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24章 原来,他过去好这口么?
    第324章原来,他过去好这口?

    之后,白念倾都有些不敢相信,他们是怎么上的山顶的。

    她只记得,山里的夜很冷,她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,一直在发抖,背着同样冰冷的他,一步步往上。

    她害怕自己真的杀了人,可也怕那两人其实没死找上来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能一直往上,在夜色里穿过山民居住的地方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最后,她背着霍言戈到了一个完全没人的地方,她终于松了口气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停,才发现之前不知道是靠着什么这么一步步上来的,因为,她在停下的一瞬间,就觉得浑身都好像灌了铅,完全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,感觉到后背的霍言戈无力地倒在地上,白念倾都没能扶住他。

    好在,地上都是草,倒下去也不怎么疼,她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中午醒来的,正午的阳光穿过树叶落在眼睛上,很亮。白念倾睫毛颤了颤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周围完全陌生,浑身肌肉都有些酸痛,她的意识缓缓回归,她猛地坐起来:“霍先生!”

    他依旧还是维持昨天倒下去时候的模样,一动不动,阳光下,他的脸颊若白纸般苍白。

    她连忙扑过去,查看他的脉搏和呼吸。

    还好,都在。

    此刻,光线明亮,她终于能够看清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头部的已经开始愈合了,可是,左腿的却依旧肿得很高,血肉外翻,看起来十分狰狞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的心被揪住,凑过去叫他:“霍先生,霍先生,你醒醒!”

    他没反应,她身手去摸他的额头,还好,没有发烧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伤……

    经过一.夜,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基本干了,白念倾四处看去,这里应该是一片颇大的山林,接近于山顶了。

    周围树木很多,她从孤儿院出来后,在山里也住过,一般这样的地方,应该有些草药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霍先生,我去找找草药!”她说着,抬脚就往前走,这才感觉到脚底一阵疼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鞋子早就掉了一只,光着的脚被地上的石头划得都是口子,每走一步,都仿佛踩在刀尖。

    白念倾深吸一口气,索性将另一只鞋子也脱了。

    她用脚后跟走路,小跑着去找药。

    多亏了过去那段经历,还真被她找了来,而且,她还在东面那边看到了一个小木屋。

    木屋显然很久没人住过了,里面都是蜘蛛网和灰尘。可是,想到晚上能够有个地方遮风躲雨,白念倾就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她跑过去,冲霍言戈开心地道:“霍先生,我找到可以住的地方了!”

    他昏迷着,所以她再雀跃的话都是独角戏。

    她也不在意,而是又将他背了起来,艰难地带着他到了她刚刚打扫好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将他放在了炕上,开始查看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霍言戈的衣服早就破了,可是,好歹还是遮住了该遮住的所有部位。

    可白念倾想到他身上有伤,于是,咬牙解开了霍言戈的衬衣扣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离男人这么近,她的手有些抖,好不容易都解开了,然后,按捺着狂乱的心跳,红着脸,拉开来看。

    赤着的男人身体,胸口处有些淤青,不过,似乎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肩膀那边有刮伤,不过正在愈合中,其余地方没有外伤。

    白念倾松了口气,小心翼翼脱下霍言戈的衬衣,将捣碎了的草药敷在了他肩膀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她将视线慢慢下移。

    金属皮带扣,很是精致,即使泡了一.夜,依旧鲜亮如新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呼吸有些急.促,脸颊烧得好似着了火,就连脖子都发热了。手抖着,凑过去,结结巴巴道:“霍先生,你的伤口、敷药、要、要脱、裤子,我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山里不热,可是,白念倾将皮带扣解开的时候,感觉自己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敢看他,心慌得不行,总算将他的西裤给脱了下来,只觉得自己快要虚脱。

    还好,他里面有穿平角裤,她看都没敢往不该看的地方看,便抖着,拿了草药去敷霍言戈腿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除了膝盖的地方,还有几处小伤,被她敷好了,她这才去看膝盖那里。

    她发现,如果他的腿曲着,他的伤口就会裂开,所以,要想伤口长好,估计得一直保持着伸腿的动作。

    白念倾慢慢帮霍言戈用山泉水擦干血迹,这才发现,他的小腿也肿得厉害,估计是骨折了。

    想到刚刚整理房间的时候,看到了一把生锈了的砍柴刀,白念倾连忙拿起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附近最不缺少的,就是树了。

    她找了个石头磨了刀,好容易砍倒一棵树,又劈出两块板子,找了些藤条,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先给霍言戈上药,然后,用两个板子固定,最后扎牢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白念倾这才觉得头昏眼花。

    好像,已经很久没吃饭了?

    她看看依旧昏迷的他,拿了他的衬衣给他盖在身上,然后,又跑出去找可以果腹的东西。

    好在九月时节,山里都是吃的。白念倾摘了些果子,在树下吃了些,又兜了一兜回到了小木屋。

    推门时候,就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直到,她看到了炕上躺着的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她的果子从怀里落了满地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鼻子发酸,可是,依旧还是保持着笔直的身形,冲着他恭恭敬敬叫了一声:“霍先生!”

    霍言戈的瞳孔里,倒映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女孩。

    他将她上下打量,只觉得她浑身上下脏兮兮的,脚也光着,俨然就是个野丫头。不过,五官皮肤倒还可以。

    他刚醒来,感觉浑身疼得要命,正困惑着要看看自己怎么了的时候,就看到了毛毛躁躁的她。

    他开口:“你的东西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白念倾连忙点头,先将怀里仅剩的几个果子放在了一个小木桌上,然后,俯身去捡地上的。

    她全部捡起来,这才想起什么:“霍先生,你饿了吧,快吃吧!”说着,将果子递过去。

    霍言戈蹙眉:“地上的,好脏,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虽然饿,可是,他吃不下去脏的啊!

    白念倾想了想,连忙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。

    她每擦一下,霍言戈就皱一下眉,到她递过去的时候,他漂亮的眼睛里就都是嫌弃了。

    “更脏了。”他毫不留情地道。

    白念倾的脸颊顿时一阵窘迫,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袖子,垂着眸子。他嫌她脏了……

    两人对视几秒,霍言戈的思维这才缓缓开始运转。

    脑袋发沉,可是却阻挡不了该有的思考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这女孩又是谁?他怎么完全没印象?

    等等!他的呼吸骤然一紧,一个念头猛地劈开大脑里的混沌——

    不但他之前怎么来的这里,他没印象;就连他是谁,他都记不得了!

    这个念头好似一盆冰水,猛地浇了下来,霍言戈于疼痛中,感到了透心凉。

    房间里有些沉默,白念倾紧张地不敢靠近霍言戈,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:“霍先生,可是没有别的吃的了,要不然我去附近溪水里给你洗干净了,再拿过来?”

    他却没有回答,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白念倾心头没底,正要再次重复,就听霍言戈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她顿时愣住,震惊地看着他:“霍先生,你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霍言戈清晰地看到了白念倾的震惊,这不是装出来的,看来,他应该是认识这野丫头的。

    她叫他先生?

    一个念头涌出,他不知道过去学过还是什么,知道先生的意思好像是丈夫。

    否则,这地方一看就这么偏僻,他总不至于是这里的老师吧?

    再想到她刚刚回来时候的样子,顿时,霍言戈只觉得心头有了几分底。

    估计他做农活摔断了腿,她是他妻子,所以摘了果子回来喂他。

    不过,这屋子什么都没有,他也太穷了吧!

    他淡定开口:“所以你是我妻子?很抱歉,我记不得你了,你再自我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原来,他过去好这口么?挺水灵、挺年轻的。

    霍言戈打量着随着他一语落下后、一下子连脖子都红了的女孩,顿时,心头更加笃定了。说中了,所以害羞了?呵呵。

    白念倾刚刚还因为霍言戈记不得她而震惊和伤心,就听到他竟然说,她是他的妻子?!

    她觉得五雷轰顶,不,五雷轰顶不是好事,那应该是觉得、觉得什么?她大脑彻底当机,愣愣地看着他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的血液却全都蜂拥上来,于是,脸颊、耳朵、脖子,红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霍言戈无语地看着她,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放弃要求她自我介绍,而是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白念倾紧张地看着他,呼吸都乱了:“霍、霍先生?”

    他头更疼,冲她勾勾手。

    白念倾挪了过去,狂乱的心快跃出喉咙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,她头发好像乱糟糟的,脸也没洗,是不是丑死了?

    见她终于过来,霍言戈指了指自己的腿:“我行动不方便,你扶我去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呀,念倾好受不得撩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