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85章 山云做幕,攀岩观火
    第385章山云做幕,攀岩观火

    还好,刚才他在学校教室,已经摸到她的手指上没有戒指,证明她也没答应Luciano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!

    傅御辰想到这里,又俯身继续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韩夕颜刚刚因为他的话稍微清醒些的脑子再度混乱起来,她的后背贴在副驾驶座上,整个人没有力气,完全不能动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,他的手指穿过她的长发,顺手一带,她扎着的头发就散落了开来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若擂鼓一般,只觉得自己被他的气息淹没,沉溺得不想出来。

    隔着衣服,她似乎都能感觉到他的心跳,和她一样,很快,分不清彼此。

    心头乱得好像快要炸开,直到他也跟着气息不稳,接着,慢慢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发型也有轻微的散乱,而她,更是连衣服都凌乱不堪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说话,而是喘息着看着彼此,狭小的空间里,空气暧.昧得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傅御辰眼底的情潮一点点褪.去,然后帮韩夕颜把散乱的头发整理好,发动了车。

    直到车都开出去了一段,她脸上的红晕还久久不退。

    天哪,刚刚那个才真的是吻啊,和之前她主动亲他、还有小树林他那个蜻蜓点水完全不一样!

    而且,刚刚他的样子,想起来也有些让人怕怕的。

    习惯了他以前的冷漠和刻意划清界限的疏离,刚刚那个强势又霸道的他,真是每个动作都要让她的心飞起来。

    韩夕颜没敢往傅御辰那边看,更没说话。只觉得自己现在这状态根本就是鸵鸟,明明早就想答应他了,可是,却死死绷住,非要看他着急的模样。可最后被强吻的还是她自己……

    傅御辰微微转眸,就看到韩夕颜脸上不断变幻的表情。

    小姑娘这样子真可爱!

    他伸手,将她柔.软的手拉过来,握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她抽了抽,抽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侄女,开车要注意安全,别乱动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他又叫她‘小侄女’,哼,有对自己晚辈求婚的吗?

    她撇撇嘴。

    他打开了车载音响,调到了音乐频道。

    舒缓的音乐传来,是一首美国的乡村音乐。

    路上路况不错,一路行来十分顺畅。再加上春天的树木已经发芽,在暮色之下,都仿佛淬着暖光。

    这时,音乐突然一换,竟然是一首话语歌。

    只听空灵的女声唱道:“谁的手,总紧紧牵住我的手;不回头,在人群沙漠中漂泊。你别用,含着泪的眼睛看我,听蝉声沉落。请抬头,今宵露重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第一次听这首歌,不由被吸引,认真地听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,傅御辰调大了音亮,车内环绕立体声下,声音更是宛若天籁。

    “是谁用,带露的草叶医治我,愿共我,顶风暴泥泞中跋涉……”

    他放缓了车速。

    “是谁说,经过的路都是必需磨难尽收获。山云做幕,攀岩观火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而想到他和她。

    是她,用带露的草叶医治他,让他干涸的心底又重新注入暖流,让他一点一点,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请由我引吭高歌,面迎啊海上风。在世界之外,在时间之中,无问西东。”

    “就奋身做个英雄,不枉那青春勇。愿心之自由,共天地俊秀,有情有梦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而想到她和他。

    当初,她主动追他,失败一次又一次。

    可是,或许因为年少轻狂,她最不乏的,就是勇气和活力。

    即使他的态度再冷漠,她依旧能从那微薄的光明里找到那一丝希望,并将它无限扩大,再变成她继续努力的动力。

    手上的触感清晰,他掌心的纹路烙印在她的手背上,直直传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她忽而想,原来,最后还是他,真好。

    女声还在继续唱着:“谁的手,总紧紧牵住我的手,不回头,在人群沙漠中漂泊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用,带露的草叶医治我,愿共我,顶风暴泥泞中跋涉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说,经过的路都是必需磨难尽收获。山云做幕,攀岩观火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车停在路边,和她一起将这首歌静静地听完,突然转头,冲她道:“夕颜,那枚戒指,我虽然没有让你比过,但是,我知道是你的尺寸。”

    她还沉浸在刚刚那首歌带来的情绪中,听到这句话,微怔。

    “当初在宁城的时候,我虽然说试试,但是,其实从那一刻开始,就是认真的。”他转头,凝视着她的眼睛:“我当时经过深思熟虑,决定和你在一起,就是准备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,所以,我牵你的手的时候,就量过你无名指的尺寸了。”

    她震惊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昨天听了他告解的那段,她明白他也是喜欢她的。可是,却没想到,他竟然那么早就……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我比你大十岁,所以自然考虑得比较多。之前一直的顾虑也是,怕你对我只是一时有兴趣,或者怕我们生长环境和年龄差,让彼此缺乏共同认知,从而在恋爱阶段、或者在婚姻阶段,将这些东西激发,从而引起矛盾。”

    她讶然,原来,他竟然想到了这么远?

    “那你后来……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后来,还不是因为发现抗拒不了你的吸引力,所以所有的顾虑都抛到了脑后。”他无奈一笑:“那时候,我想着走一步看一步。而且,你那么懂事,我们以后应该能好好的。总归我是男人,又比你大,应该让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顿了顿:“夕颜,我和照片里那两个女人什么关系都没有。我只是去参加朋友聚会,朋友点了两人陪我喝酒,但是她们贴上来的时候,我直接就把人赶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,她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故意问:“那怎么会有人给我这个照片?”

    “谁发给你的?”傅御辰问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同学,女生,长得挺漂亮的,但不是我们专业,而是艺术系的,学校活动认识的。”韩夕颜道。

    傅御辰想了想:“把她的微信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韩夕颜的手机,翻看那个女生的相册,眯了眯眼睛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好奇地凑过来。

    他趁机亲了她一口,然后道:“夕颜,你不知道吧,你的这个同学,白天还是学生,晚上却出来坐台。那天,我朋友没有选她,估计她出于嫉妒你的心思,偷拍了这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震惊:“晚上出来坐台?!”

    “等我回宁城,给你报仇。”他揉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怎么报仇啊?”她眨眼。想想因为这张照片,她难过了一.夜,还有之后的分手,现在心里都在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乖,到时候告诉你,肯定让她付出代价!”傅御辰似乎想到了什么,眸底划过一丝玩味。

    说完,他忽而正色:“夕颜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表情一顿。

    他握紧她的手:“当初的分手,和那些误会都没有关系,是我自己的问题。之前发生了一些事,让我有些否定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看到,他的眼底染上几分沉重,不过,却不是之前看不到光般的黯沉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知道,会嫌弃我。”他低低地道:“能不能以后再告诉你原因?”

    她想起昨天他坐在教堂里,闭目流泪的模样,心头有丝丝的疼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拨开她的长发看她,凝视几秒,忽而一把将她拉进怀里,紧紧拥住。

    他今天吻了她、牵了她的手、对她说了很多感动的话,而此刻这个拥抱,更是让她觉得,之前所有的不确定或者不甘,似乎都找到了港湾。

    她慢慢抬起手,回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足够了。

    她想,他虽然比她大十岁,可是,当他迷茫又无助地从告解室里出来的时候,她其实觉得,他也是个惹人疼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也想要好好照顾他、温暖他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里拥抱良久,直到韩夕颜的手机响了,傅御辰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她接听道:“我们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?”霍青青重复着她的这个主语,道:“那个‘们’字,指的是御辰还是Luciano?”

    韩夕颜咬咬唇,低低地道:“不是Luciano啦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霍青青拖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韩夕颜觉得脸热,连忙道:“好啦好啦,一会儿见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她转头冲傅御辰道:“御辰哥哥,晚上在我家吃饭吧?”

    他点头,很不客气道:“本来也没打算去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她不由被逗笑,突然觉得,心头压抑了半年的情绪,突然之间一扫而光,雀跃得快飞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要忍住,不能让他得意!她偷偷地想着,将脸转到了窗外,唇角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二人不多时便到了韩夕颜家,傅御辰停了车,牵着韩夕颜的手往里走。

    她想要抽回来,可是,他直接改为十指紧扣,她就连动都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佣人也是个机灵的,见韩夕颜和傅御辰手拉手进去,马上冲里道:“先生夫人,小姐和她男朋友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听到这个称呼,扬扬唇角。

    韩梓翊和霍青青闻声出来,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上,继而转头,无声地冲对方一个了然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爸爸、妈妈!”韩夕颜脸更烫了。

    “伯父、伯母。”傅御辰说着,看向韩梓翊道:“今天早上太着急,没认出伯父,实在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御辰,坐。”韩梓翊指了指沙发。

    傅御辰拉着韩夕颜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佣人去倒水,霍青青则是拿起手机,偷偷地对着沙发上的女儿和候选女婿拍了张照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