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28章 你很喜欢我?
    第328章你很喜欢我?

    他们的距离很近,他白皙的指尖还拈着她头发上粘着的土,他的话清清淡淡,落在耳朵里却倏的一下钻进了心里,白念倾连呼吸都屏住了。

    霍言戈却好像什么都没做一般,将手上的土扔掉,然后转动轮椅往前了。

    白念倾依旧还站在原地,好半天,才能挪动脚步,亦步亦趋跟在后面,声音都没发出分毫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她才发现自己还抱着蘑菇,手臂有些酸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!”她在后面喊。

    他转头: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把蘑菇放下来,你别乱跑……”她说完,似乎又觉得好像大人叮嘱小孩,于是,又兀自杵在那里找别的措辞。

    还没找到,他便点头: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独留搅乱了心湖的她一人站在原地凌乱,他却已经抬头看天空养神了。

    白念倾飞快地跑回家,放了蘑菇,又快步赶过来,因为奔跑,脸颊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霍言戈看了她几秒,问:“你有十八岁吗?”

    她连忙点头:“我都21了!”

    “还好之前不是雇佣童工。”他说着,道:“溪水我想去看看,方便吗?”

    白念倾点头:“嗯,过去的话,只有一小段坡,不陡,可以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带上你的木桶。”霍言戈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白念倾点头,回去拿了桶,推着霍言戈的轮椅:“二少爷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走了大约十多分钟,总算看到了前方的小溪,白念倾提着木桶:“我先去打水啦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快步过去,小心地站在岸边,弯身将手够向溪流。

    不多时,水桶总算装满,白念倾提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下来。”霍言戈道。

    他说着,凑过去看向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五官看起来有些陌生,头发有点长,还有些胡茬,看起来不怎么爽利。

    他嫌弃地道:“怎么这么丑?”

    白念倾连忙摆手:“不啊,二少爷,你长得很好看的!”

    他再次看了一眼倒影,不想看了,皱着眉。

    白念倾怕他不开心,于是凑过去:“二少爷,真的,你只是头发有点长,又没有剃须刀,所以看起来有点乱而已啦。你看,你的五官多好看!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眼睛放光,于是问:“你这么觉得?”

    她点头:“当然啊!我觉得你很好看,我很喜……”

    她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,一下子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?”他问。

    白念倾眼睛一下子睁大,她连忙摆手:“不是的,不是的!”

    可是,说完又觉得不对:“没有,我不是不喜欢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慌乱模样,想了想:“剃了应该就好看了吧?”

    她终于从刚刚的窘迫里出来,点头:“嗯,我回头找人换个刀片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点头,却弯身将地上的水桶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着急道:“二少爷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重,以后都由我来吧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她却将手伸过去:“没事的,不重,我就当是锻炼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她伸过来的手,上面有干活时被干草划伤的痕迹。他捉住,翻过来看,明明柔软的手心却有一层厚厚的茧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连累你了。”他开口。

    她的手还被他抓着,那种麻麻的感觉又来了。她心跳很快,慌得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乖乖地站在他面前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霍言戈放开白念倾,一手提着水桶,一手转动轮椅:“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都走了好几米,她才缓过来,连忙跟上:“二少爷,我来推你吧!”

    于是,之后每次打水都是白念倾打好,霍言戈提着,她推他回去。的确,这样下来,白念倾发现,手再没酸过了。

    自从进山后第三天起,白念倾就养成了记日子的习惯。每天早上起来,都会在墙上画‘正’字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她数了数墙上的‘正’字,发现不知不觉,竟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。

    估计差不多到中秋了吧?她想着,最近的月亮似乎越来越圆了。

    那要不要做点月饼呢?她最近换了不少面粉,家里还有香油和芝麻,似乎可以考虑做点儿芝麻馅月饼?

    正思考着,白念倾抬头,就发现前方的梨树上梨已经有不少成熟的了。

    她连忙跑到树下,观察了一下,然后,往树上爬去。

    有七八个成熟了的,她准备先吃两个,再摘下其他的,刚刚吃完,就似乎听到了霍言戈的声音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轮椅,霍言戈自我活动的范围增加了不少,甚至,能帮白念倾种蘑菇摘蘑菇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上个月的时候,他们还在后院做了个篱笆,养了一群鸡,现在都长大不少了。

    早上,他们吃了馒头,中午准备熬点儿鸡肉蘑菇汤。霍言戈摘完蘑菇,却发现白念倾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转动轮椅,找了几个她常去的地方,都没人。

    于是,便喊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叫了几声白念倾,他听到前方隐约有人回答,过去才看到白念倾正在树上。

    她之前摘果子的样子他没见过,所以根本不知道她爬树竟然这么灵活。

    他看着手里拿着梨的她,叫她:“小猴子,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树上,白念倾听到他的话,心头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他叫她‘小猴子’了?!

    而下一秒,他又是一声‘小猴子’,说话的语气和语调,和当初他们爬山时候,他第一次叫她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说不清楚心头是什么感觉,只觉得好像心里打翻了什么情绪,鼻子里都是酸酸的味道。

    而这时,她脚下一滑——

    “啊!”白念倾伸手抓树枝却抓了个空,只觉得脚底一空,就向着树下落去。

    霍言戈在看到她重心不稳的时候,就马上转动轮椅过去,所以,她砸下来的时候,他刚好及时对着她伸出了手臂。

    他接住了她,巨大的冲力下,她砸在他的怀里,他的腹部有些闷痛。

    白念倾惊魂未定,过了几秒,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霍言戈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她完全呆住,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痛还是不痛,只是睁大眼睛,呆呆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霍言戈从刚刚的闷痛中缓过来,他打量着白念倾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她仿佛受惊一般,就要跳起来:“我、我,二少爷,我是不是砸坏你了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着急地低头去看他的腿伤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他用手弹了弹那个夹板:“你包扎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忽而转头看向白念倾。她刚刚吃过梨,脸颊上还沾了一点儿小渣,在阳光下,晶亮晶亮的。

    他平时有洁癖,看不得这些,此刻,却觉得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于是,抬起手,帮她将它拈下来。

    指尖触及她的脸蛋,他觉得似乎嫩.嫩的,于是,在拈下小渣后,又伸手,轻轻捏了下。

    果然,和刚刚想象的手感一样。

    于是,他一边又捏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,就看到当他将手拿开的一瞬间,原本白皙的脸蛋一下子红了个通透,好像苹果一般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近,他看到她的脖子也变成了粉粉的颜色。

    女孩子都是这样的?他有些好奇,可是觉得格外好玩,特别是,此刻白念倾坐在他的腿上,完全任他摆布,一副傻傻的模样。

    苹果色的脸,感觉应该更不一样吧?

    他第一次起了玩心,用手指戳了戳,感觉很好,有些舍不得放。

    似乎想要对比,他摸了摸自己的,虽然也还比较光滑,特别是现在已经有了刀片刮胡子,可是,和她的比还是差远了。

    心头有莫名的愉悦感升起,霍言戈冲白念倾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,白念倾的心顿时飞出来,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。甚至,明明想起来,却提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他见她还是那副傻了的样子,觉得好笑又可爱,于是,转动轮椅,就这么抱着她回到了木屋。

    直到踏入屋檐,白念倾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猛地一下从霍言戈怀里弹起来,仿佛屁.股上坐的是钉子,然后,转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白念倾!”他叫她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明明听到了却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他再喊:“小猴子,你去哪里?!”

    她猛地顿住脚步,结结巴巴道:“我、我去找大娘换点东西!”说完,也不看他,就急匆匆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他道:“记得到点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嗯,他现在已经会做饭了,至少简易版小鸡炖蘑菇什么的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白念倾一口气跑了老远,都还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。

    心头的小鹿疯了一样乱撞,她不停地念叨着:“他刚刚抱我了、还捏我的脸了!”

    “他叫我小猴子!还叫了三声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觉得身体里好像有发泄不完的激动情绪,于是,在原地来来回回走了很多遍,依旧还是觉得浑身都有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。心湖上仿佛下着大雨,涟漪不断。

    直到许久,她发现太阳已经老高了,似乎到了中午。她怕他等,才不得不回去。

    老远看到,家门口有炊烟,再走近些,似乎闻到了饭菜香。

    白念倾磨磨蹭蹭挪到屋门口不好意思进去,却不料,霍言戈正好从屋里出来,看到她:“小猴子,拿碗吃饭。”

    啊啊啊,他竟然不叫她‘白念倾’,而是一直叫她‘小猴子’了!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嗯,明天继续禁欲撩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