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68章 泛黄的日记本
    第368章泛黄的日记本

    回到家,家人都睡了,傅御辰冲了澡回到卧室,打开微博。

    果然,上面几乎都是杜曼曼澄清绯闻的事。而大家看到他和杜曼曼之间蛮铁的关系,也就没再因为绯闻澄清而担心后续,而是对他们之间的合作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傅御辰刷完微博,打算关机睡觉的时候,突然想起,那天韩夕颜拿着他的手机自拍了好几张。

    他当时没看,最近也没翻过相册,于是,点了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,时间线显示今天的,却有一张图片。

    他瞳孔一缩,看到赫然是刚刚收到的那条彩信里的。

    这手机收到彩信图片,下载后会自动保存相册?

    他蹙眉,点开,按住图片,就要删除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要点击确定的时候,突然看到了上面的一个词:怀孕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一愣,明知道放大看没什么好处,可是,却按捺不住心头的莫名情绪,将图片放大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篇日记,赫然是宗佳玥的笔迹:

    “西班牙。

    当我看到那张验孕报告的时候,尽管我不想承认,但是,耳朵里还是他对我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他说,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寄人篱下或许不开心,但是你如果和我在一起,就会有自己的家了。以后我们再有宝宝,然后一起照顾宝宝长大,让他在幸福的环境下成长,直到,我们变老……

    只是那天,我拿着枪对着他的时候,其实,就已经失去憧憬这些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但是,明明可以马上做人流手术的,我却还是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不,我要给他打电话,告诉他,我怀孕了,我怀了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宝宝,一会儿我们就到葡萄牙了,等我到了那边,给你爸爸打电话,好不好?

    宝宝,你说,他会不会不要你啊?我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看到这里,手机从掌心滑落。

    整个人说不出来什么滋味,只觉得浑身汗毛似乎都竖了起来,那种冰凉真实的感觉,令他浑身都好像浸入了冰水里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真的……”他低低地呢喃,可是,却说服不了自己的理智。

    且不说明叔不会这么无聊,弄个假日记来骗他,就说明叔应该也不会知道,她给他打过电话的事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那天她给他打了个电话,语气怪怪的,定位在葡萄牙。

    而正是那个定位,让霍言深找到了她,抓住了她所有的手下。

    那天他们通话的内容,他是真记不清了,或许因为这一年来刻意的忘记,所以,那些过往,早遗落角落,被灰尘覆盖,渐渐就真的淡忘了。

    此刻,被一页日记猝不及防揭开,他忽而想到了很多片段……

    宗佳玥被抓回来的时候,她的脸色苍白,坐在凳子上,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而他也了解霍言深的为人,不可能在抓到宗佳玥后,对她用刑。

    所以,她当时那样,是因为怀孕?

    那么,她死的时候,孩子还在吗?还是已经没有了?!

    傅御辰想到这里,感觉一颗心被说不出的复杂所攥住,呼吸都变得艰涩起来。

    他弯身从地上捡起手机,颤.抖着点开了通讯录,然后,将刚刚拉黑的号码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他还是点击了拨号。

    那边,才响第二声,便接听了,明叔捏着手机:“傅先生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也不知道自己打过去还能怎样,于是,电话里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倒是明叔主动开了口:“大小姐这本日记,还有很多页,很多都提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傅御辰道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已经来不及了。”明叔道:“你还是自己看她的日记吧!”

    “把地址发给我,我明天坐飞机过去。”傅御辰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?”明叔说着,老泪纵横:“她下葬那天,你没有去看她,地下的她一定觉得很遗憾。现在,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,去墓前看看她?”

    傅御辰沉默。

    明叔又道:“当我求你!她的确做错了,但是,她对你的心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捏紧手机,冷笑:“我可是亲口听她说过,她对我只有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傅先生,如果只有利用,她就不会冒着暴露位置的危险,给你打那个电话了,更不会拖到最后……”明叔说到这里,顿了顿:“我也一大把年纪了,生平最遗憾的,就是看着她长大,却也看着她走向末路。你要抓我,我也不怕了,但是,有些事情,不应该被埋没。”

    许久,傅御辰才开口:“好,那明天傍晚6点,在墓园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明叔哽咽。

    一晚上,傅御辰几乎都在做梦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,整个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。

    下楼来吃早餐时候,傅席歌见他精神不佳,不由挑挑眉:“昨天几点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十二点多吧。”傅御辰道,拉开座椅坐下。

    傅席歌看出来儿子心情似乎不好,不由探究道:“不是刚公布女朋友,这是什么情况?吵架了?哪家姑娘,回头带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摇摇头:“没有,就是刚谈,稳定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傅席歌是完全确定儿子有问题了,不过,傅御辰的事,他相信他自己能处理好,也就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因为是周末,今天倒是不用去公司,傅御辰吃完早餐,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从书架上随意拿起一本书看,可是,他看了许久,视线依旧还停留在那一页,丝毫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放在一旁的手机振动了一下,好半天,他才拿起来,点开。

    是韩夕颜发来的微信:“御辰哥哥,我去参加社团活动啦!下午5点结束,你有时间吗,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?”

    傅御辰深吸一口气,回复:“好好玩,我晚上有事,回头再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很快回过来:“好啊,那你忙吧,我也要开工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完,将手机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到了中午,吃完饭,傅御辰便开车从家出来了。

    从宁城到宗家那边大约两百里,他开车过去,算上可能的堵车时间,下午6点前也肯定能到。

    关于宗佳玥埋在哪里,傅御辰之前是听霍言深说过的。现在明叔发过来的地址,也正是那里。

    宗储平家虽然在山坳里,祖坟也在那边,可是,宗储平死的时候,宗佳玥不想让老宅附近的人知道,更不想让宗家以前的仇家知道,所以,坟立在了距离祖坟二十多里的一处僻静山坡,是她当初花了不少买的一小块墓园。

    而宗佳玥死后,夜洛寒便将她的骨灰也埋在了宗储平的旁边,算是让这对父女在地上相伴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到得有些早,于是先到附近的镇子里吃了点东西,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这才返回了山坡那边。

    老远,便看到一个驼着背的老人在墓前,点燃了香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脚底踩过树叶发出声响,惊动了老人。

    他转头,开口:“傅先生,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这才第一次正视面前的墓碑。

    当初宗储平做些不干净的生意,仇家也多,所以宗佳玥没敢给他立碑。

    至于之后,宗佳玥埋下后,夜洛寒给二人立了碑,将原本的小土堆修葺了一下,才有了如今的模样。

    黑色的碑体,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名字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一时间,傅御辰心中徒然升起一种感慨。

    活着的时候,名利和执念好似时间最诱.人的追逐,让人为了它们,一次次打破原则,伤害别人。

    可是死了后,终究还是只化作一抔黄土,消逝在岁月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,太阳渐沉,将整个苍茫的墓园染上了一抹暖色。

    可是,寂寂空庭,除了偶尔的鸟叫声,和风吹过树叶的声音,再无其他,反而更像是一场落幕挽歌。

    明叔上完了香,这才对着前方开口:“老爷,大小姐,我来看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老泪纵横,咳嗽了很多下,这才能继续将话说完,然后转向宗佳玥的墓碑:“大小姐,您看谁来看您了?”

    傅御辰静默地站在墓碑前,没有说话,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,让明叔琢磨不透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那么静静地站了许久,直到墓前的香燃尽,傅御辰这才转身,道:“日记本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明叔看着他冷峻的侧脸,终究还是忍不住问:“你就没有什么,要对她说的吗?还是我在这里不方便,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傅御辰打断他的话:“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转过身,走了两步,再次看了那个墓碑一眼,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明叔跟着离开,将怀中的那本日记本递给他:“那些事,都在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咳得更加厉害,自语一般:“那我走得也没什么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扫了他一眼:“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明叔摇头:“你没有通知警察过来围着我,我已经很欣慰了……不过,你也放心,我横竖不过就这么一个月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冲傅御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等傅御辰走后,明叔又回到了墓前,声音因为咳嗽,沙哑到含糊不清,可是,却似乎透着欣慰的:“大小姐,他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是,接过你日记本的时候,手是抖着的。我看人这么多年,也能看出来,以前,他必然是对你上了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太阳已经彻底落了下去,苍凉的墓园里,只有那个愚忠又行将就木的老人,声声咳嗽,回忆着被时光掩埋的过往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呃,大家觉得御辰会做何选择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