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30章 中秋赏月新姿势
    第330章中秋赏月新姿势

    他没继续说什么,甚至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叫她。又或许,只是想叫叫她而已。

    过了好会儿,霍言戈才放开白念倾:“饿吗?”

    她刚要摇头,却又点头。之前被吓得什么都忘了,现在仔细感受,还真的挺饿。

    “我来做月饼,你别下地。”他说着,转身去继续揉面团。

    自从他主动握她的手开始,白念倾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飘的。看到霍言戈好像做包子一样捏面团,她这才开口:“二少爷,要不然我来吧,我腿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,一个眼刀过来:“听话!”

    她马上不敢动了,过了几秒,却又想起什么,开口:“那我来说怎么做,你照着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总算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一个动口,一个动手,做了八个月饼。

    霍言戈正要拿去锅边烤,白念倾则是着急道:“二少爷,上面还得写字呢!”

    “写什么?”他拿着月饼过来。

    她解释:“比如什么‘福’呀、‘中秋团圆’之类的。或者,画一些图样,不过这个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霍言戈听了,点头,去拿小刀和筷子了。

    他把筷子递给白念倾:“一人写几个。”

    她接过去,写了‘团圆’、‘福’,看了霍言戈一眼,还偷偷写了个‘喜’字,心想着,他如果问到,她就当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这时,白念倾凑过去,才看到霍言戈面前月饼上竟然都是他雕的图案!

    “哇,二少爷,你好厉害!”看到上面的荷花,她眼底都是光。

    而这时,手里却多了一个月饼,霍言戈道:“这个专门雕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念倾听了他的话,脸一红,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是一只小猴,手里抱着一个硕大的蟠桃,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脸颊烫烫的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送她亲手做的东西。而且,那个人还是她很喜欢、很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她用力点头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又拿起别的月饼,往上面写字。

    白念倾发现,他写的字比她写的漂亮多了。就好像他给她的感觉一样,那么优秀,样样都好。

    没有烤箱,所以两人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,算起来,更像是在用铁锅烙饼。

    不过,熟了的时候,依旧闻到味道便让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霍言戈找到那块猴子图样的递给白念倾:“小猴子,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接过去,看着上面的图案,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外面,天色已经彻底黑了,而月亮上移,窗外的风景被镀上了一层银色。

    白念倾想看月亮,可是又怕狼,心里正惋惜着,霍言戈便已然打开了窗,让月光洒进来。

    他坐在轮椅上,刚好能从窗下看到屋外若圆盘一般的皎月,而她坐在炕上,即使躺平了也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白念倾想下地看,可是霍言戈说她受伤了不准她下去,于是她只能在炕边上艰难地找角度。

    在她连续找了几个都失败的时候,霍言戈凑过去:“想看?”

    她点头,以为他同意让她下地了,眼底都是光亮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秒,他却伸出手臂,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,然后转动轮椅来到窗下,问:“现在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大,快速看了他一秒后,马上就死死锁住天空里的那轮月,只顾点头:“嗯,看见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边吃月饼边赏月。”霍言戈说着,把碗塞到白念倾的手里。

    她接过去,真的只敢吃月饼和看月亮,连话都不敢讲了。

    直到,碗里还剩下一个月饼,她看了好几次,没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吃?”霍言戈问。

    白念倾的目光落在上面的小猴子图案上,脱口而出:“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吃吧,以后我再给你雕别的。”霍言戈道:“能保存的。”

    白念倾断然没料到他竟然会这么说,顿时心跳加速,快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他知不知道,他刚刚的话里那个‘以后’,会让她想到很多很多啊?

    霍言戈见白念倾的脸颊迅速又爬上了一层红晕。月光里,整个人好似都镀上了粉色的柔光。

    他赫然想到了那天的手感,心头忽而萌发出一个念头:手捏着感觉就很好,如果亲一下,是什么感觉呢?

    不知是月色太美还是怀里的她太可爱,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蛊惑,一点一点靠近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白念倾在霍言戈凑过来的时候,就紧张得快晕了。

    直到,她感觉脸蛋上袭来弹.性柔.软的触感,微微挤压了一下,停留在脸庞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世界噤声,她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,所有的感官,都击中在了脸颊上,紧张、喜悦、激动,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是,所有的复杂后,则是一片空白,因为那种麻麻的感觉从脸蛋发出,一直传遍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她动不了,只能维持着刚刚屏息的状态,无措地在他的腿上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唇.瓣离开她的脸颊,白念倾才恍然发现,她忘了呼吸,大脑缺氧,迷迷糊糊快晕过去。

    霍言戈尝到了‘红苹果’的滋味,心头愉悦,抬手,又揉了揉白念倾的头发。

    她任由他摆布,手里端着碗,碗里还放着那个小猴子月饼,整个人粉粉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所以,当霍言戈拿起那个月饼喂到白念倾嘴边的时候,她机械般地一口口吃了。

    等到吃完,她才猛然反应过来,着急道:“我的月饼没了!”

    霍言戈见她着急的样子,笑笑,在地上捡了个木块,拿起来:“我现在就给你雕一个不会坏的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他的腿上,他的手臂环着她,开始认真雕刻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他的心跳烙印在她的后背,他手里的东西一点点逐渐成型,只觉得开心得好像梦中一样。

    以至于,晚上睡觉的时候,白念倾都是抱着那只还没完工的小猴子睡的。

    现在天气冷了,特别是夜晚,一般都需要盖棉被。白念倾之前找大娘又换了一张,所以夜里她和霍言戈一人一个棉被。

    半夜,霍言戈正睡得香,就察觉到身旁的人似乎不对。

    他朦朦胧胧睁开眼睛,借着月光,看到白念倾蹙着眉,死死拽着被子,翻来覆去的样子,似乎在做什么噩梦。

    “小猴子?”他轻声叫她。

    她眼睛闭得很紧,低声不知道呢喃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只得凑近了几分,屏住呼吸仔细听。

    “救命,狼!”他总算听清了。

    “小猴子,你已经安全了,没有狼!”霍言戈抓住她的手道。

    梦里,她觉得自己就快被狼追上,正逃跑无望的时候,有人拉住了她,白念倾猛然醒来,对上了霍言戈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惊魂未定:“狼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家,没有狼。”他道:“你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白念倾目光一转,四处打量,这才发现,他们真的在房间里,而刚刚经历的不过只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她大口呼吸,冲他道:“刚刚梦里跟真的一样,我……对不起,二少爷,我是不是吵醒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重新躺下来:“我们的门关着,狼进不来的,安心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入睡。

    可是,白天里发生的事太多,她一会儿想起狼追她,一会儿又想起霍言戈亲了她一下,一时间,翻来覆去,更加睡不着。

    旁边,霍言戈明显察觉到白念倾的动静,他问:“还怕?”

    她不敢说出那些心猿意马,只能道:“嗯,有点怕。”

    而下一秒,她就看到,身旁的人掀开了被子,接着,他伸臂过来,将她往他的方向一拉。

    她从她的被窝滚到了他的里面,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就感觉自己被人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别怕,那都是梦。”

    骤然被他包围,她心若擂鼓,手脚无处安放,只觉得鼻端都是霍言戈的气息,连他的心跳,似乎都印在了她的心上。

    她不敢回抱他,也不敢乱动,只能乖乖窝在他的怀里,安安静静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又问:“还怕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,却想起来他看不见,于是低低地道:“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将她抱紧:“那就好好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应了一声,抬起手,很轻很轻的放在了霍言戈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温暖包围,她发现,他的胸膛竟然这么宽、那么暖。明明他现在腿伤还没好,其实如果有狼来了他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,可是,她却觉得,真的一点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白念倾在霍言戈的怀里悄悄扬起了唇角,只觉得每一口呼吸都是甜蜜幸福的。

    果然,一.夜下来,她再没做噩梦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穿过窗棂洒进来,霍言戈睁开眼睛低下头,便看到怀里安静睡着的白念倾。

    她的气色比昨天回来好了很多,脸颊粉嘟嘟的,嘴唇微微张着,很是乖巧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想起昨天亲她脸颊的触感,心头一动,再次向她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点点靠近,再将唇落在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额头没有脸颊感觉好,不过也不错。那么,别的地方呢?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动,他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,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的时候,怀里的白念倾嘤咛一声,醒了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那要不要继续试试别的地方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