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53章 不好意思,打搅了
    第353章不好意思,打搅了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冷静,脸上的表情平静得近乎犀利,平日里天生带笑的眼睛漆黑深沉,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。

    韩夕颜隔着眼底的水泽看了傅御辰好几秒,在这样窒息的空间里,仿佛溺水的人,找不到一根浮木。

    这时,她的手机适时地响了一声微信提醒,打破了房间里凝滞的气氛。

    她猛地直起身,手忙脚乱地去摸手机,然后冲他勉强笑了一下:“不好意思,打搅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手机是摸到了,手中的相册已然滑落到了地板。

    她匆匆捡起,看也没看一眼,抱着相册放在了他的床头柜上,然后拉开了房门,快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孩子急急的声音从敞开的门外传来,渐行渐远直到消失,大门关上,一切重归静谧。

    傅御辰转眸,便看到床头柜的相册上,有水泽。

    他凝视了几秒,转而掀开被子躺下,仿佛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而这时,外面又传来响动,不多时,有脚步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“御辰。”却是母亲乔悠悠的声音:“刚刚看到有个女孩哭着从我们家跑出来,我问她她都没抬眼,是你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御辰揉了揉眉心:“不熟,别问了,以后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悠悠几乎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,可是,儿子感情方面的事,她就算是想插手,也根本找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所以,她点点头:“你自己处理好吧,别让人家女孩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傅御辰道:“妈,我有点困要睡会儿,你帮我把门拉上。”

    乔悠悠离开了房间,带上门。房间里,光线再次黯淡下来,傅御辰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之后,他的确是很久都没再见过韩夕颜。渐渐地,随着他工作的忙碌,几乎也将她遗忘在了记忆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时间恍然已经是初夏时节,韩夕颜兄妹因着父母那层关系,收到了傅语冰的婚礼请帖。

    当天,韩潇弛从公司回来,拿着请帖冲妹妹道:“语冰姐的婚礼就在这个月14号,我们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韩夕颜此刻正在画图,听到韩潇弛的话,笔尖稍微用力了几分,力道和之前的笔法不太一致。

    她抬眼:“哥哥,我们14号正好有个社团比赛,估计去不了了耶。”

    韩潇弛自然是有些疑惑的,他坐下来,端着水杯抿了一口,探究地看着韩夕颜:“你和御辰哥之间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韩夕颜眨眨眼,眸底浮起俏皮的神色:“没有什么事呀!哥哥,你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以前只要我提到他和他家,你都眼睛放光。但是这两个月,你从没主动提过他。现在他妹妹的婚礼,你也说没时间。”韩潇弛锁住韩夕颜的眼睛:“夕颜,你到底在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哥,你都要转行做刑警啦!”韩夕颜耸耸肩:“没事啊,真的是社团的活动很重要!再说了,我们和人家本来也不是很熟,就见过几次而已,婚礼什么的,也不是必须去,我们家有你做代表就好啦!”

    她似乎说得很自然,韩潇弛虽然没有消除疑惑,不过,也找不到别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于是,他走过去,揉揉韩夕颜的头发:“好,那天就我全权代表。夕颜,御辰哥比你大不少,你们阅历不同,不适合的。不过家里也不反对你谈恋爱,如果你学校同学有人品不错的,也可以多观察权衡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知道了,爸爸不在这边,就真是长兄如父了吗?”韩夕颜推了推韩潇弛:“我还要画画呢,这个稿子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知道分寸就好。”韩潇弛说着,兀自拿了请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等到他的脚步声消失,韩夕颜才抬起头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笔头,眸子看向远方,微微出神。

    是的,她在躲他。或者说,她想看她要花多久才能戒掉心中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可惜,过了两个月,这样的感觉分毫没有消失,反而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她有些沮丧,更多的却是雀跃。原来,她是真的有喜欢的人了,原来,真心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给自己三个月的时间,如果三个月都忘不掉,那么,她就再去努力一次。

    只是,还不到三个月,她就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下,遇见了他。

    之前,她参加了学校的新闻社团。社团的副社长是新闻系的一名师姐,叫夏君澜。

    因为韩夕颜从小就喜欢画画,这么些年,功底颇为扎实。所以,社团里出的新闻简报的版面插图几乎都是她来负责。

    而这周末,夏君澜组织了个福利社活动,提早就请了韩夕颜当画手。

    福利社是一家儿童关爱中心,里面有自闭症的孩子,还有一些被侵犯过的孩子,以及无人领养的孤儿。

    韩夕颜的工作,便是负责写生。因为,有的孩子是很惧怕镜头的,所以,最好用画画的方式,将有些瞬间记录下来,在过阵子的画展上展出,呼吁社会关爱这些缺乏安全感的孩子。

    夏君澜和韩夕颜等人,一大早就来到了这家福利院。

    负责接待的林院长和夏君澜很熟,见到他们过来,便热情地将人迎接了进去,道:“君澜,小虎他们昨天听说你们今天要来,大晚上的兴奋睡不着,还是我说再不睡觉就不让你来了,他们才睡。”

    夏君澜不由笑了:“那他们现在起床了吗?”

    林院长点头:“刚起,正在吃饭,我带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她走在前面,夏君澜在后面,顺道告诉韩夕颜等同学,小虎是个受到过心理创伤的儿童,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防备心很强,也是过来得多了,小孩子才渐渐友好起来。让大家一开始的时候,别太靠近孩子,等他们慢慢接纳了,再交流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进食堂,远远地就看到孩子们正坐在座位上吃饭。

    有的自己能吃,有的是被福利院阿姨抱着喂的。

    韩夕颜第一次来这样的机构,突然之间,只觉得心头涌起一种伤感和压抑来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在健康的家庭长大,父母恩爱,哥哥也很疼她,可以说,从小到大,几乎没有遇到过任何挫折。

    如果要说,唯一的那次,就是喜欢傅御辰却被他当面拒绝。

    而如今,看到有的孩子警惕的眼神、有的孩子从他们出现开始,一直都默默地一个人吃饭,连头都没抬过的时候,心头突然觉得,她应该为他们多做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拿出画板,开始画画。

    首先画的是一个整体的画面,那种默然压抑的气氛,还有孩子们因缺乏安全感、浑身自然散发出的防御。

    韩夕颜一边画,一边不时抬眼看向周围。却在眸光转动间,瞧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小女孩六七岁的模样,和有的孩子不同,她的眸子清澈许多,还能和周围的孩子交流。

    她的面孔清秀,乖乖巧巧的样子,赫然就是那天傅御辰在餐厅遇见的那个。

    原来,那个小女孩被送到了这家福利院?可真是巧了。

    韩夕颜深吸一口气,继续画画,而就在这时,林院长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厅里颇为安静,所以,韩夕颜依稀听到,林院长微笑着说:“好的,你们过来吧,小露也正在吃早餐呢……”

    她也没在意,只想着恐怕是又有志愿者过来了,于是,更加专注地画画。

    直到,外面有脚步声响起,接着,是林院长热情的声音,还有同行同学压低了的倒吸气声音。

    韩夕颜抬眼,就见着清晨的日光里,傅御辰和杜曼曼并肩走来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着一件浅色T恤,下面是修身牛仔裤和运动鞋,整个人看起来干净阳光,就好像大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特别是,牛仔裤是深色,看着两条大长腿修长笔直,十分吸睛。

    他的旁边,杜曼曼也穿得很休闲,T恤和九分裤,露出的脚踝白皙秀气,脚底穿着平底的帆布鞋,走在傅御辰旁边,有种最萌身高差的感觉。

    杜曼曼可是娱乐版的常客,特别是在简安安淡出娱乐圈后,很多好的资源更是落到了她的身上,所以,韩夕颜同行的同学没有一个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“天哪,竟然是杜曼曼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竟然能遇到她!她旁边的那个是她男朋友吗?好帅啊!”

    “好像就是吧,应该就是之前照片里那个,本人比照片还帅呢!”

    在众人小声的的议论中,傅御辰和杜曼曼已经来到了院长面前,两人刚刚问了几句小露的情况,小姑娘便已经放下了筷子,开心地向着二人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曼曼阿姨!傅叔叔!”小姑娘声音清脆得很,清晰地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畔。

    韩夕颜匆匆收回目光,继续画画。

    傅御辰已然弯身将小露抱了起来,看向大厅另一角的大学生,很随意地问:“林院长,他们是大学生义工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院长点头:“都是宁大新闻社团的学生,今天过来做报道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夏君澜看到傅御辰,于是起身过来,冲他道:“傅先生,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!”

    傅御辰也微笑了下,正在记忆里搜索夏君澜的名字,就发现一群大学生都在看他,唯独坐在角落里的那个,正埋头似乎很认真地在画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