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69章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怀孕了?
    第369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怀孕了?

    傅御辰一路直接开车回了宁城,因为回来的路上有些堵车,所以到家时候都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家人几乎都已经洗了澡睡觉,看到他,问他要不要吃宵夜。他应了一声不用,便自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洗漱出来,他坐在书桌前又上了会儿网,这才将那个日记本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封面有些弯折,也不知道是谁包的书皮,用的是那种杂志上撕下的铜版纸。

    傅御辰看了眼,是三年前的。

    距离他拿到日记本已经好几个小时了,从开始特别想要知道,到现在,反而不急了。

    拿起来,翻了翻,日记本用了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翻阅纸张的时候,里面却突然掉落出来一张钱包卡大小的照片。

    他捡起来,当看到上面的画面时,整个人愣住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合影,显然不是他拍的,而是宗佳玥拍的,他们的合影。

    他当时应该在镜子前低头看手机没注意,而她则是拿着手机,对着镜子来了一张。

    他恍然回想,其实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并不多,从这张照片来看,应该是有一次晚上,他们一起去商场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对他也不主动,怎么会拍这样的照片?

    他翻过来,看到背面有字,赫然是日期。

    果然是那个时候,上面还画着一颗小桃心。

    记忆里,她根本不是个懂浪漫的姑娘,小桃心之类小女生的行为,更是不屑做。

    而实际,她是个心思深沉的女人,能够那么多年隐忍布局,不动声色,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可是,却会在他们的合影后面偷偷画桃心?

    他有些说不出来什么滋味,于是,翻开了日记。

    那是她从三年以前就开始写的。

    前面那些,记录的几乎都是重要的事件。她或许怕自己忘了,很多东西都备注了日期,不过,都是比较简单的描述,让人不容易从上面猜测到什么。

    而直到后面,大约两年前,才开始把它当成了日记本。

    她写到:“今天,我要去宁城了,很期待,不过,心情却更平静。他结婚了,孩子6岁多,呵呵,我却依旧还得去扮演一个好妹妹,祝福他们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自然知道,里面的那个‘他’,是霍言深。

    之后,几乎都是比较短的心情之类,直到,傅御辰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有个公子哥儿也不知道什么意思,看我伤了,还给我送鸡汤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句话,也没有过多的评价。

    他扯扯嘴角,忽而想到那时候,突然有些感叹,如果当时,她就此收手该多好!

    后来,他出现得越发频繁,他也发现,她对他的称呼从‘公子哥’到了‘姓傅的’再到‘傅御辰’的转变。

    直到,她写了一句:“我和傅御辰上.床了。”

    他指尖一顿,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的,因为言深做了让我难过的事,我喝醉了,和另一个男人上.床了。其实,虽然醉了,我那时候,也是有一分清醒的。现在我心里很乱,不知道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之后,第二天,她又写了一段:“昨天可以说因为喝醉,但是,今天清醒着,我又和他做了。我肯定是疯了,竟然觉得他挺帅的,和他一起,有些开心。还是说,其实那天我之所以没有反抗,是因为心里并不排斥?”

    他讶然,继续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几天后,她道:“我不知道我现在和傅御辰什么关系,但是,有的计划,是我从十年前就开始的,不会为了任何人而改变。包括他!”

    她这段话写得有些用力,他能看到力透纸背的决心。

    之后,好多天都没有再记录,直到,她竟然突然写了颇长的两段: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约会了。我发现,他对我很照顾,我竟然也享受这样的照顾。是不是我之前一个人太久了,竟然第一次升起一种想法,想干脆就这么算了,不报仇了,只想和他一起。

    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?但是,我很害怕这样的感觉,失去了报仇的外衣,我会觉得没有安全感,我很恨这样被感性影响的自己。”

    之后几天,她每天都在犹豫,时而说要报仇,时而又在踌躇。

    直到,她那天写到:“今天,他给我发了一张照片,是一家三口的,还说,以后我们也可以这样。

    妈妈过世早,从小父亲也不在身边,这是我心心念念的温馨画面,也期待着,自己的后代能够享受这样的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我决定放弃了,我不想报仇了,真的,我决定答应他了,和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说不出心头什么滋味,原来,在她冷硬的外表下,也曾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,有过犹豫和动摇?

    可是,那她最后为什么又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第三天,她写到:“我昨晚做了一个梦,梦见爸爸浑身是伤地在我面前,脸上流着血,说我不配做宗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然后,我梦见御辰当时就在我身后,听到我的身份,马上转身就走。我拼命叫他、追他,可是嗓子哑了,也跑不动了,他都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今天醒来,我突然觉得,爱情可能背叛我,但是,父亲对我的爱不会,我不能对不起他。

    如果,我报仇后成功了,那我就和御辰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我失败了,死了,那也是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看到,那页纸有些褶皱,似乎是被摩挲了很久的。

    虽然过去很久,他似乎也能从上面的痕迹上,看到她当初内心的挣扎。

    之后,她很久没有再记日记,直到被发现。

    她写到:“我已经在船上了,我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一开始就不信任我吧?所以,在看到那个相框后,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而且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还好,我没有蠢到以为他非我不可。其实,他和他们一样,早就开始怀疑我了,呵呵……

    他问我,会不会对着他开第二枪,我没有说,但是,答案不是早就清楚了吗?

    不会,我从没想过要他死。

    只是,就冲着他对我的那一丝怀疑,我也不会告诉他这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看到这里,只觉心头压抑着沉重的东西,挤压得呼吸都变得艰涩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这个他很想知道的答案终于清晰地摆在了面前,可是,他却觉得,似乎比永远不知道答案要来得难受。

    再往后,就是他看到的那篇日记了,虽然之前从彩信图片里看过,不过,傅御辰还是又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之后的那一页,是当天写的:

    “深夜。

    我给他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放弃我了,他不要我和宝宝了。

    我们挂了电话后,就有人追踪到了葡萄牙这边,说明,他将我们通话的事情告诉他朋友了。

    他希望我被抓到。

    我逃了,现在在外面,零下的温度,希望不要被冻死。”

    或许写下这段的时候,她在哆嗦,日记变得潦草,歪歪扭扭的,不过依旧还是能看出她的笔迹。

    傅御辰看到这里,突然觉得有些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迫切地想知道孩子的事,他还是继续往下翻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一个小镇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要我们了,但是,我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。只求老天能够再给点时间,让我在被发现之前,让孩子足月。

    我租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子,在这里养胎,还雇了一个佣人。”

    之后的几篇,似乎都是日常:

    “来这里几天了,生活挺平静的。

    报仇失败了,贺梓凝的母亲被接走了,我也没有什么威胁他们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心头反而觉得轻松了。

    哎,要是宝宝不闹腾就好了。现在还不到三个月,就让我吐得快不行了,以后要是生下来,还不知道多折腾人?

    不过,我会不会看不到他长大的那一天了?”

    傅御辰看到这里,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走到阳台吹了好一会儿风,这才平和了情绪,继续看。

    “今天感觉好多了,胃口也好了,没吐了,身子也轻松了些。

    原来怀孕是件这么难受的事啊?我突然想起,当初霍静染的宝宝了……

    我是不是做错了?我不太敢去想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,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我很激动,以为是他打过来的。可是,却只是个推销广告。

    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好想他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我好像不得不承认,自从来了这边,我一直都在想他。想念他的怀抱、他的吻,还有那些情话。

    我不是疯了,而是……

    呵呵,我其实早就爱上他了。

    回想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但是,这些天,我满脑子都是他,想和他在一起,或者说,哪怕只听他说几句话也好。

    可是,我失去资格了,他也不会再爱我了。

    我后悔了,怎么办,我好后悔,为什么明明喜欢他了,还要去报仇?

    是我自己,毁了我所有幸福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纸张上,有很多圆形的褶皱,傅御辰明显看出,那是哭过的泪痕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摩挲着那些泪痕,想到当初她电话里的内容,几乎无法控制地,低低地道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怀孕了?为什么不说?!”

    他很是生气一般,手指攥着页面有些用力,不小心便撕破了一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