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404章 小宝贝,还满意吗?
    天气很热,两人洗完澡后穿得都很清凉。

    尤其是傅语冰,只穿了一条轻纱裙,仅仅遮住了大.腿根。

    此刻,颜墨涵的手往上一卷,便已然将她的裙摆撩起了好几寸。接着,火.热的手掌便已经顺着腰线滑了上去。

    傅语冰发现,颜墨涵真的是外表单纯禁欲,可是,在这些时候却总是好像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终于赶上了他的节拍,捉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因为她的动作稍微离开了她的唇几分,眸子里跳着火光:“语冰,我会小心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,连忙摇头:“我现在已经38周了,不能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他应着,可是明显有些敷衍。因为,唇.瓣已然顺着她的唇角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轻柔的吻扫过肌肤,带来一阵阵触电般的感觉。她身子有些轻颤,声音也轻柔了很多:“墨涵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他却已然撑住自己的身体,然后撩开她的裙子,俯身去吻她雪山之巅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好像还轻轻咬了一下,她浑身一个激灵,不由抓住他的手臂:“墨涵,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宝出来了,也是这样吃吗?”他说着,吮吸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有些敏.感,身子不由一缩,顿时,蓓蕾轻颤。

    见状,他的喉结顿时狠狠地滚了滚,另一只手紧紧覆在她另一座山峰上,开始揉捏。

    他们结婚时间也不短了,他早已熟知了她身体的敏.感点。于是,在他有意无意的撩拨下,她原本的推拒都渐渐化为了顺从,只是用带着水雾的眼睛看他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只想到了一个词——魅色无双。

    顿时,吻蓦然滚烫,从她的丰.满一直往下,亲.吻她的肚皮。

    她被弄得很痒,有些不自觉的宫缩,可是,却并不难受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越发重了,重新吻住她的唇的时候,已然伸手除去了他们身上唯一的障碍。

    “墨涵,不要——”傅语冰虽然已经被他吻得情动,可是,好歹心头还绷着一根弦,守护着自己最后的防卫。

    “我会很轻的。”他说着,分开了她的腿。

    他进去的时候,她有些怕,不由抓紧了他的肩。

    他没有动,而是稍微让她适应了一下,这才开始轻柔却深沉地抽动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她怀孕32周后,他们就没有再做过。所以,这样的亲密接触下,傅语冰的身体也越发放松,慢慢变软,开始有意无意地迎合着颜墨涵。

    他虽然动作着,可是也的确小心翼翼,生怕碰坏了她。

    外面,海水清澈,从近往远,由绿变蓝,就仿佛最剔透的山水画。

    房间里,轻纱被空调和海风吹拂地轻轻飞起,柔.软的大床有节奏地摇曳着,房间里都是暧.昧和喘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语冰,我觉得,我们不用再生宝宝了。”颜墨涵一边喘气一边道。

    “为、为什么?”她胸口起伏,浑身已经软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样的姿势不够尽兴!”他说着,深深地抵了进去,却又怕伤了她,所以,不敢太过用力撞击。

    她向来都知道,他人前人后完全是两个模样,可是,却没料到,如今说话越来越露骨了。

    傅语冰不由伸出拳头,去捶颜墨涵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么一打才发现,身上的男人什么时候,连胸肌都变大了?

    过去那个看起来青涩又木讷的大男孩,似乎在不知不觉间,宽了肩膀、厚了胸膛,真正成了一个成熟男人。

    他见她目不转睛地看他,顿时扬起唇角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她瞪了他一眼:“墨涵,你学坏了!”

    可是,要学坏不也是和她哥学的?还是跟群里那些老司机学的?傅语冰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本能。”他说着,有些委屈:“我都禁欲了一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她决定不再理他,而他似乎也不想再说,而是又开始俯身吻她,带着她,继续疯狂沉.沦。

    而此刻,傅御辰和韩夕颜也回到了别墅里。

    “夕颜,要不睡个午觉?”傅御辰道:“我知道你昨晚肯定没睡好,趁现在外面正晒,你小睡一会儿,起来后我们去玩水!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韩夕颜的确有些累,关键是,她也觉得,现在正午,出去肯定太晒,如果黑了就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她去浴室冲了个澡,出来时候,没见着傅御辰。

    “御辰哥哥?”她叫了他一声,没听到答应,便去了外面的大露台。

    “啊!”见到外面的情形,韩夕颜的脚步蓦然顿住。

    大露台有一个无边泳池,泳池下面则是大海,而露台上,还有个露天淋浴。

    此刻,傅御辰什么也没穿,正在淋浴下面洗得欢。

    见到她出来,也完全不闪不避,而是冲她微笑:“小可爱,要不要来和我一起洗?”

    她在短暂几秒的迟钝后,连忙转过身。糟了,她又把他看光了!

    而且,刚刚她还专门偷看了一下他下面!

    怎么办怎么办?她怎么能这样?

    韩夕颜心跳如擂鼓,脸颊红得似滴血,耳根都在发烧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结婚了,估计今天就要那个了,可是,刚刚的画面实在太有视觉冲击力,让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!

    正站在客厅门口恨不得马上消失间,韩夕颜听到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环上她的那一瞬,她的后背猛然僵硬。

    “小可爱,又被吓到了?”他侧过脸,低头看她,呼吸落在她原本就红透了的耳畔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就是……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我的身材满意吗?”他的声音低低的,带着诱.惑:“特别是下面那里?”

    她整个人一下子就燃烧了。

    他、他、他怎么能够这么问!

    似乎看出来了她的羞赧,他咬住她的耳垂,放在舌尖打圈:“要不要亲身体验一下?”

    此刻,她整个人真的爆炸了。不能动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脑袋里都是刚刚看到的画面,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体温贴在她的身上,带着致命的蛊惑力,让她发现,自己已经不自觉往他的怀里靠,完全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小可爱,你果然被我吓傻了。”他低笑,放开她的耳垂,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,正面对着他。

    她匆匆地看了他一眼,发现他正在笑,笑容里都是光亮,坏坏的,一看就不安好心。可是,却好看得诱.惑她犯罪。

    “新婚快乐,害羞的小笨蛋。”他的声音更加低哑了,说话间,手指已经插.入了她的发间,另一手扣住了她的腰,低头吻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被他的力量一带,整个人顿时完全撞入了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这么一靠近她才发现,他竟然什、么、都、没、穿!

    因为,她怕滑倒,手不自觉地去攀他的腰,这么一摸才发现,他腰上没有浴巾,更没有内.裤。

    脑海里激灵了一下,她的手指往下滑,摸到了毫无障碍的皮肤。

    男人的屁.股有些翘,光滑,微凉,她仅仅只是碰了一下,似乎也能感觉到那样的弹.性和弧度。

    好性.感。

    她连忙缩回手,整个指尖都在烧,比身上哪里都烫。

    他已然离开了她的唇,低头看她,眸底有情动有揶揄:“小宝贝,手感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说罢,那只扣着她腰的手,快速滑下,捉住了她的手,按向了她刚刚触摸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惊呼一声,感觉自己捡了个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他又怎么会允许她放手,他一边压着她的手,一边往前走,边走边继续吻她。

    直到,她被抵在了墙面上。

    墙面有些冰凉,而他却格外火.热。她仿佛置身冰火之间,整个人乱了呼吸和心跳,被情潮冲刷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可是,这里根本没有容她逃走的空间,她的呼吸里,触感里,全都是他。

    是他的气息、他的心跳,是他弹.性紧致又带着力量的皮肤,生生诱.惑着她的灵魂。

    呼吸变得越发急.促和粗重,她感觉到,在他的身子抵住她的时候,坚.硬滚烫再次烙印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而这次,她的睡裙早已被他捞起,因此没有隔着衣服,那种感觉和冲击,比起之前,轰然放大了数倍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顿时当机了,整个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直到,他将她一把抱起,放在了床上,然后,再向着她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吻骤然火.热,比起刚才更加疯狂,她感觉自己的所有毛孔全都张开了,无数电流不断地冲刷过肌肤,让她从骨骼到血肉,都化为了软软的水。

    他的手,握住了她的腿——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他要挤进来的时候,她身上的他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他翻身从她身上下来,她都还没找到丝毫力气,更是忘了拿起被子,遮住身体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,我差点忘了,要准备一样东西。”傅御辰喘着粗气,蓦然中断,此刻的表情的确有些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?”她颤巍巍地问。

    “等我缓缓再继续。”他说着,呈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,喘着气,显然刚刚真的已经到达了极限,所以,现在竟然快不能动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道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傅御辰没理,可是,那道铃声却格外执着。

    他艰难起身,拿起手机,见是颜墨涵打过来的,于是接听:“墨涵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话还没说完,便听到颜墨涵急切地道:“御辰,语冰要生了!岛上的医生呢?还有我们带过来的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咳咳,某人玩大了,这下孩子是大溪地的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