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415章 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那个画面似乎都很是刻骨。

    一个刚十七岁的女孩,之前连吻都没和人接过。

    她喜欢夜洛寒,两人也最多止步于手拉手。所以,此刻看到男人的身体展现在她面前的时候,感觉到整个背景似乎都倏然褪色,只有他,清晰地烙印在她的瞳孔里。

    那会儿他都十九岁多了,虽然还带着几分少年的青涩,可是,身材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肩膀宽阔,腰线狭窄,因为喜欢运动,身上的肌肉线条也十分清晰,两条人鱼线直直没入那片黑色森林里。

    而且,她虽然不想看,但是,仅仅只是那么一眼,便清晰地看到了,他昂扬的欲.望。

    很大,她从未见过,正直直指向小小的她。

    她脑袋一片空白,整个人完全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直到他完全压下来的时候,他的坚.硬滚烫若烙铁一般印在她的腿间,她才一下子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能容纳得下他么?她很害怕,身子在他的身下轻颤,眼底蓄起泪水。

    他开始疯狂火.热地吻她,从额头、从五官、从锁骨,再到胸.前的柔.软。

    她那会儿刚刚发育好,整个人好似悄然绽放的花朵,在他的吻下,花苞轻颤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她没有动,没有躲,只是眼泪哗啦啦地冒,他越吻越多,吻到后来,她似乎也傻了,忘了哭了,脸颊红彤彤的,唇.瓣晶莹饱.满,仿佛待采撷的樱桃。

    他紧紧将她拥在怀里,几乎澎湃的欲.望在她的推荐摩挲,却终究还是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他就那么一直在她那里摩.擦着,直到自己彻底释放。

    她呆呆地看着在她身上气喘吁吁的他,眼底都是懵懂:“洛寒哥哥,为什么没痛?”

    他当时深深地看着她,声音带着颤.抖,无比温柔:“小傻瓜,你还这么小,我怎么舍得让你痛?刚刚,只是把你预定了,盖上我的印子,让你永远记得我而已。”

    后来,他帮她把衣服穿好,头发梳好,然后牵着她一起离开了公园。

    因为他考上了大学,所以,家人送了一款新手机给他。

    她嚷着也要,便买了和他同款的粉色。

    他给她发用新手机发的第一条短信内容是:“小染,我一直在等你20岁的时候,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只是,原本以为一切顺利的开头,却猜不到后面那么多曲折荆棘。

    在她二十岁的那年,他的生命颠覆。他被烧伤、毁容、失明,被有心人教唆,和霍家决裂。

    她依旧不离不弃跟着他,甚至在他情绪最低落的时候,将她的身体完完全全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她兑现了给他的承诺,却失去了光明、失去了孩子,还过了那么十年暗无天日的人生……

    夜洛寒似乎也想到了这里,此刻,他扣着霍静染的手臂都有些轻颤。

    到底要用怎样的时光和爱,才能弥补那些伤?才能将那段过往,化成岁月的符号,湮没在记忆深处,不去想、不去提及?

    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用尽一切去吻她、和她纠.缠,感受着她的存在。这样才不会在他们已经结婚、有了宝宝后,依旧还在偶尔的午夜梦回里,梦到她不知所踪,梦到他找遍了全世界,见了千千万万个面孔,却独独丢了她……

    衣服在纠.缠中褪.去,她感觉被他抱起,又放在了柔.软的衣料上。

    他进去的时候,她似乎察觉到脸上忽而有一滴水泽。

    “下雨了?”霍静染问,看向那边深邃的天幕。

    可是,身上的男人没有回答,而是将他的身体深深地抵入她的深处,决绝一般用力。

    她忽而反应过来什么,伸臂去勾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顺着她的力道下来,俯身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唇.瓣上,有咸咸的味道传来,她的手指轻轻覆上他的脸,果然摸到了湿润的触感。

    心脏在这一刻有绵长的痛楚,却又变得柔.软无比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她却能猜到,他想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段记忆,是他们共同的梦靥,只是,终于走过了黑啊,来到了光明。而且,她想,以后都不会再经历那样的痛苦了。

    “洛寒哥,你听我说……”她的声音也带着几分哽咽:“我们以后好好的,向前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点头,手指插.入她的发间,看着身下被鲜花簇拥的她,只觉得怎么都爱不够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小染,我都知道。”他说着,又再度吻她,每个五官,轻盈又缠绵。

    时光恍若忽然穿越,有一只无形的手,将此刻的他们拉到了十六年前。

    她依旧是他记忆里的模样,漂亮的大眼睛、乌发雪肤,躺在那片草地上,浑身纯洁无瑕,好似造物主精雕细琢的手笔。

    他依旧是那个青涩的少年,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身体,为之疯狂着、膜拜着,沉.沦着。

    周围的一切,不断地变幻着,时而是大溪地的夜,时而是那个午后公园的阳光花园。

    只是,不变的是他们,虽然经过了十六年,可眼里、心里,满满当当还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在她的身体里释放。

    没有出来,而是抱紧她,忍不住地哭。

    她也被他感染,在他的怀里哭。

    此刻,天上的星辰闪烁着,那来自亿万年前的光穿越过漫长的时间与空间,见证着二人此刻的忘情,却依旧是亘古不变的淡然从容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吻掉她脸颊上的眼泪,声音低低的:“小染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她凝视着他:“嗯,我一直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,经过了那十年,重见光明的那一刻,她回顾过去,在那人为制造的重重误会后,她也不得不承认,她心底深处,还有那么一丝细小的烛火,跳动着,告诉她,她一直都还念着他。

    哪怕是,经过了那漫长的十年,他亲眼看到她和别人在一起,挽着别人的手回家,当着所有的媒体说,她有一个丈夫,他都还在心底期待着,他的小染,会回来。

    还好,时光不负我,你终究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走出十年,归来依旧是最初的模样,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都稍微平复了情绪,夜洛寒才将霍静染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帮她整理好衣服,拉着她走到了海滩前。

    远处的深海,因为没有灯光,所以都是一片黯沉的。

    他却并不在意,而是揽着她的肩,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肩膀上,轻声道:“小染,我很喜欢听你唱歌,能不能唱一首给我听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应着,想了想,忽而想起那天听到的一首歌。

    “荒草枯木雪纷纷,萧索多少青春,寒夜茫茫一盏残灯。照不尽离别的人,谁前世用尽缘分,今生相遇不能相认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便想起了,当初她恢复光明后,第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,继而在回家的路上,看到了阔别十年的他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距离那么近,却又似隔着那十年的爱恨情仇。

    “荒烟孤城记忆深,爱勾走痴人魂,琴声阵阵缥缈红尘。我用千年的情深,几世修炼这一生,只为寻回你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听着她的歌声,想到的,是当初他隔着屏幕,看向那个想了三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她,屏幕冰凉,他却觉得血液里的沉寂和冰冻,瞬间沸腾。

    “我过蜀山度过爱和恨,却渡不过命中和你的离分。而关于你的回忆一步一生根,是我还过分的认真……”

    他抱紧她,想起小时候的她、长大的她,那些从他记事开始、懂事开始,就烙印在生命里的记忆,早就在心底生了根,即使离分,也依旧在他的心里深深扎根,恍然间,早已长成了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“我拿三生用来渡红尘,爱上你不问苦海多深。我在轮回里等,等你的承认,等你的一个转身……”

    她离不开他,他不能让任何人夺走她。她对于他来说,就是氧气,如果失去了,就好像离了土地的大树,枯竭死亡。

    歌声还在继续,他似乎因为歌词的感染,又怕失去她,所以,不满足她只是靠在他的肩上,而是见她抱起,放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双臂紧紧环着怀里的女人,这样充斥满怀的感觉,才让他找到了心安,仿佛灵魂有所依、有所归途。

    “我拿三生用来渡红尘,爱上你不问苦海多深。我在轮回里等,等你的承认,等你的一个转身……”

    她清唱着,耳畔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身上是他有力的臂弯,温暖、安全,是她从小就依赖着的。

    悄然间,前方的海水里,渐渐出现了一副画面。

    小小的她,追在他的身后,奶声奶气地叫着:“洛寒、洛寒!”

    可是,没看到前面的小石子,她的小腿一崴,摔倒在了地上,哇地就哭了。

    前面的他马上转身,跑过来将她拉起,看向她腿上擦破的地方,着急地道:“小染,疼不疼?我带你去敷药药!”

    她依旧哭着,委屈得好像全世界都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“叫哥哥。”他说着,给她擦掉了眼泪,背对着她蹲下:“小染,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她趴在他柔弱的后背上,眼泪掉了他满颈窝。

    自那次之后,他再也没放开过她的手。从幼儿园到小学、到初中、高中,一直,走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她忽而想起一句诗,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