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35章 她的那个他,不见了
    第335章她的那个他,不见了

    他立即回吻了她,扣住她的身体,似乎要让她嵌入怀里。

    房间再度炸开了旖旎,温度迅速升高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觉得这样的时光太短暂,白念倾没有丝毫的退缩,似乎要将自己所有的热情全都燃放在这个早晨。

    他低声问她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他再度抵了进去。

    昨夜,她朦朦胧胧,而此刻,却觉得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让她觉得他们之间的一切真实存在着,心脏为了彼此而疯狂跳动着,似乎,可以不管明天。

    被子早已从肩上滑落,房间中的喘息声变得越发急.促,白念倾回应着霍言戈的每一个节拍,迎合着他每一次深入,仿佛要将她完全交给他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她对他的完全信任和交付,这样的感觉令他更加兴奋又怜惜,抱着她,细细碾压摩挲过她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炕脚下,小高醒来,它似乎有些困惑今天主人的声音怎么怪怪的。

    不过,它没有多想,昨夜醉酒,它已经比平时起晚了不少,这会儿早就饿坏了。

    于是,本着不让主人操心的原则,它已然扒开了门扣,然后自己跑出去找吃的。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还不忘将门撞得关了上。

    房间里,两人全然忘了一切,在这个只有他们的世界里,在外面已然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里,不断沉.沦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,小高吃了早餐回来,见主人还没下炕,不由困惑地哼了哼。

    而此刻,霍言戈却是觉得小腿有些酸了,他开口:“小猴子,你来上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抱着她一个翻身,顿时,让她坐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,刚刚恢复的腿和膝盖不用再用力,感觉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——”她脸颊绯红,声音带着轻颤,更多的却是妩媚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羞涩的模样,只觉得喉咙发紧,手掌从她的腰往上滑,握住她的雪白丰.满:“那我试试,我来动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腰部用力,尝试了几次,发现感觉很好。

    尤其是,双手握住她的,浑身都好像掌握住了她柔.软的身体,那种紧密结合和镶嵌,严丝合缝,似乎进入得更深。

    渐渐地,她也从原本的羞涩变得沉迷,忘记所有。初尝情潮的感觉麻痹着大脑所有的神经,带来一波波愉悦的电流,不断冲刷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只有暧.昧的声音。

    炕下面,小高本来还在闭目养神,可是,却逐渐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主人怎么好像被压.在了下面?!那个女人在欺负它的主人?!

    于是,它冲着床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,投入的二人根本没有理会,除了和刚刚一样的叫声外,似乎还有撞击的声音和隐约的水光声。

    小高急了,腿蹬地,前腿轻易就搭在了炕上,冲着白念倾,恶狠狠地警告了一眼。

    白念倾察觉到什么,一转头,才发现小高在看他们,顿时,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霍言戈转头,顿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小高!”他生气又无奈:“出去!”

    小高困惑地看向他,它在救他,他为什么还冲他凶?!

    可是,见它还不走,霍言戈似乎真火了,一个眼刀过去,带着凌厉和杀气:“出去!”

    它被他这么一吼,身子一颤,眼底都是委屈。

    它明明帮他,可是,他不领情还赶它走……

    可是,主人的命令不能不听,它只好夹着尾巴,郁闷地出了房间,守在门外,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,眸底都是无辜和忧伤。

    它听到,房间里的声音似乎越来越急.促,到了最后,随着主人的闷哼,终于,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没人理它,它继续忧伤地坐着。

    房间里,白念倾从霍言戈身上下来,只觉得双.腿发软,浑身都被抽掉了力气。

    可是,心底却有烟花般的美景炸开,让她唇角扬起的笑容许久都放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好开心,很喜欢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于是,她爬过去,乖乖地窝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揽住她的肩,凑到她的腮边,轻轻吻了一下:“小猴子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霎时间,她心跳恍若静止,屏住呼吸,只觉得听到了天地间最动人的话。

    直到,他的唇.瓣离开她,她眨了眨眼,几乎静止的心跳这才猛然回归,擂鼓般热烈。

    她仰头看他,唇.瓣颤.抖,动了动,声音轻得不像话:“我也是,言戈哥,我好喜欢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他笑笑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是的,笨蛋丫头,她之前总是躲他,他一靠近她就脸红,他对她好她却患得患失,这不是喜欢是什么?

    “我真的想好了,如果回去后,我会因为和你在一起引发和家人的争执,那还不如就在这里和你一直生活在一起。”他梳理着她被他弄乱了的发,道:“只是这里条件艰苦,你习惯吗?”

    她听得鼻子酸酸,用力点头:“当然习惯,我觉得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他们的天地,她不用再看着他的背影发呆,不用再远远遥望不敢靠近,不用管太多的现实和舆论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”霍言戈道:“我的腿好了,我们在这里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    有的东西,没有的时候似乎也不觉得什么,可是一旦有了,就好像上了瘾,再也戒不掉。

    两人在床上聊着聊着,却不知怎么的,又忍不住亲密了一次,结束的时候,都中午了。

    肚子好饿,他们第一次午饭和早餐一起吃,发现家里少了个家伙,下炕一找,才发现小高可怜兮兮地守在门口,好像被抛弃的儿童。

    霍言戈将它领了回来,它还生着气,他只好俯身哄哄,摸了几下脑袋,挠了挠下巴,总算是哄好了。

    时光一天天变得似乎更快,因为冬天冷,除了做饭和每天有必要的散步以外,两人似乎都在床上腻歪。

    而小高被赶出家门的次数,似乎又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以至于,后来它都形成了条件反射,只要听到声音不对,它就自己出去了,根本连霍言戈开口赶都不用。

    白念倾在大娘那边拿了一张福字,贴在了门口。日子已然到了除夕,她和霍言戈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准备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。

    傍晚,又下雪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两只蜡烛跳动着烛火,她看着面前的男人,满心眼都是喜欢。

    赫然间,她想,这算不算是他们的烛光晚餐呢?

    上次的酒还剩一点,两人一人一杯,碰了碰,刚刚喝下一口,外面,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半年,还真的是从来没人来过。

    所以,除夕的夜里有人来,这样的事情,不得不让人警觉。

    二人都站了起来,然后一起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小高嗅到了危险的信号,也站起来,守在了主人身旁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又有敲门声响起,伴随着一道男声:“请问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谁?”霍言戈问道。

    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外面另一道男声响起:“二少爷?!”

    听到这道声音,白念倾瞬间就知道,是沈南枫来了。

    她问:“是沈特助吗?”

    沈南枫道:“你是白小姐?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沈南枫看向二人,眼底都是激动的光。

    历时半年,在无数次心里几乎要放弃希望的时候,他总算找到了霍言戈,算是给霍言深有了交代!

    “二少爷,我们总算找到您了!”沈南枫走近,却发现霍言戈眼神不对。

    “沈特助,二少爷受伤痊愈后,过去的事情记不得了,他恐怕不记得你了。”白念倾解释道。

    于是,她请沈南枫和保镖进来,将事情讲了一遍,然后,又冲一直沉默不语的霍言戈解释,这是他亲哥哥的助理,接他回去的。

    当晚,霍言戈没让沈南枫留宿,送走他们之后,他开口:“小猴子,我们说好了不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听得心头感动,却也有些自责。

    这半年,其实除去开始一两个月她不清楚那两个渔民会不会回来的事,从而不敢对外联络以外,其实,后来的她还是能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私心里想要多陪霍言戈久一些,希望他们能够在这里多待一些。所以,她从来没有很主动地想方设法联系外界,才会和众人失联这么久。

    而如今,听了沈南枫的描述,她才意识到,她真的不能再耽误他了。

    他的亲人需要他,他的公司需要他。她再爱他,他也不能只做她一个人的言戈哥。

    那一晚,她劝了他很久,说了很多话,甚至,又和他做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她说他们回去就结婚,如果他的家人反对,他们再出来,他才终于同意,和她一起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果然,霍家那边的效率真是极快的,她没能等到和他一起度过元宵,还在大年初二的时候,就见到了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在看到霍言深和贺梓凝出现的那一刻,她就知道,他们与世隔绝的这段生活,终是走到尽头了。

    只是,她没有料到,回到霍家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不过一.夜的工夫,他便已经回想起了过去,那个她从未参与过的过去。

    当她发现他看她时候的眼神变得复杂之后,她就知道,她的那个言戈哥,好像不见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