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56章 希望你真是为我留下的
    第356章希望你真是为我留下的

    这时,韩潇弛已然过来,微微蹙眉:“夕颜,怎么踩御辰哥?”

    韩夕颜咬了咬唇:“哥哥,你总帮着别人说话,都不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韩潇弛自然是宠着自家妹妹的,他走过去,勾住韩夕颜的肩膀,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别闹了,乖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冲傅御辰道:“御辰哥,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傅御辰笑笑:“带她回去吧,以后有这样的场合,你最好还是陪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潇弛点头,和傅御辰作别。

    小丫头或许突然又觉得这一离开,或许很久都见不到傅御辰了,她从韩潇弛的臂弯里转头,看向傅御辰,颇有些讨好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冲她挥了挥手,没说什么。恰好,杜曼曼也从大厅里出来了,走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韩夕颜眸子一顿,看到傅御辰已然和杜曼曼离去,临走都没给她说半个再见。

    头顶,温和的男声响起:“别看了,人家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郁闷,推了推韩潇弛。

    他叹息:“我就不该同意你一起来宁城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绪微顿,抬头看身侧的哥哥。兄妹连心,看来,她虽然什么都没说,可是他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可是,有什么办法呢?即使所有人都说他们不适合,可她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啊!

    韩夕颜轻声道:“哥哥,放暑假我也留在这边陪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垂眸睨着她:“希望你真是为我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这是韩夕颜来宁大的第一个学期,为了给老师留个好印象,她除了自己的专业课,别的课程也很重视。

    所以,考试前的日子里,她几乎都在埋头看书。

    七月中旬,最后一门科目终于考完,韩夕颜这才彻底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因着之前在福利院时候,就喜欢那群小孩子,所以,这天,她便带着画板,又买了一些东西,去看孩子们。

    上次他们新闻社团的活动做得很成功,尤其是韩夕颜画的那些画,展出后,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,福利院这边也得到了不少的捐资。

    所以,院长专门利用经费,给孩子们修了一个游乐场,还添置了一些乐器。

    韩夕颜过去的时候,就不少孩子正在游乐场玩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和他们玩了一会儿,有个小女孩吵着想要弹电子琴,可今天的电子琴老师不在,正踌躇间,韩夕颜毛遂自荐。

    傅御辰今天是自己过来的,因为最近杜曼曼有个巡回演唱会,从上周起就离开宁城了。

    他进来前,没和院长打招呼,不过,门口的保安早就认出了他,还告诉他,小露在游乐场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和小露玩了一会儿,就听到音乐室隐约有琴声传来。

    他来过几次,这里的音乐老师会的曲目有限,几乎都是最简单的考级曲,可是,此刻的琴声,他能听出,是那首颇有难度的《土耳其进行曲》。

    傅御辰牵着小露,走向音乐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房间门开着,他老远便看到,阳光顺着窗棂流泻进来,光影下,女孩坐在电子琴前,正在认真地弹奏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白皙纤细,在琴键上飞舞,很是熟练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的唇角微微扬起,光滑的肌肤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,似乎都能想象到,因为年轻,脸颊上必然还有一层若婴儿般细小的绒毛。

    她的周围,一群小孩正在认真听着比划着,脸上都是笑意,看她的眼神,则是满满的崇拜。

    身旁,小露摇了摇傅御辰的手臂:“傅叔叔,那个姐姐弹得比我们老师还好!”

    傅御辰点了点头,揉了揉小露的头发:“嗯,以后你也要好好练习。”

    小露点了点头,继续听韩夕颜弹琴。

    见快要结束,傅御辰蹲下身,轻声对小女孩道:“傅叔叔还有事要忙,你在这边乖乖听话,叔叔改天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小露有些失落,不过,她也是个懂事的孩子,知道什么该要,什么不能要。

    她点头:“好吧,傅叔叔,我等你下次过来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轻拍了拍小露的后背,站起来,冲她告别。

    小女孩目送着傅御辰离开,然后,又将视线转回到了音乐室。

    这时,韩夕颜恰好弹完,转头时候,见小露在门口,不由问道:“小妹妹,怎么不进来?”

    小露指了指外面:“傅叔叔刚刚走了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一愣:“他来过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刚他还听姐姐弹琴了呢!”小露眼底都是羡慕,拍着手:“姐姐弹得真好!”

    所以,他来了,却见到她在就走了?

    韩夕颜心底涌起黯然,他是有多不想和她有牵扯?

    一瞬间,似乎都没了弹琴的心思。她拿出画板,冲小朋友们道:“我给大家画画怎么样?那位小朋友愿意当模特啊?”

    一天下来,韩夕颜给好多孩子都画了画,孩子们热情,原本从来不说话的小女生见大家都有了,也用一双警惕中又带着期待的眼睛看着韩夕颜。所以,直到傍晚,她才从福利院离开。

    出来时候,她没打车,而是走在夏日的街头。

    想起白天的事,韩夕颜还是掩藏不住的失落。要放弃的心思涌起,可是随即又被压了下来。她甚至在想,或许他不喜欢她也没关系,有她一个人喜欢就够了。

    反正,她还年轻,她还有长长久久的时间可以等到他注意到她。如果他真的不喜欢,如果他结婚了,那么,她再把这样的心情永远埋葬。

    正走着,韩夕颜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低头,见是韩潇弛打来的,滑了接听: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夕颜,怎么还没回家?”韩潇弛道:“我刚从公司出来,今天有个急事,要出差去上海,估计后天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哥哥一路注意安全。”韩夕颜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放心你,你怎么还没回家?我让我同事去接你。”韩潇弛道。

    韩夕颜不想让哥哥担心:“我也快到家啦,不用接我啦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韩潇弛叮嘱:“到家了马上给我报平安,这两天在家乖乖的,别乱跑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,放心吧哥哥,我会照顾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韩夕颜心情更加失落了,回到家,连哥哥都不在,只有她一个人,好孤单,好想爸爸妈妈。

    她叹息一声,继续往前走,可是,眸子不经意地一扫,却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。

    傅御辰的车是改装过的,颜色也很好认,韩夕颜坐过几次,自然是认得的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车牌,字母是傅御辰拼音的缩写,正是他的车。

    可是,却有个穿着吊儿郎当的男人,正拿着刀子,要对着车划去。而他的左边,几辆车都已经被划了很深的道子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什么?!”韩夕颜大声一喊,让男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是个小女生,周围也没人,男人顿时就不怕了。他叼着烟,瞥了韩夕颜一眼:“小.妞,挺爱管闲事啊?”

    韩夕颜喊完也有些怕,周围没人,傅御辰显然不在车上,如果这个人对她动武……

    于是,她强作镇定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个小辣椒,结果是个纸老虎!”男人痞兮兮地追了过来,很快便追上了韩夕颜,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:“你不让我划车,那是让我划你的脸?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将口中的烟一吐,韩夕颜因为被他扣着,烟落下便掉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夏天,她穿的是吊带裙,被这么一烫,顿时疼得钻心,她尖叫一声,用力挣扎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在挣扎中被她拉起,她狠狠地一口咬下,口中顿时弥漫了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男人吃痛,猛地一个甩手,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被他的力量带得跌在了地上,手掌擦在地面,有些火.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男人真是发了狠,他弯身,就要去抓她的头发,而这时,一道冷喝声传来:“放开她!”

    紧接着,韩夕颜感觉到一阵风从身边掠过,她透过泪眼,便看到了从未这般过的傅御辰。

    他打起架来,完全是照着人致命的地方招呼,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她完全吓傻,直到地上男人浑身是血,她才反应过来。生怕闹出人命,连忙伸手去拉傅御辰。

    他尤不解气,还用力踹了地上完全瘫软的男人一脚,才阴沉着眸子收手。

    他转头,便看到韩夕颜半边小脸明显比另一边大了一圈,脸颊上,五个指印再清晰不过。

    心头的火气再次涌起,他过去,又狠狠地踢了男人几脚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低头看她。

    面前的女孩,身子涩涩发抖,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害怕,连哭都忘了。大眼睛里藏着惊惧,看他的眼神又让他想到小动物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一把将她拉入怀里,轻拍后背:“好了,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霎时间被温暖的怀抱包围,她隐忍的眼泪落下,打湿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垂眸,看向她肩膀上被烫起的水泡,瞳孔微微一缩: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去医院。”她抓住他的衬衫,手指还在发抖;“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点头:“那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御辰哥哥目前还没喜欢夕颜,只是很生气自己的小侄女被人欺负了,呃,慢慢来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