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407章 不是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?
    这边的山,海拔比马尔代夫的高太多,所以一般山里都是开车。

    此刻,郁郁葱葱的山林里,有几辆车都停了下来,唯有一辆车一直在往前穿行。

    乔悠悠困惑道:“奇怪了,我们先出发,但是开得慢,怎么也没人超我们?”

    “天知道他们在做啥!”傅席歌刚刚说了这句,忽而猛地一拍方向盘:“靠,这群禽.兽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乔悠悠问。

    就连后排的傅母孟心蕊都被吓了一跳:“臭凉席,你在做什么?你亲妈的心脏病都被吓出来了!我的小心肝耶!”

    “那群禽.兽,肯定是在山里打野战!”傅席歌恨得牙痒痒,他带着亲妈在车上,自然什么都不能干!

    “啊?”乔悠悠想了想,叹息:“还真有可能!”

    “我要掉头去抓人!”傅席歌道。

    “别了吧?”乔悠悠连忙拉住傅席歌:“还有几天呢,我们又不是没机会!”

    傅席歌挑挑眉:“还是老婆你上道!”

    后面的亲妈:“你们要去哪?我也去!”

    二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行至山顶,正好有一处豁口,赫然便可以看到下方的大海。

    这边的海水极为清澈深邃,浅滩处是浅绿,接着是深绿,再是浅蓝、深蓝,层层叠叠过度,仿佛打翻了调色盘。

    这时,有快艇从山下驶过,快艇后方,赫然拖着一个降落伞。

    此刻,俞天熠和顾沫漓在降落伞上,随着快艇的加速和减速,时而飞起,时而擦过水面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看到自己快要冲向水面,顾沫漓不由大叫。

    刚刚将腿抬起,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水汽。

    而下一秒,脖颈却蓦然被勾住,接着,唇.瓣上袭来柔.软的触感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降落伞擦到水面,水花打了二人一脸。

    俞天熠松开顾沫漓的时候,两人的头发和脸颊都是湿的。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舌.头在唇.瓣上舔了一下,挑眉:“第一次和你接吻觉得这么咸!”

    她笑:“第一次看到你发型这么杀马特!”

    可不,他平时虽然懒,但是还是很注重外表的。

    而今天发型本就被海风吹乱,现在又沾上了水,真是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,直接给他抓拍了一张。

    “啊,真帅啊!回头洗出来放大了,挂在我们诊所!”顾沫漓冲俞天熠挑挑眉。

    “嗯,随你。”他淡淡地道:“反正我什么样子你不也是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!”

    她顿时睁大眼睛:“这个梗你都说了快两年了!”

    “嗯,主要是我最近想出了一个主意,我觉得我不能只把脉看诊,因为有的病是心理问题引起的。”俞天熠一本正经道:“所以,我回头再开个心理科,特别是夫妻生活的。你爱我的证据,就是最好的招牌!”

    她要不是现在在天上飞着,就要冲过去揍人了。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!

    见顾沫漓凶巴巴的模样,俞天熠冲她笑了笑:“老婆,你被我说中后不好意思的样子真好看!”

    水上降落伞结束,顾沫漓刚刚解开安全带就往俞天熠身上扑。

    他往后一退,两人齐齐跌入水中。

    旁边,有围观的人见状,不由感叹:“那个姑娘好生猛!”

    “人家年轻,血气方刚!”有人羡慕:“啊,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,扑倒我男人的一幕!”

    顾沫漓刚刚冲出水面,便听到的是这样的话,顿时,更没法淡定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怎么收拾俞天熠,她突然想起,他说他是个旱鸭子,游泳池顶多能游个半程的那种。

    她眯了眯眼睛,唇角勾起狡黠的弧度。

    他们落水的地方并不深,不过只是到胸口的位置,所以,俞天熠落入水中后,很快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满意于大家对他们的评价,为了坐实‘血气方刚’这个词,直接拉着顾沫漓便是一通深吻。

    顾沫漓等的就是这个,趁着俞天熠吻她吻得投入的工夫,悄悄拉住了一搜橡皮船。

    她冲橡皮船上的人使劲儿使眼色,然后,一手紧紧环住俞天熠,任由着船将他们带向了颇深的地方。

    哼哼,到了这里,还不是她说了算!

    橡皮船是沿着水屋附近划的,顾沫漓瞧了一眼,此刻他们已然到了他们所住的水屋附近。

    她也怕玩大了,于是,松开了橡皮船。

    原本,俞天熠亲她时候,就是整个人都靠在她的身上的,她有支撑还好,没了支撑,顿时两人都一起往水里沉。

    俞天熠此刻似乎才发觉不对,微微松开她的唇,不满地蹙眉:“怎么变了?”

    她装作无辜:“对啊,你不是在亲我吗,刚刚周围都是人的,现在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不再用力蹬腿,顿时,两人一起没入水中。

    只是,海水的浮力还在,水面只是没过了他们的嘴,停留在鼻子边缘附近,稍微有浪,就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“老婆,救我。”俞天熠马上缠在顾沫漓身上。

    哼哼,知道怕了?她心头得意,将脖子上防水袋里的手机拿出来,用力蹬出水面,故意拖长声音:“老公,来合个影吧!”

    他假装不知她在报仇,依旧赖在她的身上,手脚并用,缠得死紧。尤其是手,明明都自身难保了,还不忘在她的后背揩油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顾沫漓打开相近,切换到自拍模式,举起手机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举起的瞬间,刚刚还像树袋熊一样缠在她身上的俞天熠突然就松开了她,往后一倒。

    至于吗?这男人也太要面子了吧!

    刚刚捕捉到的画面太花,没什么用,顾沫漓有些遗憾,犹豫了几秒,点了删除。

    只是,当她将手机放下的时候,突然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人呢?!

    这才十多秒的工夫,俞天熠怎么就不见了?!

    她连忙低头往下看,因为他们本来是玩那些水上活动没打算浮潜的,所以没有带面镜。

    所以,趴下水的时候,眼睛被海里的盐分扎得有些刺痛,缓了缓,她才看清了下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看,顿时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那么往下沉了?!

    顾沫漓吓得半死,根本不管眼睛的刺痛,猛吸一口气,便扎入了水里。

    她在潜水方面实在不行,双.腿使劲儿蹬,折腾得快没气了,这才终于潜下去了一米多。

    手指勾着了俞天熠的手臂,她又努力往下蹬了些许,总算是抱住了他,然后,带着他用力往上游。

    她冲出水面,连忙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可是,怀里的男人却一动不动,呼吸全无。

    顾沫漓见状,只觉得冰冷的气息从脚底直往脑袋上蹿,吓得声音都失控了:“俞天熠!天熠!”

    可是,他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连忙呼救,可是,似乎水屋里都没人,叫了好几声也没半个人出来,而之前划船的,早就走得没影儿了。

    顾沫漓浑身发抖,强行让自己镇定,然后,抱着他就往岸上游。

    她技术实在不算好的,明明只有二十米远的距离,硬是折腾了好几分钟才靠岸。

    到了能踩到底的地方,顾沫漓连忙拖着俞天熠往前,一直将他拖到了水屋的楼梯处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,还正好是他们的那栋。

    “俞天熠!”她再次叫他,他依旧不动,无力地靠在楼梯上。

    她吓得眼泪花在眼底直冒,用尽全力将他拖上了露台,然后,便开始进行心肺复苏。

    具体操作,她之前接受过培训,倒是都懂。

    所以,顾沫漓稍微让俞天熠的头仰起,便俯身下来,开始进行按压。

    要达到心肺复苏的效果,按压必须到位,极为消耗体力。

    此刻,她根本顾不得其他,已然是完全用了全力,挤压着他的胸腔。

    他们交往之后,他一直都有健身。结了婚后,两人更是几乎每天都会抽空去健身房。

    此刻,手掌下的触感似乎比过去结实了不少,再不是当年上学时候那个颀长单薄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胸膛宽阔的他,双眸紧闭,整个人毫无生气,完全是重度溺水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沫漓见按压了快两分钟,也人工呼吸了,可是,他都没有丝毫反应,顿时,心头的慌乱再也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眼泪噼里啪啦往下落,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好像溺了水,甚至萌发出刚刚为什么她没和他一起溺水的想法来。

    “俞天熠……”她一边继续按压,一边带着哭腔道:“你不是很厉害的吗?怎么游个泳就不行了?你睁开眼睛啊!”

    “喂,你不是号称小神医吗?怎么救得了别人却救不了自己?”

    “俞天熠,你醒醒好不好?我好害怕啊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后面,她的眼泪落得更急,喉咙好像也被恐慌卡主,说不出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眼看几乎过了最佳抢救时间,顾沫漓想到什么,拿起手机,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是贺梓凝接到的,此刻,傅语冰那边刚刚生下宝宝,大家还沉浸在喜悦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,贺梓凝的声音也带着轻快:“沫漓?”

    “梓凝,你快帮我叫岛上的医生!”顾沫漓声音里慌乱和急切:“俞天熠他溺水了,在我们别墅,我给他做了心肺复苏都醒不过来!“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