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07章 让我做你的暖宝宝吧!
    第307章让我做你的暖宝宝吧!

    自从那天肩膀‘受伤’,后面的几天都是傅语冰开车,颜墨涵坐她的车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状态,不同的是,偶尔的拉拉手、亲亲抱抱,傅语冰算是半推半就还是应了。

    只是,颜墨涵始终觉得似乎还需要一个突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四点多,他刚处理完一封邮件,内线就响了。

    他拿起电话接听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墨涵。”郑铭泽道:“我看语冰好像不太舒服,让她先回去,她说没事。是不是因为下班要带你?”

    颜墨涵道:“她身体不舒服?”好像,早上时候傅语冰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“嗯,我看她脸色不太好。”郑铭泽道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过去。”颜墨涵说着,吩咐了下助理,然后,拿起包便去了傅语冰所在的工作区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吃过一次避孕药,傅语冰这次例假推迟了几天,小腹很是坠胀。

    她喝了点儿热水,单手撑着脑袋,看屏幕上的资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旁似乎来了人,她抬眼,便看到了颜墨涵。

    “语冰,我听郑哥说你好像不太舒服?”颜墨涵道。

    “嗯,肚子有点疼。”她道:“没事,喝点水应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吃坏了?我带你去公司的医院?”颜墨涵关心道。

    傅语冰只好努了努嘴:“不是,是那个……女生那个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一下子反应过来,也略微尴尬,顿了几秒:“那我们回家吧,我工作没事了,可以提前走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点头:“好,我给郑哥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趁着傅语冰收拾的时候,颜墨涵用手机搜了关键词‘女生生理痛该怎么办’,看完帖子后,心里逐渐有数了。

    傅语冰收拾好东西,和颜墨涵一起往外的时候,盛清一抱着资料过来,讶然道:“怎么回家啦?”

    颜墨涵道:“她不太舒服,我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等二人离开,盛清一小声地问同事:“颜先生不会是和语冰姐在一起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同事摇头:“不过他们是发小,还是邻居,一直都一起上下班。”

    盛清一点了点头,心头缓了缓,那估计是她猜错了。毕竟,之前她问过傅语冰,她都还说没男朋友的。

    到了傅语冰家,颜墨涵见家里没人,不由问:“语冰,干爹干妈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去我爷爷奶奶那边了。”傅语冰道:“奶奶最近有点儿老年痴呆,每次见到我都问我是不是溜溜球。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又解释:“那是我奶奶给我妈妈取的绰号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失笑,其实他也知道傅语冰的奶奶,是个很可爱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他带傅语冰去沙发上休息,然后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傅御辰经常会买些饮料在冰箱放着,颜墨涵知道他的习惯,果然打开冰箱,就看到了可乐。

    他拿了可乐,又切了些姜丝,再加上红糖,很快,熬了一大碗汤,端给傅语冰:“我看网上说喝这个好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问道味道:“你加了可乐?”

    颜墨涵点头:“嗯,你不是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,怕光吃红糖水你不习惯。可乐好歹是饮料,好喝些。”

    她因为他的细心,觉得心里有甜滋滋的感觉,端起红汤可乐姜汁,快速地都喝了。

    “还疼吗?”颜墨涵道。

    傅语冰点头:“估计得过会儿才好。

    “那去卧室盖好被子休息吧!”他说着,拉她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进了房间,颜墨涵替傅语冰打开被子,却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眸子里透着询问。

    他似乎微微有些不自然,目光装模作样地在房间里扫了一圈,最后才开口:“你家没有暖宝宝?”

    傅语冰以前并没有痛经,所以不会准备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颜墨涵唇角似乎轻轻地勾了勾,然后,走到门口,关了门。

    她警觉地看着他:“怎么?”

    他过去,站在她身后,手掌落在她的腹部,声音听起来有些发紧:“不知道我的手能不能做暖宝宝?”

    他的呼吸落在她的耳畔,她听得血脉逆流,喉咙微颤:“没事的,我喝了那个,一会儿应该就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没到你说的那个‘一会儿’吗?”颜墨涵发现,光天化日之下,又没喝酒,他的胆量似乎又回去了不少,以至于现在身上的肌肉都绷得很紧。

    他说着,从身后抱住傅语冰,一个用力,便将她打横抱起,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她惊呼。

    他却豁出去了一般,脱掉外套躺在了她的身后,伸臂将她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语冰,让我做你的暖宝宝吧!”在傅语冰看不到的角度,颜墨涵的耳朵尖悄然爬上了一抹红色。

    傅语冰几乎不敢动,她觉得他们这样在她家简直已经是很大胆的事情,还抱着在一张床上……

    可是,他似乎真的很暖,这么抱着她,她觉得身上的寒气似乎驱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每次例假,女孩子都是很怕冷的。可是,她后背贴着她,小腹还被他捂着,就好像被温泉的水包围着一般,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她似乎有些舍不得动了……

    有些静默,好半天,颜墨涵又稍微将傅语冰往怀里收紧了些,将她完全圈住:“语冰,好好睡一觉,醒来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御辰万一回来……”傅语冰觉得好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我听御辰说,他十八岁就不是处男了。”颜墨涵眼底有笑意扬起:“所以他什么都懂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听了,不由用手肘撞了一下颜墨涵:“你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他笑了一下:“没什么,你快睡吧,就把我当成是暖抱枕就好。”

    开始时候,傅语冰脑海里还有很多念头,可是,暖意温暖全身后,思维变慢,真就有些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到了后面,她是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一觉,睡到了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傅语冰想去洗手间,睁开眼睛,发现他们还呈这样的姿势。

    身后的颜墨涵似乎也睡着了,可是,手依旧放在她的小腹上,将她整个人包住。

    她才刚轻轻抬起他的手,他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语冰?”他睁眼:“我竟然也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问:“你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疼了。”她说着,从他怀里出来:“我去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去开灯。”颜墨涵说着,要撑起身,手却有些麻,一个不稳,跌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傅语冰连忙转过去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摇头:“没有,就是一直没翻身,手麻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光线很暗,可是,傅语冰还是看到了颜墨涵衬衫上的褶皱,还有他身上隐约的汗渍,一时间,心头似乎有潮水涌起。心头,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不过,她没说什么,而是快步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用完了出来,颜墨涵已经开了灯。明亮的光线下,他的五官漂亮清秀,因为刚睡醒,脸颊微红,看起来好似画里走出来的王子。

    他道:“语冰,饿了吧,要不去我家吃饭?”

    傅语冰却走到他的面前,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般,抬眼直视着他:“墨涵,之前你让我考虑的事,我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愣了两秒,然后一下子明白了傅语冰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她的眼睛,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,唇.瓣抿成了一条线,虽然什么都没说,可是,却处处透着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再考虑一下吗?”他声线发紧,生怕听到她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“墨涵,我觉得不用考虑了。”傅语冰截然道。

    颜墨涵觉得心被揪住,甚至,他想转移话题,不想继续听下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面前的傅语冰却清晰又认真地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的眸子立即转回到了她的脸上,震惊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墨涵,我觉得你挺好的,我愿意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你挺好的,我愿意和你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说了好几秒,他的大脑才慢慢将这句再简单不过的话翻译了完全。

    而心底那股后知后觉的喜悦,这才那么疯了一般地炸开。

    颜墨涵一把将傅语冰抱起:“语冰,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她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却又因为他此刻的开心而高兴。她笑:“我什么时候逗过你?”

    他顿时明了,只觉得似乎心头的喜悦太浓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所以,抱着傅语冰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。

    她不由伸臂环住他的脖子:“我都被你转晕了,忘了我小时候去游乐场最怕这种转圈圈的吗?”

    颜墨涵笑:“那我不转了,我们该怎么庆祝下呢?语冰,我好开心啊!”

    似乎,她说在一起的那一刻,他心头笼罩他多年爱而不得的魔咒终于解除了!

    他终于可以喜欢一个姑娘,也能得到那个姑娘的认可和喜欢了!

    颜墨涵抱着傅语冰,似乎觉得这样不够,他又带她到了餐厅,将她放到了餐桌上,然后,扣住她的后脑勺,吻她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激动,她身子后仰,差点仰倒,只好伸臂也环住他,和他接吻。

    两人正吻得难分难解,这时,外面传来声音,似乎有谁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