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60章 他没残,肾功能好好的
    第360章他没残,肾功能好好的

    傅御辰从韩夕颜卧室出来的时候,身体都还没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他已经禁欲好长一段时间了,毕竟还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今天被她这么一勾,只觉得心头的邪火便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郁闷地去了浴室,只觉得自己简直越来越向着圣人靠拢了,如果是过去的他,被人这么撩拨,必然不管三七二十一,解决了生理需求再说。

    可是,她是世交的女儿,她千里迢迢来上学,他只想保护她,不想她受到伤害。这个可能伤害的来源,还包括他本人。

    冲完凉出来,傅御辰擦了擦头发,见还挺早,于是,给家人发了条消息,说自己今晚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父亲还揶揄了句:“如果是去看资料了,记得别看出人命来。当然,如果打算结婚的对象就另当别论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微信,深吸了好几口气,差点没给自己父亲讲,那个所谓‘看资料’的对象,是父亲初恋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虽然,后来傅席歌和韩夕颜的母亲最后都有了彼此的爱人,家庭和睦,他们也成了朋友,可是,他也知道,自己如果欺负了韩夕颜,在两边家长那边都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毕竟两家还不仅仅是这样的关系,他的母亲,是她父亲的学妹,也是认识多年的朋友。

    真是,对她远离也不行,不照顾不行;吃了不负责,更不行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,他真对她没有那方面的意思,也根本不想谈恋爱。虽然她能撩起他的生理反应,可毕竟那只是一个男人的本能。

    他没残,肾功能好好的,没反应才不正常好么?

    一晚上,傅御辰睡得倒是颇好,第二天一早,也就醒了。

    他昨晚看了,家里貌似只有面条,他煮面还行,听到她的卧室似乎有动静,应该也醒了,于是便去了厨房下了面。

    臊子家里有,他打了两个蛋,放了些酱牛肉进去,不多时,便将面煮好了。

    兴许是夜色容易让人失控,韩夕颜早上起来的时候,才意识到自己昨晚都做了什么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她在房间里磨蹭着,有些不好意思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门外响起敲门声,傅御辰好听的声音响起:“小侄女,起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她应了一声,这才照了照镜子出来。

    一出来,便闻到了面条的香味。

    她不由忘了其他,冲他道:“御辰哥哥,你好能干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会这些。”他见她拉开座椅就要吃,于是道:“不刷牙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忘了!”她连忙起来,蹦蹦跳跳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发现和她在一起,他真的要变身保姆,心理年龄也蹭蹭蹭往上涨。

    韩夕颜快速洗脸刷牙,回来再乖乖坐好。

    傅御辰一边吃面,一边观察了一下她的脸。

    还好,年轻恢复快,此刻虽然还有些红印,不过已经浅了很多了,估摸着再睡一觉就能完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肩膀上,发现那个水泡也好了很多,不过,看样子会结痂,得需要几天才能掉。

    “手好了吗?”傅御辰又问。

    韩夕颜扬扬自己的左手:“好多啦!”

    她说着,拉了一根面在嘴里,眼睛一亮:“御辰哥哥,你煮的面真好吃!”

    餐厅里,光线很明亮,他看到她澄澈的眼睛里,除了光亮,都是他的影子,满满的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微微恍惚。

    她又埋头去吃他煮的面,很开心的模样,仿佛很容易被满足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,低头继续吃自己这碗。

    他速度更快,很快吃完,起身给她冲了杯蜂蜜柚子茶,放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抬眼,冲他笑得很甜,然后继续攻克那碗面。

    吃完,他又主动去收拾东西,她看向他的背影,悄悄扬了扬唇角。

    “御辰哥哥,你今天能不能陪我?”她问。

    他转头,看到她期待的模样,道:“嗯,等你哥回来再走,免得你再闯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忽略了他的后半句,所以,心里好像开了花。

    上午,傅御辰接到了个电话,有几个邮件需要他处理。于是借了韩夕颜的电脑,开始收发邮件。

    他在书房,她也跟着去了书房,不过,没有打搅他,而是拿出个画板画画。

    他处理邮件的时候,发现她往他的方向看了好几次,很是认真的模样。不过,他也不在意,而是认真投入了工作。

    直到十一点,他处理好了邮件,起身活动一下的时候,走近正画得入神的她,才知道她画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的绘画功底很好,画面里的他,不但和他很像,而且,就连他处理工作时候的认真神态都刻画出来了。

    都说认真的男人最迷.人,傅御辰不得不承认,她笔下的他,甚至比他有的照片还好看。

    他在她身边站了一会儿,她才猛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似乎根本没料到他竟然会过来看,她本能地伸手捂了一下画板,心脏跳得有些快,从脸颊到耳朵,都红了。

    她依旧还抬头望着他,耳垂粉粉的,眼底带着几分仓皇,有些像小动物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几分可爱,不自觉地抬手,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不用挡了,我都看到了。不过,画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她感觉到头顶手掌上的温度,让头发好似着了火,尤其是他刚刚说话的语气,似乎带着几分温柔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更乱了,心头正组织着语言,他却已经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拿着水进来:“坐了一上午了,喝点水,活动一下颈椎。”

    她乖乖地将画板放到一边,起身喝了水,然后道:“御辰哥哥,我们中午在外面吃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她的肩膀一眼,心想着她的烫伤还没好,出去免不了穿内衣,内衣带子很可能擦破伤口,于是道:“在家吃,我叫外卖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她点头,想了想:“其实,我们可以买菜回来做。”

    他看她:“你会做?”

    她点头:“对呀!”

    他基本是不信的,于是拿手机出来:“喜欢吃什么,我们点外卖。”

    她接过去,点了菜,小声嘀咕:“其实我和哥哥周末都是自己在家做的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她不喜欢外面的东西,于是道:“中午就将就一下,我现在去楼下超市买菜,晚上在家做饭。”

    她眼底滑过一抹狡黠,点头:“好啊!御辰哥哥,我们一起去超市。”

    他睨着她的肩:“你想放空档出门?”

    她的脸一下子红了:“那我在家等你!”说完把钥匙给了他。

    傅御辰也不知道韩夕颜都喜欢什么,于是每种都买了些,他将东西放好后不久,外卖也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吃了午餐,他见她好像没什么事的模样,于是道:“你去睡个午觉吧,我还有工作要处理下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去了卧室。

    他进了书房,因为要打好多个电话,怕吵到她,于是关了门。

    而此刻,韩夕颜却是悄悄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她的左手上戴着放水手套,从冰箱里取出了食材,开始思考晚餐都吃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给他做饭,想起来都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想到他一会儿可能出现的惊讶模样,她的唇角就高高扬起,收都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傅御辰也没想到,本来以为一会儿就能处理完的,没想到竟然忙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结束工作时候,他看了眼时间,已经下午五点半了。

    他连忙起身,准备出去做饭。虽然,他做饭什么的完全是半吊子,不过,想着网上什么都有,搜搜菜谱应该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拉开门的时候,却闻到空气里弥漫了一层饭菜香。

    傅御辰愣了愣,走到厨房,便看到了一个忙碌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刻,韩夕颜将最后一道菜盛了起来,刚刚转身,就看到傅御辰来了。

    吓了一跳,她手里的铲从掌心滑落,砸向了脚面。

    他已然眼明手快过去接住,似是被烫了一下,连忙放到了池子里,用水冲了冲手。

    她连忙过去:“御辰哥哥,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他摇头,看向那四菜一汤,心头有些复杂:“我以为家里藏了个田螺姑娘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听过那个故事,不由问:“什么是田螺姑娘?我吗?”

    他笑笑:“自己上网搜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拿了碗筷,又过去将所有的菜都端到了餐厅。

    落地窗外,是大片的落日,她在他面前坐下,眼睛亮亮的,和早晨一样,眼底都是他的倒影:“御辰哥哥,尝尝好吃吗?”

    他夹起一片黑椒牛柳,只觉唇齿间有香味蔓延开来,由衷道:“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她顿时笑弯了眉眼,仿佛得到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他心头有歉疚:“对不起,我也没想到工作忙了一下午,忙完才注意到了时间。你的手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都戴着手套,没事。”她举起左手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她的手小小的,又想起那天牵过她一下,柔弱无骨的触感,却能做这么好的饭菜,不由问:“为什么会做饭?”

    他以为,她只是个橱窗里好看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她道:“因为妈妈说,女孩子要学会独立,不能永远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所以,我从初中开始就学着做饭了。我们家,我和哥哥都会做。”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呃,夕颜一家都是暖男暖女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