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06章 是时候,把债讨回来了!
    第306章是时候,把债讨回来了!

    当晚,两人一起在酒店一楼吃了晚餐。

    顾沫漓问道:“要不要出去逛逛?”

    俞天熠摇头:“不了,累了,要回去睡。”

    只是,顾沫漓没有理解俞天熠话里的精髓,或许说,她觉得他都累了肯定不会再……

    不过,某人却道:“运动了睡得更香,免得我时差没倒过来,晚上会失眠。”

    于是,又酣畅淋漓地运动了一场,终于,舒服地去会周公。

    第二天,顾沫漓醒来时候,俞天熠还在睡。她悄然抬起他的手臂,从他的怀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伤口,她又抬起被子,凑过去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好像真是过了一.夜就恢复了?正这么想着,她的眼神不小心多往下飘了十厘米,便看到了某人已经苏醒的欲.望。

    她连忙将被子放下,屏息下床。

    呃,他这个人喜欢睡懒觉,可是那个却醒得挺早啊!

    当天,要拜见顾沫漓父母,所以,俞天熠心里绷着弦,只睡到了上午十一点半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吃完午餐回来,俞天熠突然想起了昨天顾沫漓的话:“沫漓,我记得你昨天说,全套服务你今天再给我来一次?”

    顾沫漓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两人洗了澡出来,太阳也有落山的趋势了。

    一起前往和顾父顾母约定地点的时候,顾沫漓突然想起来一件事:“糟了,万一怀孕怎么办?”

    俞天熠拉着她往前,很自然地道:“你在安全期,怕什么?”

    她转头,震惊地看着他:“这个也能把脉出来?!”

    她能不能去死一死,身体在某人面前没有秘密!

    二人到得要早一些,坐进包间,俞天熠捉着顾沫漓的手玩。

    正聊着,顾沫漓突然觉得手上多了什么,低头一看,无名指上已然戴上了那枚婚戒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我爸妈看到会……”她说着,就要摘。

    “你再敢摘一次试试?!”他的眸子透着危险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外面有声音传来,接着,服务生扣了扣门,推开:“两位,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连忙拉着俞天熠站起来:“爸妈,这是俞天熠。”她可再不说Tony了,她现在对这名字过敏。

    “伯父,伯母,您们好!”俞天熠微笑,眼底都是纯良的光:“这是我从国内带过来的一些保健品,都是我父亲协会那边的,最适合您们年龄段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俞这么客气!”顾父接过:“替我谢谢你父亲啊!当年我身体有阵子不好,要不是找他帮我除了病根,现在根本抗不下来!”

    “治病救人是医生本分嘛,何况大家都是世交!”俞天熠道,随着顾沫漓父母入座。

    顾沫漓见他一副正人君子客套模样,忍不住心中腹诽。还世交呢?她咋不知道他们两家家长认识?!

    顾母道:“小俞啊,听你父亲说,你在宁城也有自己的诊所,还很有名气。我们沫漓也在宁城上班,不知道你们以前见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伯母,其实我和沫漓是校友。以前见过她,印象深刻,只是后来毕业见面少了。”俞天熠道:“昨天遇见,觉得很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她决定默默吃菜,不加入话题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伸手去够一个颇远的菜的时候,顾父的目光,一下子凝在了她的钻戒上:“沫漓?”

    顾沫漓低头一看,坏了。

    她抬起眼睛,假装镇定,冲父亲一笑。

    可惜顾父是个人精,看完了顾沫漓的,已经看向了俞天熠,然后,发现俞天熠同样位置也有个戒指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顾沫漓开口:“爸爸,其实就是昨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俞给你的?!”顾父震惊。

    要不是认识俞天熠的父亲,他都觉得这个小子是来骗婚的。哪有相亲第一天就求婚的?!

    顾沫漓心头惊魂未定,暗自庆幸,还好啊,今天衣服领口高,要不然更是坏了。

    俞天熠主动开口解释:“伯父伯母,不瞒您们,我一直喜欢沫漓,这次也是听同学说,她在英国,所以我专门过来的。是我提早就准备了婚戒,对沫漓求婚的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补充:“我也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父母:“……”

    缓了许久,顾母心想,这下子扬眉吐气了。之前女儿每个相亲都失败,让她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一相就相了个优质的,还被求婚了!还是她的女儿最棒!

    “小俞,这件事你爸妈那边你和他们商量过吗?”顾父问。

    俞天熠点头:“我父母都知道,见过沫漓的照片,但是还没见过本人。他们的意思是,大家也多年不见了,您们什么时候能回国,一起出来聚聚。”

    正聊着,服务生过来倒酒,顾母道:“这个饮料帮我温一下,我吃不了凉的,吃了就容易生病。”

    俞天熠听到这里,主动道:“伯母,您是不是胃寒,要不然我帮您看看?”

    “小俞,现在吗?”顾母道。

    俞天熠点头:“把脉,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俞天熠把脉,说了一堆学术名词,然后分析顾母问题的病因、平时的症状,最后是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顾沫漓发现,俞天熠已经将相亲后的家长见面会演绎成了他的战场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完顾母的,又移驾去看顾父的了。

    而两位病人听他说得完全在理,症状和他们难受时候一模一样,顿时,眼睛里都充满了迷信的人对风水大师的崇拜。

    最后,俞天熠拿出纸笔,洋洋洒洒开始写方子:“伯父伯母,伦敦这边不知道有没有中药材铺,如果没有,可以回国后我给您们抓好了寄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顿饭,顾沫漓没说上几句。进包间的时候,她父母看俞天熠还是看朋友的儿子的眼光。

    而从餐厅出来,已经是丈母娘老丈人看女婿的目光了。

    “小俞,你还住酒店?”顾母道:“酒店虽然好,但是吃饭什么的不方便,正好我们这边还有空着的公寓,我帮你安排一下,你就住这边吧,吃饭也和我们一起,这边有中餐,省得你不习惯!”

    俞天熠微笑:“那就谢谢伯母了!不过我也就只能陪沫漓两天了,诊所那边还有点事,得回去处理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工作重要。”顾父点头:“马上也要过年了,也多陪陪你爸妈。我们过了年估计三月份能够回国一趟,到时候大家再一起出来坐坐,商量你们的婚期。”

    于是,当晚,俞天熠从酒店搬来,而到了晚上,就敲了顾沫漓的门,直到第二天才出来。

    之后两天,顾父顾母也准备了不少礼物,给俞天熠带上,顾沫漓则是送他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“在英国乖乖的,如果让我知道你还敢相亲,你知道后果。”机场,俞天熠对顾沫漓道。

    她耸耸肩:“我想相也没人给我介绍啊!”

    “还敢想?”他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顾沫漓连忙摆手:“没有没有!我肯定在家,哪里都不去!”

    “大年初二就回来。”俞天熠说着,抱住她,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到时候去机场接你。”他道:“这几天没微信,但是可以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点头,这时,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,一个深吻,慢慢放开,唇.瓣在她的唇上擦过:“别想我想得失眠啊!”

    说完,松开她,挥挥手离开。

    顾沫漓目送俞天熠远去,突然发现,他才刚走,她就好想他。

    天哪,之前她是怎么有勇气和决心说走就走、还删了他联系方式的?她有些不敢想。

    俞天熠下了飞机,先回了父母那边。

    章清婉因为有了药,现在正在父亲的协会接受治疗。而她的病情比较复杂,他也正好通过这次的实践,学习经验。

    经过了几天的努力,治疗已经系统化,之后,就是长期的吃药和调养了。

    这天,距离春节还有两天,俞天熠从父亲协会出来,便直接去了顾沫漓家附近的健身房。

    是时候,把老婆初吻的债讨回来了!

    他不确定颜墨涵会不会去,不过,想着颜墨涵为了追女人,不管追没追到,不都应该保持身材么?

    守株待兔,总不会跑。

    果然,他去了后,让前台小妹帮他留意。结果当天,小姑娘就告诉他,颜墨涵刚刚预约了第二天上午的壁球室。

    俞天熠勾勾唇,机会来了!

    第二天,颜墨涵果然来打壁球。这时一项很耗体力的运动,打完结束,已经浑身是水。

    他出来的时候,在外面遇见了俞天熠,照旧和以前一样,点头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不过,自从俞天熠搬去顾沫漓家住后,他们天天来健身,互相打招呼后,有时候还聊两句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颜墨涵也主动开口了:“最近怎么没看见沫漓?我给她发祝福微信也没回,她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呵呵,亲了他老婆,还敢发祝福短信,行啊!俞天熠淡淡道:“没有,她只是去她父母那边过年了,过两天就回来。她手机丢了,国外没法补卡,所以上不了微信。”

    俞天熠说着,友好地拍了拍颜墨涵的肩:“你最近锻炼得挺不错的,看起来结实了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心头一亮,怪不得,傅语冰都说,他肩膀宽了……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墨涵被报仇之前,我先给他发福利哈,最近有高甜哦,皇家狗粮,大家收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