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400章 我的男初吻还在
    “什么狠的?”苏拾槿下意识问了一句,却突然想到什么,道:“好了,我想好了!”

    她将在场的人扫了一圈,道:“琛哥,去把凉席强吻了!”

    “靠!”傅席歌一个眼刀过去:“苏拾槿,你小心别落在我手里!”

    当年他们就玩过这个游戏,不过,那时候是强吻苏拾槿的老公颜清泽。而傅席歌没料到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现在风水转了!

    时慕琛站起来,冲着傅席歌很是无奈:“我现在养生,不喝伏特加,所以,只能勉为其难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傅席歌坐在沙滩上,不断往后退:“琛哥,小心你亲了我,嫂子晚上不让你亲!”

    “我没关系的,反正慕琛多刷几次牙就好!”蓝小棠表态:“慕琛,你自由发挥,我不吃醋!”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都看向今天这场好戏。一时间,沙滩上气氛炸开,都是浓浓的基情。

    颜慕槿拿出手机,兴奋地冲旁边的时衿言道:“衿言哥哥,快拍!”

    时衿言无奈地看着她:“我爸你也敢拍?”

    颜慕槿撅噘嘴:“我知道咱妈肯定想保存,但是她在的那个地方角度不好,我们拍了传给她啊!”

    “好,都依你。”时衿言举起手机摄像头。

    那边,时慕琛已然走到了傅席歌的面前,然后,冲他伸手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不是吧,来真的?”傅席歌继续后退。

    时慕琛继续逼近:“是我吃亏了好吗?我的男初吻还在,你的,当年可是送给清泽了!”

    想到当初那个乌龙,傅席歌也是哭笑不得。不过,他向来爱玩,今天也喝了点酒,顿时,也不怕了。

    “行,今天我就把你的男初吻一起夺走了!”傅席歌不退了,慷慨就义一般上了!

    时慕琛眯了眯眼睛,靠过去,揽上傅席歌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这姿势,就好像你是攻,我是受一样!”傅席歌反抗:“应该对调!”

    “强吻哪有等你摆姿势的?”时慕琛霸气道:“更何况,我和谁在一起都是攻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一把扣住傅席歌的腰,然后,俯身压下来——

    “哇哇哇!”众人兴奋地大叫。

    只是,夜色之中,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,其实根本没有亲上,他们之间,还距离有那么三毫米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就够了。

    时慕琛松开傅席歌,站直身子,潇洒地理了理衣服,唇角勾起,声音不大不小,在夜色中,带着淡淡的兴味:“挺甜。”

    “靠,阿琛,你给我说清楚呢!”被调.戏了一把的傅席歌真炸毛了:“这是形容女人的,兄弟我可能甜吗?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甜。”时慕琛一本正经:“弄得我都差点扳弯,想和他谈恋爱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笑,这下子,傅席歌算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游戏继续,这次则是停在了韩潇弛的后面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想到自己是单身汪,貌似没办法和谁互动,生怕题太难,于是道:“我选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时慕琛道:“潇池,有喜欢的女生吗?”

    韩潇弛顿时有些脸热,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,长辈们儿女几乎都大了,一听韩潇弛没有女朋友,也没有喜欢的女生,顿时坐不住了,纷纷开始要给优质小鲜肉介绍对象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谁提到了郑铭泽的妹妹,之前以为霍言戈没有对象,要给他介绍的那个。

    听到提到自家妹妹,郑铭泽直接就走过去,将女孩的微信名片发给了韩潇弛:“年轻人还是要多接触点朋友,你们先聊着!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郑哥!”韩潇弛应下。

    郑铭泽拍拍他的肩:“我妹人挺好的,平时在美国,不过也可以来宁城,你们先看看有没有共同语言。”

    见他热心介绍,则有人打趣问道:“郑哥,你有女朋友没?”

    郑铭泽耸耸肩:“这不等着你们给介绍吗?”他坐下,往霍静染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夜洛寒一直看郑铭泽不爽,见他又看自家媳妇,顿时,一个无声的眼刀过去。然后,又转过头,扣住霍静染的后脑勺,亲了她嘴唇一口。

    挑衅!

    郑铭泽从韩潇弛那边回到自己原位的时候,故意从夜洛寒二人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他在夜洛寒面前顿住脚步,俯身凑到他耳边:“我故意不结婚的,你把你媳妇看紧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站直身子,冲夜洛寒一笑,潇洒走了。

    夜洛寒不爽,想起来揍人,而旁边的霍静染见他怪怪的,不由道:“洛寒哥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刚刚有苍蝇!”夜洛寒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霍静染四处看了看:“是蚊子吧?海边就是有蚊子,不过这里还行,我没被咬啊!”

    “他敢咬你!”夜洛寒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,然后,伸臂又抱了抱霍静染。

    那边,郑铭泽将这一幕看了个全程。 其实,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幼稚好笑。明明现在对霍静染已经没有那种执着也完全放下了,可是,有时候就是想要故意气气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旁边,顾沫漓冲他道:“郑哥,你真打算找女朋友吗?正好我有个表姐,比我大一岁,她刚留学回来,挺优秀的,也在宁城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郑铭泽笑道:“只要和你一样聪明漂亮就行!”

    一旁,俞天熠道:“嗯,如果你们能在一起,来我诊所扎针灸给内部价。”

    顾沫漓听了,不由撞了撞他的胸口:“你最近是缺钱还是什么?都快成江湖郎中了!”

    “老婆,现在生意不好做啊!”俞天熠懒洋洋地将脑袋枕在顾沫漓的肩膀上:“这不,先得给孩子攒点儿奶粉钱么!”

    那边,游戏继续,而保姆则是快步过来,冲贺梓凝道:“夫人,宝宝们醒了,估计饿了!”

    贺梓凝连忙起身:“我去喂宝宝了,大家继续!”

    霍言深跟着起身:“凝凝,我陪你去!”

    另一边,则是在夜燃的带领下,霍言戈家三个宝宝、颜慕槿家的时熙朗,一起在沙滩上爬。

    霍沐宁和时熙朗一直在抓沙子,然后互相乱撒。

    霍斯宁在挖洞,而霍仪倾则是抓了沙子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夜燃作为老大,高了几个娃一个辈分不说,年纪也大些,自然不会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他冲着霍仪倾摆手,见她伸出舌.头舔沙子,连忙一把将她的手按住。

    小女娃被按住了手,顿时,一阵委屈,哇地就哭了。

    一旁,小高连忙过去,冲着霍仪倾哼唧了两声,一个凶巴巴的眼神,再用尾巴象征性地在霍仪倾身上揉揉。

    顿时,被扇了个巴掌再赏了个甜枣的小女娃破涕为笑,不理夜燃了,爬着追小高,咿咿呀呀不停。

    小高往霍言戈处跑,霍仪倾便也跟着。小家伙虽然还不会走路,可是,爬却相当快。

    很快,她便也爬到了霍言戈处,然后抬头冲他:“爸爸、爸爸!”

    她说话很早,九个多月就会发ba的音,不过到了现在,依旧只会叫爸爸。

    霍言戈连忙将她抱起来,见她的小脸上都是沙子,连忙仔细地给小女儿擦去。

    旁边,白念倾拿起奶瓶:“宝宝来喝点水!”

    小家伙真渴了,一口气喝了大半瓶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开心了,她凑过去,给白念倾一个口水亲。

    白念倾的唇角顿时扬起,道:“宝宝也亲爸爸一个!”

    小宝宝很听话,马上向着霍言戈扑去,然后将口水糊到霍言戈脸上。

    两人被她萌化,一边一个,亲向小女儿的脸颊。

    恰恰,霍宸晞跑到白念倾身后的时候,欧阳米叫了停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:“是我?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白念倾有些紧张,站起来:“我选、选大冒险!”

    上一个被抽中的是颜墨涵,他于是走过来出题道:“和你老公一起,表演一个你最拿手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拿手的?白念倾想,她最拿手的好像不是带娃,而是打架啊……

    犹豫地看着霍言戈:“言戈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冲她道:“小猴子,你最擅长的不是爬树?”

    她想到什么,脸顿时红了,可见他偏偏一副很正经的样子,不由懊恼,低声道:“言戈哥,你现在大家都在,不能爬树……”

    他被她的话呛得咳嗽了几声,缓过来时候,耳朵都还有些红:“那个树,回去爬!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霍二哥,你们两口子要商量多久啊?”傅御辰道:“我倒数时间了,你们再不表演,就罚喝伏特加了!念倾不能喝,霍二哥你就得代劳了!”

    哪知道,傅御辰的话还没说完,情急下的白念倾猛地往前一步,众人还没看清她的动作,原来还站着的霍言戈就已经在地上了……

    漂亮的过肩摔!

    她摔完了人,整个人心头一颤,连忙弯身去扶他:“二少爷,有没有把你摔疼?”

    沙子上根本不会疼,他却想到什么,故意装疼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只好凑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才压低嗓子,声音只能让他们二人听到:“你刚刚叫了我用了三种称呼。”

    她呼吸一顿。

    对啊,她叫了三个。

    而平时,她一般是有外人在的时候,叫言戈。都是很亲近的朋友或只有他的时候,叫二少爷。亲热的时候,叫言戈哥。

    “所以?”她心慌慌地问。

    “小猴子,晚上回去,我要把你摔回来。”他斤斤计较,表情一本正经:“床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