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408章 我只要女上男下
    贺梓凝一听,整个脸色都变了,猛地站起身来:“俞天熠溺水了!快叫医生!他在他们别墅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傅御辰也吓死了。

    话说,他难得借着结婚,组织一次活动。结果,妹妹突然生孩子、属下的老公还溺水了!

    于是,傅御辰连忙叫房间里的医生派专人人员火急火燎赶去顾沫漓的房间。

    而那边,顾沫漓放下手机,便马上继续给俞天熠做心肺复苏。

    现在,她真的是在和时间、和生命赛跑,只希望他能够多坚持一会儿!

    她俯身下去,封住他的唇,继续吹气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唇.瓣上突然有轻柔的触感,仿佛什么东西探向了她,一触即分。

    她一愣,隔着泪帘呆呆地看他。

    接着,他的睫毛轻轻颤了颤,睁开,继而咳嗽了两声,极为虚弱道:“什么东西,怎么这么咸?小沫漓,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仿佛幻听,再看向他,见他的脸色还有些苍白,可是,唇.瓣上已经恢复了血色。

    顾沫漓生怕这是幻觉,连忙伸手去摸俞天熠的颈动脉。

    指尖上传来有力的跳动,证明他真的活着。

    接着,她又趴下身,听他的心跳。

    很有节奏,一下一下,敲击着耳膜。

    她鼻子一酸,一下子就扑到了他的身上:“我以为你溺水了……呜呜……你知不知道,你刚刚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他垂眸看着身上哭得发抖的小女人,忽而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坏了?

    不过,为了避免事后被她大卸八块,只得继续扮柔弱。

    他无力的手轻轻地环住她的后背,轻声哄道:“好了,不哭了,我这不是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她刚刚似乎真的是被吓傻了,尤其是,那么久,她真的感觉不到他有半点儿呼吸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怀疑过他可能做恶作剧吓她,可是,刚刚那么久,怎么可能是假的?!

    所以,现在又听俞天熠有气无力的轻哄,更是勾起了刚刚心头的无助和恐慌,顾沫漓将俞天熠抱得死紧:“以后不许吓我了,呜呜,我好害怕你就醒不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唇角勾起:“是不是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?”

    她有些气:“刚刚都那样了,你现在一醒来还有工夫开玩笑!”

    他伸手去擦她脸上的泪水:“我就是想听你说。”

    声音温柔,带着几分溺水后的沙哑,十分撩人。

    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们来做点事吧——”俞天熠蛊惑的话还没说完,门口便响起急.促的门铃声。

    “糟了,好像是医生来了!”顾沫漓急急地起身:“我去叫他们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忘了,我就是医生?”俞天熠道:“你告诉他们,谢谢好意,我已经被我老婆救醒了!”

    她犹豫:“呛水的话,还是得看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哀怨地看着她:“我劫后余生,只想和你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她应着,快步跑去开门。

    傅御辰贺梓凝和几个医生都来了,见门一开,就往房间里挤:“俞先生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顾沫漓连忙摇头:“他现在已经好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众人都到了客厅里,才反应过来,顿住脚步:“没事了?”

    顾沫漓点头:“刚刚被我用心肺复苏救醒的!”

    众人稍微松口气:“那让医生检查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就是医生,不用检查了,没事了,谢谢大家。”顾沫漓道。

    傅御辰眨了眨眼,低声道:“沫漓,你老公不会是故意逗你的吧?装溺水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都昏迷了好久,一直没有呼吸。”顾沫漓帮俞天熠澄清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既然他说没事应该就没问题的!”傅御辰也不再怀疑:“那你好好照顾他!刚刚墨涵听说他出事,差点就要抱着孩子过来看他了,我们说孩子刚刚出生别出来吹海风他才留在房间的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?”顾沫漓愣住。

    “语冰刚刚生了。”傅御辰道:“正如俞先生把脉断言的,是两个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顾沫漓也被这个喜事冲散了心头的担忧:“那太好了,替我恭喜语冰,等天熠好了,我们过去看她们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傅御辰道:“那我们就不打搅了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也道:“沫漓,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众人离开,顾沫漓回到露台,见俞天熠还一动不动躺着,就有些担忧:“是不是还没力气?”

    他点头:“嗯,过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她马上乖乖地过去,靠近他,又怕压坏了他,都不敢枕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老婆,帮我把裤子脱了,湿的好难受。”俞天熠使唤道。

    顾沫漓连忙起来,帮他将泳裤脱掉。目光在某处停留了几秒,快速移开。

    俞天熠又道:“你也脱了,然后让我抱抱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有些不对,可是看他明显不行的样子,于是,也照做了。

    他摊开手臂:“枕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照做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刚刚差点就淹死了,你是不是该好好安慰下我?”他的唇.瓣扫过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抬眼:“要什么样的安慰?”

    “女上男下。”他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起身:“你都这样了,还在想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样?”他无辜地看着她,似乎表示自己很行,下面已经竖起了高高的旗帜。

    她胸口起伏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。这个男人,刚刚复苏,马上就精虫上脑了?

    “老婆,求安慰。”俞天熠冲顾沫漓眨眼:“快坐上来。”

    她不动,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:“你这样,身体会有隐患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沫漓,你知道我在晕过去前脑海里想的是什么吗?”他的目光锁住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总感觉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是一句有意境的好诗。”俞天熠眼角眉梢都跳着光,懒洋洋的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.流。”

    她气结,转身要走,却又还是忍不住担心他:“你一会儿不会又晕了吧?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需要你爱的抚慰。”他说着,十分虚弱地看着她,一副求扑倒求蹂.躏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学的这些戏精表演?”她没好气,可是,似乎又觉得此刻的俞天熠好像格外……诱.人。

    顾沫漓吞了吞口水,心头好想蹂.躏他。

    于是,再三斗争之后,她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体合一的时候,他喉结狠狠地滚了滚,话说,被扑倒的感觉真好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,现在他老婆似乎颇为卖力,他就只需要躺着不动就好!

    俞天熠伸臂,将顾沫漓勾下来,亲.吻着她的唇,一边享受着她的主导,一边道:“老婆,再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没好气:“你也不怕透支过度弹尽粮绝!”

    他轻笑:“我的弹药储存有多少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她的身上按摩打圈,顿时,火开始一点点燎原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顾沫漓越发投入之际,突然看到远处驶来了一搜橡皮船,顿时,吓得马上僵住:“我们快去屋里!”

    他眸子一扫,微微不满地蹙眉,不情不愿地搂着她,翻了个身,将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她惊讶:“你还有力气?”

    “刚刚吸了你的阴气,现在阴阳调和,自然神清气爽。”他说着,抱着她就往水里走。

    露台上的无边泳池,大约一米五深。顾沫漓进去,基本就是露出脖颈和脑袋。

    她见俞天熠竟然敢去水里,不由大叫:“你刚刚都被淹了,还敢下水?”

    他有恃无恐:“怕什么?我老婆反正会救我!”

    说罢,已经抱着她沉入水中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依旧还埋在她的身体里,入了水,将她抵在泳池边缘,便开始冲撞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不由在水里沉浮,后背摩.擦着泳池光滑的池壁,这样的冲击,让浑身毛孔都张了开。

    随着他动作越来越快,她感觉自己快散架,也顾不得深究他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,连忙环住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此刻,远处的橡皮船已经划到了附近,顾沫漓连忙将脸埋在了俞天熠的肩膀上,完全不敢看远处分毫。

    他却趁着这工夫在她身上继续点火,让她痒到发疯,不得已,只能将腿紧紧夹在他的腰上。

    身体深处的冲撞一波接着一波,他似乎故意想让她叫出声,比起刚刚还要卖力。

    幸亏周围都是水声,划船的人也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喘息和她唇齿间溢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他,唇.瓣擦过她的,声音低低的,又是诱.惑又是威胁:“刚才在岸边的时候,我看到你冲船上那个丑男抛媚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疑惑地问了一声,换来的是舌尖被他捉住,轻轻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给他抛媚眼,他便带你一程。”俞天熠又道,说着,仿佛惩罚一般,猛地一撞,比刚刚力气都大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叫出声来,却又怕被人看到,连忙紧紧环住俞天熠。

    话说,刚刚她是冲一个人打了个暗示,但是,那时候俞天熠明明闭着眼睛的呀?

    而且,他明明很投入,才会被带到这么远的地方的啊!

    难道,这些他都知道?都是他纵容的?!那么——

    她猛地抬眼:“你老实告诉我,刚刚溺水是不是装的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