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418章 想叫,发不出声音
    贺梓凝现在其实更是在怀疑,这是每个房间都配备了这种专业娱乐设施还是就他们的房间有?

    因为,绳子是四根,而且她刚刚扫了一眼床头,其实还有两根柱子,这分明就是……

    这里是法属岛屿,法国人可真会玩啊!

    她感叹着,又顺着霍言深的腹肌往上吻,封住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一边吻着,手也没闲着,去拿另一根绳子。

    反正她也知道了,她只要一主动起来,他似乎就拿她没办法,整个人都呆呆的动不了,完全是任她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想到一个大男人被她绑起来,贺梓凝就觉得颇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此刻,她已经将绳子在床头绕了一圈,然后,先绑上了霍言深的右手。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反应,不过,她为了怕他发现,马上伸手又在他敏.感的地方点了几下,顿时,他又乖乖的了。

    心头更加紧张了,贺梓凝连忙再次一圈圈地将绳子缠好,最后,打了个死结。

    哈,这下子,差不多成功一半了!

    贺梓凝眨眨眼,看向外面,嗯,太阳开始西沉了,快要接近水平面了。远处千里海面,层层跳跃着金色。

    她依旧在挑战着难度任务,开始绑霍言深的左手。

    因为太激动,一个不小心,拉紧了些,霍言深手臂一缩,吓得贺梓凝连忙整个儿将重心压.在了他的身上,唇印上了他的喉结。

    他终究是忍不住,鼻子一热,流了鼻血。

    “老公,怎么流鼻血了,唔,今晚我们吃点大枣补补血!”贺梓凝说着拿纸巾给霍言深擦。

    他的瞳孔,此刻都被火焰所取代,整个人虽然还没动,可是,却好似一个一触即发的火山。

    她深知她再不绑好人,恐怕今天就在劫难逃了,于是,连忙侧过去吻他的耳廓,一边掩饰住绑他左手的动作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死结打好,贺梓凝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拍拍手,猛地就从霍言深身上弹了起来,跳下床:“小深深,自己在床上好好玩吧,我去看日出了!”

    某大魔头感觉道柔.软一下子远离,缠.绕他的疯狂瞬间撤走,他的定身术好像被解开了一样,这么一动,才发现,自己被绑了!

    再看那个罪魁祸首的小妖精,已经跑到舱门口了!

    “宝宝!”他眯了眯眼睛,眸底都是杀气。

    贺梓凝才不怕,她冲他吐了吐舌.头,做了个拜拜的动作,拉开门,走了。

    霍言深想要坐起来,可是,双手被绑住,竟然完全不能动。

    他抬了一下腿,发现双.腿也被绑得很紧,即使能够抬起,可是,也根本没办法啊!

    很好,她胆子越来越大了,看来,他是得振振夫纲了!还有两天回宁城,她估计是不想再下床了!

    霍言深想到什么,喉结动了动,下面就更加坚.硬了。

    偏偏,他被束缚着,即使再想,也根本什么也做不了!

    越想罚她,他的欲.望越发喷薄,这次,她什么都没做,他竟然光靠脑补,又觉得鼻腔发热了!

    而此刻,贺梓凝跑到了外面,才发现大厅里竟然静悄悄的,而且,作为全游艇观景最好的地方,也就是船头那边,竟然也只有游艇上的救生员!

    她于是问救生员,大家都在哪里。

    救生员解释道,恐怕大家都累了,所以上船各自回房间后,没人出来,而她是第一个!

    听到这个解释,贺梓凝眼睛都绿了。话说,这些人要不要个个都和她老公一样?

    特别是颜慕槿这个最爱拍照的,竟然也没出来!

    一个人在外面欣赏风景,又似乎少了味道。而且,这边的船员都是当地人,她不太习惯和他们说话,于是,有些想回房间。

    尤其是,想知道霍言深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他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毕竟,他刚刚那么想,一下子被绑住,会不会出什么问题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贺梓凝连忙回去,打开了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她没有马上进去,而是等了几秒,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才轻轻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咆哮,没有说出任何威胁性的话,不像他的作风啊?

    于是,贺梓凝将门锁好,然后一步步往前,终于看到了床上的霍言深。

    一切,安安静静的。他依旧还是刚刚她离开时被绑住的模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只是,他闭着眼睛,鼻子下面有些微的鲜血,整个人十分安静,没有半分平日里霸气强大的气场,反而好像个熟睡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那些许鲜血,染上了唇.瓣,所以,整个人给人一种妖异的俊美感,仿佛是从几个世纪前穿越过来的吸血鬼王,颓废华美。

    真好看啊!贺梓凝刚刚燃起这个念头,继而突然顿住脚步。他不会怎么了吧?为什么她靠近了,他都不动?

    以前看过什么电视剧或者小说,说男人被喂了春.药,要是不释放出来,可能会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虽然他什么都没被喂,可是,她也知道他平日里都是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刚刚她那么用力地撩他,又不给他吃,估计那会儿,他都快憋死了吧?

    会不会真的怎么了?

    贺梓凝心头一慌,连忙凑过去,轻轻碰了碰霍言深:“言深?”

    他紧闭着双眸,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他下面那里,依旧直直地竖着,好像比平日里更红些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她是不是真的玩过火了?

    贺梓凝心头更加着急,连忙趴到霍言深胸口,听他的心跳。

    他的心跳很快,每下都重重地敲击着她的耳膜,让她觉得,他要么没问题,要么,问题很大。

    按捺住慌张,她又叫了叫他:“言深,你醒醒?”

    他没反应。

    她想到什么,于是凑过去,吻他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吻,好似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她只要碰碰他的唇,他都马上亲她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贺梓凝彻底慌了,连忙去解霍言深手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可是,她开始是打的死结,所以,接了半天竟然解不开。

    心头更着急了,她连忙起身,出去找船员借剪刀。

    不多时,贺梓凝拿了剪刀进来,终于将霍言深手上的绳子剪断了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得到了释放,然后无力地垂在了床沿两侧,整个人依旧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失去束缚的他估计会马上扣住她惩罚,虽然有点怕,不过,她更担心的是现在这种状况啊!

    贺梓凝这下子真的彻底慌了,一边叫霍言深,一边去剪他双.腿上的束缚。

    很快,他整个人都失去约束了,只是,却依然安安静静地躺着。

    贺梓凝又叫了霍言深几声没反应,连忙爬到一边捡起他的裤子要帮他穿上,打算穿好就出去叫俞天熠过来帮忙看人。

    只是,她才刚刚捡起了他的裤子,就一下子察觉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几乎是和她的思维反应速度一般快的动作下,贺梓凝已经整个人被霍言深压.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睛,眸底都是暗涌奔流:“宝宝,你该知道,点了那么大的火,又不负责灭的后果!”

    她瞠目结舌,他什么时候,竟然那么能忍了?!

    刚刚她试探许久,他竟然完全没有反应,就连肌肉都没有任何紧绷,分明就是晕过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真的信了,他是憋出问题了,慌乱地要去找俞天熠过来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十来平米的房间里,此刻是风云雷动。

    明明霍言深只说了这么一句,可是,贺梓凝却感觉到,他这次真的是怒了,她玩大了!

    “我、我错了……”她马上求饶,心想着能不能让他稍微惩罚得轻点儿。至少,有力气让她自己下游艇吧?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霍言深沉着嗓子道:“还从来没人敢绑我的,宝宝,你是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言深哥哥,对不起啦,我只是觉得好玩,你不生气的哦?”贺梓凝连忙做出可爱的表情。

    只是,她所有的表情落在此刻霍言深的眼里,都只有一个信息:可吃。

    暴风雨来临前,总是出奇的平静。而在天幕被撕开的那一瞬间,真的仿佛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贺梓凝真的从没见过这样的霍言深,哪怕在这次之前,他也曾有过疯狂的时刻,可是,和现在比起来,真的什么都不算。

    她真不能动了,整个人完全被他禁锢,无法挣扎、发不出声音,便已然淹没在了他狂风骤雨般的吻中。

    只消片刻,她的大脑便开始混沌,身上也开始燃烧,也不知道他对她做了什么,她的身体完全软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想哭,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想叫,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只能被迫接受他在她身上无一不在的点火,比起此刻天边的火烧云更加炫目。

    身体被他胀满,他好像开闸的洪水,也好似终得解放的困兽。

    她觉得身体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,只能不断在死亡和清醒的线上挣扎。

    唔,意识彻底模糊之前,贺梓凝想,得罪谁都可以,决不能得罪欲求不满的霍言深……

    因此,当游艇等着海上落日结束返航,直到抵达港口的时候,贺梓凝都还没能下床。

    *作者的话:

    梓凝宝宝,自求多福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