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34章 留在这里,一辈子
    第334章留在这里,一辈子

    迷糊中,她好似尝到了最美味的东西,于是,打开唇齿,接纳着他的入侵。

    房间里,小高因为醉酒睡得很沉,丝毫不知此刻的炕上,是冰与火的战斗。

    而显然,这次是火赢了。

    唇齿间的酒味更加浓郁了,还有那个令人着迷的少女清香,慢慢侵蚀了所有的理智与隐忍,霍言戈越吻越深,手指从白念倾的发丝慢慢下滑,落在了她的后腰上。

    她扭了扭身子,往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电流迅速击中他的欲.望,他忍不住,往前顶了顶。

    呼吸早就乱了,他也忘了此刻在哪里,只觉得怀里的柔.软疯狂地刺激着他每一个细胞,血液沸腾叫嚣,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磨蹭间,她的衣服往上滑,有滑腻的肌肤印在掌心。

    本能驱使一般,他伸手,随着那个缺口滑入她的衣衫。

    顿时,温软细腻充斥了全部的感官,他吻得越用力,手掌触摸到的越柔.软,就觉得身体越发渴望。

    冥冥中,仿佛有什么指引着,他的手慢慢往上,触及了山峰的边缘。

    她轻哼一声,手臂依旧环着他,可是,力道似乎松了些。

    他的手往上,好像攀山一般,慢慢将那个山峰掌握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顿时,心脏的血液好像被高压泵控制着,轰然齐齐涌入大脑,带来眩晕的感觉,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他用力揉了揉,弹.性又柔.软,足以击碎他所有的意志。

    于是,一切好像被点燃,他猛然一个翻身,将她压.在了身下,手指很快将她身上的衣服剥离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灯,他看不清她的样子,只能就着星光看到她些许的轮廓。

    她依旧缠在他的身上,可是,这似乎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因为,随着他火.热的吻从她的唇.瓣吻下,她便一点一点松开。当他的唇含.住她的雪峰顶的时候,她慢慢地连夹在他腰上的腿都松了。

    她低低地哼着,柔.软的声音好似猫儿的爪子,在这样寂静的夜里,将夜的色彩染上了旖旎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滑动,掠过她每一寸肌肤,还停留在她之前受伤的伤疤处,慢慢摩挲。

    她哼得更大声些,夹着酒醉的微醺,双.腿从他的腰上彻底滑落。

    她终于松开他了,可是,他却似乎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坚.硬早已抵在了她最柔.软的地方,她身体里流出来湿糯仿佛是对他发出的最美邀请。

    “小猴子——”霍言戈喘息着: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然放弃了拉回理智的尝试,扣住她的腰,抵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痛得闷哼一声,迷迷糊糊睁开了眼,声音带着委屈:“好痛!”

    他进去了一半,听到这里,顿时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。

    可是,身体真的胀痛得难受,他呼吸不稳,用力看向她:“那我再轻点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哼了一声,没有说不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又用力一抵,终于将自己完全送进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疼,她本能地用力一夹,他顿时呼吸一窒,刹那的快感几乎让他马上就要释放。

    可是,他又死死忍住,直到她稍微放松,这才俯身抱住她,轻声问:“现在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她哼了一声,随着他的动作,微微蜷缩了一下身子,手臂抬起,环住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开始动了起来,动作很轻,却又忍不住每次都要直直探入她的深处。

    她呢喃一般哼着,带着些许的哭腔,让他心头发痒,有些疼,有些怜惜,更多的却是翻滚的喜悦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子这么亲密,在这个只有他们的世界里,让他觉得全身心都变得愉悦和柔.软,幸福感占满整个胸腔,大脑皮层都是兴奋和快乐。

    渐渐地,她似乎没那么难受了,又抬起腿,环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她又以为自己在爬树了?他俯身深深地吻她,身体在她的幽境里探索,带着她,寻找那里面不断涌出的情潮。

    一.夜,结束的时候,他甚至觉得小腿都有些疼了,不过,浑身上下的愉悦感却滋润着全身的神经和肌肉。

    他将她抱紧,低头轻吻了吻她的额头,对迷迷糊糊地她道:“小猴子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她此刻或许真的太累,连哼都没哼一声。

    第二天,白念倾醒来的时候,觉得脑袋有些发沉,浑身酸痛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缓缓聚焦,最后落在了霍言戈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些日子以来,他一直不都是抱着她睡的么?好像没什么奇怪吧?

    她想着,正计划一会儿吃什么,就突然发现了问题出在哪里!

    她竟然,什、么、都、没、穿!

    她的衣服呢?!白念倾大惊,要将手臂伸出来,就发现,霍言戈也什么都没穿!

    她的心跳加速,昨夜朦朦胧胧的记忆一点点变得清晰又真实,而腿间的疼痛又仿佛在印证着,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!

    她竟然和他……

    而且,她想了想,好像一开始还是她主动的?

    她梦见自己在爬树给他摘果子,然后爬着爬着,就有什么顶她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爬的是……他?!

    心头的慌乱顿时铺天盖地,她无措地看着熟睡的他,好像做错了事一般,鼻子酸酸的,甚至有些想哭。

    怎么办,她竟然诱.惑他,让他和她发生了关系,那他醒来会不会觉得她太不矜持?

    而且,他现在身体已经好了,他们应该马上就要回去了,他和她之间的关系,会不会就要回到原点了?

    似乎这么一想,她反而有些庆幸,昨夜和他有过这么一次。那么,即使将来分开也不会遗憾了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面孔,精致俊美,她的目光从他的额头开始,一点点掠过他的眉、他的眼,他挺直的鼻翼,还有他红润漂亮的唇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都是她心心念念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说不出心头什么滋味,不安、彷徨,可是,当发现自己躺在他怀里,将她最珍惜的第一次给了他的时候,那种幸福感又后知后觉涌了出来,铺天盖地,湮灭了先前所有的迷茫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变得更快,一点一点,不由自主地靠近他,然后,轻轻在他的唇角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偷吻他,所以,离开的时候,她的心几乎跃出喉咙,甜蜜又满足。

    而他,仿佛受到了感应,睫毛轻颤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二、二少爷。”她被抓包,脸上一阵滚烫。

    他的唇角慢慢扬起,冲她笑了一下,手臂揉了揉她的头发,声音温柔得不像话:“还叫我二少爷?”

    她心跳漏掉一拍:“那、那应该叫什么?”

    他揽着她的肩,将她往怀里搂了搂:“叫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唇.瓣动了动:“言戈……哥。”

    听在耳朵里,好像言哥哥一样。他凑过去,吻了吻她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好像还是习惯叫二少爷。”她低低地道。

    他妥协:“那以后回去了,只有我们的时候你再叫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却又突然想到什么:“我们是马上就回去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又挠了挠头发:“我怎么忘了,你现在好了,我们应该马上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后,我就娶你。”他的手掌在她的后背打圈,只觉得又想要了。

    她却没有察觉他的心猿意马,而是因为他这句话,幸福却又不安着。

    他凑过去,要吻她,却察觉她似乎情绪不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的唇.瓣扫过她的:“昨天晚上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她却一把捂住他的唇,生怕他继续说出让她脸红心跳的字。顿了顿,说出自己的顾虑:“回去之后,你爸爸妈妈肯定会反对我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困惑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道:“我什么都没有,但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。”他认真道:“白念倾,我会娶你,谁都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因为他的话,感动得眼眶发烫,可是,霍家是什么家庭啊?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生,怎么会还做灰姑娘的梦?

    “可是,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愿意就可以了——”白念倾不知道自己的口才竟然这么好,她给他讲了很多女孩嫁入豪门的故事。

    两个人不是相爱就可以,因为,他毕竟身为人子,不可能完全不顾忌父母的意愿。而他如果为了她和家里产生矛盾,她也会一辈子不安的。

    他很有耐心,听着她讲述完,这才开了口:“好,那我们不回去了,我们在这里,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一辈子。

    她震惊地对视着他的眼睛,看到他眼底都是认真,只觉得自己能听到他这句话,一切都值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不回去。”她看着他,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勇敢地凑过去,吻他的唇:“就在这里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虽然,她明白他们不可能真的在这里一辈子,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他从锦衣玉食的霍家二公子,变成如今这样经常连肉都吃不上的村汉。

    但是,她也想要任性这么一次,和他一起,再多待哪怕一月,就好像夫妻一样,一起团圆过一个完整的年、完整的元宵节。

    或许,至此就会分开,可因为有过这么一段时光,也足以温暖今后的人生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念倾吻得更加用力,撬开霍言戈的牙关,和他纠.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咳咳,恭喜又一对吃上了肉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