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23章 为了他什么都敢做
    第323章为了他什么都敢做

    白念倾不由想到半年前的那天……

    那天,她骑着摩托去追霍言戈和贺梓凝,可是,毕竟摩托车速度有限,在轿车狂飙的时候,很快就被甩了。

    后来,她好容易才根据判断来到河边,老远却只看到撞坏的围栏和落入河里的车。

    因为动静很大,周围的人被惊动了,围了一些人,可是因为天黑,没人愿意下去救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场景,白念倾跳下摩托,没有任何犹豫就跳进了河里。

    可是,光线太暗,她顺流一边游一边喊,嗓子都快哑了,也没见到人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她见到了河边的贺梓凝。

    贺梓凝一个人躺在堤岸边,一动不动,身旁没有人。

    白念倾连忙游过去,却又在过去的时候,看到了刚刚沉入水中的霍言戈。

    她是贺梓凝的保镖,按道理,应该马上查看贺梓凝情况的。可是,看到霍言戈沉下去,白念倾就感觉自己不受控制,已然往水里一扎,游向了他的方向。

    终于,她抓住了他,可是,他已经毫无意识。

    她心头一片恐慌,因为水流太急,没办法,只好从身后扣住霍言戈的胸腹,用力一顶,将他呛了的水顶出来。

    他依旧没反应,她的心一横,给他做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在进行了好几次之后,他终于有了反应,抱紧她,似乎在回吻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吻?

    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,白念倾整个人都好像被电击了一样。

    之前,她给做人工呼吸的时候,着急只想让他醒来,根本什么都没多想。

    可是,见他似乎要苏醒了,她这才意识到,他们刚刚那个好像接吻啊!

    虽然河水有些凉,可她却觉得浑身发烧,脑袋懵懵的,直到一个浪子拍来,将她和霍言戈又打远了,她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她带着一个昏迷的人想要靠岸实在太难,每次似乎都要靠近了,依旧还是被冲开。

    渐渐地,连她都开始体力不支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灯光逐渐远离,她也知道,这条河连接出海口,如果她再不上岸,之后很可能和霍言戈葬身大海。

    但她真的快没了力气,完全只能维持漂浮,让霍言戈不至于呛水。至于靠岸,她甚至不知道哪里是岸……

    或许已经离宁城市区很远了,她一抬头,就能看到星辰已然比市里看到的要清晰许多。

    可是,前方,却是一片茫茫夜幕,耳畔都是水声,似乎已经快望不到边。

    白念倾觉得身体发沉,低头看了看依旧昏迷的霍言戈。

    星光下,她几乎看不清他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……”她低低地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他没反应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,那些过往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,一点点在心头回旋。

    她好想再听他叫她一次‘小猴子’,虽然她觉得自己比猴子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眼睛有些发烫,白念倾撅噘嘴,三个字涌到舌尖。

    “霍、言、戈。”

    即使知道他听不到,可她叫他名字的时候,依旧特别小声,淹没在风里,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,或许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一滴眼泪从她的脸颊上滑落,落到了霍言戈的下巴上,很快融入水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渐渐也快没了意识,可是,抱住他的手臂没有丝毫的放松。

    就在白念倾也几乎昏迷过去的时候,突然,一道撞击声传来,她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身子有些疼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么一瞬间,她听到了一道轻微的闷哼,似乎来自于霍言戈。

    “有人!”

    “水里好像有人!”

    “救上来!”

    疼痛让大脑清醒,人声更是让白念倾整个人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她连忙喊:“救命!”

    声音嘶哑,带着劫后余生的尖锐。

    很快,她和霍言戈被救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艘渔船,船上有两个渔民,看到他们,也是吃惊:“你们从哪里来的,怎么会在这水里?”

    口音有些拗口,似乎是宁城附近郊县的味道。

    白念倾道:“我们落水了,他受了伤,求你们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两人一人开船,另一人查看霍言戈的伤势,不由惊呼了一声:“怎么伤得这么严重?!”

    白念倾一听,整个人再次被恐慌笼罩,她爬过去,借着船上的灯光看他。

    只见他头顶好像是刚刚撞击受伤的,肿了起来,皮破了,正往外渗血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上似乎都有血,因为在水里泡过,不是太明显,但是依旧染着一圈圈的痕迹。

    而他的左边膝盖肿得厉害,有一道大口子,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她的心好似被揪住,连忙按住他头部的伤口止血,看向渔民:“两位,帮忙把船开到码头行吗,他伤得太重,得去医院!求两位了!”

    “嗯,行。”开船的答应着,就要转舵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另一个渔民突然转头看向白念倾,凝住了目光。

    刚才光线差,他以为是个中年妇女,可是,此刻借着灯光一看,发现白念倾虽然头发散乱,可是,脸庞又嫩又水,生得十分标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念倾察觉不对,抬头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抬头,渔民看得更加仔细。

    再加上在水里泡了许久,白念倾浑身湿透,夏天的衣服贴在身上,顿时勾勒出诱.人的曲线。

    渔民的喉结滚了滚,他觉得小腹一阵燥热。

    他按捺住兴奋,冲白念倾摆了摆手,快步走向开船的船夫。

    压低声音:“那个妞不错,我们出来打渔几年,连个媳妇都娶不到,我看,一会儿把那个男的弄死,扔水里喂鱼,那个女的就带回去算了!”

    船夫一听,吓了一跳,他正要反对,可转头一看白念倾,顿时又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他们就住在距离宁城一百海里的岛上,那边都是山,山上值钱货也不多,只能出来打渔。

    这年头打渔能多少钱?媳妇一直没娶,眼看都快三十的人了,想女人也只能找最便宜的鸡,哪里有白念倾这样的好看?

    所以,心念电转间,船夫也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于是,他停了船,和渔民一起,向着白念倾走来。

    白念倾心头一凛,已经嗅到了危险的信号。

    可是,她此刻的确是强弩之末,所以,她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,慢慢挪动身子,将霍言戈护在身后,同时,也站好了最适合反击的步子。

    两人过来,一左一右看向白念倾:“妹纸,我们也不给你绕圈子了,我们就在前面哪座岛的山上住,那边山上没什么信号,你去了,基本上就是回不了家了。我们缺个老婆,你乖乖跟我们上山,以后老母鸡海鱼吃的用的,什么都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念倾心头盘算,她如何能够一次性解决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能跟他走吗?他看起来年轻点。”白念倾指着船夫道。

    两人断然没料到她会这么说,顿时,沉默下来,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白念倾又靠近船夫些许:“我觉得这个大哥年轻,我不喜欢太老的。”

    船夫顿时笑了一下,看向渔民的眼神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渔民着急:“不能这样,办法是我想出来的,你要跟,必须跟了我们两个!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,你们商量一下吧。”白念倾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听,迟疑了一下,还是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白念倾捡起地上的一个硬物,拿起来就向着年轻些的船夫砸去。

    她用了全力,船夫应声而倒,顿时,渔民也反应过来,马上操起家伙。

    他看了,白念倾似乎很在乎晕倒的人,所以,他拿起家伙就用力砸向霍言戈。

    白念倾吓得魂飞魄散,连忙一把扯下自己的鞋,对着那个渔民的脸砸过去。

    他视线被遮住,没有打中霍言戈。而这个关头,白念倾已经快步挡在了霍言戈身前。

    刚刚几乎透支,白念倾已经没了多少力。可是,她经过专业训练,在避让方面完全不成问题。很快,四两拨千斤下,渔民也被她绊倒,摔在了甲板上。

    心一横,她拿起刚才那个大铅坠,对着渔民的脑袋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渔民惨叫一声,彻底昏死。

    她怕他们醒来,又补了几下。

    甲板上,已然都是鲜血,白念倾吓得浑身发抖,可是,想到刚刚他们要杀霍言戈,她内心剧烈斗争着,最后,还是拖住那两个人,将他们挨个扔到了水里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她一个劲的掉眼泪,浑身好似筛糠一般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那两人会不会死,只知道,她不能让霍言戈死了。

    她踉踉跄跄去了船头,想起过去她经过培训时候教的如何开船。捯饬了一会儿,终于将船开动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过去都是学的理论,实际技术实在有限,她不敢往远处开,只能向前,开向了那个夜幕中黑峻峻的小岛。

    记得那两个人说,他们是岛上的,那里是山。

    她想,山里应该可以躲,于是,艰难地将霍言戈从船上拖了下来。

    害怕那两个人没死,白念倾又回到船上,开了船,然后跳到了水里,看着船渐渐消失在视线。

    她回到岸边,低头看昏迷的霍言戈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她才有时间查看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,还好,虽然微弱却一下一下跳动着,让她似乎看到了些许光明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请你坚持下去。”她闷闷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