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22章 我会难受,我会吃醋!
    第322章我会难受,我会吃醋!

    贺梓凝整个人顿时僵住,震惊地看着霍言戈。

    他不是忘了吗?为什么,刚刚叫她‘小凝’?

    而这个称呼,从他口中叫出来的时候,所有的猜测和疑问,都算是得到了当事人的直接证实。

    她定定地看着他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而下一秒,霍言戈却无力地跌坐在了床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贺梓凝吓了一跳,连忙转身出去:“言深,言戈晕倒了!”

    这么往楼下一喊,顿时,所有人都连忙上来了。

    白念倾则是冲到门口,着急得手足无措:“不会啊,他之前再运动都不会晕倒啊!”

    霍言深带了医生:“让医生看看再说!”

    之前就考虑过万一这次谁受伤,所以,医生早就等在这边,他走过去,检查了一下霍言戈的脉搏和呼吸,然后冲贺梓凝道:“夫人,你和这位小姐先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于是,女人们都出去了,留下霍言深和程叔在里面等待霍言戈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多时,霍言深也出来了,冲贺梓凝道:“言戈估计是心力劳累,睡一觉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,自家弟弟走错了房间,占了他的主卧怎么破?

    霍言深看向沈南枫:“南枫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两个男人将昏迷的霍言戈给抱去了隔壁的客房。

    “念倾,这是以前米米住的房间,她现在也不在,你暂时就在这边睡一晚吧!”贺梓凝道。

    白念倾点头,正要进去,又道:“我担心二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有医生照看着。”贺梓凝正说着,突然想起,山里那个房子,似乎只有一个颇大的炕,那么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眨了眨眼:“对了,之前几个月,你们都躺在一起?”

    白念倾听了这个问题,脸瞬间红了个通透:“梓凝,我们、我和他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语无伦次,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贺梓凝笑:“你喜欢他,对么?”

    她记得,夏君澜也喜欢霍言戈,可是,经过了这半年,或许一切都不同了。改变这一切的,就是缘分。

    白念倾被这么一问,刚刚还只有脸红,现在脖子、耳根,全都红了。

    贺梓凝见状,不由拍拍她的肩:“好啦好啦,我不问了,反正早晚也会知道!你快去洗洗睡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白念倾说着,马上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贺梓凝突然想起,下山时候好像听霍言戈叫白念倾‘小猴子’,现在这么一看,这丫头还真像小猴子啊!

    贺梓凝在自带的浴室洗完澡回到房间,看到地上躺着那个音乐盒。

    她不由拿起来,想起刚刚霍言戈在房间里的画面,有一个念头猛地升起。

    难道,他因为见到音乐盒,想起了过往,才会叫她小凝?!

    先前因为一直和大家在一起,没有时间静静思考。现在想来,很多画面,在因为知道霍言戈就是卿少后,清晰地串连了起来。

    记得小时候,霍言深一家去过贺家,可是因为那会儿她和简安安抱错,所以他没见过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,小时候她似乎就是那么大时,第一次见到霍言戈,让她带路,应该就是去的贺家老宅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太小,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,而上了中学后的记忆,此刻却明晰起来。

    她爱唱歌,几次学校活动她都上去唱了。

    记得那时候,有同学还调侃过她,说有个很帅的男生喜欢她,每次她唱歌就出现,她唱完他就走了,别人问他是谁也不理。

    那会儿,她不信,也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只是记得,有几次放学回家,路上有男生冲她吹口哨,她有些怕,可是又不知道能怎么办。

    但是,后来那些男生莫名其妙消失了,她把这件事讲给女同学听,女同学还说,估计是暗中有骑士保护你。

    好多过去想不明白的细节,此刻,似乎突然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那个人,从小就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保护她,直到她都嫁人生了孩子,他还不顾一切地豁出命去。

    她突然觉得有些眼眶发烫,这时,卧室门推开,霍言深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她捏着音乐盒发呆,不由坐到床边,将她揽入怀里:“宝宝,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贺梓凝的眼底还有泪光,此刻,水晶灯下,清晰地映入了霍言深的眼里。

    他心头顿时升起一阵刺痛:“宝宝,你是因为他吗?”

    他不用说,他相信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贺梓凝点头:“我没想到,他竟然会那么一次次不顾危险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霍言深一方面感激霍言戈救贺梓凝,另一方面,又因为这样的事情,心里冒着酸水,只觉得自己的宝贝好像要被人抢走一般。

    他拥紧她,脑袋在她的肩窝里嗅着她的味道:“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换谁都会很感激,但是,我不要你总想他,我会难受,我会吃醋,胸肌好痛!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贺梓凝伸手拍着霍言深的后背:“我只是,有些高兴,他平安回来了,觉得很开心!”

    霍言深想到这半年来寻找霍言戈的经历,心头也有些感慨,而得知消息的时候,那种喜悦又无法言喻。可是——

    “我也很开心,但是,只许我开心,你不许!”霍言深霸道地开口:“我本来就只允许你笑一下,但是刚刚你开心得都哭了,我很不爽,决定惩罚你!”

    贺梓凝投降:“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喜欢谁?谁是你老公?”霍言深道。

    贺梓凝连忙表态:“你是我老公,我最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最喜欢?”霍言深第一次咬文嚼字:“也就是说,还有别的喜欢的?”

    贺梓凝连忙道:“言深,我只喜欢你!”

    他满意了些许,低头一边解她的睡衣一边道:“那你告诉我,你得知真相后,是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她见他幼稚得不行,可是,却又觉得暖暖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起快两年,只要遇到大事,他全都一路风雨扛下来,小心翼翼保护她、不让她受到丝毫伤害。

    他在外人面前成熟内敛,却独独将自己最孩子气的一面留给她。

    他明明比她大七岁,可有时候还故意在她身上撒娇,让她觉得无奈又幸福。

    贺梓凝对视着霍言深的眼睛,认真地道:“言深,我知道了真相,的确很震惊,也很感动。我真的不知道,言戈会喜欢我,还那么认真。但是,我已经嫁给你了,而且我喜欢的是你,即使知道别人喜欢我,我都不可能给予爱情上的任何回应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其实以前,我也一直把言戈当成是自己的亲弟弟。虽然他和你同岁,但是我觉得他有时候看起来也像个孩子一样。他叫我嫂子,我也当他是亲人。我希望他好、希望他能够找个爱他懂他的人一辈子在一起,能够陪着他、不孤单。言深,这就是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霍言深听了,心头发热,他俯身吻她,认真又细致:“宝宝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道:“不过惩罚还是要有的,免得你记不住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已然开始剥除他们之间的障碍,唇在她的脖颈上点火。

    她笑:“言深,这真的是惩罚吗?”

    他眯了眯眼睛:“小色宝宝,原来想要了?所以这算是奖励?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笑,他也和她一起笑。

    毕竟,心头笼罩了半年的阴影、那个悬在心绪里的难过,终于消失了!

    折腾了半夜,二人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贺梓凝刚醒,就听到外面有说话声。

    昨晚睡太晚,再加上刚从美国回来时差也乱,她看着外面的阳光,有些搞不清今夕何夕的感觉。

    缓了缓,她起身梳洗出来,就听佣人说,二少爷醒了。

    贺梓凝连忙去了霍言戈的卧室门口,往里看去。

    霍言戈似乎已经完全没事了,和霍言深并肩站在落地窗前低声说话。

    察觉到动静,两人一起转头,齐齐向着贺梓凝看过来。

    贺梓凝冲二人笑了笑:“我就是听说言戈醒了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走进去,正要说话,佣人拿着手机过来道:“霍先生,美国霍家那边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霍言深于是拿起手机走出去接听:“爸——”

    房间里,只剩下贺梓凝和霍言戈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她,眼睛里有复杂的光淌过:“嫂子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贺梓凝明白了,霍言戈真的什么都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认真地道:“言戈,谢谢你。”有太多的话在心绪翻滚,最终却只能汇成一句简单的谢谢。

    他看了她几秒,走过来,伸出手臂,抱了抱她:“嗯,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好像释怀一般松开,冲她微笑,依旧还是过去凝视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,阳光落在贺梓凝的面孔上,霍言戈突然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人的一生中,会遇见两个人,一个惊艳了时光,一个温柔了岁月。

    她惊艳了他年少青春的时光,而另一人,却在他连动弹一下都困难的时候,温柔了岁月……

    相视一笑,贺梓凝出来,见白念倾在门外,不由道:“念倾,你怎么站在外面不进去?”

    “他全都想起来了。”白念倾说着,眼底有自卑和不安。

    这一刻早晚会来,她应该预料到的,他不会只是她一个人的二少爷,也不会只属于那座山、那个木屋。他是霍家的霍言戈,他有更广阔的世界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那时候,他的心里,可还有她的位置?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明天开始倒叙之前言戈发生了什么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