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04章 其实这几天,我很想你
    第304章其实这几天,我很想你

    她的手被他握住,觉得质感和之前有些不同,这么一低头才看到,他的手背上有几道划伤。

    他的手很漂亮,每个骨节都是她喜欢的模样,可是,此刻的划伤破坏了美感。而且,握她的时候,她分明能感觉到,他的掌心竟然多了一层薄茧。

    在云南弄的?她想看看,他别的地方还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她抬眼看他,他似乎比之前黑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俞天熠见顾沫漓没说话,于是,放开她的手,替她拉开椅子:“顾小姐,今天,我们坐下来好好相亲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叫了服务生。

    “给这位小姐来一杯拿铁,不加糖。”俞天熠也没问顾沫漓要什么口味,便直接吩咐了。

    等服务生走了,他看着她:“怎么?我点得不对?”

    她抬眼:“你爸认识我爸?”

    他耸耸肩:“高中同学,工作后见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吃惊,要不要这么巧?

    两人没继续说话,直到服务生送来拿铁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?”俞天熠问。

    顾沫漓道:“我手机掉排水沟里了,就在你前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下:“我还以为,你彻底告别过去,连手机号都换了这边的,不打算回去了呢!”

    她默,觉得自己想问他的问题有点多,一时间,不知道从哪个开始。

    他似乎也很沉得住气,千里迢迢过来,也不责问,就那么慢慢品着咖啡,动作优雅中又带着散漫。

    只是,时不时抬起的眼神,虽然清淡,可是,却看得她发毛。

    顾沫漓好容易喝完一杯咖啡,正要开口,俞天熠已然起身去结账。

    他折身过来,问她:“那你回家对你母亲说,相亲结果满意吗?”

    她抬眼看他:“你呢?满意吗?”

    他摇头:“不满意,因为你把我认错了,我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:“……”

    走到门口,他直接指向对面:“跟我去拿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愣住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的门钥匙,我带来了。”俞天熠淡淡道。

    顾沫漓心头一沉,所以,他是来给她送钥匙的?也就是说,默认了分手?

    他似乎嫌她走得慢,于是拉着她的手,快步就去了对面的酒店。

    坐电梯刷卡进房间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钥匙——”

    只是,刚刚进屋,顾沫漓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唇蓦然就被封住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这么吻过她,又狠又急,扣着她肩膀的手也好似铁钳一般,让她完全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俞——”她其实想问他,他为什么来了。是不是发现他已经忘了那个wanwan,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?

    或者说,他都来了,为什么要退回钥匙?

    可是,才刚发出个音节,就被他再次封住了唇,接着,身子一轻,他将她抱起,大步往里。

    酒店房间被他拉了窗帘,光线很暗,他抱着她进去,一把将她粗暴地扔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顾沫漓的身体在床上弹了一下,她的心收紧,刚想要说点什么,俞天熠便已经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吻好似狂风骤雨,和他一直以来的风轻云淡全然不符,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时间,便已经掠夺了她口中所有的空气。

    她的舌.头被他吸得生疼,他的重量全部压.在她的身上,让她连动一下都困难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,手刚抬起来,被已经被他钳住,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似乎才发现她穿了衣服,他用空着的手一把脱掉她的鞋子,顺着她的裙子往上捋,抓住她两只手腕一提,顿时,她上身就只剩下了内.衣。

    俞天熠眯了眯眼睛,视力在这样的光线下似乎并未受任何影响,他按住顾沫漓三两下便将两人都剥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——”顾沫漓见俞天熠脱光,才看到他腹部还贴着胶布,可是,他却根本不管不顾,扣住她的腰,直接就将自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他动作太粗暴,她觉得一阵尖锐地疼,额头上弥漫了汗珠。

    他扣住她的肩,夹着怒意的声音:“顾沫漓,你再敢去相亲试试?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根本不给她回答的时间,便已然俯身下来,疯狂地吻她,在她的身体里冲撞起来。

    上次,他的前戏缓解了疼痛,而且开始的时候,他都故意放满了节奏,再加上他按摩穴位后,她身体更加空虚得厉害,所以,顾沫漓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,似乎只有男人与生俱来的原始征服欲,他疯狂地占有她,每一次都直直抵入她最深的地方,她感觉自己快被撞飞。要不是认识俞天熠,都觉得他好像换了个灵魂。

    渐渐地,疼痛消失,在这样原始的碰撞中,有种难言的快感从柔.软的身体深处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顾沫漓呼吸越来越乱,浑身是汗,双.腿无力地搭在俞天熠腰身两边。

    他则直接抬起她的腿,放在了肩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动作,似乎更加要命,她感觉自己快要散架,浑身发酥,抑制不住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似乎她的叫声愉悦了他,俞天熠动作渐渐放缓,从粗暴变为温柔,他的手不再禁锢她,而是开始在她的身上点火。

    他似乎比她还要了解她的身体,不过只是半分钟过去,便已经将她燎原。

    他很满意她渐渐弥漫起情.欲的眸子,俯身下去,温柔地吻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的坚.硬在她身体里时深时浅,不向之前每一下都要抵入最深处,可是,这样的感觉却让她有种欲求不满的空虚。

    她的腿从她的肩上滑下,缠住了他的腰,随着他的抽动,也开始抬起腰回应他。

    俞天熠原本凌乱的呼吸更乱了,他俯身抱紧顾沫漓,两人在床上不断沉.沦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他的频率越来越快,他也感觉到她已然抑制不住地不断收缩,他喘着气道: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俞、天、熠。”她的声音是平时从未有过的娇软。

    他满意,喉咙一紧,身体抑制不住不断颤动,在她身体里释放。

    她猛地一阵收缩,似乎喷了很多水,身子在他身下也完全融化。

    许久,俞天熠这才慢慢从顾沫漓身体里出来,拿纸巾擦拭她的身体:“一会儿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她无力地喘息:“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把你做到下不了床,我看你还会乱跑!”又爱又恨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口裂开了!”顾沫漓看到俞天熠小腹那边隐隐有血丝,连忙要起身查看。

    他却按住她:“现在知道担心我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顾沫漓刚刚说一句话,就感觉到俞天熠俯身过来,抱住她,声音低低地:“沫漓,其实这几天,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浑身仿佛被定住,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他又道:“是不是我之前哪里做得不好?让你有了婚前恐惧症,所以什么都不说就离开我?如果是这样,告诉我,我改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,前天他从云南回来,先将草药交给了父亲,便去了顾沫漓的公寓。

    他一推开房门,就看到了那枚放在桌上的戒指,顿时,仿佛被刺伤了眼睛,有种不知所措的茫然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突然离开?是因为他太急了?他们关系还没稳定好,就说要见家长,让她觉得太快、压力太大?俞天熠想破脑袋也只能想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顾沫漓从未听俞天熠这么放低姿态说过话,她睁大眼睛,紧锁住他:“天熠,你心心念念的人不是回来了吗?你还要和我继续?”

    “心心念念的人?”俞天熠满眼都是问号:“什么意思?心心念念的人除了你还有谁?”

    顾沫漓看着他明显懵圈的表情,心头第一次疑惑,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误会?

    她道:“那天,我看到她去找你了,那个wanwan,章清婉!”

    俞天熠依旧不明所以:“清婉是我表妹啊。”

    “表妹?!”顾沫漓顿了好几秒,只觉得自己被雷得外焦里嫩,她震惊地看着他:“你喜欢你表妹?!”正因为这样,他才二十多年爱而不得!那么痛苦!

    “我喜欢我表妹?”俞天熠哭笑不得,打开了灯,仔细看向顾沫漓,满眼荒唐:“我怎么可能对自己妹妹产生那种感情,你哪只眼睛看到的?!”

    顾沫漓也懵了:“记得那次我喝醉了,你把我从酒吧带去你家么?当时,你抱着我,把我看成了另一个人,一边哭,一边说什么‘wanwan,我爱了你二十多年,我那么爱你,你为什么不爱我?’”

    顾沫漓学着当初颜墨涵的语调,将前后记得的每一个细节都讲了出来,想到那些,就觉得心头发酸!

    俞天熠反应了好几分钟,突然,眯了眯眼睛:“沫漓,你确定这些话都是你亲耳听见的?”

    顾沫漓点头,几秒后补充:“你还亲了我一个,说什么就亲一下,因为平时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天熠过了好半天,才咬牙切齿道:“那个人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顾沫漓惊呆了。

    俞天熠道:“我去接你的时候,你和一个人一起喝醉倒在包间,说那些话的人,是他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: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头咯噔一响,完蛋了,她初吻没了,她对不起俞天熠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很好!回国后,我倒是要会会他!”俞天熠语气很淡,可是,眸底都是顾沫漓从未见过的杀气!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哈哈,这边解释清楚,那边某人要倒霉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