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43章 身体力行告诉她
    第343章身体力行告诉她

    相视一笑,霍言深勾住傅御辰的肩:“人甫寸狗蛋,我怎么没想到,人甫寸组起来就是‘傅’字呢?”

    傅御辰挑眉:“深哥,原来嫂子一主动,你就流鼻血啊?我当时还想,这霸道总裁怎么和你一个类型,却没想到就是你!”

    霍言深微微凝眸:“所以,你也找墨涵黑我的手机了?”

    “误会、误会!”傅御辰也勾着霍言深的肩膀,转移他此刻的攻击方向:“不过,墨涵这小子是把我们耍得团团转啊!”

    “该修理下他了。”霍言深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站起来,返回温泉区。此刻,颜墨涵和傅语冰也刚刚回来。

    “墨涵,我们刚刚去见网友了。”傅御辰道。

    霍言深接着说道:“然后发现了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颜墨涵刚把傅语冰哄好,所以精力都集中在傅语冰身上,听到二人的话,顿了几秒才猛然意识到什么,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:“你们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傅御辰挑眉:“墨涵,你厉害啊!”

    只是,那边颜墨涵还没来得及说话,正在打牌的贺梓凝站起身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霍言深面前,眸子凝着他:“言深,你交网友?还和网友见面?”

    听着怎么这么不靠谱呢?他学坏了!

    “宝宝,你听我解释。”霍言深见贺梓凝误会,连忙直接放弃攻击颜墨涵,而是着急在贺梓凝面前纠正自己的形象: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样?”贺梓凝听到傅御辰也见了网友,这摆明就是霍言深跟着傅御辰学坏,去找女人嘛!

    “我给你看手机。”霍言深想不出别的解释办法了,索性拉着贺梓凝的手,走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而那边,傅御辰将手搭在颜墨涵肩膀上:“墨涵,你当时肯定在偷笑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真没有。”颜墨涵头疼,为什么最近他所有的秘密都被曝光了?要不要这么背?!

    而这么一来,乱成一团,自然就再也没法继续打牌。

    霍言戈见时间也不早了,今天他们大清晨就从山上下来,也累了一天,于是,提出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于是,大家都各自带着自家的另一半往回走。

    穿过温泉区,俞天熠勾着顾沫漓的肩膀,在她耳边道:“沫漓,我今天又日行一善了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抬眼:“又干坏事了?我们一直一起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故作神秘:“回房间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房间,顾沫漓按捺不住,问: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们的房间也是温泉套房,内间是卧室,外面则是温泉池。

    俞天熠拉着顾沫漓来到温泉池边,指了指池壁:“坐上来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她脱掉外套,穿着泳衣在池边坐好,看着拉了卧室里旋转座椅在她面前的他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觉得,还是演示比较好。”俞天熠说着,将身上套着的外套脱下来,露出泳裤。

    “学长大大,你这是要身体力行,教坏小学妹吗?”顾沫漓几乎不用猜,都知道某人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学妹,你知道学医的最重要得学习什么吗?”俞天熠坐直,靠近顾沫漓,唇.瓣擦过她的:“人体结构和生命的繁衍。”

    她被他逗笑:“所以,你今天日行一善也是教人这个了?”手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,眯了眯眼睛:“怎么教的?!”

    “我只教过你。”他的手指穿过她的长发,气息落在她的耳畔:“对别人,我只会动口。”

    她的笑声被他封在口中,闭上眼睛的时候,感觉他的唇.瓣好似臀.部下方溢出的水流一般,用温热将她包围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贴了过来,灵活的手指在她的后背弹琴,那种麻麻的感觉又来了,她在自己完全失控之前睁开眼,唇.瓣微微离开他的:“生命繁衍?你说以后孩子要是和你一样坏,那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我和我们的孩子,自然都只对别人坏。谁敢欺负你,我们一起灭了他。”俞天熠低笑:“怎么突然提到孩子?之前不是说要玩两年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突发奇想而已。”顾沫漓道:“我现在真没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了几分,好似也浸入了流水的温醇:“嗯,正好,我也想不间断地、天天和你讨论生命繁衍的前期准备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大姨妈时候也要?”她调侃他。

    “嗯,不是有个词叫浴血奋战么?”他故意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她抬手打他一下,却差点失了重心,扑进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么想啊?”俞天熠笑道:“那学长满足你!”

    他说着,从她的唇往下吻,手指更加灵活地在她的身上打圈,不知不觉,身上的障碍早已褪.去,他升高了他的座椅,然后,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顾沫漓骤然被他填满,可是她依旧在温泉池边缘,随时都可能掉下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还在那个椅子上,他们身体最隐秘的地方紧紧结合,下方有流水淌过,顺着她修长的腿,落到了他的椅座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从椅子上下来吗?”她懊恼于这种姿势,完全坦诚相对,而且他每次撞击都让她随时要仰倒进入身后的水中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椅子上省力。”俞天熠帮顾沫漓算账:“男人的一次如果等于跑800米的话,我在上面利用椅子的升降作用,能省一半的力气。如果我平常的体力能够跑3000米,那就是3.75次,但是有了椅子,能够7次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凑到她耳边:“老婆,以后你也可以去和你的小伙伴炫耀,你老公也是一.夜七次郎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听了,只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:“谁这么无聊还炫耀老公多少次啊?”

    “你没和你闺蜜炫耀过?”俞天熠思索片刻:“我猜,你闺蜜现在说不定也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人家霍先生才不用坐在椅子上省力,人家站着也能7次!”顾沫漓道。

    她的话刚刚说完,顿时,整个房间一下子从春天变成了冬天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男人,在这样的事情上受到质疑或者被说不如另一个男人,恐怕都是不能忍的。

    俞天熠眯了眯眼睛:“很好,我也让你见识一下,不靠椅子怎么一.夜七次!”

    说着,把身后的椅子蹬开了。

    “学长,我错了,我相信你不但能七次,还能八次!”顾沫漓求饶:“都是我的问题,是我的无知限制了我的想象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。”俞天熠直白地一字一句道:“我、要、睡、服、你!”

    呜呜,她为什么偏偏把霍言深抬出来了?顾沫漓郁闷啊,看来明天中午都别想下床了!

    而事实,也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在霍言深长期预留的房间里,贺梓凝一边看帖子,一边在笑。

    她还真的没想到,霍言深竟然会发那样的帖子。

    什么担心他年纪比她大,不如小鲜肉年轻,怕她喜欢小鲜肉了。

    什么她一主动,他就流鼻血,该怎么办之类。

    话说,他在网上怎么这么可爱呢?

    当看到傅御辰发来的,流血相当于女人来月经的排毒的时候,贺梓凝笑得直不起腰了。

    旁边,一只手从她手里将手机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宝宝。”霍言深也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:“不许笑了。”

    她依旧还是扬着唇角:“言深,我真没想到,你竟然还信网上那些键盘侠的建议啊!更没想到,你和御辰这么有缘!”

    他见她因为笑,脸颊红扑扑的,眼眉弯弯,忍不住将她压.在身下:“宝宝,再笑,我就要用这种方式让你笑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却不怕,眨眼:“但是现在我有杀手锏,不怕你啦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霍言深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贺梓凝勾住霍言深的后脖颈:“我一主动,你就流鼻血?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很好,她竟然用这个威胁他!那就看看谁能抢到主动的机会了!

    霍言深一把扣紧贺梓凝,不给她任何机会,马上吻住她的唇。手也没闲着,空着的那只已经快速抚.摸上了她最敏.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浑身一阵战栗,不过只是短暂的发麻后,便马上将小手覆在了他的胸肌上。

    手感真好,光滑不失弹.性,宽厚紧致,满满都是张力。

    她摸了一把,沿着他的胸肌往下滑,指尖掠过他每一块腹肌,停留在人鱼线上。

    果然,他身子顿时一阵紧绷,平坦的小腹变得更加发紧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抬起腿,圈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霍言深喉结狠狠地滚了一下,只觉得贺梓凝的手指每过一处,他皮肤下的血液就升温几分。

    她不过简简单单几下撩拨,他就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鼻子里,真有些热了,看样子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言深,感觉怎么样?”贺梓凝冲霍言深眨眼。

    他眸色深沉,深处是两簇跳动的火焰,声音沙哑:“宝宝,你这是在挑战我。”

    而挑战的结果——

    她的手指滑入他腰下的时候,他用他的坚.硬狠狠地弹了她一下:“宝宝,既然你这么想,老公一定好好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进去的时候,贺梓凝发现,霍言深深深地吸了吸鼻子,而他吻住她唇的时候,她尝到了口腔里隐隐的腥甜味儿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这是打了个平手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