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29章 他竟然拿她开玩笑了!
    第329章他竟然拿她开玩笑了!

    两人一起吃完了午餐,白念倾才适应过来,霍言戈真的一直叫她‘小猴子’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外面明晃晃的阳光道:“二少爷,今天应该差不多是中秋了,我们晚上吃月饼吧?芝麻馅的你喜欢吗?我少放点糖,应该不会太甜的。”

    霍言戈想了想:“在门口赏月?”

    白念倾点头,开始想象画面,只觉得满心满眼都是期盼。

    正畅想着和他坐在一起看月亮,就听霍言戈问:“在水缸边?”

    白念倾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,不过还是点头道:“嗯,在水缸边也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得把你看紧了,免得你掉水缸里。”他说着,已然转动轮椅去洗碗了。

    白念倾坐在桌边,正要问为什么她会掉水缸里,突然就想起一个故事——猴子捞月。

    啊啊啊,他竟然拿她开玩笑了!

    想要解释她不是猴子,可是又觉得这样的绰号好甜,白念倾偷偷看了霍言戈一眼,只觉得心跳怦然,心头突然就涌起一个想法来。

    如果,他们能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就好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和他家庭差距很大,所以有的念头,她连冒芽都不敢。

    因此,这样两个人的世界,就好像从上天那里偷来的美好一般,让她明知道并非天长地久,也怯怯地希望着,能够再长一点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,那我去找大娘看看能不能弄点儿红豆沙,我们还能做豆沙馅儿的!”白念倾说着,快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一路下山,正要去大娘家的方向,就见着了一只灰色的野兔。

    想到她和霍言戈每次吃肉都有些紧巴巴的,于是,白念倾心头一动,向着野兔悄悄地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,兔子很是机灵,每次她看似要追到了,最后却都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白念倾发现这里似乎离他们住的地方有些远了,她怕迷路,于是,准备起身回返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藏在草丛里的野兔突然猛地一个跳跃,飞快地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白念倾心有所感,转头,就看到另一个方向的草丛里有东西一闪,竟然是一匹狼!

    原本打算追兔子的狼,在看到白念倾后,顿时调转了方向,面向她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白念倾的心提到了嗓眼,她就算是面对危险再临危不乱,可是这是狼啊,她身上没有任何工具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!

    之前,她也问过大娘,大娘说这山上没有凶猛的野兽,最多要提防的就是蛇。而狼一般是草原上群居的动物,所以,估计这匹不知是从哪里跑过来的,或许,还饿极了。

    白念倾的眸子往旁边瞧,快速计算如果她马上跑过去爬上树,来不来得及躲避狼的猛扑。

    似乎,成败在五五之数。

    而这时,狼的背脊拱了拱,浑身的气势似乎变了几分。

    危险的信号针刺一般,猛然扎入大脑,在狼动的时候,白念倾也猛地发力,用生平最快的速度,跑到了树下,飞快往上爬。

    狼第一下扑了个空,马上转身,向着树上的白念倾抓去。

    只觉得腿上一凉,接着,有后知后觉的锐痛,而此刻,白念倾已经爬到了颇高的地方。

    下方的狼再次失手,懊恼地叫了一声,于是,又不断尝试。

    可是,树很高,树干也够结实,它看着上方的白念倾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此刻,狂乱的心跳才缓缓归位,白念倾的牙关打颤,她低下头,看向那匹狼。

    狼爪下,还有她被抓破的衣服,而她的腿——

    还好,因为她当时速度够快,她的裤子被抓破了,断了半截在下方。白皙的小腿被划出了一道血痕,伤口有些长,不过不深,并没有往下滴血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么僵持在了这里,狼似乎不像放弃,于是在尝试许久无功后,坐在了树下。

    而白念倾则是坐在结实的树杈上,和它对视。

    日头一点点往下移,白念倾心头越发忐忑。

    霍言戈见她许久没有回去,会不会担心?出来找她会不会遇到危险或者因山路不平而摔倒?

    还有这匹狼,它要在这里守多久?它该不会还有同伴吧?

    就在她开始思考能不能真的像小猴子一样,从树冠逃到别的树上的时候,下方的狼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它站起来,来回徘徊,又看了看树上的白念倾,尝试了几下,依旧无法撼动大树。

    它或许饿得慌了,实在无法再继续坐以待毙,于是,掉头跑了。

    白念倾依旧不敢动。

    没想到,大约七八分钟后,这匹狼又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,看向她,嗷嗷叫了两声,似乎是气愤,然后,这才走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它这次会不会还是陷阱,所以,白念倾坐在树杈上,维持着原本的姿势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狼没有再杀回马枪,而白念倾看到太阳快要开始落山,深知如果天黑,她可能更危险。于是,警惕着周围,一点一点从树上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围没有动静,她在树下待了几分钟,于是,向着小屋所在山头跑。

    她跑的时候,也随时保持着警惕,锁住了视线里每一棵树,准备随时上树逃命。

    而这时,霍言戈在家也越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白念倾出去,每次都回来得颇快的。像今天这样,太阳都开始落山了还没回来真的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于是,他转动轮椅,先找了几个白念倾平时爱去的地方,又去了溪边,可都没见到人。

    他想去大娘那边问问,可是,一来他行动不便;二来,他还真不知道那边该怎么走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回到小屋,准备晚餐。

    白念倾说晚上吃月饼,所以先得和面。

    霍言戈拿了面粉做着面团,一边做,一边看向屋外的方向。

    就在他不知道看第多少次的时候,视线里突然出现了白念倾。

    她的速度比平时都要快上很多,几乎是飞奔一般,向着他跑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门被她猛地关上。

    “小猴子——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怀里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白念倾扑进霍言戈怀里,浑身发抖,眼泪一个劲地往外落,喉咙发紧,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霍言戈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,平常,她哪里敢这么主动亲近他?现在,却把他抱得死紧。

    他拍着她的后背问:“怎么了?小猴子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呜呜咽咽的,身子哆嗦着,只顾掉眼泪。

    他刚刚见她跑得那么快,应该是没受伤,可现在这样子,明显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。霍言戈也没再问,而是轻拍白念倾的后背,等着她慢慢放松。

    随着后背有节奏的轻拍,还有怀抱里传来的温暖和安全感,白念倾的心终于慢慢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,她竟然一直赖在霍言戈怀里!

    连忙直起身子,她就要从他腿上下来,可是,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跑太快透支了,双.腿发软,没能及时站起来。

    而他却已经环住了她,问:“是不是有人欺负你?”

    白念倾摇头:“我碰见狼了!”

    霍言戈显然也被吓了一跳:“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……”白念倾说着,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腿。

    霍言戈顺着她的目光,就看到了她白皙的小腿上,有一道十多厘米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他瞳孔一缩,捉住她的腿,抬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就是划伤了一下……”她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他抬眼就看到,她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。

    似乎不用问都能想象,她刚才面对狼的时候有多怕。毕竟,她虽然口口声声说她是他保镖,可是在他眼里,她其实就是个小小巧巧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霍言戈抬手,轻柔地把白念倾脸颊上的泪痕擦干,道:“别怕,在家里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到他眼底的柔光,这一刻之前的惊恐荡然无存,只觉得刚刚他指腹落在她脸颊上的温度很烫,直直传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以至于她被他抱起来放在炕上,他又转身去拿草药,抬起她的腿放在他的膝盖、帮她敷药的时候,白念倾整个人都是懵懵的。

    霍言戈帮白念倾敷完药,抬起眼睛,看着她呆呆的模样,开口:“这几天都不要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凝视着他给她敷药的地方,只觉之前火.辣辣的触感都消失了,只有凉凉的感觉,伤口似乎真的开始好了。

    平常如果这样,她估计脸早就红了,然后就好像泥鳅一样溜掉,一个人在外面害羞。可此刻,霍言戈看向白念倾,她依旧还和刚刚一样坐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因为狂奔有些散乱,唇.瓣有些发干,裤腿断了一半,狼狈的模样让他心头涌起一阵难言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一定被吓坏了吧?即使是男人,面对同样的情况,或许都会吓得魂飞魄散。而这些,原本应该是他来承受的。

    霍言戈伸出手,将白念倾的两只手握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她的手颤了颤,缩了缩,可是他用力包着,她没法抽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她的手真的挺小的,软软的好像没有骨头,可是,却能干得连轮椅都会做。

    “白念倾。”他叫她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她心跳加速,那种麻麻的感觉又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