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19章 年轻,血气方刚很正常
    第319章年轻,血气方刚很正常

    贺梓凝震惊地看着霍言深:“言深,找到言戈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刚刚南枫打电话过来告诉我的。”霍言深道:“你先收拾行李,飞机安排好后,我们随时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贺梓凝点头:“那爸妈这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过去告诉他们,不过千万别让爷爷奶奶知道,等回头接到言戈之后再说。”霍言深说着,去找霍战毅。

    贺梓凝则是去了后面的卧室,开始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过来本就带得不多,因为衣服什么的都是霍家这边早就准备好的。所以,贺梓凝只收拾了证件和钱包卡之类随身的东西,放在了行李箱。

    外面,霍言深已经将事情告诉了霍战毅,可是,为了不让爷爷奶奶担心起疑,所以这次就贺梓凝和霍言深以工作之名回去,就连霍宸晞都继续留在美国过年。

    夜幕浓郁,霍言深和贺梓凝在床上躺着小憩,等待着飞机申报临时航线的获批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有些鱼肚白了,那边通知可以了,二人这才坐上车,去了私家机场。

    晨光熹微,飞机拨开清晨的雾气,下方被雪笼罩的城市渐渐变小,最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美国和宁城那边有时差,此刻,其实已经是大年初一的尾巴。

    而除夕那天上午,傅御辰又去了酒店。

    韩潇弛兄妹这次过来,先是去海宁城母亲的老家过年,见爷爷奶奶和其他亲人,等过完年后,再回宁城上班和上学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连续飞行太累,两人就在宁城住一晚上,第二天中午的飞机飞往海宁城那边。

    傅御辰再次去酒店接了二人,送去机场。

    临别的时候,韩夕颜冲着傅御辰眨了眨眼,眸底都是俏皮:“御辰哥哥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问:“嗯?”

    小姑娘往前一步:“就是要走了,打个正式的招呼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突然踮起脚尖,伸出手臂,勾住傅御辰的脖颈,然后一边来了半个么么哒。

    0.5加0.5,就算是1了,嗯。她在心里给自己点赞。

    傅御辰哭笑不得:“小侄女,你不是在英国吗?怎么学法国人来贴面礼?”

    韩夕颜冲他眨了眨眼:“御辰哥哥,昨晚我哥哥教育了我好久,说要尊敬年纪大的,所以我今天想了一上午,专门用欧洲最高礼仪和你道别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按捺住狂乱的心跳,雀跃着,她终于‘亲’到男神了!

    然后,冲傅御辰挥手:“御辰哥哥,祝你们全家新年快乐哦!”

    哎呀,好想快点开学啊!她被韩潇弛拉着,走入了安检的队伍。

    傅御辰摸了摸脸颊,摇头笑笑,往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走,一路刷着朋友圈。

    而韩夕颜发的,跳了出来,刚刚发送一分钟。

    只有一句话:“呀呀呀,小鹿乱撞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御辰好笑,想着这小丫头不会喜欢他吧?不过又觉得不可能,他大了她十岁呢,估计小丫头故意的。

    他评论:“动物要散养,放归大自然。”

    那边安检处,韩夕颜还在排队,刷到了傅御辰的评论,连忙扯住韩潇弛:“哥哥,快看!”

    韩潇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:“昨晚哥哥给你说的都忘了?虽然御辰哥是爸妈朋友的孩子,不过他怎么样你也不了解,女孩子要矜持,也要学会保护自己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见哥哥化身唐僧,韩夕颜捂住耳朵:“不听不听!反正我要把他追到手!我就喜欢他!”

    说完,又冲韩潇弛撒娇:“哥哥,你说不了解他,那我们回宁城后,你帮我试试他的人品不就行了?哥哥,帮帮忙嘛,我是你最亲的妹妹了,你不帮我你帮谁……”

    韩潇弛被她闹得没办法,正要抬出父母来,就轮到了二人安检,于是,连忙将行李箱放在了安检台上。

    那边,出口的傅御辰则是收到了傅语冰的消息:“御辰,爸妈知道墨涵在我们家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她早上起床,发现太阳都老高了,颜墨涵已经不见了,只留下一条微信,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,一会儿办完回来给她解释。

    傅语冰想到今天是除夕,爸妈估计都在家,所以,她不知道颜墨涵出去有没有惊动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只能问自家哥哥,反正,在哥哥面前不打自招好了。

    然而,她就收到了傅御辰秒回的消息:“一个小时前,抓了个正着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昨天她因为见颜墨涵心情不好怕他有事,再加上吃醋有点儿缺乏安全感,所以,脑子一热就让他留宿在她卧室了,还说早上起来她来解释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一醒,想起昨夜的疯狂,傅语冰顿时就觉得窘得出不了门。

    她在卧室里磨磨蹭蹭许久,又照了镜子,确保颜墨涵种的草莓没有露出来,这才因为实在太饿,悄悄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外面似乎很安静,他们都走了?

    她心头放松了几分,先去洗了把脸,再踩着拖鞋下楼。

    只是,当她看到客厅里所有人都在、还全都看向她的时候,傅语冰顿时觉得浑身好像要烧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,之前在温泉那次众人皆知是酒后,而且她算是被动。那么这次,就是板上钉钉的了……

    她在父母眼中从来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,可是现在竟然留男人在家过夜!还起这么晚!

    “语冰,饿了吗?厨房里温着吃的。”乔悠悠道。

    傅语冰故作镇定点头:“好,我马上去吃。”还是妈妈好啊!

    她心情稍微缓和,刚刚走到楼下客厅,耳畔就传来傅席歌的声音:“我们语冰从小到大,除了生病,还从来没这么晚起过床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能装听不懂么?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不看大家,径直往厨房走。

    又听傅席歌道:“我听说墨涵好像也是,几乎从来不睡懒觉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的心肝儿一颤。

    客厅里,刚回来的傅御辰道:“正常嘛,他们都年轻,正当年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:“……”她能死一死么?

    “看来我该和清泽聊聊了。”傅席歌道。

    “拾槿今天还专门给我说,这两天小区里的超市杜蕾斯搞活动,原来是在暗示我。”乔悠悠想了想道:“我们是不是该给语冰床头柜里备几盒?”

    傅语冰的脚步一顿,差点没摔。

    刚刚谁说世上只有妈妈好的?

    然后就听傅御辰道:“妈妈,你都想到哪里去了?语冰和墨涵那么乖,估计昨天他们是在被窝里看了一夜的人工智能资料。我说的血气方刚也是这个意思,为华夏之崛起而读书嘛!”

    傅席歌一本正经道:“我也相信他们是在看资料!笨蛋悠,在孩子面前要注意影响,别把我们家冰冰教坏了!”

    乔悠悠不爽地瞪他一眼,起身,去二楼卧室了。

    傅席歌起身,就要走,被傅御辰叫住:“爸,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卧室被窝和你.妈看资料。”傅席歌挑挑眉,走了。

    “靠,是欺负老子好久没看资料了?!”被喂了狗粮的傅御辰格外不爽。

    餐厅里,本来很饿的傅语冰看着面前的早餐,内心好像有千万只羊驼在奔走。

    话说,她情愿被他们叫在中间三堂会审,也好过这样的调侃啊!

    以后家里是不是就有个‘看资料’的梗了?她可以想象,这样的调侃估计还要持续很久很久……

    吃完早餐,傅语冰出来时候,发现客厅一个人都没了。

    按照今天的安排,估计一会儿带上过年的东西,就该去爷爷奶奶家了。她上楼刚换好衣服,颜墨涵的电话就来了。

    傅语冰接听:“墨涵。”

    “语冰,对不起,今天早上有急事,所以我提前走了,见你在睡没叫醒你。”此刻,颜墨涵已经到了一家中药铺子,找人帮忙熬补药,准备下午去取。

    傅语冰听出来颜墨涵的声音和语气已经很好了,于是道:“你昨天的事情解决了?”

    颜墨涵道:“嗯,应该没问题了,等过两天我给你解释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想到刚刚的事,问:“我爸妈他们早上看到你,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问了我几句。”颜墨涵道:“那他们有没有说你?是我不好,我应该留下来和你一起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,算了。”傅语冰也不想再讲一遍今天的经历,道:“我一会儿要去爷爷奶奶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也差不多。”颜墨涵道:“语冰,初一我们得和外公那边的亲戚聚,初二时候,我正式来你家。”

    傅语冰想起那个风俗,一般都是初二女儿女婿回门,不由脸颊热了几分: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这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当晚,城里可以燃放烟花的地方,都是烟火漫天,噼里啪啦年味儿十足。

    时慕琛家的别墅里,时衿言正和大家聊天,颜慕槿就着急地叫他:“衿言哥哥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时衿言连忙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小宝宝好像动了。”颜慕槿的手放在肚子上。

    时衿言连忙也将手放上去:“我摸摸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困惑:“我怎么感觉不到?”

    这时,母亲蓝小棠过来,笑道:“一般要五个月后才能明显感觉到的,慕槿现在才刚四个月,是不是觉得有点像小鱼在肚子里吐泡泡?”

    颜慕槿点头,眼底都是兴奋:“是啊!刚刚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,以前从没有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