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65章 你怎么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?
    第365章你怎么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?

    傅御辰走近,似乎察觉到了,她转头快速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,又将身子背对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清晰地看到了她红红的眼睛,还有脸颊上,挂着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困惑:“同学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,用后脑勺对着他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被同学识穿是怪不得他的。毕竟,他从未给她许诺过什么,相反,还一直都在她的面前撇清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,这是她一厢情愿的后果,怨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可明白这样的道理容易,放下感情,理性地处理却很难。

    她不想冲他发脾气,也不想和他说话,所以就背对着他,一声不吭地兀自伤心着。

    天台颇大,有别于下方礼堂的喧嚣,此刻这里,只有一盏昏黄的灯,倒是将视线的画面染上了几分萧索。

    她今天上台表演,所以穿着高跟鞋。不过,依旧还是矮了他不少,站在他面前,肩膀看起来很薄,偶尔颤动的模样,像极了被人遗弃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他转了个身,走到她面前,倾低了身子,视线和她平齐:“夕颜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能不能告诉我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温和,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轻哄,再加上那个久违的‘夕颜’,让她不由抬眼,隔着泪帘冲他摇头。

    见她依旧不说话,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。毕竟,小姑娘之前也闹过脾气,但是不管是哭还是笑,都从来不压抑着的。

    她此刻虽然抽泣,却不发出任何的声音,一个人躲在这里,和之前故意哭给他看,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谁欺负你了,我帮你报仇回来?”他试探般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又迅速地抬眼看了他一眼,因为近,她能看到,他漂亮的瞳孔里有她的倒影。

    心头蓦然一酸,豆大的眼泪快速滚落了好几颗,她扁了扁嘴,好像要努力收住情绪,可是,眼泪却落得更急。

    心头有些怜惜,他伸出手臂,将她抱进怀里,手掌按着她的后脑勺,将她的脸压.在锁骨的地方:“好了,不哭了。眼睛肿肿的,一会儿回宿舍你同学该笑你了。”

    蓦然被他的温暖包围,她身子轻颤了一下,可是,想到他其实从来对她都没有什么,现在的拥抱估计也是出于同情,心头就更加难过起来,呜呜地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感觉到衬衣都被她打湿了,心想着她再这么哭,明天眼睛都会难受,正计划着怎么哄,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来。

    空出一只手,傅御辰从口袋里取出两张票,道:“刚刚忘了给你,演唱会门票,还是最前排的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去接,可是,想到那是杜曼曼的,顿时鼻酸,没有动。

    傅御辰拍了拍韩夕颜的后背,将她拉出来:“不想听演唱会了?”

    她这才接过去,咬唇不语。目光落在他的衬衣上,当看到那片潮湿的时候,又有些内疚。

    见她情绪好像缓和了些,他道:“那现在可以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她好像犹豫了一会儿,这才小声地道:“我同学都认出你了,说你是杜曼曼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随即笑笑:“不过是绯闻而已,明星都需要炒作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解释他和杜曼曼之间的关系,可她却依然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,他忽而明白了她为什么难过,于是问:“那她们是不是问我们之间的关系了?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带着心虚和懊悔,还有那么一丝丝期待,复杂的情绪杂糅在心里,化作一句轻语:“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收起表情,问她:“你一直都说,我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她点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顿时全部明白了,他和杜曼曼的绯闻之前炒的挺热的,估计关注杜曼曼的人,都会留意到他。如今,被认出来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估计,他一走,小姑娘就被人质疑了。可想而知,被一群同学围着说三道四,刚刚她的心里有多难过!

    似思索片刻,他道:“走,我去给你同学解释清楚,说我和杜曼曼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讶然,抬头震惊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可是,片刻后,又意识到什么,问:“那你怎么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?”

    见他沉默,她心慌到无以复加,却依旧还是为着心底那么一丝丝可能努力争取着。

    抬头对视着他的眼睛,声音柔柔怯怯的:“御辰哥哥,你能不能让我做一下你的女朋友啊?哪怕很短的时间,你觉得不好,再告诉我……但是,给我一个试试的机会,好吗?”

    夏末夜晚的风,吹起她腮边的头发,昏黄的灯光下,她的面孔变得更加柔和静美。眼睛有些肿,可是,眼底的光,却好像盛了全世界的光明。

    他的耳畔忽而响起那天夜里,她的呓语,‘御辰哥哥,我喜欢你’,在这样的夜色里,似乎向风一般落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他听到自己说:“好,那就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心头就开始后悔。他觉得,自己有些不太适合谈恋爱,也不想最后发现不合适而分手,从而伤害到她。可是,面对她此刻纯净的心思,他真的无法再去拒绝。

    索性,什么都不要去想,跟随着感觉走吧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他喜欢她有多少,只是觉得,他不想看见她再哭了,也不想看见,那双明亮的眼睛变得黯然无光。

    她似乎被拒绝得太多了,有些震惊于他的回应,好半天没反应,直到他转身,开口:“好了,现在去给你同学解释。”

    她这才反应过来,声音急匆匆的:“御辰哥哥,你刚刚算是答应我了吗?”

    他无奈地看她一眼:“我只是说试试。”他不敢说死,毕竟她还小,距离毕业还有三年,那么长的时间,会怎样谁都说不准。

    他不敢保证自己会越来越喜欢她,也不敢保证她不会觉得他们之间其实不适合,最后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他想,或许因为年纪大了吧,思考问题真是越来越理性了。

    她却因为他这句话,整个情绪完全换了模样:“真的真的?啊,我好开心啊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又去扯了扯傅御辰的手臂,只觉得手里的感觉充实,分明不是在做梦,顿时,笑得眼睛都弯了。

    她一把松开他,超到他前面,蹦蹦跳跳地,冲他开心地道:“御辰哥哥,怎么办,我好高兴好高兴!”

    他见她穿着高跟鞋,不由伸出手:“别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好想使劲跳两下!”她说着,直接将高跟鞋脱掉,拿在手上,然后用力在原地跳着,傻笑。

    女孩子眼睛还红着,可是笑容灿烂无比,整个人都是年轻和朝气,那种对他毫不掩饰的喜欢让他心头冰封的地方,也被光亮温暖着,有了融化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,随着她笑了。

    果然,快乐是能够被感染的,他觉得好久都没有这么轻快过。这种洗净凡尘的干净剔透、轻松愉悦,还是很久以前有过。

    韩夕颜在天台上抒发够了,这才穿上鞋,随着傅御辰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在她的身侧,一路过去,吸引了不少同学的目光。

    在走进礼堂的时候,她伸出手,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似是会意,主动牵了她的手,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她的唇角顿时扬起,和刚刚哭着冲出去的时候,心情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座位,刚刚八卦的同学自然全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二人身上。

    等到舞台上一个同学表演完,傅御辰这才转头,冲旁边的韩夕颜道:“夕颜,12号杜曼曼的演唱会,我到时候来学校接你。”

    周围人虽然没有围上来,可是,都早就竖着耳朵,听这边的动静呢。

    韩夕颜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道:“他们都说你是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的绯闻只是为了配合宣传,也是一种商业手段。”傅御辰道:“不过既然你介意,那她演唱会的时候,我会当众澄清的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道:“澄清什么?”

    “澄清我和她,从来都只是普通朋友。那天泡温泉,也是有很多朋友一起,并非只有我们两个。”他说着,拨了拨韩夕颜的头发:“再说明,希望以后记者不要因为一两张照片捕风捉影,这样对我的女朋友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他刚刚答应她试试,现在,便主动证言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那声‘女朋友’落在韩夕颜的耳朵里,简直比任何的情话都要动听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只觉得情绪翻滚,一时间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喜欢了他半年多,追了他半年多,很多次很多次都快坚持不下去了,却还是舍不得放弃。

    终于,他答应了她。

    虽然,只说试试,可是,与之前的无情拒绝相比,简直美好得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傅御辰见韩夕颜呆呆地看着他,他笑笑,按住她的脑袋,指向前方舞台:“看表演。”

    她连忙点头,‘哦’了一声,只觉心头的雀跃完全无法抒发,压抑着兴奋着,恨不得再原地跳三圈!

    以至于,散场后,傅御辰送她回到宿舍,韩夕颜都还坐在书桌前傻笑。

    一旁,室友也在替她打抱不平:“夕颜,人家傅少明明就是你男朋友,我看她们那些人就是嫉妒!哼,等到12号杜曼曼演唱会澄清绯闻,她们就被打脸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