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57章 一点一点靠近……
    第357章一点一点靠近……

    傅御辰一把将韩夕颜抱起,大步走向副驾驶,拉开车门,将她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他弯身给她系安全带的时候,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侧脸,慌乱的心一点点安静下来,心头的小甜蜜便随之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上了车,傅御辰先是打了个电话让人帮忙处理今天打人的事,然后才发动了车,问韩夕颜:“刚刚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今天从福利院出来后,就一直在这附近办事,刚办完,老远便看到那个男人追上韩夕颜,正欺负她。

    他快步赶过去,还是晚了些,她被人甩到了地上,虽然看样子受伤不重,可是,她一个小女孩,平时看起来就柔柔弱弱的样子,必然很怕疼。

    他虽然对她没那方面意思,可是,毕竟认识这么久了,加上两家的关系,他真把她当成是自家小侄女。

    自己罩着的姑娘被人欺负,心头的狠戾劲儿就上来了,所以,照着那个男人一顿不要命的招呼。

    旁边,韩夕颜咬了咬唇:“我看到他在划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断然没料到是这个起因。

    可是,心头还未散去的火气却因此一下子复苏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急刹车,傅御辰看向韩夕颜:“你傻还是什么?车漆花了就花了,难道比你的安全还重要?!”

    她被他吼得一愣,可随机听懂了他言语里的意思,顿时,心头的甜蜜再也掩藏不住,脸还肿着,却笑了:“御辰哥哥,我知道啦,我在你心中比车重要!”

    她脸颊一边大一边小,头发有些散乱,笑起来的时候,眼睛还是红的,可怜又滑稽。他原本很气的,可是,瞬间又被这样纯真的笑弄得没了脾气,吐了两个字: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继续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她却忘了疼,脸颊还是扬着笑意,眉眼弯弯的,坐在他旁边,不时转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被她的傻样子弄得有些烦闷,见经过了药店,于是停了车,丢下一句话:“乖乖坐着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傅御辰去药店,买了些酒精、消炎药和烫伤药,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她肩膀上那个水泡,微微蹙眉,拧开药膏,用棉棒蘸了点儿膏体,小心翼翼地涂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他,两人都没有说话,她却觉得车里的气氛因为他此刻温柔的动作而增加了些许旖旎。

    甚至,她都能感觉到他的气息,微微落在她的肩上,有些痒。

    傅御辰涂完她的肩膀,又将她的手捉了过来,看向她掌心的擦伤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白皙,她原本比他还白一个色号,可是,因为跌在地上沾了土,显得有些脏。

    细致的掌心被划出了好几条道子,有些地方有破皮,夹着土,脏脏的。

    “估计得回家处理,你忍着点。”傅御辰说着,放开她的手,踩了油门,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到了她住的公寓,他停下车,弯身给她解开了安全带,正要抱她出来,想起什么,问:“还能走路吗?”

    她的小心思随着他刚刚的动作起伏了下,仗着此刻脸色本来就不正常,撒了个脸红的谎:“不能,腿疼。”

    他扫了她一眼,似乎有些怀疑,可是,也没说什么,倾身便将她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马上伸臂,轻轻环住了他的后脖颈。

    心头,突然为自己今天的见义勇为点了个赞。似乎,所有的受伤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她靠在他的胸口,耳畔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在电梯逼仄的空间里,让她的心也跟着不受控制地共振。

    可惜电梯很快到了她的楼层,他抱着她到了门口,放下她,去拿她的包。

    这是傅御辰第一次进屋,他微微打量了一下,问:“平常都是你哥和你住吗?有没有请阿姨什么的?”

    韩夕颜摇头:“没有,我平时都在学校吃饭,哥哥在公司,所以没请人。周末时候,如果我们都有空,就自己打扫房间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点头,抱着她,将她放在了沙发上,然后道:“等我帮你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他很快打来了一盆水,拿了干毛巾过来,打湿了,道:“可能有点疼,你忍着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她的手拿起来,放在他的膝盖上,然后仔细将上面的泥土擦掉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很认真仔细,垂眸的时候,显得睫毛很长,面孔少了平日里的那种随意,多了几分细致。

    她看着看着,忘了疼,入了神。

    直到,他放下毛巾,道:“现在消毒,肯定会疼。”

    她‘嗯’了一声,咬唇忍着。

    果然,丝丝缕缕的针扎感从掌心传来,她的手不由往回缩,可是却随即被他的大手握住。手腕上的触感清晰,他掌纹的脉络再次印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脸颊胀红,不动了,任由着他给她消毒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傅御辰终于抬头:“结痂前别碰水,也别挠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安安静静的模样。

    房间里,气氛一下子似乎凝滞了下来,直到韩夕颜的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傅御辰走过去,取出她的手机:“你哥给你打的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连忙用指尖滑了接听,就着傅御辰的手冲听筒里道: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夕颜,我要登机了,你回家了吗?”韩潇弛道。

    “到家了。”韩夕颜看了一眼傅御辰,然后道:“哥哥,那你忙吧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在家别乱跑了,照顾好自己。”韩潇弛见那边已经让登机了,于是道:“我到了那边给你微信,你早点睡,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近,傅御辰几乎都听到了韩潇弛的话,他问:“你哥出差几天?”

    她道:“后天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默然,没再问别的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问:“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韩夕颜点头:“在福利院吃了些,你呢?”

    他点头:“也吃了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表示知道,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墙面上的钟。

    此刻,已经是傍晚8点多了,他现在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哥哥很不放心你吧?”傅御辰突然问。

    韩夕颜点头:“他有时候就好像我爸爸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留下来陪你。”他语气很自然,说话的方式,似乎也不是征询意见。

    她一怔,心头这才一阵雀跃,唇角似乎有些掩饰不住笑意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睨了她一眼,看到她脸颊上的肿胀,起身:“我帮你处理下脸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突然一颤,急急道:“御辰哥哥,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啊?”

    到底是小女生,这种心思藏也藏不住。傅御辰笑:“有点丑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韩夕颜郁闷,正要跑进浴室去照镜子,可是又反应过来她现在扮演的是‘残障人士’,只好郁闷地坐在了原处,看着傅御辰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他从冰箱里拿了个鸡蛋煮上,等待煮熟的时候,走到门口,就看到了正在翘首以盼的韩夕颜。

    小姑娘恐怕是没料到他要看过来,脸上的表情好生丰富。

    一会儿用手机照了照自己,一会儿又懊恼地抓头发,最后再将头发理顺,再次拿手机照……

    反反复复的模样,倒是让他忽而想起了一些久远的过往。

    记得,他上高中那阵子,对一个女生有点那么意思,正巧,那个女生也约他,所以,他欣然应约。

    毕竟那会儿还很青涩,所以,出门的时候,他也是换了好几次衣服,将头发整理了好几下,就是韩夕颜此刻的心态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和现在的她之所以会这么做,不过是因为有着一颗冰清的心。

    他想,他也不是不喜欢她,也不是喜欢她,只是,他觉得自己已经过了她此刻心态的年纪,没有谈恋爱的心思,好像很多过去热衷的东西都提不起兴趣。

    他无法给她她期待的回应,只会伤害她,伤害她的热情,将她变成和他现在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傅御辰收回目光,煮鸡蛋的水已经开了,他将火关小了些,靠在一边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外面,韩夕颜觉得自己此刻的头发终于不乱了,可是,脸颊还是肿得有些丑,她懊恼着,也不知道怎么能消除脸上的掌印。想到韩潇弛后天就要回来,到时候看到估计会抓狂,心里就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这时,耳畔响起脚步声,韩夕颜抬眼时,傅御辰已经拿着剥了壳的鸡蛋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在她旁边坐下,吹了吹手上的鸡蛋,道:“小侄女,我帮你热敷一下,明天应该就能消肿很多。”

    她愣愣地看着他的时候,他的左手已然穿过了她的头发,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右手拿着那枚熟鸡蛋,在她肿起的脸颊上滚了一下,道:“温度还行吗?”

    她点头,觉得她其实现在热得比那个鸡蛋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,肿的地方都还好,主要是还有巴掌印。傅御辰沿着巴掌印滚下去,心头不免窝火。

    他应该再踹那个男人几脚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就没有察觉到,她已然悄然靠近了他,女孩的清淡香气似有似无地钻入了鼻端,呼吸落在他的手腕上,有些热。

    韩夕颜知道自己此刻的行为很大胆,可是,却在这样脉脉的温情里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她的眸子死死锁住他的唇,身子仿佛受到蛊惑,一点一点靠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