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86章 跟我去酒店
    第386章跟我去酒店

    四人坐在一起聊了会儿,佣人便过来说,饭菜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韩夕颜发现,傅御辰很会讨长辈欢心,而且,一顿饭吃下来,气氛融洽,完全没有半点儿冷场。

    吃完饭,韩梓翊道:“御辰,这次出差多少天?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工作已经结束了。”傅御辰道:“我同事在昨天就已经离开伦敦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他为什么留下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霍青青不由开了口:“御辰,那你工作那边要紧吗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好,而且这边还有更重要的事。”傅御辰说完,意有所指地看向韩夕颜:“我这两天没事,夕颜上学放学我来接送吧!”

    她连忙拿起桌上的水果,塞了一个进嘴,假装自己不是焦点。

    霍青青道:“那你要接送夕颜的话,住酒店多不方便,还是过来住吧,我们家还有两个房间空着,我一会儿让Ada阿姨帮你收拾一间出来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马上应下:“那就谢谢伯母了,正好省了我的房费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见天色不早,于是起身:“那我去酒店把我的行李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车吗?”霍青青问。

    傅御辰点头:“嗯,之前租了一辆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还有一辆,平时接送夕颜的,你先开着。”韩梓翊说着,去拿了钥匙给傅御辰:“把你租的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伯父。”傅御辰接过钥匙,只觉得自己额头上估计此刻已经贴上了四个大字——乘龙快婿。

    傅御辰一走,韩梓翊便已经拉着霍青青去卧室了。

    他将门一关:“所以,你这是默认把女儿给他了?把人都邀请来我们家住了!”

    霍青青无辜道:“不是夕颜选的么?你说了要尊重她的选择的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Luciano的时候,我怎么没见你积极地请人来住?”韩梓翊将霍青青逼到了床边:“还是看到御辰像他爸年轻时候,方便你睹物思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真的没有!”霍青青求饶:“梓翊哥,你相信我!我早就把其他人都忘了,只记得你以前的样子……而且,御辰更像他.妈妈,真的!”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说记不得别人了?现在又说御辰更像乔悠悠?”韩梓翊将霍青青壁咚到了床上:“青青,你的话怎么这么自相矛盾呢?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啦!”她急红了脸,心一横,勾住韩梓翊的后脖颈,主动吻上去。

    他眼睛一眯,顿时,将被动化主动……

    而此刻,两人不知道的是,女儿在他们吃醋和澄清的时间里,已经被傅御辰带走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是出了门后,发现忘了拿钱包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折回去拿,却发现客厅里只有韩夕颜。

    一问,才知道自己的未来老丈人和丈母娘去卧室了,于是,他便直接将自己的小媳妇带走了。美其名曰,帮他搬家。

    二人先是到了租车行,将车退了,然后,打车去了酒店。

    等韩夕颜跟着傅御辰进了酒店电梯,这才觉得,自己这样跟他去似乎……

    孤男寡女的,还去酒店这么敏.感的地方,再加上今天下午在车里的那个吻,她心头开始慌,打退堂鼓:“御辰哥哥,我在楼下等你吧!”

    他瞧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,唇角勾了勾:“夕颜,是不是怕我上去就把你吃了?”

    他说得相当直白,她的耳朵顿时爬上了红色。可是,依旧装作不怕的样子:“才不是,我就是想起你以前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知道有防范意识了?”傅御辰揉揉韩夕颜的头发:“放心,你还这么小,我们也还没举办婚礼,所以我不会那么禽.兽的。”

    她胸口起伏,抬手捶了他一记。话说,她明明什么都还没答应,为什么,他俨然一副她未婚夫的模样自居?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梯到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拉着韩夕颜的手,走到门口,刷开了门。

    她随着他进去,正要摸灯,可是,身子却一旋,猛然就被人带入怀中,然后抵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惊呼还未抵达舌尖,她便已经被封住了唇。

    脑袋里的弦猛然绷紧,她仿佛看到了摆在她面前的选择题:

    A.让他吃

    B.不让他吃

    可是,他根本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,将她揉压进怀里,越抱越紧,强势不容拒绝地,蚕食鲸吞着她所有的理智。

    她的心若擂鼓,整个人好似火烧,意识在缺氧中抽离,完全失去理智之前,迷迷糊糊想,原来,还有比车上那个更疯狂的吻啊……

    她感觉到他的手指插.入发间,指腹摩挲着她的头皮,她浑身上下顿时好像触了电,从脚底到尾椎骨到头顶,寸寸酥软。

    当他从她的唇往侧边移、吻住她的耳垂的时候,这样的感觉更是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她听到自己一边大口呼吸,一边发出低低的暧.昧声音,想要抗拒,却又深深沉溺。

    直到,她感觉自己被他身上的坚.硬抵着,瞬间的灼热滚烫拉回了她些许的意识。

    “御辰哥哥——”她的声音轻颤,软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那个选择题,似乎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选A,因为她完全抗拒不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没有再动,而是埋首在她的颈窝处深深地嗅了一口,又抱了她好一会儿,这才慢慢放开。

    因为进来了一会儿了,他们都已经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视线。

    此刻,借着落地窗外的灯光,傅御辰凝视着韩夕颜的眼睛,声音还带着情动的沙哑:“小夕颜,看到了吗?男人的话有时候不可信,不要傻傻地以为保证过了就没事。所以,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,要记得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愣住。

    他刚刚这疯狂的吻,是给她上亲身实践课?

    他拨开她脸上散乱的头发,认真又温柔道:“我不在时候,不要和男生单独去这种隐私的地方,即使你心怀坦荡,但是,你却不知道他会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晚上别一个人走夜路,和别的女生结伴也不安全,最好是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去酒吧之类的地方,喝陌生人递过来的水,甚至有的不熟的朋友或同学,也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万事留个心眼,把你的手机快捷键设成最快能救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叮嘱了她一大堆,然后,这才捏捏她的脸:“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她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: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补充道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,不能时刻在你身边,所以担心你。”傅御辰说着,拉着韩夕颜站在落地窗前:“夕颜,毕业就和我一起在宁城,好吗?”

    她不语。

    其实,她早就知道,学校有交换生计划,华夏国那边,只有一所指定的大学,好像就是宁城的。

    只是,还不能提前告诉他,毕竟,她也只是听说,还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之前是我的问题。”傅御辰见韩夕颜不回答,于是从身后抱住她:“否则,我们都在宁城,也不用分开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有些不适应这样的他,强势又不乏温柔,而且很多好听的话随口拈来,还偏偏让人觉得深情、不轻浮。

    而她,原本主动的她,在他拿回主动权后,反而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、做什么,还常常被他一个动作撩到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就好像现在,他从后面抱着她,他的心跳落在她的后背,他的下巴枕在她的头顶,她整个儿好像完全陷入了他的怀中,让她觉得,自己好像要化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回宁城上班了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不用,能陪你一天是一天。”他说着,侧过脸,低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:“小夕颜,喜欢我陪你吗?”

    她撅噘嘴。

    想起他之前说分手,让她只得放弃那边学业回来,就不愿意承认,她想他陪她,最好永远陪下去。

    傅御辰看穿韩夕颜的小心思,也不恼,只是凑到她耳边道:“小夕颜,主要是我想你陪我,想赖着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一下子快要炸开,天哪,他说话要不要这么肉麻。之前那个有些高冷疏离的御辰哥哥去哪里了?

    两人在落地窗前又腻歪了一会儿,傅御辰怕太晚了让韩夕颜父母担心,这才放开她,打开了灯,道:“我们拿好行李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她望着很是整洁、就只有两件衣服和两个手提袋的房间,道:“御辰哥哥,行李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两个袋子。”傅御辰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出差过来,就只带了这些?!”话说,这叫什么‘搬家’?

    “其他的,在昨天就已经被我同事带回国了。”傅御辰道。

    她倏然明白了什么,不由猛地抬头看他。他原本也是计划着昨天回国的么?

    所以,如果他们不在教堂外面遇见,那么此刻的他们会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他依旧怀揣着他一个人的难过,独自回到宁城。或许,真如他说的那般,再也无法对任何人动心。或孤独终老,或找一个不爱的人联姻。

    而她,或许慢慢开始接受Luciano,也或许是别人。可是,那段燃烧青春的爱恋,却终究成了一生的遗憾,成了无法磨灭的伤……

    心尖儿不由微颤,一时间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他似乎读懂了她的眼神,一步步走到她面前,抱住她,手臂收紧,轻颤:“是的,我差点就失去了你。不过还好……”

    还好终于还是找回了你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还得在伦敦待几天,看看御辰哥把持得住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