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399章 技术太差,还需调教
    韩夕颜顿时被逗笑:“御辰哥哥,你小名怎么这么可爱啊!”

    傅御辰黑着脸看向颜慕槿,颜慕槿冲他眨眼,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而下一秒,韩夕颜便抱住了傅御辰手臂:“我好喜欢你的小名啊!咱爸妈真会娶名字!超萌!你小时候肯定也很可爱,好可惜我没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老婆这么会说话,傅御辰顿时心花怒放,他冲颜慕槿挑挑眉,然后侧过脸,亲了韩夕颜一口:“但是我见过你小时候,你一岁多我就抱过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时衿言道:“是不是偏题了?”

    “好,我来说说我怎么求婚的。”傅御辰道:“原本,我也打算求婚,不过,却不知道夕颜不在家,所以就去了她家里,却听说她被人约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那个楼梯真不是人爬的,311个台阶,我上去整个人都是懵的。不过,老婆要被人抢了,自然身体本能就好像被打了鸡血,所以,我就冲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段,傅御辰也没有不好意思,而是将现场眉飞色舞地还原了回来,听得众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霍青青开口道:“御辰,那个楼梯我还真去看过,太高,直接就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顿时觉得暖暖的:“对啊,我当时上去的时候,中途都歇了好几次,没想到御辰哥哥竟然是一口气跑上去的,也没晕!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头冲韩梓翊道:“爸爸,幸好当年妈妈没在上面,要不然你肯定累晕!”

    韩梓翊还什么都没说,霍青青便接过了话头:“梓翊哥的确是一口气跑不了那么多台阶,但是不是因为其他,而是因为他给了我一颗肾。”

    顿时,全场安静了好几秒。

    他们当年的事情,上一代人是都知道的,而下一代的,有的隐隐听大人提过,有的却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到底是多深的感情,才能毫不犹豫将自己一颗健康的肾给另一个人?

    所以,众人一时缄口,似乎都有些感触。

    还是蓝小棠先开口问道:“梓翊学长,你现在身体好多了吧?我看你和青青这些年,气色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梓翊点头:“嗯,我们一直注意养生,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怪不得,你们到现在身材都这么好!”蓝小棠笑。

    霍青青道:“你和慕琛哥身材也保持得很好啊!我们在座的,好像大家都挺好的,一晃多年,其实大家都没太变。”

    “嗯,美颜镜头下,好像还是当年的样子。”蓝小棠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互相夸了,明天就是见真章的日子!”傅席歌道:“明天女士们记得都穿比基尼,男士们嘛,大家想怎么穿就怎么穿!”

    “你想看谁?”旁边,乔悠悠拧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他连忙凑到她耳边道:“我是想让大家看看,我老婆身材这么多年被我打造得有多完美!”

    而一旁,苏拾槿则是扯了扯颜清泽的手臂:“清泽哥,你觉得我是不是有小肚子啊?穿比基尼会不会不好看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家小槿最漂亮。”颜清泽揽住她的肩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来第二轮吧!”傅御辰输了一轮,很希望修理下一个被抓到的。

    于是,欧阳米再次宣布开始,霍宸晞也在沙滩上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这次,中招的是贺梓凝。

    她无奈地起身,想了想:“我来大冒险吧!”

    虽然,她和霍言深之间没有秘密,可是,见到傅御辰她总觉得没有什么好事,还不如选择大冒险。毕竟,这里长辈多,傅御辰不敢玩太过。

    “好!”傅御辰笑:“勇气可嘉!”

    他正要出一个损招,却突然想到了什么,开口道:“你坐在深哥腿上,对他唱《小苹果》,然后,顺道把他的皮带解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,因为大家刚来,还没适应,都还穿的是普通的夏天衣服。而霍言深,还穿着短袖衬衣和西裤,一副商务谈判的禁欲模样。

    贺梓凝转身,冲霍言深笑笑:“言深,那我——”

    他眼睁睁看她坐到了他的大.腿上,然后身子向他贴近。

    顿时,他浑身肌肉紧绷,只觉得大脑开始习惯性充血。

    好个人甫寸狗蛋,这是知道了他的弱点,专门给他出了这么个损招?!

    而贺梓凝已经开唱: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这也不是什么撩人的歌,可是,她穿着裙子坐在他的腿上,声线清澈,手指还往他的皮带扣上摸,他就开始浮想联翩起来。

    苹果?

    她某处还挺像苹果的,特别是,最近 涨奶的时候,那就是大苹果了……

    霍言深喉结狠狠地滚了滚,觉得鼻子有些发热,浑身被热气蒸得快要爆炸,偏偏,他的腰上一松,她已然将他的皮带扣按开了,再伸手去抽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后面有什么挂住了,贺梓凝拉了一把没拉开,不得已,只好跪在霍言深大.腿上,然后脑袋越过他的肩膀,低头看他身后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气息和柔.软撞了满怀,他感觉有热气落在他的耳畔,伴随的是她轻柔的歌声。

    顿时,他鼻子一热,只觉有腥味儿已经开始蔓延。

    就在他几乎把持不住,要找纸巾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“好了!”贺梓凝正好唱完,手里也多了一根皮带,提起来,展示给大家看。

    霍言深吸了吸鼻子,只觉自己的光辉形象终于保住了!

    而对面,傅席歌看到这一幕,不由转头冲时慕琛道:“阿琛,还记得当年吗?嫂子的同学会上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记不得?

    时慕琛笑:“当年你玩的损招,又传给你儿子了?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看言深完全没你当初的淡定啊!他刚刚真快绷不住了!”傅席歌道:“说说,你当时是怎么抵制住美色诱.惑、还反撩你老婆一把的?”

    记得,当时也是类似的题目,让蓝小棠强吻时慕琛,然后趁他不注意,抽了他的皮带。

    那会儿,蓝小棠刚嫁给时慕琛,手抖紧张,吻也不会吻,更不知道怎么解开皮带扣,还是时慕琛手把手教她解开了。

    却在最后结束时送了她八个字:技术太差,还需调.教。

    想到过去,众人都不由心生感慨,这么一晃,孩子们都结婚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还好,他们认识多年,友情依旧保鲜,而且儿女们还接了亲家,真正成了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那边,游戏还在继续,这次被抽中的是苏拾槿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想了想:“我也来大冒险吧!”

    贺梓凝和她不那么熟,自然也不会太为难,所以道:“苏伯母,那您给伯父唱一首情歌吧!”

    苏拾槿愣了几秒,忽而想到什么,开口:“好,那我唱一首很久远的歌吧!”

    “雨的气息是回家的小路,路上有我追着你的脚步。脚下边保存着昨天的温度,你抱着我就像温暖的大树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时光仿佛穿越了多年,又回到了当初她和颜清泽在一起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会儿,他们经历生死,最后终于冰释前嫌和好如初。路过一家婚纱店的时候,她听到了这首歌。

    “雨过了就有路,像那年看日出,你牵着我穿过了雾,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尽处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起还是小时候,他们两家一起出去玩,她早晨突然醒了,于是去敲他的门,找他陪她玩。那时候,大人都在睡,他牵着很小的她,走过古镇的街头。

    古镇前一天下过雨,青石板路湿漉漉的,他将她牵得很紧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刚刚走到一条小河前的时候,太阳突然从地平线上跳了出来,霎时间,华光万丈。

    她看到,河面上的轻雾被拨开,他低头,看着她微笑。

    “哭过的眼看岁月更清楚,想一个人闪着泪光是一种幸福。又回到我离开家的小步,你送着我满天燕子都在飞舞……”

    之后,他们一起走在宁城的街头,也曾看过很多次日出和落日,恍惚里,已然多年。

    如今儿女都已经结婚,他们还看到了第三代的成长,可是,时光改变的是人脸上的沧桑痕迹,却让原本深刻的感情,沉淀得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耳畔,隐约有海浪声传来,她站在他面前,凝视着烛火前那个印在灵魂里的面孔,眼睛不由变得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便在这样模糊的视线里,她见着他也站了起来,走到她身边,拉起她的手,和她一起唱:“雨过了就有路,像那年看日出,你牵着我穿过了雾,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尽处。现在的我们,并不孤独,因为有你陪我看每一个日出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伴奏,可是,此情此景,触动了当初见证这场爱情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顿时,大家眼睛都不由有些湿润,一时间,沙滩上都是一片静默的感慨。

    许久,还是傅席歌开了口:“你们两口子要不要这么煽.情?梓凝啊,这是大冒险,你是不是太温柔了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打岔,大家情绪这才稍微自然些,游戏又开始继续。

    而苏拾槿也调整过来,问下一个被抽中的时慕琛道:“琛哥,你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大冒险。”时慕琛起身。

    “那我想想,该来个什么。”苏拾槿刚刚话落,一旁的傅席歌就冲苏拾槿道:“给阿琛来个狠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