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80章 放下过往,走出来,好吗?
    第380章放下过往,走出来,好吗?

    傅御辰一愣,不由不再说话,而是道:“牧师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边,则是再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也没多想。而刚刚说完了那些,好像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心情虽然还是难过,但是总算又能正常呼吸了。

    他自嘲笑笑,或许,他真是习惯了这样的感觉了吧?

    习惯了看着周围的人都有人作伴,他不羡慕、不嫉妒,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时候,突然想起,那些令人愉悦的瞬间。

    然后,突然想起一个人,翻翻她的照片、朋友圈,也就只能这样了……

    傅御辰收起情绪,走出了告解室。

    就在他出来后,一个先前从里面出来的男人来到告解室旁边的门口,赫然是牧师的装束。

    他正要掏钥匙开门,却发现自己刚刚出去时候竟然没有锁门。

    于是,他直接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在里面?!”他震惊地发现里面有个年轻女孩。

    韩夕颜此刻都还没从刚刚听到的那些话的心情起伏里缓过来,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,抬头看向牧师,连忙摆手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是为了躲人才进来的!我什么都没碰过!”

    牧师扫了一眼房间,又拉开抽屉,见所有东西都没动过,这才点头,严肃道:“下次不许再进来了!”

    她点头,连连道歉着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,她刚刚也跟本没留意这里是什么房间,就冲进来了的。

    她对他说了那番话,他追了她两步便放弃了,让她觉得,她对他来说,真的不过什么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可是,她明明说着那些绝情的话,可眼泪却疯狂地出卖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狼狈,不想每次都是她看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所以,她头也不回地往前跑,直到进了教堂。

    周围人都在吟诵,她显得格格不入,正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,她却发现他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慌不择路,直接就拉开门,进了牧师的房间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,他竟然去了告解室。

    听到他说话的那一刻,她的心紧张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有些害怕、怕听到不好的,又有些期待,心里盼着他能在他的话里,提到她哪怕一句。

    只是,没想到,他第一句提到的就是她……

    他竟然说,他很难过,因为听说她要订婚而难过。

    她忘了所有,怔怔地听着,不敢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直到,他提起了那张照片的事,她这才知道,那不过是个误会,一个他存心不愿解释的误会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他为什么明明不舍得,却还是要决绝地分手。

    不明白为什么他明知道自己难过,却在重逢时候都不表明一分。

    不明白他明明在乎她、怜惜她,却在那个旱冰场上,救了她后,依然还是放开了她的手……

    直到,她听到了后面的那个故事。

    他说的语气轻描淡写,她却听到了他话里的沉重,那是背负着两个生命的沉重。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,他们之间横亘的,不是那简简单单的十年,或者说是她晚出生的那3652天,而是,他那段自己都跨越不过去的过往。

    他怕她难受,直接将她推开,自己再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他深陷泥潭出不来,她也不知该怎么拉他。

    不甘吗?难过吗?不舍吗?

    或者,怨他吗?

    其实都有,可是,她却从他最后几乎哽咽的声音里,听到了他的绝望和挣扎。

    一时间,无法控制,她也跟着他难过。

    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原来,这才是真实的那个他,不是她之前在机场一见钟情的那个时尚光鲜又潇洒不羁的他。

    他千疮百孔,和经历简单如白纸的她相比,连她自己都觉得,似乎真不适合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开始才那么理智地抗拒。

    可是,他终究抵挡不住她的死缠烂打,最终妥协……

    韩夕颜从牧师房间出来,脑袋里正一团糟的时候,蓦然看到了坐在椅子上、闭目养神的傅御辰。

    周围人都在轻声吟诵,只有他坐在最后一排,身子靠着椅背,仰着头,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她忽而想起他刚刚最后的那段话。

    那段话在脑海中,变得清晰无比,她仿佛听到他在对她说:

    “夕颜,你知道吗?这些年我认识了很多的人,和不同的女人谈过快餐一般的恋爱,却发现认识得越多,反而越孤独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凝视着此刻安静闭目的他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觉得分手或者相聚,都不过是再稀疏平常的事情。直到那天,看到你含着眼泪跑过来,说你再不会打搅我的时候,我突然明白了。原来,这世间千种风情、万般美景,都不及你对我笑时候,眼底的倒影。”

    眼泪瞬间决堤,她远远地看着他,却没有靠近。直到视线一次又一次模糊,直到吟诵完了一个篇章。

    她这才连忙擦掉眼泪,然后走到傅御辰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看到,他的脸上有水光,可是,却没有察觉到她的靠近。

    她喉咙哽咽,轻声地道:“御辰哥哥,你快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刚刚他的那些话,她仿佛听到他话语背后的呼救声,可是,却徒劳地发现,不知道怎么救他出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动,甚至或许什么都没听到,而是紧闭着双眸,呼吸绵长。

    有人经过,低声问她,他们需不需要帮助。

    她摇头,做了个嘘声:“他在睡觉,别打搅他。”

    因为,她刚刚知道了,他这么久以来,一直都没能睡个安稳觉,现在好容易睡得沉了些,她得帮他守着。

    傅御辰从告解室出来,觉得吟诵让心灵慢慢变得平静,所以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,他竟然在这样的声音里,渐渐放松了意识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开始也是迷迷糊糊的,直到,他渐渐看到一片白光……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!”他瞳孔缩紧,看向那个向着她走来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御辰。”宗佳玥柔和地叫了傅御辰一声,微笑:“我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看。”他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她却已然走到了他的面前,轻声道:“御辰,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脸转过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她突然道:“都是我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却并不因为他的态度而生气,声音反而更柔和了:“御辰,那些事情,都是我的错,你别再折磨自己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一怔,这才转头看她。

    她凝视着他的眼睛:“那段感情,从头到尾,你都没有对不起我。却是我,辜负了你的真心。宝宝没了,我知道你也很难过。但是,这不是你折磨自己的理由。是我要害人,才会终究害了宝宝。是我不好,最终报应在了他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我知道,你可能后悔了吧?后悔和我开始太快,卷入了一个无辜的小生命,还偏偏是我们的骨肉。但是,那段感情,我却很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我这么多年,真的很渴望有那么一段温暖,是你给了我一个崭新人生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御辰,你很好,真的。”她伸手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:“我和宝宝都要走了,我们很好,所以你也放下吧!你应该珍惜的,是现在陪在你身边的人,而不是溺亡在我们之间灰色的过去里。那些,都不该是你幸福的牵绊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有些轻颤。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我们以后都不会再来看你了,你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放开了他的手,转过身,走向那片白光。

    他听到,她的声音逐渐变得空灵:“我喜欢的,是那个阳光一样的你、不羁的你、喜欢开玩笑的你、常常逗我生气却又很会照顾人的你。御辰,我希望你能回到最初的那个样子,我第一次见到时候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想看到那个你,提着鸡汤,吊儿郎当在门口说,美女,我打算追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放下过往,走出来,好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,融入白光里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恍若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真实到让他醒来的那一刻,都还带着些许的恍惚。

    他慢慢坐直身子,看到虔诚的信徒又开始继续吟唱,似乎,一切不过只是短短的一梦。

    觉得脸上凉凉的,傅御辰一摸,竟然都是水泽。

    他擦干脸颊,又坐了一会儿,这才站起身来往外走。

    外面,还是午后,日光也明媚着,他抬头,看向头顶那片湛蓝的天空,忽而觉得,此刻的阳光,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通透。

    而他——

    那种感觉十分微妙,可是,他却似乎明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似乎能够感觉到,自己心上蒙着的那片灰色尘埃,消失了。

    身体也有不同之前的轻快,呼吸变得清新,整个人似乎也在慢慢地回春,抽枝拔芽。

    他依旧站在教堂门口,赫然是之前韩夕颜说后会无期的地方,心头纷乱的思绪一点一点理清,到了最后,却是越发明晰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情绪,都只化为了一个念头:

    他是真心喜欢她,舍不得将她让给别人的,所以,他应该把她追回来!他要做回原本的自己,给自己一个机会,也给她一个未来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旦浮出来,便再也无法压抑。傅御辰深吸一口气,快速地四处望去。

    她刚刚离开了,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父亲有她父母的联系方式,要知道她家在哪里,太简单了!

    傅御辰打国内电话之前,先给自己助理打了过去:“小夏,我有事先不走了,你把我的机票取消,你今晚自己先回国。”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明天开始追妻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