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72章 他站在那里,一如初见
    第372章他站在那里,一如初见

    从餐厅出来,韩夕颜没有回学校,而是打车回了家。

    韩潇弛不在,她回到卧室关了门,便一头扎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明明天气暖和,却无端觉得冷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裹在被窝里,一动不动,直到许久,才哭出声音。

    他竟然出.轨了,怪不得,之前两天他对她的态度都怪怪的。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太天真了啊,虽然当初看到他那么多绯闻,她都相信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那天演唱会的一切还历历在目,原来,所有的一切,不过都是一场盛大的烟花,落幕后,就连余温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韩夕颜在被窝里哭了很久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,晚上韩潇弛回来,见她的门关着,于是敲了一下:“夕颜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她在被窝里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讶然:“不是明天一早还有课?”

    她这才想起,今天下午的课她也没上。

    慢慢从被窝里出来,韩夕颜照了照镜子,见自己的眼睛还有些肿,于是,用留海遮了遮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韩潇弛见她俨然刚起床的模样,不由伸手在她额头上感觉了下温度:“是不是发烧了,怎么这会儿睡觉?”

    可是,因为头发被拨开,他看到了她肿了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缩:“夕颜,你哭过?”

    她听到哥哥话里的关心,忍不住扑进韩潇弛怀里,环住他的腰,许久,闷闷地道:“哥哥,我想回英国上大学。”

    他震惊:“夕颜,之前你说喜欢国内的传统元素,所以专门回来学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拨弄着她的头发,心疼地看着她:“是不是遇见什么事了?有人欺负你?给哥哥说,我帮你教训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没有,什么都没有,我就是想爸爸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出她分明有事,可是,却明显不想说的样子,只好妥协:“都想好了?”

    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叹息:“现在那边也都开学了,不过也没关系,我这就让人帮你联系学校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韩潇弛帮她顺了顺头发:“吃晚饭了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做饭。”他道:“你好好休息一下,不论遇到什么,你都要记得,我和爸爸妈妈永远都站在你这边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泪就要滚出来,复而忍住,深吸一口气,憋回去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韩潇弛给韩夕颜打开了电视,还专门拨了个娱乐节目,然后这才去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韩夕颜抬头,见嘉宾里竟然有杜曼曼,顿时,整个人一下子又落寞下来。

    她连忙换了台,调了个动画节目,然后,呆呆地坐着。

    不多时,韩潇弛做好了饭,叫她吃。

    兄妹俩面对面坐着,明明可口的饭菜,韩夕颜却吃两口就没了胃口。

    韩潇弛不许,给她夹了菜,让她必须吃完,否则不帮她联系学校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故作的严肃模样,只觉得心头冰冷的地方有稍微的回温:“哥哥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他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语气带着浅浅的责备:“不对你好对谁好?”

    她低垂了眸子,微微扯了扯唇角。

    这时,韩夕颜的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一听是微信的提示声,顿时,一下子起身,跑着过去看。

    可是,却是室友发过来的:“夕颜,你约会也太过了吧?下午逃课,晚上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不是他。

    她眼底的光熄了。

    她给同学匆匆回了一句,然后退出界面,看向那个置顶的对话。

    还是之前她给他发的那条消息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半句解释,没有告诉她,其实,那只是一场玩笑。

    她死心地将手机放下来,然后,回到了餐桌前。

    “夕颜,在等人的电话?”韩潇弛几乎已经确定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摇头,闷声吃饭。

    他心疼地看着她,可是,却知道自己没法帮她。

    这两天他上班忙,可是,在公司的时候,也听人说了八卦,说杜曼曼澄清了绯闻,还说傅御辰说,他另有女朋友,是圈外人。

    当时,他就这么一听,因为项目的事,听过这些花边消息也就忘了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心头忽而明了,难道,她是知道傅御辰有了圈外的女朋友,所以,心情不好?

    其实,当初听到八卦的时候,他脑子里好像还划过一个念头,心想那个圈外女孩不会就是自己妹妹吧?

    只是,现在看来,估计不是。

    “夕颜,你真的考虑好了?”韩潇弛道:“如果确定了要回英国,我一会儿就联系朋友,估计,你下周就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她想到那个空落的微信,点头:“嗯,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好,回国也好,到时候爸妈守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那你自己在这边会孤单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他摇头:“没空孤单,最近天天上班都很忙,回家都恨不得休息,哪有空想别的?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之前,就在家里给你做饭。”她说着,心里却在想,原来,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,就是让自己忙起来啊?

    当晚,韩潇弛便已经让朋友联系了学校,那边需要一些材料,他也让人帮忙整理准备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韩夕颜起来的时候,韩潇弛告诉她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下周二就出发去英国,然后周五报道,再下周一正式上课。

    一切太快,她心头有些恍惚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天,韩夕颜去学校教务处办理了退学。接着,回到宿舍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室友都很是惊讶,她却微笑着解释,因为父母最后还是不让她在这边,所以得回去了。

    退学办理得很成功,不过,社团那边却没那么好过。

    之前韩夕颜参加社团活动,出了很多板报设计,现在一下子走了,那边都找不到接替的人。

    她于是承诺下来,以后回英国也帮忙做设计,直到他们找到新的替代人选。

    一切,似乎都已经交代完毕,距离回英国还有几天。

    周末时候,韩夕颜都在家和韩潇弛一起吃饭。到了周一,他要去公司,她又再度闲了下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次走了,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来宁城了,所以,周一吃了午餐,韩夕颜便去了那家福利院,准备给孩子们最后一次画画。

    她之前来过好几次,院长和义工们都认得她,不少孩子也和她熟了,听说她要走,都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,她说走之前给孩子们画些肖像,于是,很多孩子都举了手。

    一直忙到了傍晚,韩夕颜这才同大家挥手道别。

    她出来时候,没打车,而是漫步在街头。不知不觉,又到了当初傅御辰救她时候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有些恍惚,看向那里,可是,路边停着的车却不是他那辆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不由自主地伸手拿手机,想要将那里拍下来,留个纪念。

    可是,伸手一摸,却发现手机不在,这么一想,才想起来当时画画时将手机拿出来,好像随手放在一边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虽然这里距离福利院已经有段距离了,韩夕颜还是只能再走回去。

    她急匆匆进了门,刚要走向之前那个大厅,便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傅御辰一个人来的,正蹲在小露面前,和小女孩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留意到她,而是说了几句,便手拉手,去游乐设施那边了。

    她忽而想起,当初她喜欢他,就是因为他对小露的模样。而此刻,他依旧还是记忆里那般,对孩子很是温柔,甚至让人可以想象,以后他要是有了孩子,必然是个很宠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瞧见两人没往这边看,韩夕颜连忙快步往里走,直直掠过操场,去了画室那边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见了她,连忙道:“夕颜,刚刚你一走我们就发现你手机忘了,快拿着,还有别的忘了么?”

    韩夕颜摇头:“没啦!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”工作人员道:“你着急回去么?”

    韩夕颜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道:“还记得小川么?你之前给他画了一幅画,他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其实很宝贝,睡觉时候都抱着。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他不小心把画压坏了,今天我们看他不高兴,刚刚你走了,才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马上道:“那我再给他画一幅好啦!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夕颜啦!”工作人员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韩夕颜于是将画具打开,重新为小男孩画了一幅,落款还写了一句话:“小川,加油,你是最棒的!”

    傅御辰将小露送回房间时候,恰好经过了韩夕颜所在的画室,他的脚步蓦然顿住,借着房间里的灯光,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一,她怎么来了?

    他有些困惑,可是,又意识到,这已经不是他能管的。

    不过,看她低头画画的样子,面容恬静,证明她经过了几天,已经好多了吧?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而恰好,她已经画完,于是,抬起头来,目光无意识地往外面一望。

    此刻,天色已经暗了,而外面的灯光也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发黄的路灯下,他静静地站在那里,身姿挺拔,眸色深远。

    她一眼看过去,恍若隔着千山万水。

    才几天不见,他们之间,早不是当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忽而有些谢谢上天,在她觉得,她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再见他的时候,让他奇迹般出现在她的面前,依旧如第一次相遇般,耀眼了她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