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15章 跟我去我房间
    第315章跟我去我房间

    颜墨涵真是慌了,白天的事让他整个思绪都是乱的。

    刚刚傅语冰说的话更是让他心头恐慌,所以,他吻得又狠又急,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绝对的力量悬殊下,她被他吻得毫无招架之力,整个人软倒在车里,因为空间不足,害怕滑倒,不得已还抓住了颜墨涵羽绒服里的衬衣。

    他将她按在椅背上亲.吻,耳鬓厮磨间,急.促地想要证明什么。

    车门没关,所幸他停车的地方颇为偏僻,没有多少人经过,只有冷风灌入车中,吹起衣角带来的凉意。

    颜墨涵越吻越深,带着绝望和看不到前路的茫然,拼命想要在傅语冰身上找一点存在感。

    直到,有什么断裂的声音,两人都是一震。

    颜墨涵停下来,傅语冰终于得到了些许自由,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这么借着光一看,她才发现,颜墨涵衬衣的扣子都被她扯掉了。

    他的眸子里还跳动着火焰,锁住她:“语冰。”

    她和他对视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我,我和她真的从来都没有什么。”颜墨涵说着,拿出手机:“你看,我们只有一个通话,还是因为晚上我去酒吧忘了拿卡,酒保给了她,她给我打电话,总共不超过20秒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看向他:“那你为什么去酒吧?”

    颜墨涵心头一沉,先前的阴影再度笼罩。

    他收紧手臂,抱着她:“语冰,如果我病了,你会不会离开我?”

    他发现,他真的没法子离开她。即使知道自己无法生育,他也想要和她在一起。

    算是自私也好,其他也好,他真的无法忍受没有她的日子。

    刚刚,她生气离开说再也不想见他的时候,他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。

    傅语冰听了颜墨涵的话,心头一惊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颜墨涵低垂着目光,声音黯然:“语冰,我就是问问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气过之后,仔细想了想,颜墨涵的人品,她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他根本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,所以刚才的那些必然都是巧合。

    那么,他一个人去酒吧难道真的是因为查出来有什么病?

    心头一个激灵,她猛地从他的怀里出来,看着他:“墨涵,你说清楚,你是不是怎么了?你别怕,我会陪着你的!”

    他因为她话里的‘陪’字而暖了几分,目光凝视着她:“即使我可能无法给你幸福吗?”

    此刻,远处有一辆车驶过来,她清晰地看到了他眼底破碎的光,心头好像被针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抓住他的手臂,看着他认真地道:“和你在一起就很幸福啊。”

    他愣住,慢慢看过她的面孔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变得坚定:“刚才我在外面对你说的,是因为误会你了说的气话,你别放在心上。我既然选择和你在一起,就会一直陪着你,不论面对什么,我们都一起解决,好吗?”

    他凝视着她的面孔,还有她对他说话时候目光灼灼的样子,颜墨涵只觉得心头有巨大的幸福感升起,他的喉结狠狠地滚了滚,点头。声音沙哑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低头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她冷,可是,他的长腿还在车外,空间狭小,有些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他恋恋不舍地放开她,关了副驾驶车门,绕到了驾驶座。

    一路狂飙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傅语冰家,颜墨涵送她进去,家里黑着。

    她解释:“爸妈最近睡得早,估计睡了,我哥去机场接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见他似乎要走,拉住他:“跟我去我房间。”

    她还有很多话要问他,也不放心他回去一个人难过。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来过她家,却很少进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此刻,柔和的橘色灯光下,他发现她比任何时候都要美。

    他依旧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这样的事情,实在太难以启齿。颜墨涵伸手拂开傅语冰脸颊上的发丝,声音温柔:“语冰,你别多想,我其实没事,只是最近有些疲惫,我明天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可是,手臂却被她从身后抓住。

    他愕然,转头。

    她却已经踮起脚尖,勾住他的脖颈,唇.瓣印了上来。

    颜墨涵浑身一震,她第一次主动吻他。

    他对她原本就没有任何自制力,在她笨拙地撬开他的牙关、小舌探入他的领地的时候,他便马上变被动为主动,深深地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瞬间男人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感官,傅语冰觉得,先前因为撞见那一幕而空洞的心,被他暖暖的温度灌满。

    她回应着他,感受着他拥抱的力量和温度,心头的花悄然绽开。

    原来,她是这么在意他。想到这里,她缠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颜墨涵感觉怀里的柔.软不住地往身体里钻,他的身体早就被她唤醒,抱起她,将她放在了床上,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耳鬓厮磨间,两人的衣服都已经褪.去,颜墨涵分开了傅语冰的双.腿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带着水雾,躺在冰蓝色的床单上,带着几分羞怯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,就要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,不知为什么,突然又想起了白天的那个诊断结果。

    顿时,头顶好像有冰水泼下,他顿住,身体慢慢退温。

    颜墨涵拉起被子,给傅语冰盖好,低头吻了她的额头:“语冰,早点睡,我该回去了,要不然干爹干妈见我在你房间就不好了,毕竟我们还没结婚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要直起身。

    可是,被子里却突然伸出一双白皙的手臂,环住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傅语冰轻轻地道:“墨涵,别走,明天我来给爸妈解释,你留下来陪我,晚上哪都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顿时呼吸不稳,可是,还是用着极大的毅力道:“语冰,我明天再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傅语冰眼睛红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顿时好似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插了一刀,疼痛蔓延开来,却是怎么也无法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语冰,”他顿了几秒:“好,我陪你,哪里都不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颜墨涵掀开被子,躺了进去,伸臂,将傅语冰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有事,那我等你想说了再听你讲。”她说着,靠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听得心绪震动,拥紧她。

    澎湃汹涌的心思,这才一点一点平息,而怀里柔.软的娇.躯却开始悄然刺激着感官。

    颜墨涵忍不住,手覆上了傅语冰挺翘的臀。

    她哼了一声,抬起头,去吻他的耳垂。

    只觉得瞬间被巨大的电流击中,颜墨涵一个翻身,压.在了傅语冰身上,胸口起伏:“语冰,我们还从来没在你的卧室做过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气,刚刚是谁要走的?可是,却又因为他心里藏着的难过而心软。

    于是小声道:“那你轻点,别让我爸妈听到。”

    他顿时笑了,吻向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她抽吸着,他便在她的身上打圈,灼热坚.硬抵在她的腿间,摩.擦着,直到感觉到她的湿糯,这才将自己完全挺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被他胀满,忍不住一口咬在他的肩上,他痛吸一口气,抱紧她,一边疯狂地吻,一边抽动着。

    因为在傅语冰家,所以两人尽量减轻了动静,不过,到了最后傅语冰还是忍不住低低地叫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他在她身体里释放,停留着没有出来:“语冰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今天因为他而起伏的情绪,坦诚道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涌起惊喜,看了傅语冰好几秒,低头吻她,还未出来的某物再次开始苏醒膨胀。

    他又开始动了起来,一边撞击着她,一边亲.吻她的五官。

    她喘息着道:“以后都不许欺负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怜惜地道:“我怎么舍得欺负你?”

    因为他的抽动,她明明是决绝的语气,都变得娇软无比:“我这个人眼里揉不得沙子,你如果和别的女生暧昧,我真的就会再也不多看你一眼!”

    “语冰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绝对不会对不起你。”颜墨涵抵入傅语冰深处,一字一句:“我身心都只属于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一夜,他们做了好几次,直到都精疲力尽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上午的阳光打在房间里,落在二人的脸颊上。颜墨涵被晃得蹙了蹙眉,不过依旧没醒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一道电话铃声响起,将他从梦里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怕吵醒傅语冰,连忙找到了落在地上的手机,关掉声音,凝眸一看,是俞天熠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自从上午送走颜墨涵后,俞天熠就一直对谁都微笑。

    他的助理困惑,自家老板今天怎么好像买彩票中了头等奖似的?

    忙碌了一天,明天就是除夕,俞天熠自然不会再上班。当晚,他直接去二姨家看了章清婉的情况,又陪着二姨他们聊了会儿才回家,给顾沫漓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先是再次叮嘱了她初二必须马上回来,然后,逐渐就聊到了正事上。

    俞天熠道:“沫漓,我遇见那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反应了几秒,想起来是什么,不由问:“我都忘了问你,他长得丑还是帅?”

    俞天熠眯了眯眼睛:“看来是皮痒了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笑:“好吧,那你怎么出手的?”

    俞天熠翘着二郎腿拨弄着面前的书页,漫不经心地讲了一遍,不过没有告诉顾沫漓,男主角是颜墨涵。

    顾沫漓哭笑不得:“太狠了吧?他不会想不开闹出人命吧?算了,别为难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他夺走你初吻的?我就是逗逗他而已!”俞天熠扣着桌面:“不过还真有可能出人命!针灸的时效大约一天,他明天如果不采取措施,还真有可能让女人怀孕。算了,我这么善良,明天一早我就给他电话,算是放过他好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