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62章 没关系,我可以等你
    第362章没关系,我可以等你

    他见她似乎有些不开心,不由问:“怎么了?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韩夕颜摇头:“没有。”也不解释原因,就没精神地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吃完早餐,韩夕颜见已经上午九点,距离傅御辰离开越来越近,心情就更加低落。

    他瞧出了她的不开心,再次问: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她低垂着眸光:“哥哥说他十一点前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,想揉揉她的头发安慰下,可是却没这么做,而是道:“正好我早晨醒来,把他的睡衣洗了烘干了。”

    她‘哦’了一声,犹豫几秒,抱住他的手臂:“御辰哥哥,那你带我下楼散步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又看向她肩膀上的烫伤,此刻已经完全结痂,于是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顿时开心起来,马上去房间里换衣服。

    一身白色的长款连衣裙,清新淑女,她从卧室里出来,见他已经收拾好了,于是去换鞋。

    “穿平底的。”傅御辰见她拿了双高跟鞋,于是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她咬了咬唇:“那我在你面前就更矮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跟鞋穿多了对膝盖不好。”他说完,又道:“而且,怕你摔着。”

    他是不是又把她当小孩子了?不过,他说话的语气让她又觉得暖暖的。韩夕颜于是乖乖听话,穿了一双平底的凉拖。

    夏日的早上,阳光刚刚好,温度还没上来,走在小区楼下的林荫道上,看着日光穿过树叶,人的脸上也仿佛有光影在流动。

    傅御辰一直看着前方,而他身旁的她,时不时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直到,前面有个石子,韩夕颜没留意,踩在上面,就要摔倒。

    傅御辰一把拉住她的手,语气带着几分责备,却不如之前严厉:“走路看路,别乱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她不太甘愿地应了一声,手却马上握住了他的,心头若小鹿乱撞,却故作镇定:“御辰哥哥,我走路经常不仔细,容易摔着,所以干脆牵着你好吗?这样就不会摔了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小盘算?所以,停下步子,目光锁住她,颇有些认真道:“夕颜,不是你不好,而是,我现在没心思谈恋爱。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,不想找女朋友,也不想将心思和时间花在情情爱爱上,因为对这方面提不起兴趣。”

    她怔忡了几秒,将他的话在脑海中反复回味了几遍,却突然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刚刚叫她‘夕颜’!不是‘韩夕颜’,更不是‘小侄女’,而是这般亲昵地叫她的名字!

    青春年少的时候,面对同一件事情,往往都不会像历尽千帆的中年一般,事事往坏处想。而是会因为哪怕那么一点点希望,而照亮心中所有的期待。

    就好像韩夕颜此刻,虽然听到傅御辰话里的委婉拒绝,可是,却因为这么个称呼而欣喜着,仿佛看到了光明的远方。

    她点头:“没关系,我可以等啊,反正你都说我小嘛,那我等你想谈恋爱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似是吃惊于她的反应,不过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见他忘了抽回手,于是,尽量将手上的力道放到了最轻,好让他不要留意到他们牵着。一边走的时候,一边还低头看向他们握在一起的手,只觉得今天每一口呼吸都好开心。

    只是,甜蜜却在回返的路上被打断,两人的手机都响了,一起接听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韩夕颜先开口:“御辰哥哥,我哥说他要下飞机了,刚刚收到衿言哥的消息,说他们的宝宝生了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道:“我也接到电话知道了这件事,打算午饭后去医院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和哥哥和你一起去好不好?”韩夕颜眨眼。

    他笑笑:“随你们,不过我一会儿回去,自然是从我家出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下午就在医院见啦!”韩夕颜心头一下子又有了更多的期待。

    两人散步回家,傅御辰告别了韩夕颜,拿着她送的画离开。

    吃过午餐,傅御辰换了身衣服,约上颜墨涵和傅语冰,开车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颜慕槿是上午九点多生的宝宝,此刻,宝宝和她都在熟睡。

    于是,众人到了后,便在隔壁的房间聊天,病房里,只有时衿言陪着颜慕槿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虽然是夏天,可产妇和孩子都不能着凉,所以,他们选的是比较凉快的房间,大人和孩子都只盖了一层薄薄的单子。

    床上,小家伙可能有些热,又不能动,小脸上的表情有些丰富,不过,眼睛还闭着。

    时衿言走过去,拿起扇子,轻轻给他扇了扇风。渐渐地,他似乎觉得舒服了,吧嗒了下小.嘴,继续睡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直到小家伙突然哼唧了两声,接着,时衿言就闻到了一股味道。

    旁边床上,颜慕槿听到动静,醒了,迷迷糊糊道:“衿言哥哥,宝宝哭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拉粑粑了。”时衿言道:“慕槿,你觉得怎么样?身体轻松些了吗?”

    颜慕槿点头:“好些了,我想看看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给他洗了屁屁,再换了纸尿裤就抱给你。”时衿言说着,很自然地去里面打水。

    “衿言哥哥,你居然会给宝宝洗屁屁。”颜慕槿很是好奇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,我就给你洗过。”他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她震惊:“啊?!我爸爸妈妈不说你吗?”毕竟,男女授受不亲哇!

    他打过来水道:“因为他们早就想把你嫁给我了,正好从小被我看了,好让我负责到底。”

    她睡意全无,由此想到了一件要紧事:“那我们家宝宝是不是从小也得物色一个童养媳才行?”

    “逗你的,我那么小,怎么给你洗屁屁?”他笑笑,打开宝宝的纸尿裤,果然,里面都是粑粑。

    时衿言也不嫌脏,就要将宝宝抱起来,这时,外间里听到动静的保姆连忙来了:“时先生,我来吧!”

    时衿言抱起小家伙:“没事,儿子第一次换纸尿裤,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保姆见状,又连忙拧了毛巾,给孩子擦屁屁,再拿了一个干净的纸尿裤放在了婴儿床上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肉很嫩,时衿言抱着他,只觉得小家伙一碰似乎就会碎掉,小小的,身体比他巴掌大不了多少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将纸尿裤给孩子穿好,抱过去给颜慕槿看:“看看,是不是像你?”

    颜慕槿看了一眼,顿时扁了扁嘴:“怎么看起来皱巴巴的呀?没有静染姐家的小灯好看,呜呜,差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儿子,你.妈妈嫌弃你了怎么办?”时衿言笑:“是不是该多吃点奶,长得壮壮的才行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手指放在小家伙的嘴角,小家伙果然张开了嘴,似乎着急了,他的眼皮动了动,突然掀开了!

    “哇,他睁开眼睛了!”颜慕槿欢喜地道:“他第一眼看的就是我们两个!”

    时衿言凑过去,亲了老婆和儿子,一人一个:“都乖。”

    颜慕槿唇角扬起,可是,看了几秒儿子,又郁闷了:“衿言哥哥,我觉得他还是没有小灯好看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怀孕时候挑食的?”时衿言道:“静染姐那时候什么都吃,孩子生下来八斤,你挑挑拣拣,儿子才六斤半,自然皱巴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开始,好好吃饭,他能不能变好看啊?”颜慕槿嘟着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得看你表现了,母乳阶段很重要的。”时衿言说着,见保姆拿了熬好的汤过来,于是,扶起颜慕槿:“乖乖地把这碗汤喝了,才有奶喂宝宝。”

    颜慕槿从来都是外貌党,生怕儿子长大了不好看,连忙喝了汤,便在保姆的协助下,开始喂奶。

    “疼——”她倒吸一口气:“他这么小,力气怎么这么大!”

    “夫人,前几次都是这样的,过几天习惯了就不疼了。”保姆以过来人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时衿言看着母子两人,大人被疼得噘嘴,小家伙却吃得开心,心头最柔.软的地方被心疼满满地占据着,他伸手扶着儿子,又握紧了颜慕槿的手,认真道:“小慕槿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她正疼着,听到时衿言的话,只觉得他的声音好像有魔力,特别是,他握着她手的触感,温暖又宽大,连带着被宝宝嘬的地方都没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喂完了奶,小家伙又睡了,时衿言帮颜慕槿盖好了薄单子,这才起身,让大家进来看宝宝。

    霍言深和贺梓凝也刚到,二人进来,霍言深去看宝宝,贺梓凝则先去问候了下颜慕槿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些体己话,贺梓凝凑到颜慕槿耳边,正要说什么,一旁,霍言深却大声道:“我家梓凝估计也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猛地转头,懊恼地看向霍言深。干嘛跟宣布什么似的,而且怀孕还是她今天一早说,大姨妈推后了,不知道会不会有了。

    而因为要来看颜慕槿,所以两人商量了,一会儿顺道去医院化验一下。

    哪知道,这家伙竟然这么就说出来了,万一没有,岂不是打脸?!

    果然,众人听了,都是一惊:“二胎啊?深哥,厉害了!”

    贺梓凝连忙澄清:“只是怀疑,我们还没检查呢!”

    时衿言道:“旁边楼就是妇产科门诊,过去检查一会儿就能出结果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目光下,贺梓凝没办法,只好道:“好,那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,我陪你去!”霍言深连忙道。

    贺梓凝在众人的目送下走出病房,出来时候还哭笑不得:“言深,你看,你刚刚一句话,让我感觉我们今天就是来抢头条的。而且,天知道有没有,我们这么说,万一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宝,你要相信你老公我的厉害。”霍言深挑了挑眉,牵着她的手,凑到她的耳边:“一定有。”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猜猜,梓凝有了么?明天揭晓言戈宝宝的性别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