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77章 她被他按在怀里,什么都看不到
    第377章她被他按在怀里,什么都看不到

    母亲霍青青似乎有些吃惊:“夕颜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想过了,Luciano是他家的老三,以后应该是负责Jones家族服装这块,恰好我也喜欢设计,所以和他一起,应该挺有共同语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说,还太小,不用着急吗?”霍青青的确吃惊于女儿突然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我今年也20啦!如果是在华夏国也都到法定结婚年龄了。”韩夕颜道:“再说了,也就是订婚嘛,先定下来,再慢慢培养感情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霍青青当然也愿意女儿嫁给自己好朋友的孩子,所以道:“那我明天约Luciano母亲出来聊聊,我们再找个时间,把你们的事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看向远处花园入口的方向,想到的是他刚刚似乎完全无所谓的样子,她轻声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当晚,峰会结束时候,已经将近午夜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在会上又结识了几个合作伙伴,所以,后面几天的安排几乎都是商务洽谈。

    他之前便给自己预留了几天的时间,所以,当最后一位客户突然有事,改为了下次视频会议后,他突然闲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沫漓提前改签了机票,也不逛街了,说要回去和俞天熠过周末。她问傅御辰要不要一起改签,他却是犹豫了一下,摇了摇头,说自己想在这边再逛逛。

    正好是周末,午后,傅御辰从酒店出来,又去韩夕颜的店里看了看,买了些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从店里出来一直走,不知不觉便到了海德公园的门口。

    他想起那天夜里遇到的她,于是,突然改变主意,抬步往公园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今天上午,Luciano也随着父母到了韩夕颜家正式拜访。

    两家的大人将订婚的事情大致商量了一下,定下了日子,就在两个月之后。

    Luciano得知韩夕颜同意,心头也是格外激动,大男孩般,一直爽朗地笑着。

    见韩夕颜今天也没事,于是,便约她一起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她答应了,和他一起逛了一上午,最后,去了她的小店。

    照旧,韩夕颜问了店员这些天的情况。店员汇报完后,随口提了一句:“今天又看见帅哥了,而且是华人,刚刚来我们店里,买了些东西,还夸你说你的设计很别致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笑:“花痴!”

    “哪有?!”店员说着,神秘兮兮地拿着手机,冲韩夕颜道:“我还偷拍了,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说罢,将傅御辰站在货架前的照片递给了韩夕颜看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顿时凝住:“哦。”

    店员也是华人,又是年轻女孩,早就和韩夕颜熟了,也没有老板和员工之间的概念,见她表情很淡,不由道:“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啊?你不觉得很帅么?”

    韩夕颜笑笑:“是挺帅的。不过,你刚才为什么说‘又’这个词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之间就见过他啊!”店员说着,眉飞色舞地将之前傅御辰买东西的事情讲了:“可惜,他买了两套婴儿用品,估计已经是孩子他爹了!”

    韩夕颜不由道:“可能是送家人朋友的呢?”她是知道,他几个朋友都陆续生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哦,也有可能啊!”店员这又才笑了:“不过,不管怎样,不妨碍我花痴嘛!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来的?”韩夕颜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走了有四十多分钟了。”店员叹息:“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工作吧,没准回头还有别的帅哥的!”韩夕颜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怎么明明比我小,反而说话这么成熟?”店员道:“我在你面前反而像个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成熟?”韩夕颜微微恍惚,以前,还有人明明才大她十岁,也叫她‘小侄女’呢!

    一时间,突然没了所有逛街的兴致。

    韩夕颜冲货架前看东西的Luciano道:“Luciano,你先回去吧,我还有点事情,我们回头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Luciano也不追问,而是点头:“好,那我回头给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从店里出来,韩夕颜没有回家,而是信步往前。

    春天,周围的树木都已经发了嫩芽,不过,比起夏天的绿意盎然还是差了些。

    她不知不觉来到了海德公园,走得累了些,便找了个草地前的座椅坐下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有个十来岁的男孩牵着一只哈士奇经过,韩夕颜见哈士奇眼神蠢萌蠢萌的,觉得可爱,不由弯身逗了逗。

    哪知道,这哈士奇是个热情的主,她一逗,它就整个儿灿烂得放光。

    先是往韩夕颜身上扑,各种撒娇,主人拉都拉不回来,接着,看到了韩夕颜膝盖上放着的手机套很可爱,于是,一口叼住就跑。

    韩夕颜一愣,连忙起身,哪知道,哈士奇跑得很快,一转眼就没了影儿。

    而它的主人,一直在后面追,十来岁的男孩速度也很快,转过弯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韩夕颜大急,虽然手机也不贵,但是,里面还有很多照片,尤其是之前拍的傅御辰,如果手机丢了,或许永远都没了……

    她拔腿狂奔,可是,因为穿着高跟鞋,踩在草地上,深一脚浅一脚的,哪里跑得过那一人一狗?

    而且,因为跑得快,鞋跟还给扭坏了,她无语又无助地站在草地上,一时间,只觉得这或许就是老天强迫她彻底断了所有的念想。

    现在毕竟才三月间,天气还凉,鞋子坏了不能走,手机也没了,打不了求助电话,韩夕颜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找了个椅子坐下,看向前方的草坪。

    左等右等,也没人来还她的手机,她的心一点点彻底沉寂,再想到自己先前删了傅御辰所有的联系方式,更是觉得提不起一丝精神。

    韩夕颜懊恼地脱了鞋子,弓着身子踩在座椅上,曲起腿,将脸埋在了膝盖里。

    脑袋里有些乱糟糟的,一会儿是她的未来,真的要和Luciano在一起么?

    一会儿又是傅御辰那天和她分手的场景,还有重逢后,他对她说的那句‘Luciano挺好’……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过去,直到韩夕颜觉得有些凉意。

    她慢慢抬起头,觉得脚都有些麻了,正要将腿放下来活动一下,就瞥见自己的座椅旁,放了一个鞋盒子。上面,还有她的手机!

    她浑身一震,拿起手机,指纹解锁,赫然就是她的。

    韩夕颜连忙四处张望,可是,周围都没看到人。

    她掩藏不住疑惑,这才低头,去看那个鞋盒子。

    显然是一双新鞋,而且这个品牌价值不菲,不可能是那个牵着哈士奇的男孩赔她的。

    她打开来,是一双平底鞋,尺码刚好是她的号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蓦然加速,想起的,却是当初出门,傅御辰不让她穿高跟鞋,说是怕她摔了崴了的场景。

    她将鞋子拿起来穿好,大小合适,很舒服。

    她穿着站在座椅上,借着拔高了的视线,四处看去。

    可是,视野里,除了无边的草坪和树木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,连过来旅游的游客都不多,所以,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,都没有她想找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慢慢坐下来,低头看向脚面。

    会是他么?

    不会吧,之前他说的那么决绝,还做了对不起她的事,又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可是,此刻脚上真实的触感、失而复得的手机,似乎都说明了……

    她说不出是什么心情,只能起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暮色渐沉,家里人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只说晚一些回去。

    从公园出来,天已经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沿着市中心的街道一直走着,不知不觉,到了一个旱冰场。

    此刻,周围华灯初上,已经有人在里面滑着旱冰,广场上有音乐声传来。

    她顺着乐声过去,忽而有些想尝试滑冰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很小时候滑过轮滑,可那会儿她胆小,摔了一次就说什么也不滑了。爸妈也宠着她,她说不滑也就由着她。

    现在,却又突然想尝试一下当初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韩夕颜租了鞋子,走进场地。

    果然,多年不滑,简直和个新手完全没区别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几乎是扶着旁边的护栏往前走,在走了一圈之后,才开始尝试用轮子稍微滑一下。

    身子马上变得有些发虚,她正要扶住旁边的扶手,就有个男孩冲她吹了声口哨,然后,拉住了她的手臂,将她往中心一带……

    她被迫离开原来的地方,被带入了中心,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还好没摔,她努力站稳,准备重新慢慢返回边缘。

    那群十来岁的孩子估计是一起来的,技术都很醇熟,在她从中心返回边缘的时候,总是在她面前晃悠,弄得她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她不仅懊恼,她今天是得罪了熊孩子帮?

    眼看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,可偏偏有个小女孩呼啸着从前方掠过。

    韩夕颜吓得身子一晃,脚步本能地后退,却因为重心不稳,身子重重地往后摔去!

    就在她后脑勺快要着地的时候,蓦然一阵风刮过,有人稳稳地托住了她的后脑勺,接着,扶住她的腰往里一带,她整个人又旋风般地往上直起,然后,直直撞入了面前那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莫名的熟悉感,令她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可是,刚刚两番天旋地转,又让她根本无法稳住重心,甚至无法抬起头,去打量救了她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的两只手,一手揽在她的腰后,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她被他按在怀里,什么都看不到,只能感觉到他衣服下的心跳,很快,很有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