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58章 这种情况是不是该对你负责?
    第358章这种情况是不是该对你负责?

    傅御辰的注意力还在那几道印痕上,说实在的,女孩脸颊光滑白皙,有了印子,显得极为碍眼。

    他从电话里听出来韩潇弛对韩夕颜有多不放心,如果不在韩潇弛回来前将这些印痕消掉,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全家交代。

    毕竟,她是因为阻止别人划他的车而受伤的,这个责任他会担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思索之际,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他托她后脑勺的力道不大,所以她趁机轻易地逃脱了他的桎梏,在那么一瞬间,已然凑了过来,直直压向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韩夕颜的心其实早已提到了嗓眼,压根儿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勇敢,可是,此刻都已经这样了,不缺她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害怕自己失败,她已然一把勾住了他的脖颈,可唇.瓣压下去的时候,他还是微微转开了些许。

    于是,她吻到了他半边唇,不敢继续,也没有逃离。

    直到,他推开她,眸子锁住她,脸上似乎有些生气,可是,却出奇得平静。

    对视中,她被他的眼神瞧得心头发毛,不由本能地舔了舔唇.瓣,找了个话题:“我好像饿了。”

    他却没有理她的话,而是端着颇有些淡漠的语气开口:“你一点自我保护的意识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:“啊?”

    他见她是真的不懂,于是道:“现在的情况是,我们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。你主动吻我,我是个男人,难道你没考虑过后果?”

    她呼吸一窒,脸颊爬上了热意,低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她是真没往别的方面想,只是单纯想要吻一下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补充了一句:“刚刚是人家的初吻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将手中的鸡蛋塞到韩夕颜没受伤的那只手里:“自己敷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站起身:“不过你也看到了,我对你没那个意思,所以,即使你主动,我也不会怎样。你现在明白,我们没可能了?”

    她被他的话打击得发不出声音,只觉得心头塞满了东西,胀得难受。

    就算再年轻,她的热情终究还是并非源源不断的。此刻他毫不留情的冷水泼下,让她终于忍不住道:“那你别管我啊,我自己就好,你回去!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他说着,真的拿了茶几上的车钥匙。

    她气得冲他发脾气:“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不要理了。”他无情地说着,已然转身走到门边。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年轻,这样的情绪控制不住,他还没踏出门,她就哭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傅御辰离开的脚步顿住,转头,果然见小姑娘哭得好像失去了全世界,完全不顾形象,张嘴大哭。

    他有些无奈,怕她真出什么事,犹豫了几秒,将打开的门又合上了。

    她正眼泪鼻涕一脸的时候,便看到他又回来了,于是,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,转过身,继续哭。

    他见她的脸因为难过而胀红,原本的印子似乎变得更加鲜明了,不由叹息一声,端着盆子,起身去浴室换了盆温水,拧了毛巾过来:“擦擦脸,要不然丑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破罐破摔:“反正你不喜欢我,丑就丑,我不擦!”

    那样子,分明是个讨要糖果不成、气急败坏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他于是坐下,扳过她的脸,轻柔地将她的眼泪鼻涕都擦了干净,然后,又从她的手里拿过鸡蛋,重新给她敷。

    她倒是不哭了,却也不理他,眼睛看向别处,不过,却也任由着他在她的脸上滚鸡蛋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傅御辰估摸着差不多了,见韩夕颜的脸颊好像消肿了些,于是,又拿了芦荟,给她在脸颊上轻轻敷了一层,这才道:“真饿了?”

    她不吭声,他等了几秒不见她回应,便只身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看样子韩潇弛是在家里开过火的,冰箱里有些蔬菜和一块冷冻的牛排,还有一瓶沙拉酱。

    他想着她在英国长大,估计对那边的食物不会抵触,于是,简单做了个蔬菜沙拉,然后冲她问:“牛排喜欢几成熟的?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穿着围裙的模样,心头的气很没骨气地消了不少,在他问第二遍的时候,撅着嘴:“六成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,回厨房忙去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其实在家里几乎没怎么做过饭的,不过煎牛排之类的倒也不成问题,不多时,牛排熟了,他端着盘子出来,冲韩夕颜道:“你别动,我去抱你。”

    她心头的小雀跃又占了上风,看着他一副居家男人的模样,心头觉得暖呼呼的,在他过来时候,便乖乖地展开了手臂。

    他原本打算公主抱的,可是她伸了手臂,他一下子忘了,便好像抱孩子一样,从她的胳肢窝处将她抱起。

    可是,将人提上来时候,才意识到她不是小孩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她的柔.软曲线便完全印在了他的身上,加上她还马上就环住了他的脖颈,下巴枕在他的肩膀上,呼吸也落在了他的耳根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手有些无处安放。毕竟,一般抱孩子,是托着孩子的屁.股的。

    可她这么大了,该发育的地方早就发育成熟,特别是刚刚一抱,她的裙子被捋上了不少,已然只堪堪没过大.腿根,他的手掌印上去,都差点触及她的内裤边缘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佯装不知,就那么抱着韩夕颜快步去了餐桌前。

    他将她放下,把叉子递到了她的面前,然后拿过那个煎好的牛排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看着他切牛排,模样随意自然,又透着一股优雅,水晶灯下,发丝上都是碎影,整个人好看得就好像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直到,他将牛排切成了大小相同的小块,然后推到她的面前:“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并不饿的,而且,女孩子喜欢上一个人,就想要注意在他面前的形象。

    韩夕颜生怕自己吃胖了,于是,吃了几块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抬眼:“不好吃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呢。”她说着,用她的叉子直接喂到了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他没多想,就着吃了,开口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她心头觉得有些甜,于是,拿起叉子又要喂他。

    他似乎察觉了她的意图,眸子沉了几分:“韩夕颜?”

    她吐了吐舌.头,当着他的面,亲了亲他刚刚碰过的叉子。

    他起身离开,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她自我安慰着,然后胃口很好地将牛排和沙拉都吃了,然后冲他道:“御辰哥哥,我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折身回来,眸子落在她的腿上:“我刚刚看了,你的腿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随即后悔,刚刚因为开心,她边吃边晃着腿,却忘了,她演戏应该演全套的。

    被人戳穿总有些小尴尬,她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,要伸手去收拾盘子,他却抢了一步:“你去洗澡,注意左手和肩膀别沾水,东西我来收。”

    她应了一声,转身的时候,小声问他:“那你一会儿还走吗?”

    她此刻小心翼翼想要人陪的模样,让他觉得自己如果拒绝,就是天大的错,于是只得道:“不走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她得了许诺,开开心心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只有一只手能沾水,不过,却不妨碍她一边小心洗澡,一边开心地唱歌。

    傅御辰收拾好了碗筷,见韩夕颜在主卧的套间浴室洗澡的,于是,去了另一间浴室。

    他没带换洗的衣服,只得在外面晾着的衣服里找了个韩潇弛的睡衣。

    刚洗完澡正要擦身上的水,就听到韩夕颜在叫他。

    韩夕颜洗完澡出来,见外面安安静静的,她穿着睡裙去了厨房,发现里面已经被收拾干净,就好像傅御辰没来过一样。

    她心头一慌,又去了别的房间,没见到人,就以为傅御辰走了。

    心头的失落感瞬间将她淹没,正难过之际,她隐约听到另一个浴室里有些许声音。

    于是,她跑过去,一边喊他,一边急急地要看他是不是真的在。

    浴室门被韩夕颜打开的时候,里外的两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正要回答的话卡在了喉咙,看到韩夕颜的眼睛猛地睁大,然后吓得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可是,地有些滑,她可能动作太快没站稳,尖叫一声,人已经飞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他动作再快,也没能和地心引力抗衡,听到她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,连忙过去:“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好痛。”声音已经都是哭腔。

    他怕她真伤了,连忙随便拿了一条浴巾围在腰上,弯身就将趴着的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翻了个个儿才看到,她的两个膝盖都红红的,整个人都摔懵了,完全动不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担心:“韩夕颜,到底摔到哪里没有?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?”

    她慢慢从疼痛里缓过来,说的却是别的:“御辰哥哥,你刚刚被我看了,要不要我负责啊?我不知道华夏国的传统,这种情况,是不是该对你负责呢?”

    他胸口起伏:“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在地上?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心想,都说女追男隔层纱,可他们之间的那层纱,怎么就这么刀枪不入呢?

    她偷偷看了眼他的胸肌,只觉得耳根都在发烧,却还是忍不住往下看了些许,这才酝酿出可怜巴巴的情绪:“御辰哥哥,我的腿真的摔伤了,现在好疼,走不动路了。我要去卧室,你能不能抱我去?”

    他真想戳戳她的脑门,想问她孤男寡女的防范意识都去哪里了,可终究还是忍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明天会继续进展哦,身体、心灵双料进展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