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17章 哥哥给你灭火
    第317章哥哥给你灭火

    俞天熠摇了摇头:“没事,我也是通过这个机会,学习了些新的东西,很受用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按了按颜墨涵几个穴位,道:“颜先生,你这几天放宽心,应该没什么问题,之前的就是巧合。到时候如果你不好意思去男科的话,你可以挂一个孕前检查的号,顺便再测一下精.子的活跃度。很多夫妻在备孕前,男女都会去医院做检查的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见俞天熠这都替他想到了,连忙点头感谢道:“俞先生,太谢谢了!不过说真的,那天去男科,是有点儿……”

    俞天熠忍住没笑,顿了顿,语重心长地道:“不过你平时真要注意节制啊!这样吧,我给你开个方子,男人也是要进补的!别看年轻,提早把根基打好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听了,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俞天熠开了方子,亲自去后面抓药。

    他一边抓药,一边想,回头颜墨涵被补得很想的时候,又要注意节制,这是什么画面?

    不过,他说的也对啊,男人嘛,有节制是好事!不能像动物一样时时刻刻精虫上脑的不是么?

    于是,颜墨涵离开诊所的时候,手里提了一大包药,都是男人进补的,准备找个地方帮他熬了,每天偷偷吃。

    他觉得俞天熠十分有责任心,打算如果他检查出来没事,过了年后,也找个地方做一面锦旗给俞天熠送去。

    除夕,是阖家团圆的日子。

    到了美国后,因为欧阳米自己有家,所以,霍宸晞随着父母一起去了赛尔家族,将欧阳米交给了她的父母,这才回霍家这边。

    除夕当天,虽然美国没有过年的气氛,可霍家这边倒是很浓。

    夜燃已经两个多月了,所以,白天不再只是吃和睡,已经能够对大家逗他有回应了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不笑的时候和夜洛寒很像,可是一笑就很像霍静染小时候。于是,几乎全家现在都围着他转。

    霍宸晞算起来还矮夜燃一辈,不过他却以哥哥自居。现在的他有了力气,抱起夜燃也不成问题,不过,每次他抱孩子,大人们就一阵紧张。

    众人说说笑笑,大人看电视.聊天,而霍宸晞则是和霍家其他的小孩一起,在外面放鞭炮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暖和,霍静染喂完了夜燃后,小家伙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将他放好,正要起身,夜洛寒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灯睡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霍静染笑笑:“刚刚都睡着了,还在砸吧着嘴.巴。”

    夜洛寒拉起她的手,拿了件外套:“外面下雪了,小染,我们去看雪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霍静染点头,穿好外套,围上厚厚的围巾,随着夜洛寒出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应景,早晨都还是晴朗的天空,此刻已然飘落了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外面贺梓凝和霍言深早已经出来看雪了,两人看到霍静染和夜洛寒出来,冲他们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霍静染看到贺梓凝头发上都是雪花,不由道:“梓凝,你也不戴个帽子。”

    说罢,看向霍言深:“言深,小心你媳妇感冒!”

    “没事啦,是我不戴帽子的,觉得凉凉的挺舒服!”贺梓凝道:“不过静染你刚生完孩子没几个月,要好好保暖哦!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脑袋上就被扣上了一顶帽子。

    贺梓凝转头,旁边霍言深按了按她脑袋顶的帽子:“五分钟到了,必须戴上!”

    贺梓凝无奈地努努嘴:“真的不冷啦!”

    霍言深拉起她的手:“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管夜洛寒和霍静染,便带着贺梓凝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二人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,霍言深推开一道木门,赫然是一个花园。

    他带着贺梓凝往前,然后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哇,这里怎么有缩小版的建筑?”贺梓凝惊讶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废弃花园,却没料到,里面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花园尽头的城市,全是用防水材料搭建。有一条贯穿中心的主道,而街道两旁,则是高大的建筑。有商铺有民居还有花园,赫然就是一个完善的生活区。

    只是,所有的房子都很小巧,估计适合巴掌大的袖珍人居住吧!

    “这是我小时候和言戈一起搭的。”霍言深道:“那时候放假如果来了美国,就会搭一部分。前前后后,差不多三年才完工。之后,我们就把这里封存下来,算是留作纪念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小时候好厉害啊,从小就有建筑天赋!”贺梓凝蹲下来,仔细看向那个小型城市。似乎,她都能透过这样的画面,看到两个聚在一起的男孩认认真真地完成每一道工序。

    想到少了一个人,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贺梓凝为了不让霍言深想起什么,刻意问:“那静染他们呢?他们参与了吗?”

    霍言深道:“刚开始的时候,小染还跟着玩了一下,以为是搭积木,后来,就没兴趣了。至于夜洛寒,谁知道他?好像是哄小染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么早就知道追女生,怪不得静染那么喜欢他!”贺梓凝笑。

    霍言深跟着有些感慨,片刻后,他拉她起来:“宝宝,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眨了眨眼:“我比你小七岁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嫌我老么?”霍言深不满。

    贺梓凝笑:“不是啦,我意思是,你十岁的时候,我还在吃棒棒糖,估计你会嫌我是个拖油瓶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她说完,突然又想到了那个叫‘卿少’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和他的年龄也相差不少吧?那个时候,他怎么会喜欢上她呢?

    “我要是早早遇见你,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霍言深凝视着贺梓凝,捧起她的脸,低头吻她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的是平底的雪地靴,不得已,只能仰起头来回应他。

    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下,大半被霍言深挡住了,也有那么调皮的几片,落在贺梓凝的脸颊上,凉凉的,很快融化,顺着脸颊滑入两人相贴的唇.瓣上,浸入了味觉。

    霍言深抱紧怀里的人,只觉得怎样都不够。他将她揉在胸口,呼吸交融,唇.瓣扫过她的,声音很低:“宝宝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唇角扬起,看着霍言深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,继续吻。

    雪很大,不多时,地面便已经铺上了一层素净的白,将那座小型城市染上了几分古典的味道。

    霍言深怕贺梓凝冷了,这才慢慢放开她,伸手焐了焐她的手,然后松开她,蹲在了地上,背对着她:“宝宝,上来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笑:“言深,你要背我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霍言深道:“以前小时候看电视,都是老公背媳妇。但是我又有洁癖,和别的小孩玩过家家都不让别的女孩子碰我,所以他们全都在游戏里娶到了媳妇,就我没有。最后,还是静染看我可怜,让我背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失笑:“那你有没有羡慕他们?”

    “不羡慕。”霍言深挑眉:“那时候我坚信我未来老婆是最好的!”

    贺梓凝唇角的笑容更深:“对了,那言戈也背媳妇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从来不和我们玩这样的游戏。”霍言深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是觉得你们这样很幼稚吧?”她说着,趴到了霍言深背上。

    他反手托住她,稳稳地站了起来。飞雪飘零,他看着前方曲径里的木屋,开口:“我那时候相信的没错,我老婆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觉得心头被甜蜜的感觉塞满,她侧过脸,亲了霍言深的耳朵一下。

    果然,他身子一僵,声音沙哑:“宝宝,你又点火了。”

    她笑,不过随即又将脑袋枕在他的肩上,悠悠地道:“言深,你知道吗?其实我一直都羡慕别人有哥哥,好希望自己也有。能够上学送我去学校,我不会的题给我讲,我被人欺负了帮我欺负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迷失的时候给我指引方向,我累了就背着我往前走。”贺梓凝感叹:“现在,感觉因为有你都实现了呢!”

    霍言深侧过脸,亲了一下贺梓凝的头发:“我更是你老公。”

    她笑,随即又亲了他的脸颊一下,声音带着几分俏皮,在他的耳畔脆脆地道:“言深哥哥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个称呼,还有她说话的语气,霍言深喉结狠狠地滚了滚,只觉得她呼出的热气顺着耳朵就往心里钻,一时间,痒到致命。

    贺梓凝见他呼吸乱了,觉得好玩,于是,伸手捏了捏霍言深的脸,继续冲他叫‘言深哥哥’。

    她在他背上‘哥哥’‘哥哥’的叫个不停,他整个脑海都都炸开了,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气息严重不稳,霍言深背着贺梓凝,快步去了木屋。

    木屋从外面看似乎很是简陋,走进去,却发现是那种复古设计风格。小巧,却五脏俱全。

    客厅的壁炉里烧着火,看起来似乎是明火,实际却是电加热的。

    地下是厚厚的地毯,踩在上面很舒服,贺梓凝换了鞋,摘下帽子:“言深,是你提前过来打开的吗?好暖和呀!”

    可是,却没等来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贺梓凝正困惑着要问第二遍,只觉得身子一轻,已然被霍言深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连忙环住他的脖颈:“言深,怎么又抱我?”

    他眸子深深的,嗓音沙哑:“哥哥给你灭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