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20章 那一刻,她什么都知道了
    第320章那一刻,她什么都知道了

    时衿言看到她开心的模样,抬头揉了揉颜慕槿的头发:“像你,调皮的小鱼。”

    颜慕槿撅噘嘴:“我很乖的。”

    时衿言顺着她,笑:“嗯,不过小时候游泳,总在我后面扯我的腿。”

    颜慕槿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想着你在前面,我抱着你的腿,就不用自己游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一抱就抱了一辈子啊!

    她觉得幸福,将脑袋枕在时衿言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这时,厨师过来:“宵夜好啦!”

    时慕琛于是道:“我去给清泽电话,让他们全家过来一起聚聚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颜清泽一家都过来了,手里也提着礼物。两家父母本来就是发小,儿女接亲,算是早就成了一家,大家也都不客气,直接去了楼上的露台。

    虽说是露台,不过安装了室外空调,倒是不冷。伴着周围的烟火,觥筹交错。

    “再过两年,估计我们也该买烟花了。”时衿言道:“我到时候带儿子一起放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颜墨涵:“你们是不是也快了?”

    颜墨涵道:“语冰说她刚刚进入AI行业,想两年后再生,估计明年过了年后准备要吧。”

    时衿言点头:“嗯,再享受下二人世界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旁边时慕琛和颜清泽开始讨论:“回头慕槿生了,我们两家一边一周?”

    颜清泽点头:“行!等过两年墨涵的有了,哥哥还能带弟弟妹妹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时慕琛道:“米米今天给我打电话,说她开学后要来这边上学,到时候应该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米米的两个哥哥呢?”颜清泽问。

    “在赛尔那边接受军事化教育。”时慕琛道:“男孩和女孩培养方式不一样,我们家女孩都要富养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拉过妻子蓝小棠的手:“这就是我富养出来的!”

    蓝小棠戳了时慕琛一下。

    颜清泽笑了,见苏拾槿和颜慕槿在说话,于是指了指二人:“那两个都是我富养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时慕琛摇头:“拾槿是,但是我看慕槿可不是。慕槿是我家衿言给富养出来的!”

    一言落下,大家都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大年初一,顾沫漓的航班是晚上的,可是因为时差,其实到达国内就是初二了。

    当天,她收拾好了行李,和父母吃了晚餐,在父母的各种叮嘱下,去了登机口。

    上飞机前,俞天熠的电话过来:“沫漓,一切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已经准备登机了,十二小时后见。”顾沫漓道。

    俞天熠道:“对了,我表妹听说你回来,也要来接你,一会儿带你见见wanwan,然后,和我们家一起团年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:“……”这家伙还挺记仇,专门强调了个‘wanwan’!

    飞机冲入云霄,十来小时后,她拉着行李箱,老远便看到俞天熠身旁站着那天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看到她,他冲她挥手,大步过去接过她的行李箱,介绍道:“沫漓,这是我表妹章清婉。清婉,叫嫂子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好!”章清婉伸出手,给顾沫漓一个热情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清婉,你好。”顾沫漓这么凑近了看,发现章清婉和俞天熠的眉毛长得有点像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不知道,我盼你回来好久了!一直都想看你长什么样,我哥也不给看照片,这次终于看到了真人!”章清婉道:“怪不得能搞定我哥,你好漂亮!”

    顾沫漓笑笑:“是不是你也觉得你哥很难搞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难搞?”章清婉道:“你不知道,他好机车,以前上学时候,就各种挑。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,但是他内心戏很丰富,那种他看一眼就不看第二眼的,反而是觉得还凑合的。他要是不喜欢一个人,估计把人整了人家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坏?”顾沫漓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章清婉还要说,可见俞天熠一个眼刀子过来,只好笑道:“哎,不说了,我们快回家吧!大姨和姨父他们等着呢!我哥从来没带过女孩子回家,他们以前都以为他喜欢男的,嫂子你这次回去,算是帮我哥证明取向清白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病最近是不是好点了?”俞天熠悠悠道。

    章清婉:“表哥,我错了,你手下留情,配药的时候,别配那么苦行么?”

    俞天熠高深莫测地看她一眼,淡淡道:“看你后面表现吧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见二人互动就好像亲兄妹一般,也觉得章清婉这女孩活泼热情,于是过去挽着章清婉的手臂:“药的事情不用愁,这个交给我。你哥还有啥老底,一会儿都给我讲了吧!”

    俞天熠眯了眯眼睛,看来,某人是痒了,晚上,哼哼!

    三人一起走入停车场的时候,另一辆飞机在私人机场着陆。

    霍言深从飞机里下来,觉得有些冷,转头,冲贺梓凝道:“宝宝,围好围巾。”

    外面早有沈南枫安排好的人过来,带着二人坐上了越野车。

    一路风驰,到达码头,又换了一辆快艇,开向了距离宁城一百海里的一个海滨小城。

    这是过去最快的方式,因为这座小城虽然在海边,可是当初地壳的造陆运动将它的地形变得有些复杂,前面还是海边一两米的海滩,可是距离海滩几十米的地方,就都是几百米高的山。

    下了快艇,沈南枫带着霍言深从码头上去。车没法开山路,所以都是霍言深牵着贺梓凝深一脚浅一脚往上。

    到了山上,太阳已经开始西沉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冬天,山上还有未化的积雪,而一个小木屋便在那座层峦叠嶂之中,显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“霍总,就是前面那里了。”沈南枫道。

    霍言深和贺梓凝的脚步不由一顿,看向那座木屋,心情都不由紧张。

    这时,木屋突然开了,霍言深瞳孔一缩,心提到了嗓眼。

    可是出来的,却是一只体型颇大的坎高犬。

    果然,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,要不是通过这条线索,或许还没这么快找到人。

    霍言深正觉得宽慰,就发现旁边的贺梓凝表情似乎不对。

    在看到坎高犬的一瞬间,贺梓凝震住了。

    当初,她在贺家老宅,就见过这只坎高犬。它凶猛地咬人,她吓得要翻墙,被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救了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叫坎高犬为‘小高’,他说他是卿少。

    后来,他带她去他的家,那只坎高犬就匍匐在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他告诉她,小高不咬人,叫她别怕,可是,面对这样凶猛的动物,她怎么可能不怕?

    此刻,再次看到小高,贺梓凝只觉得心头有一个秘密就要解开,说不出来的复杂。

    霍言深在看到贺梓凝的表情后,也一下子明白什么了。

    当时,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‘卿少’和贺梓凝相处,但是那只坎高犬他是看到了的。

    此刻贺梓凝看小高的眼神,那么,她就都知道了?

    “宝宝。”霍言深握紧了贺梓凝的手。

    贺梓凝反应过来,冲他微笑:“我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霍言深没有多说什么,牵着她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很快,小高也发现了二人,正要冲侵犯自己领地的人凶,却发现是熟人。

    它先跑到霍言深面前,蹭了蹭霍言深的裤腿,接着,凑到贺梓凝前面,嗅了嗅。

    贺梓凝依旧有些怕,不由往霍言深怀里钻。

    不过,小高显然记得她,在嗅了之后,冲她亲昵地摆了摆尾巴。

    “小高,你的主人在家吗?”一旁,沈南枫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贺梓凝心头所有的东西都得到证实了。

    原来,卿少真的就是霍言戈!

    她恍然想起了很多画面。

    当初在医院门口,她没带钱,他主动借钱给她买红薯。

    在游乐场,他冲她打招呼,却又在霍言深要过来之前离开。

    在霍家,他为了她的名声,从二楼跳水,宁愿死也不出来,送到医院差点抢救不过来。

    在老宅,他给她看他和霍言深的相册,讲他们小时候的故事。

    在宁城,他给她烤扇贝,一直看着她微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印象里,他时常对她微笑,很会照顾人,是个温柔的暖男。

    可是在别人的口中,他是什么性格的呢?

    所有人都说,霍言戈不太合群,就连小时候,都不爱参与大家玩游戏。

    就好像那天霍言深说的一样,默默搭建城市,霍言戈参加了;但是什么背媳妇的游戏,他都只会在角落一个人玩。

    过去,贺梓凝从未将别人眼中的霍言戈和她自己眼中的霍言戈对比过,可是此刻,当看到那只坎高犬、当心头的猜测越发破土而出的时候,她终于意识到——

    他对她,和对所有人都不同!

    那些她以为只是因为她是他嫂子、类似亲情的东西,哪里有他一直埋藏的感情那么深刻、那么不敢言述?!

    而她恍然想起,霍言戈出事和她被人绑架在同一个时间线上,那么……

    贺梓凝心头震动,想要转头去问霍言深求证。

    而这时,木屋的门又开了,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:“小高?”

    他唤了一声,这才察觉到来了人,将目光慢慢转到了霍言深一行人上。

    顿时,时间静止了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明天就接言戈回宁城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