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70章 你知道吗,我爱你……
    第370章你知道吗,我爱你……

    许久,他这才继续翻下去。

    日期就在第二天:“我今天去医院检查了。

    宝宝没了。

    小诊所建议我去个大些的医院,我知道,一旦我去了,或许我就永远失去自由了。

    我了解霍言深,如果我宝宝还在,他会让我先生下孩子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我宝宝没了,他会把我和那些证据交给警方。

    但是,我突然什么都不怕了,我决定去大医院。”

    之后写道:“刚刚,我问明叔,你相信现世报吗?

    过去我不信,现在,我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十年半以前,我亲眼看着霍静染的宝宝化为一摊血水。

    而今天,同样的事情报应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对颜墨涵用致幻剂,自己却不小心吸入了,那时候,我已经有宝宝了,所以胎停了。

    宝宝的死,不是因为他父亲的放弃,而是我自己怼他的谋杀。我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刚刚,我让明叔准备了东西。如果我猜得没错,明叔把东西送来后不久,霍言深的人也该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故事到了最后,终究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。

    只是,我终究还是不甘心的。我舍不得马上死,只想在临死前,再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他,应该会去见我吧?

    只是,他永远也不会知道,我也曾日日夜夜想着他,真心真意爱过他。

    可惜,明白得太晚了。

    御辰,你知道吗,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日记本到此,便结束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知道,必然是她被捉住前写的,之后她将所有东西都给了明叔,她从医院里被抓住,而当时明叔已经跑了,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之后,她被押回宁城,霍言深通知他,过来见一面。

    过去他不懂她为什么要自杀却不在被抓住后就用药,而是到了宁城之后才服下。现在,他是懂了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她想见他。

    他尤记得,当初在那个玻璃房间,她浑身颤.抖,声线却格外清冷:“没有。别傻了,我怎么可能喜欢你?答应和你在一起,只是为了分散怀疑罢了!我从来没有哪一刻,喜欢过你!”

    当时,他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只觉得自己生平第一次认真,感情不但得不到回应,而且被利用得很惨。至始至终,他在她面前就好像跳梁小丑,连真心都变得廉价又可耻。

    可是,正是因为这样的可耻和廉价,他才那么快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,他也曾在无数次醉酒的夜里,对自己说,那个无心的女人,死了是咎由自取,他没有必要为了她而难受。

    一个人不珍惜你,何必在她的身上浪费丝毫的感情!

    可是,如今看到这篇日记,日记本上全是圆形的褶皱,很多字迹都被眼泪弄得有些花的时候,他这才明白,当初在玻璃房里,她为什么那么说。

    如果,他知道她也爱他,知道孩子曾经存在过,在看到她死了的时候,会怎样?

    他想象不出。

    但是可以确定的是,现在的他都这么难受,如果当时……

    他或许一辈子都走不出来,自暴自弃,颓废不堪。

    她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却将唯一一丝仁慈和真心给了他。

    一滴眼泪从眼眶滑落,落在日记本上,和原本的褶皱又融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傅御辰深吸一口气,似乎再也控制不住一般,拿起本子和车钥匙,就下了楼。

    他开车出来,一路向着那座墓园开去。

    夜里没什么车,速度很快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等再到那边的时候,周围还黑着。

    他停了车,一步步走向那座墓碑。

    明叔已经早就不见了,地面上就连燃过的烟灰,都被风吹走了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他在墓前停下,拿出那本日记,打开了打火机。

    火苗很快舔上了日记本的角,迅速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将日记本放在了她的墓前,看着夜色里唯一的那一抹明亮,开了口:“你写的那些,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宝宝,好好……”突然哽咽,再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纸张都比较干,所以烧起来很快,不多时,便都是黑色的焦灰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在夜色中伫立许久,直到天边已然亮起一层鱼肚白,他这才转身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他终究还是没能再对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回到车里的时候,身上的力气似乎一下子没了。

    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,就那么坐着,许久不动。

    傅御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,醒来时候,发现自己还在车里,而阳光则是已经有些刺目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子,要发动车,却见手机上亮着灯,显然是有未读消息。

    他拿起来,当看到上面三个字‘小侄女’的时候,整个人似乎回了回神,可是,却没有点开消息,而是将手机又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傅御辰没有直接开车回家,而是开车先去了附近的镇上。

    随便吃了点东西,他便在路上随意地散起步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,也不知道以后打算怎样,只是单纯地,有些想要再走走。

    而宁城大学里,韩夕颜还是前一天上午给傅御辰发消息有过回应,之后,就石沉大海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急,可是又觉得他估计在忙工作,所以,也没多想,而是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毕竟,演唱会的时候他对她那么好,晚上送她会宿舍,还主动吻了她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得到他的用心,和之前时候,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,当韩夕颜等到下午,都还没收到傅御辰消息的时候,还是有些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谈过恋爱,但是也知道,情侣之间一天下来,怎么都是至少会发条消息、打个电话的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,打开通讯录,给傅御辰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刻,傅御辰正从镇子上往回走,感觉到手机振动,他拿起来,见是韩夕颜打来的,脸上有片刻的犹豫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七八声,他才滑了接听:“夕颜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总觉得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疲惫。

    她开口:“御辰哥哥,你在忙吗?”

    他道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她想问还好的话,怎么不回消息,可是,又怕他觉得是责问而不高兴,于是改为:“那你在哪里呢?有没有时间见见呀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天色:“我在外地,回去的话也比较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出差啦?”她问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他这样对她有些不公平。特别是,他为了这件事跑到了外地,却要对她说什么出差。

    他讨厌这样的欺骗,更不想伤害无辜的她。

    于是,他开口:“明天上午有时间吗?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听出来傅御辰的语气似乎有些严肃,心头咯噔一沉,声音都变得怯怯的:“御辰哥哥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明天见面再说吧。”他语气平静,透着疲惫。

    她只得应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他说着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通再正常不过的电话,过去,他觉得很轻松,可是现在,他却觉得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傅御辰叹息一声,回了自己停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回到宁城已然入夜,傅御辰正要开回自家,却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,说最近回宁城来,几个以前朋友聚聚,在一家会所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很久没有出去和朋友喝酒了,今天只觉得心头压抑得厉害,于是,挂了电话就调转了车头。

    停了车,俱乐部大堂经理一眼就认出了他:“傅少,好久没见你了,都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些生意上的事。”他随口道:“今天我朋友过来,一起聚聚。”

    经理还记得他之前都爱和哪些人玩,于是,带他去了包间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他,纷纷热情招呼:“御辰,过来坐!”

    正喝得高兴,一人道:“御辰,听说你找了个圈外的女朋友,打算定下来了?”

    傅御辰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尽:“没有,传的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你还年轻,30都没到,着什么急!”男人说着,冲服务生招了招手,然后,低声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来了一排年轻女孩,个个身姿妖娆,而脸庞则是从清秀到妩媚,什么款的都有,无一不是极品。

    “御辰,你先挑吧!”男人道。

    傅御辰笑笑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以为他是推诿,于是,照着傅御辰喜欢的口味挑了两个,冲那两个女孩道:“你们过去,好好陪傅少喝酒!”

    两人应了,笑着过来:“傅少,我们一进来就看到了你,好帅!”

    傅御辰蹙蹙眉,没有理会,兀自拿着酒杯喝着。

    “傅少,我们给你倒!”左侧的女孩娇滴滴地道。

    这时,另外几个男人也都选好了女伴,再将没看上的打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,众人没注意到的是,当其中一个出去的时候,故意没有马上关门,而是匆匆去了一个房间,拿了她的手机回来,然后,对着里面的傅御辰拍了张照片。

    包间里,傅御辰喝完酒,手臂一沉,见女孩已然贴了上来,顿时,觉得心头一阵烦躁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他冷冷地道,手指指向门口。

    他的朋友也愣了,不由问:“御辰,不喜欢这两款?”

    傅御辰捏了捏眉心:“讨厌这些味道,让他们都出去!”

    众人见他似乎真是不快,于是,也把自己选的几个打发走了,这才道:“御辰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看你脸色不对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傅御辰放下杯子,淡淡道:“家里女朋友管得严,以后别给我叫女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