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97章 小可爱,叫老公
    一瞬间,韩夕颜觉得,那种距离感一下子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亲人般的归属感。

    这时,傅席歌也从楼上下来了,全家人一起在客厅里聊天。

    乔悠悠担心韩夕颜太累,于是道:“夕颜,你先洗漱睡觉吧,坐了一天的飞机,还没休息过吧?”

    韩夕颜起身:“好,爸妈,那我先去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等韩夕颜随着佣人上楼,乔悠悠这才问自家儿子:“御辰,今晚你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傅御辰一本正经道:“夕颜的房间不是之前就收拾好了?”

    傅席歌挑了挑眉:“不看资料了?”

    傅御辰做了个夸张的表情:“爸,你怎么能教坏祖国的下一代呢!”

    “在老子面前,少装模作样!”傅席歌拍拍傅御辰的肩:“既然要做正人君子,就做到底。你们的房间阳台连着,晚上别乱翻!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傅御辰笑道:“爸,我是那样的人么?翻阳台都是你女婿干的,我要过去,肯定走正门!”

    三人又调侃了一会儿,傅御辰估摸着韩夕颜也差不多洗漱好了,于是起身道:“我去陪媳妇了,你们俩慢慢看资料!”

    乔悠悠直接捡起一个开心果,对着傅御辰的飞去。

    正中脑袋。

    傅御辰转头:“妈,你敢情每天在健身房练飞镖就是用来虐待亲儿子的?”

    乔悠悠挑眉:“你敢给我扔过来看看啊?”

    傅御辰捡起开心果,剥开吃了:“行,你俩厉害!我认栽还不行?”

    说着,听到楼上动静,于是快步跑了上去。

    韩夕颜已经洗漱好了,头发还没吹干。

    傅御辰过去,直接拉着她在梳妆台前坐好,帮她吹头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轻柔地划过她的长发,痒痒的,镜子里,此刻的画面静谧唯美。

    她想到什么,对着镜子里的他道:“御辰哥哥,新婚快乐!”

    他笑,凑过去,脸贴上她的,看向镜子里的她:“称呼要不要改一下?”

    她顿时明了,心跳有些快,那个称呼滚到了舌尖,很重,可是,声音却很轻: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狠狠一震,血液回流的时候,带动全身都被幸福感填满,从心脏到十指指尖,都是暖流。

    他侧过脸,吻了她的侧脸:“乖乖老婆。”

    头发已然吹干,他放下吹风机,拉着她起身走向床边。

    她一退,顿时坐在了床边上。

    他两手撑在她的身侧,半蹲着看她:“小可爱,晚安,好好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还在他会留下还是不会之间徘徊,他便已经站直了身子,转身去拉了房间的窗帘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倒水。”他说着,又将水放在了床头,然后回到她面前,倾身吻了吻她的额头:“好梦。”

    她抬眼看他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他冲她笑了一下,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傅御辰关了灯,轻声拉好了门。

    韩夕颜抬手,摸了摸刚刚他轻吻她的地方,心头有些甜,却又有淡淡的失落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真的就走了,都不陪她么?

    今天是他们的新婚夜,虽然,不是传统意义上的,但是,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已经受法律保护了呀!

    她委屈地撅了撅嘴,然后掀开毯子躺了进去。

    黑暗,总是会让人将现有的情绪无端扩大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,他是尊重她,而且父母和哥哥也都叮嘱过,在他家要分房睡,可是,他真的没过来的时候,她又觉得一个人好孤单。

    韩夕颜有些难过翻来覆去,脑袋里乱糟糟地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直到,终于抵挡不住困意,意识开始模糊……

    而隔壁,傅御辰洗完澡后,又去书房处理了一些工作上的事。

    最近,韩夕颜过来,他自然要多抽时间陪她。

    而他们婚礼是在十天之后,婚礼结束后,他还给自己安排了半个月的婚假。

    所以,很多东西都需要他提前安排好。

    忙完所有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傅御辰从书房出来,经过韩夕颜的房间,脚步不由顿住。

    她睡了吗?在他家会不会不习惯?还有时差会不会没倒过来睡不安稳?

    他回到自己房间,打开微信,发现他发的朋友圈收到了几百条评论和点赞,大多都是恭喜他新婚快乐的。

    是啊,今天是他们的新婚,虽然没办婚礼,但是,毕竟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。

    即使,她的家长叮嘱了她不要同房,但是,他也应该陪着她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御辰看向阳台。

    “爸,你赢了。”他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两个阳台连着,中间就只隔了一个一米二高的隔断。他轻松就跳了过去,然后,打开了她的推拉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,颇为安静,他能听到她轻柔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顿时,心底的喧嚣好似突然静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,借着些微的光线看向她的轮廓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真切地感受到,他们真的结婚了。

    曾经,他因为过去那些事,还想过以后干脆就一个人算了。反正妹妹结婚了,也有了孩子,所以他这边似乎也没什么压力了。

    可是,当放下过去之后,再看到她,他的心里满满地只有一个念头——他想要和她在一起。以他之姓,冠她之名!

    傅御辰拉开毯子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或许察觉到动静,本来就睡得不太安慰的韩夕颜迷迷糊糊醒来:“御辰哥哥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轻声应道:“还没睡着?”说话间,已然伸出手臂,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迷蒙中的她仿佛瞬间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港湾,她窝进他的怀里,闷闷地道:“我不太习惯,所以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将她搂紧:“我陪你,就能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应了一声,又想起什么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,我怎么能让我的妻子一个人睡?”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蓦然想起先前的委屈:“我以为你不陪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,手指轻柔地擦过她的脸颊:“以后,我每天晚上都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答应着,脑袋枕在他的胸口,感受着他的心跳和气息,再也不觉得难过了,而睡意似乎也飞快侵蚀而来。

    “乖,睡吧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很快,怀里的姑娘呼吸声变得均匀绵长,显然已经入睡。

    傅御辰却没有什么睡意。

    一个正常男人,怀里抱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这姑娘还是他的妻子,没有感觉才怪吧?

    可是,听到她睡得很香,他也不忍心打扰。而且,他之前想好的第一.夜,真的不想就在这里,感觉太草率,没有仪式感。

    所以,傅御辰努力忍着,忍不了的时候,便去洗手间冲冲凉。

    就这么反复了一.夜,倒是到了后半夜,因为累了,总算睡了个好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韩夕颜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傅御辰怀里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他也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昨夜的记忆缓缓回归,她的唇角也一点一点扬了起来,原来,他真的陪她了,不是梦啊!

    此刻,他睡得还颇熟,呼吸绵长,整个人看起来安静无害,有些像大学生,一点也没有距离感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掠过他恰到好处的五官,最后停留在他的唇.瓣上,一时间,有些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要不要偷偷吻他一下啊?她犹豫了一会儿,终究受不了蛊惑,一点点向着他靠近。

    他却毫无所觉,直到她的唇.瓣轻轻地印了上去,他这才一把抬起手,将她圈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似乎是发自本能,他的眼睛依旧闭着,下半身却往前一抵。

    顿时,她的大.腿被某物死死抵住,睡梦里的他,还用力磨蹭着。

    她的脸唰的就红了,完全僵硬在他的怀里,不知道应该不动还是马上逃。

    “小可爱……”他呢喃一般,手扣紧了她的腰,将她按向他那里。

    烙印般的温度顿时更加刻骨,她看到他似乎还在挣扎着没醒来的模样,连忙用力推了他一下,飞快地掀开被子,跳下了床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傅御辰也醒了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眸底还有几分恍惚,直到看到了地上光脚站着不知所措的韩夕颜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他的帐篷还支得老高,现在起身似乎有些尴尬,他无奈地道:“小夕颜,吓到了?”

    她低头,咬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男人早上起来一般都这样。”他笑笑:“没反应才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怎么接,于是,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直到慢慢缓了过来,他才起身,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:“今天,我就是你的模特了,韩大画家,早安!”

    “早安!”她穿上鞋:“我先去洗漱了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微笑:“一会儿见。”

    早上,二人在家吃了早餐,便一起去了公园写生。

    傅御辰真的是全力配合,造型自己做,而POSE则是完全按照韩夕颜的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今天真是享受了一把美色盛宴,每一张画下来,都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中午,两人在外面吃的,下午,傅御辰怕韩夕颜累了,于是,去了他们的婚房。

    画室这边,虽然没有被褥,不过,在秋千椅上还能小憩。

    所以,他抱着她在上面睡了一会儿。等醒来之后,便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韩夕颜见状,连忙制止:“御辰哥哥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挑挑眉;“来点儿生活气息的,比如出浴图什么的……”说罢,已然脱得只剩一条平角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