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416章 栈道上,狭路相逢的两个男人
    夜洛寒抱着霍静染在海边坐了许久,直到她在他怀里睡着,他怕她受凉,这才抱着她起身。

    一步步沿着来时的路回去,到了水屋附近,却在木质的栈道上,看到了个高大的人影。

    夜洛寒停住脚步,目光锁住前方站着的郑铭泽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晚还没睡,而是双手插兜,在幽静的栈道上漫步。

    夜洛寒自来都是很不爽他的,所以,看到郑铭泽的瞬间,周身就自动起了防御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此刻还抱着霍静染,于是,他好似挑衅一般,又好似在宣示主权,低头,吻了吻怀里熟睡的女人。

    呵呵,想抢人?想都别想!小染是他的,绝不容许任何人染指!

    郑铭泽在看到夜洛寒这番动作后,唇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他大大方方过去,擦肩而过的时候,吐出两个字:“幼稚。”

    谁幼稚了?那天玩真心话的时候,郑铭泽分明在他耳边挑衅,说不结婚是因为在等霍静染。

    夜洛寒想到这句话,就觉得浑身不舒服,转眸,给郑铭泽一记凌厉的眼刀。

    原本要走开的郑铭泽反而不动了,他停住脚步,双手抱在胸.前,淡淡地看着夜洛寒:“聊聊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,没什么好聊的!”夜洛寒冷冷的打断:“我家小染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把她抱回去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郑铭泽似乎察觉不到夜洛寒的敌意。

    他瞳孔缩了缩,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,径直抱着霍静染回了水屋。

    拿温热的毛巾给她的身子擦了擦,见她实在是累了,于是将她放在床上,盖好薄毯。

    本要去洗澡的,夜洛寒又想起郑铭泽的话,不由还是拿了钥匙,走出了水屋。

    果然,在先前的栈道下方,郑铭泽坐在海边,手里点着一根烟。

    见夜洛寒来了,他递了一根烟给他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夜洛寒接过去,借着火,点燃抽了一口。

    轻薄的眼圈在二人前面打了个圈,晕染了夜色下,二人的面孔。

    夜洛寒平时很少抽烟的,因为霍静染不喜欢烟味,所以在家更是从来没抽过。

    只是,只有他自己知道,那十年,他真的是烟酒不离身,曾经一天抽过两包,整个房间里都是呛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会儿,似乎只有借着烟味入肺的辛辣、酒入愁肠的燃烧,才能勉强缓解那些午夜梦回惊坐而起的画面。

    因着现在又抽了几口,有些东西,渐渐浮了上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说话,直到烟燃了一半,郑铭泽才主动开口:“其实,你没必要对我有敌意。”

    夜洛寒一愣,似乎是没料到一向和自己不对付的人,竟然突然说这话。

    他还没应什么,郑铭泽又开了口:“其实,当初我第一次见她,那时候你还没出现,她就已经委婉地拒绝了我。”

    夜洛寒眯了眯眼睛: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听过你们的一些故事,多少了解了些过往。”郑铭泽笑道:“虽然听得不全面,但是我也知道,她是抢不走的。也不知道你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栈道投来的光线下,郑铭泽笑得有些张扬。

    “我从没有怕什么。”夜洛寒道:“我只是不喜欢别人觊觎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是逗你的。”郑铭泽耸耸肩:“我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,何况,当初我对她一见钟情也只是基于外表。现在时间久了,我早就放下了,没结婚,不过是因为没遇见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夜洛寒探究地看向郑铭泽:“所以你挑衅我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喜欢开玩笑,不过觉得有意思罢了。”郑铭泽道:“不过,我团队最近有个活动,想要用染印记的服装,所以,我现在专门给你解释,不希望你误会她。”

    夜洛寒语调微凉:“我自然不会误会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就好。”郑铭泽叹息:“其实挺羡慕你们的,我交过几个女朋友,但是却只有第一个是认真的。像你们这样,青梅竹马最后走在一起,是最完美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夜洛寒看向旁边的男人,这一刻,他似乎也觉得过去的敌意似乎有些幼稚小气。毕竟,她是他的,没有人能够抹去他们那么多年相依相伴的时光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对她好一点。”郑铭泽抽完一根烟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让他又有些不舒服,夜洛寒想,或许,他和郑铭泽就属于那种天生气场不合的那种。

    所以,他淡淡地道:“她是我的妻子,我自然会对她好,不需要你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郑铭泽笑笑,不再说什么,径直往他的水屋走去。

    夜洛寒也不再理他,去了自己的水屋。

    门口有昏暗的灯光,房间里,还有他熟睡的妻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夜洛寒和霍静染起来,先是去霍言戈那边看了看自家儿子。

    那小家伙现在成天要么和小高玩,要么和霍仪倾玩,总之就是三个字:不着家。

    见小家伙这会儿又带着霍言戈家三个小猴崽子玩得开心,夜洛寒和霍静染吃了早餐,便一起去了昨夜的那个花海。

    今天早晨,傅御辰起床,便想起那片花海了。

    可是,怀里的小点心太可口,所以,他忍不住,在早上一起去浴室洗漱的时候,又在洗手台上把她吃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满眼控诉,累得早餐再次是在房间里吃的。

    直到,傅御辰拿出专业相机,说上午或者傍晚是最佳的拍照时间,那时候光线明亮却柔和,适合面部皮肤的打光。

    韩夕颜原本正趴在被窝里不想动,听傅御辰这么一说,为了拍照,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,还没化妆,一会儿太阳会不会大了?还来得及吗?”韩夕颜急急地起来换裙子。

    “小可爱,你素颜就很美。”傅御辰说着,去帮韩夕颜找了一身白裙,又帮她梳头:“我给你绾个发髻,看看能不能拍出古典的感觉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韩夕颜激动道:“有个会造型、会拍照的老公真好!”

    “嗯,有个吃起来美味的老婆更好!”他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造型完毕,傅御辰拉着脸颊红扑扑的韩夕颜往花海那边走。

    刚到那边,就看到夜洛寒和霍静染已经开始拍照了。

    这边的景色很好,只要选景角度对了,不但能拍到花海,还能拍到花海尽头的大海。千里烟波,水天一色。

    见到二人,霍静染打招呼:“夕颜也过来拍照吗?我刚刚拍了好多,都挺满意的。来这里都两天了,昨天晚上才找到这片风景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点头,忽而想到昨夜,有些脸热。

    话说,他们不会怀疑昨天听到的动静是自己吧?

    “静染姐姐,能不能给我看看你拍的?”韩夕颜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于是,霍静染将照片给韩夕颜看。

    她看得羡慕:“都好漂亮啊!随便一张都好像大片呢!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夜洛寒拍照技术只能算普通,不过,霍静染生得美,虽然过了30,还生了孩子,可是,在海滩的光线下,像极了二十四五的年轻女生。

    “哪有,你满满都是胶原蛋白,拍出来肯定更好。”霍静染起身,将位置让给韩夕颜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傅御辰叫住霍静染:“静染姐,要不我来帮你和夜哥拍几张合影吧?”

    霍静染一听,顿时眼睛一亮。夜洛寒也很高兴,毕竟,刚才他想合影,也只能用手机的自拍模式。

    于是,傅御辰找了角度,给二人合影了好多张,每张出来,似乎都写着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霍静染也喜欢拍照,于是,记下了傅御辰选景的角度,也给傅御辰和韩夕颜拍合影。

    接着,傅御辰开始发挥专业特长,给韩夕颜仔细找角度,让原本打算离开的霍静染都忍不住在一旁学习,恨不得自己也变身摄影师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她打开了群聊,发了一张刚刚跟着傅御辰拍的画面到了群里。

    刚发了一会儿,颜慕槿就回复了:“天哪,好漂亮,这里是哪里?”

    霍言深也回复了:“我要去给我家宝宝拍照了!”

    时衿言故意调侃:“龙凤胎宝宝么?”

    霍言深:“龙凤胎让儿子带着呢,要拍自然是拍老婆。”

    霍静染解释了位置,于是,不多时,看了群消息的女孩子们都带着老公过来了。

    霍言深和贺梓凝并肩过来,身后是霍言戈和白念倾。

    两人后面,队伍就浩大了。

    夜燃已经能跑,虽然跑得随时可能摔倒,但是,却在看到霍静染的瞬间,马上一边叫妈妈,一边飞快地冲过去,扑进了她的怀抱。

    后面,是三个爬行的小萌宝,在小高的带领下,歪歪扭扭往这边赶。

    而时衿言则是牵着颜慕槿的手,怀里抱着时熙朗,一起说笑着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,水屋里,刚刚睡醒的顾沫漓打开手机,便看到了霍静染直播的画面,于是,摇了摇身边的俞天熠:“天熠,他们都在拍照!”

    俞天熠掀开眼皮,看了一眼照片,将手机按在了一旁:“现在人扎堆,肯定拍不好,我们傍晚趁大家吃饭的时候去,准没人。”

    她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乖,傍晚老公拿专业相机给你拍。你忘了,我诊所还有一面锦旗是摄影协会送的?”俞天熠懒洋洋地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顾沫漓话还没来得及说,唇就被封住,某人欺身而上,一扫刚刚的慵懒:“啊什么啊,现在是早点时间!”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小染和夜少真的很不容易,还好,都圆满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