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21章 言戈,我和你嫂子接你回家
    第321章言戈,我和你嫂子接你回家

    前方的霍言戈,是贺梓凝从未见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穿着不知道哪里弄来的棉袄和棉裤,脚上穿的是军靴,和身上的衣着完全不搭。发型也有些好笑,估计是自己剪的,让她觉得好像在看八十年代的电影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五官没变,依旧漂亮俊美,就好像哪个演员在片场一样。

    有些滑稽,可是,更多的却是穿越生死再见面后的感动。

    贺梓凝觉得鼻子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旁边,霍言深将她的手握得很紧,他的手有轻微地颤.抖,顿了好几秒,冲自己的弟弟道:“言戈。”

    霍言戈打量了二人半晌,没有说话,而坎高犬则是因为看到主人,乖巧地蹲在了霍言戈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南枫,言戈之前,一直都住在这里吗?”霍言深看到霍言戈的穿着,只觉得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,霍总。”沈南枫道:“我们前天找到二少爷的时候,留了羽绒服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没有穿。”

    霍言深点了点头,只觉得霍言戈看他的眼神有些陌生和警惕,心头有了不好的猜测。

    这时,里面传来声音:“二少爷,有人来了吗?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不大,可是,贺梓凝一听,眸子不由转过去,看向门边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秒,人出来了,和霍言戈一样的打扮,赫然就是白念倾。

    白念倾往他们看过来,顿时眼睛睁大,然后,快步过去:“霍先生、梓凝!”

    “念倾!”贺梓凝反应过来,也快步过去,拉住白念倾:“你怎么在这里?我之前听言深说,你找到了你的父母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却猛地反应过来,然后顿住:“念倾,是不是一开始你就和言戈在一起?”

    算下来,白念倾也是那时候消失的,她还在埋怨她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贺梓凝一想,她在学校出事,白念倾或许在,然后不知道霍言戈怎么也出现了,所以,是他们救了她!

    她的手轻颤,转头,询问地看着霍言深。

    霍言深顿时知道,贺梓凝什么都猜到了。

    他点头,心绪复杂:“梓凝,是言戈救了你,念倾救了言戈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猜测得到证实,之前所有的疑问全都有了理据,贺梓凝发现,无论之前猜到多少,在得知真相的这一刻,心头的振动都不会减少分毫!

    “梓凝,我有好多事,要向你解释。”白念倾道:“不过外面冷,先进屋坐吧!”

    而霍言戈,至始至终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霍言深见状,心头担忧:“念倾,言戈说话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白念倾还没回答,霍言戈便开了口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霍言深虽然哭笑不得,可是,听见弟弟开口声音正常,总算是放了心。

    于是,大家一起进了屋,加上沈南枫和两名保镖,小屋一下子就满了。

    这时,贺梓凝也看清了房间里到底什么样。

    真的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,因为就两个屋,几乎没有家具。

    一张木桌、一个箱子、一个大火炕,还有一把轮椅。

    当看到轮椅的时候,贺梓凝心头一颤:“念倾,言戈之前受过伤吧?”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沈南枫提过,霍言戈受伤刚痊愈不久。

    但要坐轮椅的话,估计根本不是小伤!而且,这都过去了半年,他当时到底经历了什么?!

    轮椅显然是手工做的,全为木质,看起来有些粗糙,不过扶手倒是打磨得很光滑。

    白念倾看向轮椅,点头:“嗯,二少爷刚刚痊愈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听了,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。要不是霍言戈救她,或许,她早就已经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转头去看他,他却并没有太理会满屋的人,而是靠在那个旧桌子边,逗着小高。

    “念倾,言戈他怎么不理我们?”贺梓凝不由困惑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……记不得了。”白念倾说完,又冲霍言深道:“霍先生,对不起,是我没及时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做的,已经很多了。”霍言深说着,认真道谢:“念倾,谢谢你救了言戈,否则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他没说完,可是,大家都懂。

    房间实在小,而很多话当着众人也不方便说,所以,霍言深道:“言戈,我和你嫂子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霍言戈这才慢慢抬起眼睛,冲他淡淡道: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白念倾见状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前天,当沈南枫派来的人找到他们后,霍言戈是不愿意离开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两天白念倾都在做他的思想工作。昨天晚上他终于同意,还好今天没有反悔。

    于是,一行人顺着山路下去,因为暮色已经开始沉了,所以山路并不好走。

    霍言深牵着贺梓凝,目光落在前方的霍言戈身上。

    坎高犬走在最前,充当开路标兵。后面,白念倾怕霍言戈摔了,和保镖一边一个,很是着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猴子,别在我面前不停地跳。”霍言戈蹙了蹙眉,他又不是水晶娃娃,他们这个阵仗,简直有损他的形象!

    白念倾听了他的话,于是老实地走在旁边,不过,她依旧怕他还没好全,做出一副随时保护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贺梓凝见状,心头反而觉得轻松些了。

    霍言戈记不得了,他忘了他们也好。如果他真的那么喜欢她,那么,那份爱对他来说,何尝不是折磨他的枷锁?

    如今,他从里面解脱出来,才能有他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而且,她是女孩子,有时候女孩的那种直觉不会错。

    白念倾看霍言戈的眼神,分明就是喜欢和紧张,绝对不是普通保镖看被保护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,他对白念倾是什么样的呢?贺梓凝暂时还看不出来,不过,也发现,霍言戈对所有人都比较排斥和警惕,唯独对白念倾很信任和放松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往下,快要到山脚的时候,天色已经彻底黑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电筒照明,可是,霍言深怕贺梓凝摔了,还是蹲下来:“宝宝,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有些脸热,前面白念倾也是女孩子呢,人家都活蹦乱跳的。

    可是,见他坚持,她还是过去,趴在了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众人继续往下,直到来到码头。

    一路返回,到达霍言深别墅的时候,已然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程叔得到了消息,提前被接到了霍言深的别墅,当看到霍言戈回来的时候,不由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霍言戈被程叔抱了好几个熊抱,这才解脱出来,打量周围。

    这里和他昏迷醒来后住的地方,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可是,这边却处处透着陌生,让他不由有些怀念起海边山上的那座小木屋了。

    旁边,霍言深脱下外套,冲霍言戈道:“言戈,你去洗个澡吧!我知道你可能还不太接受我们,不过,别的话都等你洗完澡,我们慢慢给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霍言戈此刻身上都沾了不少泥,他低头看了看周围的窗明几净,再看看自己,点头。

    佣人连忙带他上了二楼的浴室,然后道:“二少爷,您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,您的卧室也收拾好了,在浴室出来的第二间。”

    霍言戈点头,从佣人那里接过睡衣,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有的记忆虽然忘了,可是,当他看到花洒和浴缸的时候,还是本能地过去冲洗,还连水温都知道往哪边调节是热水。

    简单冲洗了一会儿,他又在已经放好的浴池了泡了澡,这才用洗发露和沐浴露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,擦着头发出来。

    镜子很明亮,比起他之前对着水照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自己的发型好像有点难看。霍言戈皱了皱眉,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笨蛋小猴子,把他的发型剃得真难看!

    他擦干身上,穿好了睡衣,从浴室出来,想起刚刚佣人说的卧室,好像是从楼梯上去第二间?

    于是,霍言戈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房间很大,华美温馨。特别是赤足踩在上面,就好像踩在嫩芽初生的草地上。

    霍言戈走到床边坐下,打量着陌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很大的画框,里面是他哥嫂的婚纱照,男人英俊,女人漂亮,看起来十分般配。

    霍言戈一点一点打量着,最后,视线突然落在了窗台上的一个音乐盒上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有些熟悉,就好像受到了召唤一般,不由起身,向着音乐盒走去。

    他转动法条,顿时,音乐盒开始唱歌,上面的少年牵着女孩,跟着音乐转动。

    叮叮咚咚的乐声,仿佛带着什么神奇的魔力,从耳朵飘入脑海深处,牵动着他的大脑,抽丝剥茧一般,将原本笼罩在层层轻纱后面的记忆,就那么一点点剥离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够恍惚看到,很多个深夜,他坐在灯下雕刻音乐盒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于是,无数碎片呼啸而来,画面、声音,还有很多遥远的感觉,从脑海那个地方蜂拥而出,灌满了他整个身心。

    头有些痛,霍言戈不由抬手捂住脑袋。而那个音乐盒拿捏不稳,从他的掌心滑落。

    还好地毯很厚,音乐盒摔下去也没坏,依旧还在唱歌。

    而这时,听完白念倾讲述所有的贺梓凝上楼来准备洗澡,一走进卧室的门,就看到霍言戈捂着头,站在那里,似乎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言戈,你没事吧?”她紧张地过去,就要叫医生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这时,面前的男人低低地叫了一声:“小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