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71章 对不起,我没你想象得那么好
    第371章对不起,我没你想象得那么好

    韩夕颜在收到照片的时候,其实她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向来不习惯睡觉关机,所以,在中途起来上洗手间的时候,看到手机有提示,便打开看了。

    消息是一个同学发来的,那个女生很漂亮,她记得前几天迎新晚会后第二天,那个女生就主动加了她。

    她搞不懂大半夜的发来什么,于是,点了开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人完全怔住。

    画面里,傅御辰坐在两个女孩之间,手里拿着酒,而女孩穿得很暴露,正在往他的身上贴。

    从画面来看,估计是个包间,装饰得很豪华,而从他杯子里红酒的颜色和挂杯程度来看,也似乎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所以,他出去玩了?

    还叫了女人?

    不,不会的,他白天和她通话的时候,声音带着疲惫,到了晚上,又怎么会出去找女人呢?

    这张照片,一定是以前的,而不是今天的!

    她这么安慰着自己,强迫自己心头别慌,然后,去了洗手间回来,又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可是,一躺下,就都是那些画面。

    她心头难受,终究还是忍不住,又翻身下了床。

    捏着手机从宿舍走出去的时候,她感觉自己浑身发凉,紧张得厉害,手都抖着。

    她拨通了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响了三声,电话就被接起来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的声音已然带着几分醉意:“喂?”

    他没有叫她的名字……她努力让自己声音不要发颤:“御辰哥哥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应了一声,有音乐声从他那边透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:“我突然忘了问你,明天我们什么时候见呀?”

    “上午十一点吧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应着,又忍不住问:“你还没睡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带着几分醉后的沙哑,可是,却透着一股疏离的味道:“没睡,在外面,见几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泪疯狂地砸了下来,‘哦’了一声后,就感觉喉咙蓦然被堵住,再发不出声响,于是,啪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已经是九月中旬,夜里还是有些凉意的。韩夕颜站在走廊上,紧紧抱着自己的手臂,顺着墙面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俱乐部中,朋友见傅御辰一个劲喝酒,也不怎么说话,也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男人一把将酒杯从他手里抢下来:“御辰,到底遇到什么事了?如果是生意上的,我们哥几个虽然不如你们傅氏,不过还是有些家底。如果是感情的,听哥一句劝,女人嘛……”

    傅御辰摆摆手打断他的话:“我明天打算分手,我主动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朋友一愣:“你甩人还甩成这幅样子?她做了对不起你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她很好,是我对不起她。”他说完这句,便什么都不再说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伤害的纯净女孩,终究还是要伤了。

    一晚上,韩夕颜不知道怎么过来的,所以,第二天早上时候,两只眼睛都有些肿。

    可是,一想到要见他,她还是连忙又买了冰冻饮料,放在眼睛上敷着,直到好了很多,这才化了个淡妆遮掩一下,出去吃早饭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没课,韩夕颜从食堂出来后,便去了学校的湖畔边。

    如今,周围的树还大都是绿色,整个视线里都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。

    她接到傅御辰的电话时,正在发呆。

    手机差点滑落到了地上,还是同学帮她捡起来的。

    她接听:“御辰哥哥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道:“我在你们学校门口,你在哪里,我去找你?”

    她道:“那你在学校门口等我吧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应了一声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,韩夕颜不想那么快过去,可是,脚步却不听使唤地加快。

    她感觉,就好像有一柄随时落下来的刀,宣判着,她即将到来的死刑。

    傅御辰抬起眼睛的时候,便看着阳光下,女孩穿着长裙向着他跑过来。因为奔跑,她的脸颊红扑扑的,马尾辫在脑袋后面甩着,青春活力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他的决定是对的。

    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他外表阳光幽默,内里却充满了腐朽和溃烂。

    那些过往,就好像蚕食内心的白蚁,早已将他变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他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他。

    而她呢,年轻明媚,澄澈得好似雪山顶上那一汪镜湖,让人觉得,将那些乱七八糟的过去和她扯上关系,都是一种玷污。

    她在他面前停下,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所以,语气不如之前那般轻快,可是眼睛依旧明亮清透:“御辰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下午几点有课?”

    她道:“两点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先带你去吃午饭。”他说着,带她去了车上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似乎各怀心思,都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餐厅,他将菜单递给她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她看着那些字,不知怎的,眼睛一下子就模糊了。

    一滴眼泪落在菜单上,快得她都来不及掩饰。

    他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,继续道:“喜欢什么随便点。”

    她努力收起情绪,点了几个菜,然后推给他。

    他又添了一道,然后冲服务生道:“就这些了,再上两杯柠檬汁。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她喜欢柠檬汁……

    餐厅上菜倒是挺快,不多时,菜已经上齐。

    傅御辰看韩夕颜不动,于是微笑道:“不饿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拿起筷子夹了她最爱吃的,可是,却觉得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他,吃得优雅,只是脸上没太多笑容,看起来比平时只是稍微严肃了些。

    她食不知味,甚至根本不知道夹了什么,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直到口中一阵辛辣,才发现,竟然夹了生姜和辣椒。

    眼泪再忍不住,蜂拥而出,她却努力扯出一抹笑容:“刚刚吃到辣椒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递过来纸巾,她接过去擦眼泪,可是,却越擦越多。

    傅御辰放在身侧的拳头捏得死紧,最后,终是忽略不了此刻揪心的感觉,起身,走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转身,一下子便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的手抬起,要去抱紧她,可是,却又放下,死死地拽住桌面,骨节泛白。

    她哭了许久,都没听到他半句的安慰,慢慢抬起头时,却看到了他面孔上的冷意。

    他道:“夕颜,我们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耳畔嗡嗡作响,即使早有心理准备,可是这一刻到来的时候,她才发现,原来竟然是这么得痛。

    痛到麻木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他又道:“你很好,都是我的错,是我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这里,心头死死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,抬头看他的时候,眼睛里都带着几分锋锐:“你的错?配不上我?”

    她颤.抖着,将手机拿出来,点开那张照片,声音哆嗦着:“因为这个?昨天晚上,你出去找女人了?”

    他似是一愣,不明白她为什么有这张照片。

    可是,却好像瞬间找到了理由。

    他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她抬起手,用力的一巴掌,打得她自己都疼。

    他硬生生受了,继续道:“对不起,我没你想象得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她再忍不住,一把推开他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傅御辰没有追,只是看着她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,这才好像被抽掉了力气。

    脸颊上,还有火.辣辣的痛传来,他却低低地笑了。

    是他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当初和宗佳玥那段开始得太快,他现在回想,或许是因为两个原因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看到霍言深和贺梓凝那么好,还有时衿言那么快就和颜慕槿结了婚,他幼稚得受了刺激,就想匆匆谈一场认真的恋爱。

    二是,因为受到父母当初定情原因的影响,在看到宗佳玥不顾危险救贺梓凝的时候,他就觉得自己遇见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开始得仓促,而到了后面,似乎又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他是付出了真心,可是,却惨败收场。

    而如今,看到那些他不曾知道的过往,他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明明觉得,自己对那个女人问心无愧,可是,当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,给他打那个电话,他却将她的通话告诉颜墨涵,从而追踪到她的时候,他还是有些无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她本就在末路之上,而他,也算是再次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想到她怀孕却在寒冬的夜里,为了逃命,在户外的角落蹲了一.夜的时候,他似乎都能想象到,她当时拿着笔,写下‘他不要我们了’的绝望!

    那段感情,虽然他已经放下了,可是,这关乎生命的东西,却让他根本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即使,他明白,这和韩夕颜完全无关,可是,他也知道,无论他怎么选择,她都是受伤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他忽而想到以前在一本书里看到的话:

    “你的道路宽敞且明亮,我的却披荆斩棘也看不到光。”

    仿佛正是说她和他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终究还是应该放手的。

    她年轻、朝气、活力,如今才19岁,正是大好的年华,未来有很多的可能。

    哪像他,灰色的过往让他无法释怀,自我否定,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。

    她值得更好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很喜欢她,也知道她肯定会难过,但是,时光是最好的疗伤圣药,她终究会走过这段阴霾,也会在这段感情里吸取经验,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、最适合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