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> 第419章 种草莓比赛
    外面传来动静,她迷迷糊糊地冲身上辛勤耕耘的男人道:“言深,别了,我们回房间再说行么?”

    他不理会,依旧该怎样,还是继续怎样。

    直到,门口传来敲门声,只听傅御辰调侃道:“深哥,悠着点儿啊!”

    霍言深这才顿了顿,深眸扫向窗外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竟然天都黑了?

    他在低头看身下的贺梓凝,她的身上,都是他种下的草莓,深深浅浅。

    她的长发凌乱,脸颊绯红,眼神迷离,整个人软软地陷在床上,俨然是被他狠狠蹂.躏过的模样。

    心头蓦然有些慌。

    刚刚,他真的失去控制了,或者说一旦放纵,就无法拒绝身下的美味,所以,完全忘了他们在哪里。

    现在,她身上都被他种上了草莓,明天出去玩怎么办?她晚上回去照镜子会不会生气揍他啊?

    可是,欲.望依旧埋在她的身体里,似乎,不释放就很难受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动作轻缓了很多,磨砺着她,用他的坚.硬感受着她的包裹,在一遍又一遍地吻她。

    释放的时候,她已经连说话都没力气了,也就更没力气去责怪他,只是无力地躺在床上,任由他给她清理身子。

    而贺梓凝现在毕竟还在给两个宝宝哺乳,虽然她的奶不算多,孩子都是混合喂养,可是,毕竟他们出来了这么久,所以,此刻她的胸已经完全涨奶了。

    霍言深这么一碰,她就觉得有些胀痛,不由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宝宝,是不是弄疼你了?”他心下一紧,看向贺梓凝的胸口,只见有一边竟然渗出了几滴白色的乳汁。

    懵了几秒,霍言深反应过来时候,已经俯身下去了。

    舌尖一卷,便将渗出来的卷了开去,唇齿间,顿时有淡淡的味道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贺梓凝眼睛都瞪圆了,断然没料到,这家伙竟然这样!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抢星星和菲菲的奶吃!”霍言深马上澄清:“我只是看它都溢出来了,想着不能浪费!我家宝宝的奶那么金贵!”

    说着,连忙去给贺梓凝拿衣服,将她抱起穿好衣服,整理好头发,道:“宝宝,还走得动吗?”

    贺梓凝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明显是,走不动啊!而且,下面那里好胀好胀,简直要死了好么?!

    他将她打横抱起,走出游艇的时候,发现兄弟们虽然调侃他,但是还算都有眼色。因为,此刻游艇和港口处,就连工作人员都被清场了。

    抱着贺梓凝,走在木质栈道上,不多时,霍言深便回到了他们的水雾。

    这时,保姆已经等得急了:“霍先生、夫人,小少爷和小小姐都饿了,我刚刚给冲了一点奶,不过,估计还得夫人再喂点。”

    贺梓凝点头:“嗯,先喂菲菲吧!”

    保姆将小公主抱过去,贺梓凝现在腰酸得根本起不来,于是,索性躺着喂。

    她低头撩开裙子这么一看,这才傻了眼。

    她的肩膀、锁骨,身上,全都是亲密后的印记!

    她抬头,眸子猛地扫向霍言深。

    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马上转开脸,不和她对视。

    鉴于保姆在,贺梓凝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先喂宝宝。

    总算将两个小家伙喂饱了,听着两个宝宝呼呼的呼吸声,贺梓凝冲霍言深勾了勾手:“霍总裁,过来。”

    糟了,自家老婆还是第一次这么称呼他。

    霍言深走过去,装作不知,冲贺梓凝绽出一个笑容:“小宝宝,想老公了?”

    贺梓凝怕吵到两个宝宝,于是,伸出手臂:“你抱我去外面露台,我想去看星星。”

    霍言深依言将她抱出去,才刚刚躺在软垫子上,贺梓凝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哼,他在她身上种草莓,害她不能出门是吗?那她给他种回去!

    贺梓凝专挑显眼的地方种,在霍言深制止她之前,已经给他的脖颈上、锁骨上、胸口处都印上印记了!

    做完,她这才无力地一倒。哎,还是浑身乏力的说!

    “宝宝,要不要再种几颗?”霍言深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她抬眼:“嗯?”

    霍言深将她往上搂了搂,拿出手机道:“快帮我拍下来,留作纪念!”

    贺梓凝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言深似乎是来真的,见贺梓凝不帮他拍,于是,自己拿着手机自拍。

    拍完,还挑挑眉:“小宝宝,觉不觉得你老公现在最性.感?”

    哼,还性.感呢?明天看他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!

    只是,贺梓凝失算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霍言深一早便起身了:“宝宝,想吃什么,老公出去给你带回来?”

    ; 贺梓凝随便说了一些吃的,然后将目光凝在霍言深的脖子上,那里,她昨夜给种了三颗,都是很醒目的位置,他不论穿什么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霍言深指指自己,勾了勾唇:“御辰看到,肯定羡慕!”

    说罢,还真就那么出去了,一点都没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他来到餐厅,还真碰见了傅御辰。

    这次,依旧是傅御辰自己一个人来的。

    看到霍言深的脖颈,他马上就凑过去了:“靠,深哥,你不是吧!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”霍言深挑挑眉:“老婆太热情,实在招架不住!”

    “麻蛋,别以为只有你有老婆!”傅御辰扔下一句话,提着买好的东西,回别墅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韩夕颜早上刚被折腾过一次,此刻还在床上挺尸。

    见傅御辰回来,懒洋洋地道:“御辰哥哥,能不能喂我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傅御辰也是答应得快,将韩夕颜从床上抱起来,走到外面露台的躺椅前将她放下,又拿了东西来:“来,小可爱,老公喂。”

    她见他真的喂她,顿时觉得心头甜滋滋的,就着他的手,一口口将早餐都吃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御辰哥哥,你真好!”韩夕颜吃饱了,好像体力又恢复些许了。

    看到远处竟然有鱼在水面上跳动,她连忙道:“飞鱼!”

    傅御辰一看,还真是飞鱼的鱼群,于是,马上抱起韩夕颜去了吊床上。

    飞鱼的翅膀在阳光下反射着漂亮的光,黑色的身体轻盈灵动,好似水面上的大蜻蜓。

    只是,它们的速度都很快,不多时,便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唔,没了……”韩夕颜不舍地转头看傅御辰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才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“御辰哥哥,怎么了?”韩夕颜问。

    傅御辰凑过去,亲了韩夕颜一下,然后道:“今天我在餐厅碰见深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韩夕颜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深哥的身上都是草莓。”傅御辰又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韩夕颜点头。

    傅御辰呼吸了几口,觉得有些脸热,不过还是继续:“都是他老婆种的,他还给我挑衅。”

    话说,暗示到了现在,她应该懂了吧?

    韩夕颜的确是懂了:“哈哈,没想到言深哥这么好玩啊!其实以前,我见过几次他的报道,照片里,他给人的感觉是生人勿进的!你们关系真好,他才会把自己另一面毫无保留展示出来。”

    傅御辰:“……”这不是重点好么?!

    他看了看远处的海景,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脖颈:“他还嘲笑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韩夕颜这下子算是明白了,她眨了眨眼睛:“御辰哥哥,你让我也给你弄一个啊?”

    话说,是不是幼稚了点儿?所以,她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一个怎么够,他有三个,我怎么也得五个。”傅御辰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见傅御辰是认真的,韩夕颜真的惊了:“御辰哥哥,真要弄吗?那他们会不会笑你啊?”

    “乖,六个。”傅御辰道,说罢,已经配合地脱掉了T恤。

    于是,韩夕颜凑过去,在他脖颈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傅御辰不用看都知道,力道太轻,没效果。

    “再用力一点,久一点,要用吸力。”他指导道。

    韩夕颜应了一声,马上像小学生一样,凑过去,重新来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嗯,好多了,再接再厉。”傅御辰道。

    于是,在他的鼓励下,韩夕颜前前后后给他亲了六颗草莓。

    他起身去照镜子,十分满意,回来又道:“还有身上,再来几个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夕颜一副乖宝宝模样,傅御辰说什么,她都照做。

    马上,傅御辰的肩膀、胸口、腹肌上也都是小草莓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真乖,来,老公奖励一个!”傅御辰说着,一伸臂,便将韩夕颜揽入怀中。他心里想着,深哥那个不要脸的,哼,一会儿出去吃午餐,比比谁的多!

    只是,原本只想给韩夕颜一点儿奖励的,却不料,吻着吻着就收不了手了。

    再想着她刚刚凑到他怀里亲他脖子的触感,更觉得浑身血液都在沸腾。

    于是,他便放任了这种沸腾,直接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被他禁锢在胸膛之间,身下是吊床,虽然吊床的网眼比较细小,不过,总是空的啊,下方都是海水。

    韩夕颜吓得连忙勾住傅御辰的后脖颈:“呜呜,御辰哥哥,不要,我怕!”

    “乖,吊床很结实的,我们再运动都掉不下去!”傅御辰说着,捉住韩夕颜乱动的小腿,分开,将它们缠在自己的腰上:“夹紧点,吊床还是不是那么百分百安全的。”