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39章 小猴子,你敢离开我?!
    第339章小猴子,你敢离开我?!

    过年影院里的人要比平常多些,颜墨涵订票晚了点儿,只剩最后一排有连着的座位了。

    来到影院。刚坐下来,颜墨涵要将手机调了振动,霍言深的电话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于是滑了接听:“深哥。”

    “墨涵,现在方便吗,帮个忙……”霍言深道。

    他和霍言戈是谈完事情下楼准备给霍言戈理发的时候,发现白念倾不见了的。

    贺梓凝也在和顾沫漓通话,所以,根本没有留意到明明还在楼上的白念倾什么时候突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发现人不在,霍言戈一愣,又上楼找遍了每个房间,这才意识到,白念倾还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不打招呼就走了?之前明明……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起,他顿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,她的那些顾虑和担忧,他以为经过了那半个月就已经渐渐好了。原来,只是表象么?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刻意走了。”霍言戈抬眼看向霍言深:“哥,一定帮我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霍言深第一次见霍言戈这么着急一个女孩,不由问道:“言戈,你和她?”

    霍言戈道:“哥,找到她后,我要带她一起去美国见爸妈。”

    “言戈,所以……”霍言深震惊,顿了几秒:“你对她是感激还是喜欢?”

    “都有。”他看向落地窗外的天空:“哥,你不知道,这几个月如果没有她,我不知道怎么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霍言深拍了拍霍言戈的肩膀:“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给颜墨涵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颜墨涵冲傅语冰交代了几句,便快步出去,给DR团队那边联络,发送了白念倾的照片和基本信息。

    因为白念倾离开霍言深家不久,所以,消息很快反馈过来。

    颜墨涵打完电话,那边电影前面的广告刚刚结束。

    霍言深挂掉电话,冲霍言戈道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过去找她。”霍言戈道:“你们都不用帮忙,我一个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按照那边追踪到的信息,一路沿着白念倾的位置追过去。

    LED屏幕上,有两个小点,一个蓝色,一个红色。

    霍言戈看到,蓝色的那个,分明是向着码头的方向。顿时,他的心里隐隐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一路开向码头,他停了车,白念倾也才刚刚搭上一辆渔船。

    他快速雇了一艘船,坠在她的后面。

    看到距离那个熟悉的小岛越来越近,他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又要回到那里了么?一个人偷偷地在那样一个举目无亲家徒四壁的地方?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远远看着她单薄的身影从船上下来,向着山里走。

    他下了船,没有叫她,而是走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不过才离开一天,他就分外想念那个山里的小屋了。

    她在前,他在后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会警觉,所以,不敢距离她太近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山里的雪还没化,所以,即使隔着一定的距离,他依旧能够沿着她的脚印往上走,走那个她格外熟悉,而对于他却有些陌生的路。

    渐渐地,天色有些暗了。

    他怕她受伤,于是,离得稍微近了些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,她真的对于那条山道再熟悉不过,所以,哪里有个小坎她都能够提前轻易避开。

    所以,这半年里,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其实她早就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吧?

    最后,她穿过一片树林,他甚至还能看到其中那颗梨树。

    她似乎也想到了什么,停下来,看向树上,默了默,这才慢慢走向了那个小屋。

    门推开,白念倾走进去。

    经过一.夜,炕早已冰凉,而屋里的那个人,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她突然觉得好生冷清。

    她抱了抱手臂,不知道该做什么,发了一会儿呆,这才拿起打火机,将房子里的蜡烛拿出来点上。

    房间里跳跃了烛火,她却觉得更冷了。

    眼睛有些发酸,她吸了吸鼻子,弯身去灶那边点柴。

    烟味有些呛人,她咳嗽了两声,眼泪被呛出来,却发现一下子似乎有些止不住。

    她连忙用手去擦,可是手上有碳灰,她擦完才反应过来,脸一定花了吧?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不在,花了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她努力绽出一抹笑容,又添了柴。

    渐渐地,房间慢慢暖了起来,她回到炕上坐着继续发呆。

    屋外,霍言戈看到这一切,心头难言的情绪泛滥成灾。

    她,明明那么舍不得,却依旧还是离开。她有没有想过,她扔下他一个人,他怎么办?

    他也觉得有些凉了,于是,拢了拢衣服打算进屋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一只蜡烛快要燃尽,白念倾从炕上下来,吹灭了那根,打算去里面再拿一根点上。

    她刚刚转身,就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。

    心头的警惕让她浑身绷紧,保镖的本能令她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,便抓住后面的人,然后一个巧力过去,啪的一下,给他来了个过肩摔!

    霍言戈断然没料到,自己正要叫白念倾,就感觉身子一番天旋地转,而下一秒,便是一阵钝痛。

    他眨眼,愣愣地看着地面。

    他竟然被她过肩摔了!

    而白念倾在摔完人后,才意识到手感不对。

    刚刚的人,怎么感觉是霍言戈?!

    她转身,看向地面的他,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幻觉,以为自己弄错了,可是,使劲眨了眨眼,他都没有消失!

    “二、二少爷?”她呆呆地看着他,甚至忘了拉他起来。

    霍言戈缓了缓,撑着地面起身。

    “小猴子,摔我?”他站起来,比她高了很多,居高临下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不是幻觉,心头的喜悦胜过了所有:“二少爷,真是你?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摔我?”他对视她的眼睛:“为什么一声不吭离开?”

    心头的其他情绪,这才慢慢露了头,彷徨、不舍,还有很多很多:“对不起,我之前不知道是你,我以为是坏人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离开?”霍言戈的眸底,有受伤的情绪:“我们说好的,一起去见我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她低头:“二少爷,我们不合适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你是父母和身份不详的孤儿,我却是霍家二少?”他这次的模样很认真:“念倾,是不是我没有给你安全感?”

    她猛地抬眼,摇头:“不是的,二少爷,你很好,只是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身子慢慢后退,指甲抠着木墙上的纹路:“我和你之间的差距,除了家世,还有好多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我只念完高中,参加了保镖的专业培训,后来在宁大上学,也完全都是因为你哥哥的关系,才能进去插班。我没有学历,什么都不知道,除了爬爬树,什么都不会。

    但是你,你上的是名牌大学,自己把公司办得有声有色。你懂艺术、精通多国语言、见识过很多我从未听说过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笑得有些哀伤:“这样的我,怎么配得上你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些,都不重要。”霍言戈道:“我喜欢你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好似世上最甘美的蜜糖,让她几乎就要马上沦陷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也知道,世界上最不乏的,就是热恋里的浓情蜜意。可是,一旦热恋期过去,现实巨大的差距或许能够击碎原本以为坚不可摧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不想耽误他,也不想她心目中最美好的感情最后成为最伤她的利器。

    “白念倾,你说的都对。”霍言戈锁住她的眉眼:“但是,你先回想一下,我们刚来这里时候生活是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我浑身是伤,昏迷不醒。你背着那么重我,走了大半夜的山路,找到这样一个木屋。木屋里什么都没有,我躺在床上不能动,所以,摘果子、打水,所有的事情,都是你一个人做。”

    霍言戈指着房间里的一切:“我们从一无所有,到现在有了碗筷、有了储存的粮食和其他东西。这其中,你到底做了多少努力,我不说,你自己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翻开她长满茧子的手心:“这就是见证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一字一句落在心里,发酵成酿,在心底奔涌。她鼻子发酸,眼眶发烫,可依旧还是死死忍住眼泪,不让它们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她的眼睛:“你能够让重伤的我活下来、能够在艰苦的环境下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但是,却没有勇气和我克服你说的那些差距吗?”

    她浑身一震,眼泪落下,视线顿时模糊。

    可是,隔着泪帘,他眼底的光依旧那么明晰。

    “白念倾,你有勇气和我在一起吗?”他一字一句:“如果没有,我们一起努力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,其实,在他主动找到她的这一刻,她心中的防御也好、恐惧也罢,或许就都早已通通击碎了。

    白念倾不断地点头:“言戈哥,我有勇气,我要努力和你在一起!”

    不管将来遇到什么,她都有勇气和他在一起,只是因为,她爱他,这样深刻的爱,就是生命里最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霍言戈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往前一步,将她抱进怀里,低头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大家实在抱歉,今天只能更一章了。昨天出门衣服穿少了,傍晚回家就发烧了,晚上勉强只写了一章,吃了药脑袋一片浆糊写不动了,实在不好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