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98章 让你随便看,还随便摸
    见到傅御辰的手搭在了平角裤的边缘,一时间,韩夕颜吓得魂飞魄散:“这个就不用脱了!”

    他一步一步向她走过去:“那天在浴室门口不是没看够?”

    她气恼地捶他一下,拳头落在他的胸肌上,只觉得没砸疼他,倒是将她砸疼了。

    他笑,顺势拉住她的手,落在他的胸膛:“模特不但让你随便看,还随便摸。而且,想要潜规则也可以的!”

    她被他弄得脸红,可是,又觉得刚刚碰了一下手感真的很好,脑海里经过一番斗争之后,她豁出去般问:“真的可以摸?”

    他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罢,躺在了白色的地毯上,道:“来吧,老婆!”

    她被他微挑的尾音弄得有些飘,不过,依旧还是假装淡定地蹲下身,在他的胸口上摸了一把,然后,滑向他的腹肌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的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啊!她之前的确画过人体,不过几乎都是对着石膏或者模型画的。对真人的,倒是面部速写比较多。

    所以,韩夕颜真的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一个不穿衣服的男人。

    明明看着他平时也爱笑爱闹,根本不像是练家子的,可是,紧绷的肌肉和质感下蕴藏的力量,依旧能够让她瞬间感觉到,男女之间的巨大差异。

    她数了数他的肌肉块数,然后,又伸手去勾勒他的人鱼线。

    以前,都是看的图片,现在直观下来,韩夕颜觉得,以后对于人体的肌肉纹理,应该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她一本正经研究学术的时候,某个甘愿被潜规则的模特,却早就处于爆发的边缘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引火自.焚,傅御辰是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之前计划好的,他肯定分分钟起来把面前不知死活的小女人给吃了!

    可是,现在不是好时机,忍,再忍……

    等韩夕颜终于摸完,正要让傅御辰起身的时候,目光不经意地一转,顿时,好像被烫到了一般。

    某人只穿了平角裤,加上平角裤颇贴身,所以,此刻帐篷已然支到快要爆炸,随时都会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她连忙转过视线,跳起离开了他好几步。

    傅御辰本来想遮的,想想还是算了,也就慢悠悠地坐起来,低头看着某位迫不及待想开荤的弟弟,道:“小可爱,我真的快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转了好几圈,甚至,有个答案是:为什么要忍?忍不住就不忍了,反正他们都结婚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哪里会这么说,只是红着脸颊,假装去画画,对他的自语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好半天,傅御辰这才稍微好些,半躺在地毯上:“小可爱,画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笔尖在纸上摩.擦出沙沙的声音,从他的身体轮廓开始勾勒,却不料,眼睛还是控制不住地往不该看的地方飞。

    她简直疯了,怎么成了小色女?韩夕颜懊恼,画下面的时候,手一颤,硬生生地将原本平静的地方,画成了支帐篷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一下午,两人几乎都在画室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敢吻她,生怕一时间控制不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事。

    总算撑到了晚上,可是,对于傅御辰来说又是一轮煎熬。

    他依旧抱着她睡,却只能从头到尾做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终于到了婚礼前夕。

    因为婚礼定在大溪地,所以,宁城这边,大家都得坐飞机过去。

    而最近发小们怀孕的怀孕、生娃的生娃,没有几个方便外出的。所以,众人一合计,最后决定动用专机。

    毕竟,傅御辰算是发小里面,最后一个结婚的,所以,要想再有一次这样全体聚会的机会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因此,为了方便孕妇、宝宝和新晋妈咪们出行,霍言深动用了霍氏集团的专机,带大家从宁城出发。

    而美国那边,时矜菀听说傅御辰结婚,也让父亲时慕琛动用了联盟科技的专机,正好带着全家人一起,去一趟大溪地,当做是放松。

    7月15日,两架专机分别从不同的城市出发,飞往大溪地。

    酒店是时代集团前年开发的一个项目,叫时代溪地,此刻早已整个儿被包下,所有私密的别墅,都是为这场婚礼所留。

    霍氏的专机是在当地时间下午3点到的,众人下了飞机,办理了入住后不久,联盟科技的专机也到了。

    而因为韩夕颜家人是在伦敦,去宁城或者美国那边周转都没有必要,所以,他们是单独直飞大溪地。

    傍晚,所有人都到齐了,就连傅御辰的爷爷奶奶也都过来了,大家一起,在临海餐厅吃了晚餐,便来到沙滩前,开始沙滩篝火聚会。

    每个人面前,都放了一盏灯,因为人多,此刻,远远看去,沙滩上就好像被一个巨大的圆形烛火所围住,而中间那簇篝火,则是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傅席歌拿着酒杯走到中间,冲大家道:“很开心大家能够来参加我儿子明天的婚礼,今晚,虽然我们这里有长辈有孩子,不过,既然出来玩,就不要讲究太多辈分。大家一起,来玩个游戏吧!”

    “凉席,什么游戏?”苏拾槿笑道:“该不会又是真心话大冒险吧!”

    傅席歌笑:“什锦炒饭,今天有小孩子,我看你还是别爆料你自己那些丰功伟绩了!”

    “哼,明明是你怕!”苏拾槿突然来了兴致:“凉席,来嘛,我们来玩这个,虽然玩了好多年,但是今天不一样,说不定小辈们能带来更多精彩呢?”

    她担心傅席歌不答应,连忙扯了扯身旁的老公颜清泽:“清泽哥,你想不想玩?”

    颜清泽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呢?”苏拾槿又问蓝小棠。

    蓝小棠笑:“我和慕琛都没意见。”说完,转头看身旁的时慕琛:“慕琛,我帮你回答了,行吧?”

    时慕琛挑眉:“我们之间没有秘密。”

    于是,长辈们都不反对,晚辈们能说什么?

    只是,傅御辰心头真捏了把汗,心想着,明天就是他的婚礼了,今天不会被抖出点什么,弄出啥幺蛾子吧?而且,今天还有老丈人、丈母娘在场,简直……

    不过大家都没吭声,他如果反对,那岂不是说明他有问题?

    所以,他也假装淡定,附和着:“那就玩吧!”

    傅御辰话语刚落下,就听到一道上了年岁的声音道:“我也要玩!”

    他心头一颤,天哪,他的奶奶耶,今年都八十五高龄了,也这么赶时髦!

    其实这次,他真有犹豫要不要带爷爷奶奶过来的,毕竟他们年纪大了,虽然是专机,飞机上就能躺着睡觉,可是,毕竟舟车劳顿。

    然而,奶奶听说婚礼,也分不清是哪个孙子的婚礼,就非要来参加……

    “妈,您还凑热闹啊?”傅席歌哭笑不得:“你知道明天婚礼是谁和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和溜溜球?”孟心蕊白了一眼儿子道。

    顿时,众人听了都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时慕琛打趣道:“席歌,不错啊,儿子都要结婚了,你也跟着婚一把!”

    孟心蕊显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她转头,看向身旁挺着肚子的傅语冰,捉住她的手,念叨:“这个臭凉席,你们明天才举办婚礼,他就让你肚子这么大了!看我回去不修理他!”

    说罢,又观察着傅语冰的肚子道:“溜溜球,别看妈年纪大了,但是会算命!我算出来,你肚子里的是龙凤胎!啊,我儿子就是种子好,我家明明没这个基因,但他们兄弟几个,就他生了龙凤胎!”

    傅语冰此刻都不知道说什么了,她哭笑不得地捉住老人的手:“奶奶,我是语冰啊,我就是你口中的龙凤胎之一呀,您是不是又把我当成我妈妈了?”

    孟心蕊愣了片刻,惊讶:“天哪,龙凤胎竟然长这么大了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妈,您这状态,玩真心话准赢!”傅席歌笑道。

    于是,众人开始玩,霍宸晞充当指针。

    今天,半年不见的欧阳米也被她爸妈亲自带来了,他可谓是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因为参与的人多,所以规则类似击鼓传花。

    由欧阳米喊开始,霍宸晞则是围绕着大家的身后跑。等欧阳米喊停的时候,他便站在刚刚那个人身后,等待着那人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。

    “准备,开始!”欧阳米脆生生地道。

    霍宸晞连忙开始跑,看到是自家漂亮妈咪的时候,他故意跑快几步,看到是二叔的时候,他刻意放慢了步伐。

    可是,最后,还是在傅御辰身后停的。

    霍宸晞宣布规则:“第一次,因为前面没有被点名的,所以,问题就由上家来提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上家是颜慕槿,她见机会来了,冲着傅御辰眨了眨眼,一副‘臭鱼辰,你死定了’的表情。

    傅御辰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运气要不要这么背啊?话说,这次大家能够出来嗨,还是他的功劳好么?!

    见不怀好意的颜慕槿就要开口,他心肝儿一颤,忽而想到什么,凑到她耳边,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微愣,似乎犹豫了一下,随即,开了口,却已经是将话题换成了一个温和的:“绒球,说说你怎么成功求婚的?”

    傅御辰还没回答,一旁,韩夕颜困惑道:“谁是绒球啊?”

    “咯,你老公。”颜慕槿耸耸肩,指着傅御辰冲韩夕颜道:“他小名,可爱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