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79章 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搅你了
    第379章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搅你了

    傅御辰还在那里一动不动,目光里却突然有一抹亮色跳跃着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亮色慢慢变大,最后,是定格在他面前的女孩。

    他恍惚地看着她,微笑,可眼底还有来不及隐藏的落寞:“夕颜,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她突然有些想哭,不过,还是忍住了,语气变得有些急迫:“昨天你是去了海德公园吗?”

    他轻轻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又问:“那旱冰场呢?”

    他道:“我也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补充道:“以后别总穿高跟鞋,也别玩那种容易摔的运动,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她心头的气一下子又涌上来了:“那和你有什么关系?!”

    他默然。

    是啊,和他有什么关系?她有男朋友,有人关心她。而他……

    他或许不适合谈恋爱,更不适合结婚的。

    见傅御辰沉默,韩夕颜忍不住道:“那你为什么帮我?”

    他开口,很自然地道:“因为不想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了这里,他却依旧不说喜欢。

    她忽而想,或许,他对她的感情,从头到尾都只有大人对小孩般的怜惜,没有爱情。

    她忽而笑了,眼泪却蓦然涌了出来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她借着泪光看他:“御辰哥哥,之前都是我不好,我不该闯入你的生活,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,让你做了很多为难的事。但是你放心,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搅你、再不会去强求你任何东西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努力扯出一抹笑容:“祝你幸福!我们从此一别两宽,后会无期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消失,深知这次,她是真的要走了。

    心头的恐慌忽然间铺天盖地,他转身就去追她:“夕颜!”

    喊了一声,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叫住她要做什么,可是,却发了疯一样,想要她将留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她没回头,也没停住脚步,依旧还在往前跑。

    他是追得上她的,可是,看着她的背影,他猛然又想起来,她说的那个‘喜欢’。

    他不傻,知道女人有时候口是心非。

    但是,刚刚她当着他的面,和Luciano说笑时候的表情,发自内心的笑,根本不是能够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忽而想起了自己分手的初衷。

    如今过去几个月,他从那段灰色过往中走出来了吗?

    不,那个结还在那里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能够正常高效地工作、能够和人开玩笑,可是,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么几个月来,他每个夜里,几乎都会被惊醒。

    他会梦到那些过往,会梦到日记本上提到的模糊的血水,会梦到有人打电话给他,听筒里传来哭声……

    他终究还是没能出来,所以,也没有追逐幸福、给别人幸福的资格。

    心头被颓然淹没,傅御辰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只觉得天大地大,大得他好像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在原地站了许久,他抬步往教堂里走去。

    教堂里,有不少信徒正在吟诵着,声音祥和。

    他穿过大厅走进深处,忽而看到了有人从告解室里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他听人说过,有时候心里藏着太多事,说出来了,或许就能轻松很多。

    傅御辰过去是最不愿意去将自己的事情袒露给别人的,不过,想到这里是异国他乡,估计听不懂他的语言,再加上今天听到韩夕颜的那番话,让他觉得压抑得自己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于是,掀开门帘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,有些奇怪里面的牧师为什么不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来过告解室,所以也不知道应该是个什么流程。见对方不说话,他只好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。”他自嘲一笑,显得略微局促:“从哪里开始说呢?”

    说完,沉默了一会儿,似乎因为第一次将自己秘密说出来有些不习惯,所以,又顿了顿,这才道:“我今天又见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告解室的窗户那边,安静一片。

    他说了第一句后,后面自然了些许:“她说她要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笑:“其实,这是我之前说分手时候就该想到的,但是,当真实摆在眼前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大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难过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呼吸变得重了些:“不过都是我咎由自取的,怪得了谁?”

    “我没资格喜欢她,没有资格爱她,根本给不了她幸福。”

    他长长地叹息一声:“现在这样一团糟的我,配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过了好半天,才又开口:“那天,她拿着一张我和别的女人的合影,问我是不是因为那件事分手。我说是。但是,其实我根本没有碰过任何女人!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,总觉得他说完这句话后,窗户那边人的呼吸声突然明显了些。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没错,是我故意让她误会,让她找到离开我、恨我的理由的!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怎么叫您呢?”傅御辰思索道:“我不是信徒,应该叫您牧师还是什么?”

    见对方不语,他也就道:“那就叫您牧师吧!牧师先生,您想听一个故事吗?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眸色变得有些深远:“有个男孩,出生在遥远的东方家庭,从小一帆风顺,父母疼爱,孪生妹妹也很好,可以说是一切完美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上学时候,认识了不少朋友,一起淘气、一起疯。”

    “他上初一就学着人家谈过家家恋爱,上了高中更是玩得很疯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这么下来,所幸本质不错,大学后,在家族公司里慢慢成长,倒是颇有管理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他看到周围的伙伴相继结婚生子,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游戏人间。所以,他开始打算稳定下来,谈一场认真的恋爱,和一个女人结婚,细水长流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,他遇见了一个女人。女人比他大些,看起来成熟也不乏开朗,他对她开始也没太多意思的,直到,他看到她不顾危险救人……”

    傅御辰一点点讲述着当初的那段过往,说到后面时候,声音低了几分:“直到那天,他在她家醒来,无意间看到她抽屉里那个倒扣的相框,这才知道,原来害他身边亲友的人,竟然是自己的枕边人!”

    他低笑:“而他爱上她的开端,其实根本不是意外,而是她精心策划的阴谋,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因为她舍身救人而不怀疑她!所以,他喜欢她的根源,从一开始就是欺骗!”

    外面的钟声敲响了十二下。

    “其实故事里的那个人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被发现了,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怀孕了,没有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子没了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后面,每次说几句都要停顿一下。

    “在她的阴谋被揭穿的时候,我恨过她、怨过她,也怜惜过她。可是,所有的一切有什么用?她被抓回来了,死在我的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,她的手腕上,还戴着我送她的手链。她死的时候,身体都裹在窗帘里。还是我抱她去的。当时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去那里,直到我看到她垂落在外面的手,却看不到她的脸和身子……我才知道,她不想让我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一切终于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就在我觉得终于走出来,打算重新开始我的新生活的时候,一个日记本,让所有的真相,血淋淋地展示在我面前!”

    “我这才知道她怀过我的宝宝、才知道她其实对我也是有感情的,才知道她在做那些事之前,一直都在犹豫和挣扎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却在她怀孕时候打了那通电话,通知了我朋友她联系过我,从而追踪到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的、我对所有人都问心无愧,但是,我却不知道怎样从这段过往里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做噩梦、会在夜里突然惊醒、会在很多时候都想起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久没睡过一次好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逃不开这段灰色的过往,迈不开这个结。”

    他又放轻了些:“因为这样,甚至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她很好,纯净、透明、阳光。”他仿佛看到韩夕颜在对他笑:“和她在一起,我觉得很开心,还有前所未有的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那天真相被揭开,我这才发现,我其实一直都生活在黑暗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法做到心无旁骛,虽然我已经不爱那个女人了,但是,那些过往却依旧在心头,挥之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和她分手了,虽然也很舍不得。但是,她那么年轻那么好,我不想耽误她,还是让我一个人,继续留在黑暗里吧!”

    “只是,我觉得,我以后恐怕再难喜欢上一个女孩了。”

    “牧师,你知道吗?这些年我认识了很多的人,和不同的女人谈过快餐一般的恋爱,却发现认识得越多,反而越孤独。”

    他不顾牧师有没有回答,兀自当作他应了,继续道:

    “原本我觉得分手或者相聚,都不过是再稀疏平常的事情。直到今天,看到她含着眼泪跑过来,说她再不会打搅我的时候,我突然明白了。原来,这世间千种风情、万般美景,都不及她对我笑时候,眼底的倒影。”

    小窗的那边,忽而传来一道急.促又压抑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