友,儿子正好来英国了,条件很好,我觉得你们最适合!我这就安排你们见面!”

    顾沫漓:“妈妈,求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沫漓,你爸爸已经和人家父亲说好了。”顾母道:“人家父亲很多年前救过你爸的,所以,这次就算是看在这个份上,都必须去!”

    顾沫漓翻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之前肯定是没打扮,我和人家儿子约的明天下午三点。我上午的时候,请个化妆造型师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顾母的话被顾沫漓打断:“妈,我自己就会化妆造型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管怎么样,我明天不上班,监督你!”顾母这次是真认真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顾沫漓没办法,午饭后,只好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,又穿上了一身淑女的毛衣裙和妮子大衣,出了门。

    来到约定地点,她看到咖啡厅里没有人,除了靠窗的桌边,坐了一个一身西服的小伙。

    小伙低头在看杂志,她看不清他的脸,只觉得这人透着一种精英气质。

    应该,就是母亲说的那个叫‘Tony’的年轻人了。

    顾沫漓于是走过去,在男人桌边站好,在他抬起的目光下开口:“你好,请问是Tony先生吗?我是顾沫漓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咖啡厅某个不起眼的角落,俞天熠后槽牙磨得赫赫作响,这丫头,还真敢在外面找男人?!

    顾沫漓对面的年轻男人愣了一下,摇头:“顾小姐,我不是Tony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    顾沫漓困惑,拿起手机一看,上面那个Tony说,他已经到了啊?

    那个年轻男人似乎想到什么,指向了一个方向:“刚刚那边有位先生,可能是顾小姐要找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。”顾沫漓道谢,连忙走向拐角的那桌。

    的确啊,不注意看都不知道这里有人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走近,直到蓦然停了脚步。

    俞天熠看着走向自己的顾沫漓,目光似笑非笑,直到她顿住脚步,他才起身,慵懒地伸出手:“顾小姐,你好,我是Tony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